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孙丰文集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孙丰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北京高法门前上访民众,怒惩截访狗的消息,让人心大快,出一口胸平闷气。天津一位刘姓女公民报告说:

   一位柱着拐棍的老太太听了原委后说:“打呀!照脑袋上楔,楔死他,楔开了花!”老太太于是使劲地用拐棍打,嘴里喊着:“打死你们这些狗,打死你!”

   读着,我不禁热泪盈眶了,为这位柱着拐棍的老姐姐,或许是老大婶。请想一想吧,一个柱着拐棍的老女人,她能有多少火气,她能是一个攻击型的人物吗?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不去谴责被警察追赶的人?谁都知道警察是当今中国没人敢开罪的凶神恶煞,弱不禁风的老姐姐一听情由,连想都不须想就直接吐出“打!”来,这说明什么?

   它说明官吏,持别是警察在人们心目中是些什么东西,人民痛恨他们到何种程度!

   它说明中国社会的矛盾已经积累到何种程度,其深、其厚、其普遍达到不爆发就无以维持的地步,中国社会的危机已无从再推再退了,连那最弱最弱,弱到不柱棍就无以立定的老女人都不能不直接地喊出一个“打”来。

   共产不亡,天理不容。

   当年,抗战总爆发前,日寇的铁蹄蹂我河山,屠杀我父老兄弟姐妹,哪一天国土不大片沦陷,同胞不成千上万的被杀戮?忍无可忍。蒋公有句很有份量的话:

   忍耐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抗战。

   难道他不知道同胞在流血吗?不知国土在沦落吗?难道他不痛吗?不!他对国家的实力有数,比谁都有数,所以他比谁都更知水寒水暖。他知道轻言抵抗将使更多同胞死于非命。事实证明蒋公是我们民族抵抗的真正统帅!

   今天,共产内贼对我们民族的压迫也终于让一位风烛残年的,柱着拐棍的老姐姐气愤到了不喊“打”就不足以解心头之恨的地步。这位老姐姐的拐打到人身上,能不能弹去尘土都成问题,她的一个“打”字让我们感受到正义的不可战胜,让我们领略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让我们瑶中华民族的希望之所在!出路之所在!让我们体会到:忍耐到了最后的限度!

   到了不能再忍而直指“打”的关头。

   像前几天一位老友在万县风瀑中所看到的那露着杀机的眼;像张林兄弟在蚌埠街头所看到的那些喷着赤红火苗的老人的眼!从柱拐棍的老姐姐身上,我感应到了中华民族的不可战胜!我感应到整个民族理性的真正成熟!

   再让我们看看这位接受采访的天津女公民:

   “你知道我们遭的什么罪吗?谁知道我们怎么来生活,共产党不给我们活路。反正是一条死路呀。这些人助纣为虐,一定遭报应!我们太受罪了,我们跟他们不共戴天呀!我离家还算近,在天津,我还有退休费,可是那些来打官司的难民怎么办呢?——这么冷的天,他们就穿一件衣服,单衣,又没有钱,我看着他们我就掉眼泪。你知道吗,再冷点,冻也也冻死了,可这些人也是在卫权呀!”

   朋友:

   当你读了冯长乐的报导,心能平静吗?你不为这位柱拐棍的老太太,这位侠肠义胆的天津大嫂所感动吗?这位大嫂的话就是我们民族的希望,是我们中华那不缀不烂的根!她就像法国作家雨果写的《笑面人》里那个孩子,他都没人可怜,他却去可怜那更值可怜的埋在雪洞里的弃婴!被逼上访的大嫂去可怜被逼上访的难民!

   这就是我们推翻共匪的力量所在!

   这就是我们伟大民族精神重建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动力的泉源!

   到这般天地了,不能再犹豫,共产党的政治改革是不可指望的,只有自己救自己,连拐棍老太都能直呼一个“打”字,我们还犹豫什么?

   打倒共产党,实现民主!这不是一个口号,这是这个特殊时代的现实任务,无论策略上取怎样的思考,都是绕不过去的。

   入秋以后——

   我们注意到分散的、各自为政的山头正在寻求共识,在适应新形势地寻找重组的道路和形式,徐文立等的民主党将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崭新的政治形势,还有其他一些人士也正在做这些努力,我受到一些人士的邀请,感谢朋友们的这份真挚,我不是拿架子,我个乡巴老也没有架子可拿,我认为自己更适合做一个独立不羁的自由撰稿人,一是人老了,二是有病,三是我不会活动,所以只做一个独立的反共老匹夫。

   打破旧框框,这是很自然的趋势,是世界形势、中国形势向民主斗士们提出的要求,是形势规定任务的证明。真正的民主斗士应祝贺,赞助、你可以加入甲,也可以加入乙……我们得与国内的民主斗争汇合成共同的潮流,推翻共产,结束专制,实现宪政,实行民主。

   中国人民的民主抗挣从共匪窃国那天就开始了,但时代的局艰,这场马拉松式的斗争在不同的时段围绕不同的主题和任务,当然也有因处不同进化阶段所不能避党的不足,这不是那个个人,那个时期的民主斗士们能克服的,这些问题是史学界的课题,不属今天争吵的范围。我们可以有争执,否则就不配民主,我们间的争执应是民主还是共和的争执——是实质还是程序的争吵,不应是泄愤过瘾出气的争执,我们不愿有破坏式的争执,我们谴责任何破坏行为!

   我坚决谴责搅局!

   那些干事不多,吵声不断,吹着瀑土在民主派内找裂纹的人士清自爱:你若高兴就去揭露贪官,就去斗共产党,你若不高兴就回家陪老婆睡觉去。请别搅局!

   形势正澎勃,任务空前重,天津大嫂自已的委屈未审,却去关心痛情11月还穿着单衣在上访的难做,咱得学学人家,拿出点气量来,谁都没有理由阻挡谁人参加民主斗争,你不斗共产党却向民主阵营寻衅挑事,这是为的哪般?脑子有水还是咋的?无事生非,挑拨离间,有这些精力去反共匪不好吗?来搅民主阵营的局还有利可图吗?请不要干损人又不利己的傻事。人应该反省,做了好事别人忘不了,别让人十目所视十指所指不好吗?。把触须缩回去,给自己积点德!

   自己也是平民百姓,干嘛非要和自己所属的百姓阶层过不去呢?!

   十月份是中国新形势的转折点,一切自认为民主斗士的朋友都应服从这个大局,推动形势向有利于民众的方向转化,让自己的言行不至于成为阻碍民主,有利中共的破坏力。如果你不认为你所谴责的人、事,比中共还坏、还野蛮、还残酷,那就把矛头对准中共,学学天津这位女公民,学学柱拐的老太太!

   请共同对着共匪!谴责横着放炮!

新世纪 (11/19/2004 2:3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