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孙丰文集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孙丰

   邪恶,邪恶在哪里?就邪在政教合一上,这个教,应解释为“故意的教导”,它破坏的是人的“已经是人”这个事实。因为人做为客观世界的事实不是由教导创造的,所以人怎么样来生活是由生命的性质来决定,而非由教导能决定。说教是生命外的一个原则,不是生命内的构成成份,它就只有通过命令才能要人时时、事事、处处依照说教来生活,可生命里的性质怎么办,能剔离出来扔掉吗?既是性质也就不是能分离能扔(斗私批修)掉的。生命的性质时时都在表现,它的表现就排斥说教,说教就只好调动专政来支持,专政就得拿活人来开刀。生命以外的说教,有两类,一类是宗教,再一类是把国家建立在某一说教(理念)上。两种情况都能造成人性的分裂异化,已往的各派宗教(可能佛教没造成过这种异化)都有反人类反人性的历史,当代仍有这样的宗教,自己干着坏事,去伤天害理,还不自知,但这不是本文考察的对象,本文的“教”是指超然的理念。

   所谓超然,也可以写成超验:说超然,是说它超越了那能派生它的本——人;说超验,是指它的本(人)是能感觉自身的,能够通过经验(感觉)把握到生活应遵守的标准。

   “超”就是不是从身体里,由生命能量自然而然地发生出来,而是由意识想像的。用外在强力加给人们某个价值理念,某种意识形态,并用法律确立它比人更根本,更神圣的地位。

   原本意义的人的生命里已含着存在所必须的各种能力,再从外加给人任何原理,都将成为生存的赘物。像共产主义,为了这个理念,宁可让人牺牲生命——人连生命都没了,革命还有什么意义?

   请大家想一想我们肉体的痛痒、饱暖、苦乐哪一种感觉不是从它内部发生的?可共产党、共产主义呢?它是生命内部的组成成份吗?

   请问共产党员的胡锦涛与非共产党员的胡锦涛在肉体结构上还有什么不同吗?没有!哪为什么用了共产党总书记的名义说的话就成了对公众的普遍原则呢?胡锦涛说哪些话常人想不出、不会说是怎么的?一个人为什么不该以自己的感觉质量为标准,偏要围绕着以江泽民为核心或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鸟中央周围呢?共产党那全部经典都是胡话,没有一句可以被法理论证所证明。

   其实人们每天看到的那个胡锦涛从来并且永远都是由他的父母生养出来的,肉身的胡锦涛,从来也没有一个共产党的胡锦涛。那个以共产党身份发号施令的胡锦涛只是假了一个名,用了这个名,多么不合理法,多么在人伦之外元源无据的想法都因这一假借而可畅通——让人无缘无故地去伤害,甚至打死一个从不相识的人,这很难,但假了“革命”的名义,借了“阶级敌人”的幌子,人就失去了理智,就不再有人的伦理。话剧、电影《白毛女》就可以析出这一精神病变:原来流传在河北的一个传说,说山上有个白发仙女,神出鬼没,像月亮里有个嫦娥是一个意思,那是英明的党把一些秀才(剧作家)圈到那里去冥思苦索的加工,按照领导的“思路”才加工出一个黄世人来,这处剧是满足了共产主义发动人斗人的需要而强加给观众的。那女孩子的种种不幸是舞台上的,观众是被从生活里割裂出来仅受舞台情节剌激的,才有人拿石头去砸黄世人的。现实生活中是有这样的事——比如毛泽东、江泽民都比黄世人恶劣千倍的人。那个演黄世人的陈强竟还拿此当做成就一二再地吹虚,他也不想想自己是处在欺骗链条中的一环,是在尽才力去成全一个骗局

   ——他既发现不了自己的被欺骗,也发现不了自己在欺骗观众。

   他更发现不了从创作到剧本,到表演所完成的这个循环链正是对人类伦理的摧毁,对文化底线的动摇——就播种了不需要理由就可以去仇恨别人,伤害别人、乃至残害别人的根据。是真正的毒药!有了“为革命”、有了一切听从党召唤,有了“阶级仇”,很善良的人也会成为“731部队”,成为“党卫军”,成为“东厂”,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成为镇压汉源农民的刽子手。

   在我们的许多文章里,曾多次地评价胡锦涛、温家宝不像恶人,邪人,评价他们在人品上还算正派,有可能事实也就真这样。可是像胡仔这么一个并不见得无事生非,富于攻击性格的人也是很可以被精神毒药所异化到病变状态的。原因是他的意识不是反观自照型,不能思辨,就像被从现实中分离出来全心神地被《白毛女》所剌激的那些观众,他们的意识跟着剧情走,不是探寻真伪。所以,在胡仔掌权两年之际他又步邓小平的后尘,在十五年之后又制造六四。

   基于此我要说:在咱们这个地球上,中共才是邪恶的轴心和恐怖主义的大本营。正是它的存在在行为上配合了各类邪恶分子,在精神上成为各种恐怖黑势力的依托,使他们有恃无恐,做尽伤天害理而还以英雄自居。须知:各类恐怖主义都没有中共这么一套欺骗加迫害的意识形态体系。

   布什伙计的反恐是务实的,有效的,但也该务务虚了——拿力量完成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反恐。

   在意织形态上扫荡共产主义。在实力反恐的同时推动批判反恐。

   中共才是邪恶轴心,或邪恶轴心它亲姥姥!

   中共是国际恐怖主义的总源渊。

   反恐怖主义要求铲除中共。

新世纪 (11/8/2004 1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