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孙丰文集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孙丰

   中国的核潜艇入侵日本能是是播种友谊,输出诚信?捍卫主权?

   发言人章启月竟能代表政府向小日本道歉,表遗憾。使这伟大、光荣、正确到举世无双的党终于在党史上有了一次“诚意”的记录!首开认错新台阶。我们那个怀抱无比宽广无限温暖、让人民无限幸福,幸福到不把它连根拔除就不解心头之恨的党啊,你怎么竟然去向六、七十年前世界上最反动的法西斯军国主义道歉呢?怎么你还会犯错误?你怎么还用得着道歉呢?这不是帝、修、反们复了僻,专了无产阶级的政冯?这不是太阳在从西边出来吧?

   党啊党阿,你也不想想:打从你下地以来,烧、杀、抢、掠,骗、拐、欺、压……横里竖里,几千万的生灵……白骨比泰岱泰岱嫌矮,热血量长江长江愧短……你多咋道过歉,受过这种恶囔气?!小日本鬼子也不睁眼看看这共产党是谁?这共产党是在民族山河破碎,好男儿别爷娘献身打东洋的时刻,都能躲在西北只谋求坐大对民族危亡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杆儿;这共产党是一口气打六、七十万右派都绝不眨眨眼的铁石心肠;这共产党是饿死千万人都不动摇其伟大光荣正确本色的;这共产党把坦克开进京城热血粘了履带都不会触动良心的;这共产党是用尽酷刑,当众强奸大学生都绝不感惭愧的……怎么去向小日本道歉呢?

   让我们看看:周正毅巨贪倍受照顾,揭露犯罪的英雄却关大牢倍受折磨,失去土地和房屋的难民上访竟成了扰乱秩安;杀人的书记、这长那长的竟成英雄;共产党把人民的血汗都榨干吸光,倒头来人民倒成了敌对势力……人民不堪忍受走上街头倒成了机枪的靶场……共产党是永远正确——强奸人民不叫强奸,那叫送温暖;贪污腐败不叫腐败那叫革命的需要;欺压迫害不叫迫害那叫革命的彻底性;遍施酷刑草菅人命不叫酷刑那叫苦口婆心挽救教育……

   人家美国强大又道义,共产党说那叫霸权主义;布什承担国际义务替天行道,清剿邪恶,共产党说那是武力征服,萨达姆那么多万人坑共产党名之曰那是内政……共产党是不想称霸,可就是把核潜艇开进了他国……那叫抓邪教法轮功吧?……那是去“第四个代表”吧?或者是去卸防“东洋政治体制模式的入侵”?

   广东那两个不识时务的遗老(任仲夷、吴南星)竞然配合海外反共势力叫嚣言论自由,舆论监督。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不就是靠封嘴巴来维持吗?言论一自由,舆论监了督共产党怎么立足?广东那两老不是对党搞分化,搞西化又是什么?为捕灭西方政治制度的入侵,派出核潜艇入侵那还不是正当防卫吗?

   可是,这回就不行!日本虽小,它就不买你的主旋律,就不要你的正确舆论来引导,就不理你硬道理,就不管你稳定压倒几切……它顽固地要你认错、道歉!共产党强调的那不受干涉的内政,主权至上,中国特色统统成了乃伊……这一事实告诉我们什么呢?

   它告诉我们——只有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引进中国才是硬道理!只有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才是社会公正,人类正义的可靠保证!

   它告诉我们社会主义道路是悬崖绝壁,共产主义是野心家们实现野心的借口。它告诉我们人类价值唯一,哪分什么西与东?

   它告诉我们“正”只能建立在“平”上,而“平”必须通过制衡才能达到。

   共产党为什么把特色挂在嘴上?因为人类的本质是共同的,在共性面前只有人权第一;人权第了一,共产党就只有第到垃圾里去了。

   共产党为什么要喊内政不容干涉?因为只有内政不受公正来干涉它才能信口雌黄,它才可以淫威横施……

   共产党为什么惧怕普适原理?就因普适原则是建在制衡上的,普适性原则必然造成对个体平等性、独立性的承认和尊重,普适原理不承认超越的领导力量,它只认每一个分子人格的无例外性,这就为分子与分子之间能公正联系奠定了可靠性,分子之间没有依附性,领属性了,这就造成了相互之间的制衡——社会公义,公正当边就在其中。可见人类公理,社会正义只能通过制衡来达到。

   共产党为什么能在国内为所欲为?像江泽民这样的患有严重精神障碍症,处在臆症状态的人怎么可能成为民族的元首呢?就因为十几亿人的独立人格被剥夺践踏,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不能由自己来关怀自已所处的公共环境,没有用自己的智慧和良心去制衡权力滥用的机会。

   在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哪一个元首敢像邓小平那样滥用军队?谁敢那样野蛮地戮杀?哪一个国家能允许江泽民用气急败坏来制定国家路线?

   邪教又怎样?邪教就可以成为酷刑的理由吗?既然定其为“教”,就是承认了它不是用经验立场,用物理学原则来对待的对象——“教”本来就是心灵内的而非感官的对像,就属于个人意志的自由,难道共产党的“共产”是感官所能面对的吗?……这些事实之所以发生,就因为共产政权是建立在超越上的,它不是用制衡建立的,它当然要反对制衡。

   共产党连“宪政”的“宪”字要表达的就是制衡都不知道,它怎么能不把自已的存在指望在不受制衡的限制上呢?它怎么能不以反对制衡为路线呢?共产党所以要强调内政不接受人政原则,所以强调特殊性,拒绝人类普世价值不就是对制衡的恐惧吗,因为恐惧才要抗拒要铲除嘛。因为,在任何互相制衡的条件下都没有共产党存在的余地。

   “共产”是以不予制衡为条件,就得反对制衡,防止社会被制衡所演变。共产党的反和平演变战略是什么?答曰;就是防止专制不知不觉地被制衡所代替。可这“党”呢——

   却就是为了保证社会能牢固地处在制衡条件下而取的组纵形式。

   所以说“党”是用以保证礼会制衡的机制力量。

   可加上“掉产”,“共产党”就成了不受制衡制约的,又是用于制衡组织形式了,这个词(道理)的本身就是不能克服的矛盾。它怎么会不抗拒制衡呢?它所以要死抱住“内政”神圣论不放,就是因为内政可以用来做拒绝制衡的借口。

   共产党在一切不制衡条件下总可以不受限地伟大、光荣、正确下去。

   一旦进入了制衡条件——比如:核潜艇进入小日本,虽是摸摸偷偷,那也不行,小日本不信这个邪,它不问你伟大、光荣、正确到何种程度,它只把你着成一个与自己平等资格的国际大家庭的分子。它就用制衡的立场来对待你。共产党的主旋律、稳定压倒一切,共产主义的远大理念统统都鸟毛作用也不起了,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日本是一个与中国同等主权资格的国家,这一制衡,公平、正义也就立马在其中了——章启月就答答羞羞地来道歉了.

   这一道歉就证明了:在任何条件下,不问内政还是外政,制衡都是公平、正义不可或缺的,原来民主就是不同社会力量间的制衡。

   因此,中国核潜艇入侵日本被迫道歉这个现实事实就召唤我们:

   一宪要实现宪政,宪政就是建立在制衡上的政治制度——政党政治,议会政治、分权政治。

   宪政也就是胡锦涛的两防战略(防分化、防西化)所说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啊!行不通是假,防西化才是真!

   我们不把胡锦涛列为敌人——民主派没有敌人,但我们却要公然地宣布:坚决粉碎胡锦涛的防西化,分化战略。我们要告诉他——

   核潜艇入侵小日本这是一个实践,这是一个中共不得不道歉的实践,这个实证明了什么呢?

   证明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必须引进中国!

   我们民主派就是为引进西方政治制度模式而奋斗的。它证明社会公正、人类正义离不开社会力量的制衡。

   从而中共的这一实践向我们启示:

   政党是什么?答曰:政党是用于谋求社会制衡的组织形式。

   用来谋求制衡的力量怎么可以以消灭制衡为自己存在的条件呢?

新世纪 (11/19/2004 1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