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孙丰文集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孙丰

   【大纪元11月16日讯】看中宣布那文件,你就领略到什么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中国持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大棒加欺骗。共产党的中宣部能在同一份文件上,既赫印着“不准搞虚假新闻”(原文是:“各传媒(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广播)一律要整顿,不准搞黄色、邪气、虚假新闻”)。同时又印着“各级报刊‘不得擅自报导有关蓄意爆炸、暴动、示威及罢工事件,’由新华社统一发稿,违犯纪律者将按规定严萧处理。”

   既然不准搞虚假新闻,试问被“不得擅自报导”所禁止披露的那些事实之“不被披露”,是真实乎,还是掩盖乎?

   一方面明令禁止撒谎,又一方面把由新华社撒好的谎做为任务交给各传媒去传去播,这不叫撒谎?

   由新华社统一来编造稿子,还要“各级报刊”干什么用?“各级传媒”这个事实的本身不就是弥天大谎吗?传媒又不是政府竟还有级别?传媒享有级别是不是因人设事的撒谎?可以不做撒谎认定,那就叫做假吧。

   所有传媒统发一个事先拟好的稿子,它们竟还叫传媒,这不叫撒谎,那就叫欺骗了。这中宣部也真有能人:

   一边张牙舞爪不许马儿吃草,一边是声撕力竭要马儿膘肥体壮。

   怪不得共产党手舞足蹈说革命全靠两杆子呢——有枪杆子,可顶人后脑门上;有笔杆子,可堵你嘴巴下,然后问你:共产党是不是大救星?快说!哼!量你也不敢道个“不”字!这就得到安定团结了。

   中宣部下达禁止撒谎的命令里,却具体地教导你,手把手领着你完成撒谎:你们不会撒不要紧,凡需统一口径才能圆的谎就由中央,新华社承包,你们众家媒体只充充传声筒也就行了。

   感情这刘云山还真有两下子,他要不是两千多年前在楚国既造无坚不摧的矛,又造无锋不挡之盾的那人重生再世才怪呢,乖乖!能者刘云山!真不含糊。他以后干脆就屁眼说话,张嘴喷屁,那多过瘾,那叫人体新科学,功能特异,云山雾来罩——真乃共产特色。

   请看:“严禁报导‘恶性冲突’事件,坚持发扬‘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媒体领导要有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确保中共牢牢掌握舆论宣传阵地,确保社会稳定”。“严禁报导”就是不报导,事实不被报导又哪来的真实可言?难道真实是禁止禁出来的?可共产党不是要实事求是(邓小平),要求真务实(胡锦涛)吗?把“恶性冲突”事件压下不报,能是客观真相?能求出“是”和“真”?能务出“实”?这刘云山和赵高也就合二为了一,要说有区别,那就是刘云山还敢说青蛙吞下大象,还只吃了个半饱,赵高未敢造次。

   谁敢怀疑?周永康就办你个破坏稳定压倒一切罪!

   所以这中宣部嘛,干脆就叫撒谎部,指鹿为马部。

   这刘云山呢,就叫谎言部长,这倒最是名符了其实。

   看他“坚持发扬‘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这势“优”在哪里?不就是优在党鼓励他敞开地造谣,放胆地做假,吹破了天由枪杆子支撑着吗?

   这个优势其实就是骗人欺世可以肆无忌惮。

   这“‘党管宣传’的优势”,是比较而得的评价,总得对着个什么对象才能有个比较——那“不优势”的宣传又是“什么”来管?我敢说这刘云山是不知道的,胡锦涛也不知道。他们这帮人,自己的话自己并不必然懂,因为他们心理并没有对自己的所说负起责任的自觉,触不着懂不懂的问题。他们要的只是完成任务,只要能把发生的实情掩藏起来,不被国民知晓,管它邪道还是歪门,都可采用。所以他们就连党管宣传这个“优势”是与什么对比才得出来的,在党管之外还有“什么”来管,都未曾想过,至于“宣传”一词又揭露什么,就别说懂不懂,那是连想也没想过的。谁不服,等民运捣了黄龙府,咱把刘云山牵上批判台问问,他要能说出才怪呢。

   其实民主国家里根本就没有“宣传”这回事,对外,有外交,对内有文化。人家那里就没有个官方意识形态,宣的嘛传呢?人家那宪法开宗明义的是“生而自由”,“造物的赐予不能让渡”,这“生”或“造物的赐予”不都是完满的事实了吗?完满了就意味着——怎么生活才快乐,才舒服,高兴什么,厌恶什么,那是由生命内的能量来决定,标准就在生命内,政府管的嘛劲?政府决不在生命性质外有任何倡导,既不去突出政治,更不设计主旋律,至于什么形态的意识,那完全是国民的私事,政府才不去管你正革命还是反革命,远大还是渺小理念呢,人家要宣传部干什么?成事不能败事有余。

   须知,宣传二字告诉人们,得有一个只有用宣传才能完成的东西,才需要宣传。

   就是说:只有心有别用才需要宣传。

   人之是人,人只按照从“生”那里带来的性质来生活,这还需要宣传吗?

   宣传就是广告。广告是广告者的推销行为,共产党的宣传就是自我推销。

   人家不买共党的账,就得告推销。推而不销就靠后脑勺抵上枪管——优势。

   民主国家没有“宣传”这东西,在那里只有人,无论一介平民还是总统,都是人,普普通通,自自然然,只要是人就自含标准,不需广告。国家给已有标准的人再设标准,那不是自找麻烦又是什么?人家那里让每一个国民都保持了独立性——个人尊严。人家官方才不要这个优势呢!正是不要这个优势才保证了社会的生气和秩序。正是“党管宣传”这个优势,才干扰了人的本有性质,才沦丧了伦理,崩溃了道德,使矛盾百出千出万出万万出,政权才从根上朽到汗毛。才陷于不能自拔的危机,才想出用“党管宣传”的优势来掩饰危机的损招。

   全世界十五个共产党国家,一夜死了十一个,还不就是撒谎撒散破了架吗?还不就是因党牢牢地掌握舆论宣传阵地掌沈了底吗?还不就是党管宣传这个优势给优垮的吗?

   刘云山阿刘云山,你真是竖子不可教,你连什么叫“责任心”都不知道,又负的什么“政治责任”?中宣部文件上那些话就是信口雌黄!

   所谓责任就是做事要对可能引发的变化有充分估计,不让所做之事引发出估计不到的后果。

   说白了,责任心就是——做事有数。

   你把重大事情掩了盖了,又怎么去做估计?又到哪里去有数?

   可这刘云山痴的连“党管宣传的政治优势”其实是个白句,是为贼者的不打自招都不知道,这责任心又往哪处负去?所谓“政治责任心”就是从普遍有效性上,从普善上来对行为可能性做出估计,就是从普遍有效原则出发不做后果无从把握的事,而普遍有效性离开如实报导,即就事实以求是,又到哪去负责任呢?离开了实事哪来的责任?责任所对的就是事实。

   负起政治责任就是就着事实才能求其是。

   撤谎能促成普遍有效?能推动普善?说一亩地十万斤稻能不锇死人?不就着真实事实又哪来相应的措施?你不对着靶又哪来的命中率?刘云山这论调也就是要人把鹿说成马;这对于顶在人们后脑勺上那枪来说,把鹿说成马是可以活命的,这是一种有效性,但这有效性并不能保证大泽不揭竿,不能保证刘项不兵变。不能保证中国不出成千上万个粱山水泊。

   那共产党就不能想想:执政能力跟不上形势还不就是“党管舆论宣传”管出的后果!共产党再优势下去,就优势到你们老祖宗的怀包里啦,还不快醒醒。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11/16/2004 4:44:3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