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赵简子,你在哪里?]
孙丰文集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简子,你在哪里?

——【胡锦涛言论批判】(1)

原题:胡锦涛言论批判(1)我愤怒得不知喊什么是好!

孙丰

写在前边的话

   十二月初为别人写点什么,把脑瓜占去了,三四天没写文章,忙完别人的事就在构思一组对胡锦涛言论的批判,刚想动手,电脑又打不开了,等找人打开它,读了一些朋友的信件批评,那赶紧写吧,谁知它又锁上了,我个老棺材样子,连个都不会出,两眼墨黑找个人也真难,总算弄好了,就要着手写对胡锦涛言论的批判了。有些账咱得先还清,就以此作为这个批判的前言吧。许多朋友被抓,我没能呼喊,受了一些批评,持别是杨天水,他批评,要求,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被抓了,看着他的照片,老棺材样子我不知说什么是好……这是一个什么世道呢?

   原想电脑修好后告诉天水:不是不想呼,不想喊,我实在是呼不出声,喊不出音了……咱怎么呼能赶上他们抓人痛快、淋漓呢?!我们的效力与他们比实在是……没法比!坦白说,就是这些天电脑不出问题,我怕也喊不出,我愤怒,惊悸,愤怒得得找不着词,造不出句。有的朋友直抒对我怀疑,而天水有点责备我拿架……怎么说呢,这些批评,都好接受,也好理解……可面对胡锦涛的倒车,毒手,你听他那血盆大口里吐出的“坚决打击、绝不手软,不要热炒,保持高压势态”……多么地让人寒惨!你看他抓赵岩、判叶国柱,逮师涛,传刘、余、张……又捕了赵敏,双规黄金高……又捕去我们的天上来水……这不,一下子又抓去廖双元等十人……面对此情此景,除了气愤,心痛!我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除了气的打抖,可就是提不起笔,行不成文。

   我能遥寄朋友的就是——

   献身人类正义,追求社会公平,原本就是把自已往风险里扔,包括牺牲;这是自已的心往自己的肩上压担子,自已把危险加给自己,要不又怎么能分出君子与常人呢?品格的高贵贵在何处?不就贵在明知危险却偏偏勇往直上上吗!

   这么多朋友出事,心里的急是明摆着的,连那柱拐棍的老太太都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举拐打警察,我等风里雨里生里死里滚出的这份情谊,能无动于衷吗?即使有人说他能无动于衷我想也没人信!这二十多天我没能上网,并不是什么逃避,又不是在国内,共产党说抓就能抓去,说刑就刑把人刑死,共产党那臂再长也伸不到巴黎来!我呢,不过就是块老干巴骨头,老臭匹夫,没什么谱可摆,实在的,我只有气愤、失望,气愤到写不出字;失望到对呼吁、追责深感无力!

   我不会说顺话,我想说的是:这援救什么,呼吁什么,谴责什么?对着那中山狼,我们不是自作多情,浪费智慧嘛!

   这小胡仔不识时务,一意孤行,实在使人不知怎么对待他,咱们写呀,呼呀,吁呀,费那么多劲,动那么多情,可胡锦涛一个臭屁就使那么多人陷囹圄,处灾难,从他上台以来咱们对他的同情、支持、鞭策、期待,那恨铁不成钢的责骂还少吗?难道拳拳之心流出的不是热血吗?他心可曾有一份恻隐,他情可有一寸怜悯?

   我觉得我们脚下的场景就像《红岩》里那幅图画:许唐枫、江姐们的共和国虽在北京诞生,但他们个人命运对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却只能望而不能及(当然我不是对民国政府垮台不抱同情,此举只限于小说的常情人伦之理,用来比较眼下的形势。要站在政治的角度,我对徐鹏飞之杀江姐、许唐枫们,能喊的是一句疯话:那是杀对了!该杀!若留下他们也是些魔鬼,疯狗,将有更多的同胞因他们的得志而付出牺牲,陷于灾难;但从常情的角度,还是得为他们的亡灵祈上一祷,他们毕竟也是血肉之躯的人)。我这里借此来比较的是:共产主义的彻底垮台已不是遥远不可及的梅子,就像江姐们心中那共和国:明天就要成立了,但它却救不了江姐们的生命。

   我每天都引颈竖耳听:今夜里共产党是不是垮台了?这就不是个越来越抱有的信心,而是个随时可至的历史进程。且不谈什么斗志,只说情绪吧,虽不敢言益壮,却实是越老越饱满,高亢、达观,所以我不会沮丧的。但由于胡锦涛身为元首,其思其见却不具领袖的卓识与远见,胸无成竹,不识潮水,是只习惯地承受成见,就断送了我们民族转型做最佳选择的机会。他对舆论的围剿更加赤裸裸、血淋淋。

   如果说过去的共产党虽知自已卖的是狗肉,但他们在脸面上还要挂羊头;还要装模作样。而六届四中全会上胡锦涛公然就明目张胆地喊出羊头也不必挂了,他们就要做赤裸裸的土匪、恶棍、中山狼,胡锦涛的话无疑是说共产党就是狗肉,何必挂什么羊头:共产党就是恶棍,杀人犯,何必挂什么善人照牌?想逮人、捕人,捕就是!想不让人说话,封他们的嘴就是!看那个女孩子漂亮给我抢来就是!看那个人不顺眼,砍了就是!……你有啥法?老子有枪!有警察!

   共产党就要步入深渊,走进崩溃,这是正走来的事实,可它在崩溃前的疯狂却也是我们的谴责所无能为力的。看着一拨又一拨的抓人潮,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我愤怒!悲伤!也唯有愤怒和悲伤。也曾经试着写呼吁,写谴责、讨伐,但都写不好,我自已都觉得写的苍白无力,语无伦次,也就没有贴出来的勇气。我烦恼,焦灼,失望……当然不是对民主前途的失望,而是对个案呼吁做为斗争的一种形式的失望,对着豺狼虎豹去喊话,能喊出些什么来呢?觉得围绕着个案来活动的方式己经过时,个案努力的时代已经为胡锦涛赤裸裸的“绝不能手软,不要热炒,坚决打击”所粉碎。

   面对这胡仔的没有理智,只有威胁的胡话,我体验到东郭老先生面临的尴尬,对着中山狼,满腹诗书的老学究又有啥用?这厢里刚刚躲过猎人的追捕,那厢里它就舞爪张牙要老先生舍上命叫它吃饱再救一回,东郭老的心是善的,学问是好的,品德是高尚的,对付中山狼是没有用的!

   咱们的抗议、呐喊、呼吁之没有招就与东郭老的没有招一样!所以我是呼不出,吁不来了!

   我不想再喊再叫,再呼吁再抗议了,我也许算不上书生,但我也不想再书呆子气了!我感到与土匪流氓对话,道理再清再确也还是救不了脚下之急,解不了焰眉之火。就连刘、余、张出事那晚上,法广让谈点什么,我可是神不守舍,向狼们谈什么呢?

   我是充分崇仰理性的,但认为理性的作用只能用于战略,在具体事情上,好像应该具体对待。怎样对待?我又想不出!我只能说:民运的战略需要调整,无论是思想战略还是行动战,呼吁、喊话的时期已经过去,它的意义实在是太,太,大微弱了!

   中国的历史走到此刻,新的形势召唤新的策略,需要新的斗争方式。这方式应是什么样的呢?我苦苦地在思,瞑暝地在索,可还是不得要领……我相信天将破晓,中共灭亡在即,但实在想不出怎么来营救这些朋友,这些未来民主中国的干部,怎么来解决正发生的事态。我想到了喊一句:

   赵简子,你在哪里?

   赵简子,中华民族需要你的时侯到了!你给我站出来,把正缠绕东郭老的这条共产狼给我斩掉!斩掉!

   赵简子,你在哪里?

   赵简子,你给我站出来!快!快!

   赵简子,不要犹豫了!快!快!

   赵简子,赵简子,

   我们呼唤赵简子!

   时代呼唤赵简子!

   民族呼唤赵简子!

   谁人出任赵简子,我孙丰就马前鞍后随你风里来雨里去!

   势把共产妖魔扫净,除光!

   我们的赵简子,你在哪里?

   赵简子,你在哪里?!你听到我的呼叫了吗?

   此文献给身陷囹圄的勇士们!

   此文也作为对胡锦涛言论批判的引言。

新世纪 (12/29/2004 13: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