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孙丰文集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孙丰

   既然张学中修改了补尝标准,那就证明汉源农民并没闹事,汉源事件是暴动又怎样?那也是卫权。是正大光明、是天经地义!

   要县政府是干什么的?它的必要性是服务民众的,不是借公职来自肥的,各级政府里的官员必须先做到公正、勤政、必须有公德,而后才有民众的守法,政府必须倾听民众声音,反映民众要求、解决民众疾苦;若它这样做了,那么民众去冲击它,占据它的办公楼责任在民众一边,它若是贪污、盗窃,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该受理的案件不受理,该解决的问题不解决,它对人民的要求、疾苦取了敷衍塞责的态度,人民去找它讲理,问它的责任,甚至对之实施讨代,都是完全合法的,合法就是事出有因。

   像汉源县的情况,用十四年前的标准来补尝征地,为什么不用现在的标准呢?至少要保证动迁民户不吃亏,不低于现在的条件,要不你别做政府官员,当人民的这种要求已经在走向饱和之时,政府不对自己的工作,对工程建设是否合法,是否侵吞群众利益做出检讨——一个人自己能不知道自己贪没贫污,捣没捣鬼吗?汉源县政府在这么长么间里勿视民众,既不取有效对策,又不如实向上级报告事态,这样的县政府受到冲击那是完全应该的,这样的县官被愤怒的民众所追究,这种事态完全是正义的。

   所以说汉源事件中农民一方没有不法分子,

   不法分子全在共产党队伍里,不法分子是那些贪官和污吏。

   不法分子就是共产党。

   汉源事件即使是暴动,也不是“闹事”,农民中没有“不法分子”,应逮捕的是政府里、工程中那些贪污枉法的官员,必须释放全体已捕的上访清愿农民,汉源暴动只是开头,更强劲的交量还在后头,如果不借汉源事件缕出一个头绪,为未来事件奠定可效法的对策,为克服矛盾找出一条可行的道路,确立出社会的公正方向,那么,将无以应对来势汹猛的后继事件,中共将失去求取人民愿谅,走向和平解体的最后时机。

   现在对于中共,只剩下缓和矛盾这唯一的选择,即使诚心地争取这条道路也不是必然能凑效的,时机已从胡锦涛的指缝里流走了,借汉原事件或许还能传达出一个信号:那就必须百分之百地站到人民一边,对汉源人民的英勇斗争只可赞扬,不可有那怕丝毫的污蔑,必须全部释放被拘捕者,治伤,抚恤死者,并同步地逮捕贫官,惩办恶吏——

   我的这一意见是建立在中只已处在战略守势这个严峻而又真实事实之上的,共产党有力量能镇压了汉源,但无力镇压全中国,那就别再镇压,而走对话的道路。在对地方事件的处理中,坚决地惩办中共地头蛇,处理一个省,洁净一个省,为全国清算扫清攀根错节,创造条件,必须让人民看到中央政府有清算惩办江贼民及其死党的打算和勇气,不给人民传达出这一信息,中国的全国大骚动就无法避免。

   汉源事件是重大事件,重大在它标志了中国社会矛盾已进入了白刃博斗的时期:推诿、搪塞、压制都已经失效,因为共产党已经把人民逼到了极处;你推诿,塞责,对方得有个后退的地方,你共党肆无忌惮,就没给民众留下后退的余地,现在你要他们往哪退?人民向上级乃至向中央反映情况,中央政府却用“越级上访、违法上访”来阻塞下情上达,他们再向哪里反映去?向上帝?上帝在天上,他们没有上天的路费,人民被迫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自己存在的权利!是共产党逼着它的国民走上了讨伐它的道路。

   汉源事件重大在它是中国危机的分水岭:

   它是人民从分散个案走向集体抗争的分水岭;

   从基本生存的妥胁退让走上捍卫人格尊严的分水岭;

   是普世价值走进中华,也完全适用中华的证明的分水岭;

   是西方政治制度的摸式就是人类普遍模式的分水岭;

   是人民的卫权头争从被动挨打走上主动出击的分水岭;

   是人民从战略的被动势态夺取主导地位的分水岭;

   当然也是共产党从此沦为穷于应付的分水岭;

   是唾弃政治改革代之以解体共产党为唯一路线的分水岭……

   因此,汉源事件要求对地方党政机关全体官员的财产全面清查,对工程的贪腐彻底曝光,最终明确中国症结的责任何在?到底谁是不法分子?——做为清查全国吏治的借鉴。汉源事件警告胡锦涛:愚弄、敷衍之路到此为止吧。

   汉源事件传达出的信息是:

   共产党不放出审判江贼民及其死党,不放出解体共产党的信号,中国就绝不会平静。

   解体共党是唯一出路!

   政治改革这口号是欺骗,是麻药!

   迎接白刃格斗!

新世纪 (11/9/2004 13:5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