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孙丰文集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孙丰

   【大纪元11月16日讯】看中宣布那文件,你就领略到什么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中国持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大棒加欺骗。共产党的中宣部能在同一份文件上,既赫印着“不准搞虚假新闻”(原文是:“各传媒(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广播)一律要整顿,不准搞黄色、邪气、虚假新闻”)。同时又印着“各级报刊‘不得擅自报导有关蓄意爆炸、暴动、示威及罢工事件,’由新华社统一发稿,违犯纪律者将按规定严萧处理。”

   既然不准搞虚假新闻,试问被“不得擅自报导”所禁止披露的那些事实之“不被披露”,是真实乎,还是掩盖乎?

   一方面明令禁止撒谎,又一方面把由新华社撒好的谎做为任务交给各传媒去传去播,这不叫撒谎?

   由新华社统一来编造稿子,还要“各级报刊”干什么用?“各级传媒”这个事实的本身不就是弥天大谎吗?传媒又不是政府竟还有级别?传媒享有级别是不是因人设事的撒谎?可以不做撒谎认定,那就叫做假吧。

   所有传媒统发一个事先拟好的稿子,它们竟还叫传媒,这不叫撒谎,那就叫欺骗了。这中宣部也真有能人:

   一边张牙舞爪不许马儿吃草,一边是声撕力竭要马儿膘肥体壮。

   怪不得共产党手舞足蹈说革命全靠两杆子呢——有枪杆子,可顶人后脑门上;有笔杆子,可堵你嘴巴下,然后问你:共产党是不是大救星?快说!哼!量你也不敢道个“不”字!这就得到安定团结了。

   中宣部下达禁止撒谎的命令里,却具体地教导你,手把手领着你完成撒谎:你们不会撒不要紧,凡需统一口径才能圆的谎就由中央,新华社承包,你们众家媒体只充充传声筒也就行了。

   感情这刘云山还真有两下子,他要不是两千多年前在楚国既造无坚不摧的矛,又造无锋不挡之盾的那人重生再世才怪呢,乖乖!能者刘云山!真不含糊。他以后干脆就屁眼说话,张嘴喷屁,那多过瘾,那叫人体新科学,功能特异,云山雾来罩——真乃共产特色。

   请看:“严禁报导‘恶性冲突’事件,坚持发扬‘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媒体领导要有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确保中共牢牢掌握舆论宣传阵地,确保社会稳定”。“严禁报导”就是不报导,事实不被报导又哪来的真实可言?难道真实是禁止禁出来的?可共产党不是要实事求是(邓小平),要求真务实(胡锦涛)吗?把“恶性冲突”事件压下不报,能是客观真相?能求出“是”和“真”?能务出“实”?这刘云山和赵高也就合二为了一,要说有区别,那就是刘云山还敢说青蛙吞下大象,还只吃了个半饱,赵高未敢造次。

   谁敢怀疑?周永康就办你个破坏稳定压倒一切罪!

   所以这中宣部嘛,干脆就叫撒谎部,指鹿为马部。

   这刘云山呢,就叫谎言部长,这倒最是名符了其实。

   看他“坚持发扬‘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这势“优”在哪里?不就是优在党鼓励他敞开地造谣,放胆地做假,吹破了天由枪杆子支撑着吗?

   这个优势其实就是骗人欺世可以肆无忌惮。

   这“‘党管宣传’的优势”,是比较而得的评价,总得对着个什么对象才能有个比较——那“不优势”的宣传又是“什么”来管?我敢说这刘云山是不知道的,胡锦涛也不知道。他们这帮人,自己的话自己并不必然懂,因为他们心理并没有对自己的所说负起责任的自觉,触不着懂不懂的问题。他们要的只是完成任务,只要能把发生的实情掩藏起来,不被国民知晓,管它邪道还是歪门,都可采用。所以他们就连党管宣传这个“优势”是与什么对比才得出来的,在党管之外还有“什么”来管,都未曾想过,至于“宣传”一词又揭露什么,就别说懂不懂,那是连想也没想过的。谁不服,等民运捣了黄龙府,咱把刘云山牵上批判台问问,他要能说出才怪呢。

   其实民主国家里根本就没有“宣传”这回事,对外,有外交,对内有文化。人家那里就没有个官方意识形态,宣的嘛传呢?人家那宪法开宗明义的是“生而自由”,“造物的赐予不能让渡”,这“生”或“造物的赐予”不都是完满的事实了吗?完满了就意味着——怎么生活才快乐,才舒服,高兴什么,厌恶什么,那是由生命内的能量来决定,标准就在生命内,政府管的嘛劲?政府决不在生命性质外有任何倡导,既不去突出政治,更不设计主旋律,至于什么形态的意识,那完全是国民的私事,政府才不去管你正革命还是反革命,远大还是渺小理念呢,人家要宣传部干什么?成事不能败事有余。

   须知,宣传二字告诉人们,得有一个只有用宣传才能完成的东西,才需要宣传。

   就是说:只有心有别用才需要宣传。

   人之是人,人只按照从“生”那里带来的性质来生活,这还需要宣传吗?

   宣传就是广告。广告是广告者的推销行为,共产党的宣传就是自我推销。

   人家不买共党的账,就得告推销。推而不销就靠后脑勺抵上枪管——优势。

   民主国家没有“宣传”这东西,在那里只有人,无论一介平民还是总统,都是人,普普通通,自自然然,只要是人就自含标准,不需广告。国家给已有标准的人再设标准,那不是自找麻烦又是什么?人家那里让每一个国民都保持了独立性——个人尊严。人家官方才不要这个优势呢!正是不要这个优势才保证了社会的生气和秩序。正是“党管宣传”这个优势,才干扰了人的本有性质,才沦丧了伦理,崩溃了道德,使矛盾百出千出万出万万出,政权才从根上朽到汗毛。才陷于不能自拔的危机,才想出用“党管宣传”的优势来掩饰危机的损招。

   全世界十五个共产党国家,一夜死了十一个,还不就是撒谎撒散破了架吗?还不就是因党牢牢地掌握舆论宣传阵地掌沈了底吗?还不就是党管宣传这个优势给优垮的吗?

   刘云山阿刘云山,你真是竖子不可教,你连什么叫“责任心”都不知道,又负的什么“政治责任”?中宣部文件上那些话就是信口雌黄!

   所谓责任就是做事要对可能引发的变化有充分估计,不让所做之事引发出估计不到的后果。

   说白了,责任心就是——做事有数。

   你把重大事情掩了盖了,又怎么去做估计?又到哪里去有数?

   可这刘云山痴的连“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其实是个白句,是为贼者的不打自招都不知道,这责任心又往哪处负去?所谓“政治责任心”就是从普遍有效性上,从普善上来对行为可能性做出估计,就是从普遍有效原则出发不做后果无从把握的事,而普遍有效性离开如实报导,即就事实以求是,又到哪去负责任呢?离开了实事哪来的责任?责任所对的就是事实。

   负起政治责任就是就着事实才能求其是。

   撤谎能促成普遍有效?能推动普善?说一亩地十万斤稻能不锇死人?不就着真实事实又哪来相应的措施?你不对着靶又哪来的命中率?刘云山这论调也就是要人把鹿说成马;这对于顶在人们后脑勺上那枪来说,把鹿说成马是可以活命的,这是一种有效性,但这有效性并不能保证大泽不揭竿,不能保证刘项不兵变。不能保证中国不出成千上万个粱山水泊。

   那共产党就不能想想:执政能力跟不上形势还不就是“党管舆论宣传”管出的后果!共产党再优势下去,就优势到你们老祖宗的怀包里啦,还不快醒醒。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11/16/2004 4:44:3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