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孙丰文集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原题:声援汉源民众抗匪 愤怒谴责中共 迎接民主高潮!

孙丰

   在海外坚持民主斗争的朋友们,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形势估计上有不足之嫌,每一天,中国的政治形势都在上一个新台阶,刷新一次记录,但我们的策略没有跟上形势的推进,共产党的镇压已经越过了个案而走上了事件(规模)镇压,但我们这在纠缠个案,没给新形势以对等关注。进入十月,大规摸的反共产党风瀑后浪推前浪,可以说已经汹涌澎湃。但海外舆论没及时到位,没有对发生在榆林、万县、蚌埠、西安的重大事件做出足够量的呼应。时至眼下,个人个案就像汪洋里的一滴水,与当下发生的大事件相比简直太苍白无力,所以到了把目光从个人个案移转到对大规模事件的关注上来的时侯了,把精力投入到对大风潮的指导、组织、批评、声援上来。

   这才几天,政治形势就有了超越估计的惊人变化。

   中共中央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的九月份全国示威风潮的形势调查统计,已经远远落后,根本不能做为估计十月形势的参照。无论是共党还是我们,都落在形势之后,一进入十月就超越九月份所可能做的最冒险的估计——今天,汉源事态被披露,它差不多象征著中国就要迈进或己迈上百热化对峙时期。十月份大规模的抗争有榆林三岔湾、陕西西安纺织厂、山东济宁百货、南京医院示威、沈阳七人集体自杀、重庆万州抗暴、安徽蚌埠退休老人大游行……真可谓,眼珠子还没转过弯,又接上四川汉源十万人大抗暴……如此短暂的时间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如此濒率的反暴政风瀑,它证明了什么呢?

   我认为它证明了中国社会的矛盾已经到了压也无处可压,盖也盖不住,没有余地再行后退的地步。已经处在羽箭抵胸,利刃逼颈的关口,最后的防线被共产党的残暴高压挤爆了。

   共产政权这架大机器已经就要自己卡壳,转不动了。

   江贼民政权的前半期是播灾种祸,到后半期这些施政已经变成矛盾暴露出来,伶俐智昏的江泽民却把本应用做管理的政权拿为压制矛盾的工具,其用心不放在如何发现矛盾性质,寻找疏导规律和可能,而是用高压来摆平社会弱者或者用暴力来扫平民众诉求,矛盾不是被理顺或排解,而是暂时地被压下去和被往后推迟。使矛盾在质与量上都以几何的方式急速积累,丧失了在理性对话下用合法方式解决的时机,使六四屠杀以来的各式各样的社会矛盾被压缩到最后防线里发酵麇集。到今天,胡温接权后本尚有最后一线余地,虽然是很脆弱很不把握,但毕竟多多少少还算是一点点喘息余地,如果碰上大手笔是有可能在社会自爆前完成疏导,寻出一线和平希望的。遗憾的是胡锦涛是一个只可“被由之”却难以“达知之”的雷锋式人物,被习惯包括著,不能思辩,鼠目寸光,看不到江泽民上海帮的为孽对文化伦理所完成的游离解构,其破坏是彻底的,更觉察不到江泽民的为恶给他胡锦涛造成可借助的强大势能,如果他有足够的勇气与果决,本可借著蒋医生传给他的反sars角球,一个破脚摔死江泽民,扫清除恶反正的障碍。当时在下心急如焚,曾向其发出《逮捕江泽民》的呼吁,可措他当了耳旁风。他本是可以完成逮捕,为民族立其大功的,至少社会的两大创伤可以迎刃而解:平反八九民运;平反法轮功,从而引社会走进对腐败的扼制。再经由两三个执政期的努力,差不多可以初步奠定一个恢复期。

   但是,平民的胡锦涛却缺乏人民性,他们的平民身份造成了一种社会麻痹;加上他的确又不是江泽民那么一条泼痞、滚刀肉,那张被江泽民崩的太紧的弓若还在江泽民手里依旧这么崩紧,或许可能多维持三天两早上。但政权一经传到他手里在某种程度上就伴有一种社会的肓目希望,具有相当的欺骗性,胡温出身平民,这一点无形中把他们向人民拉近了一段距离,在觉不到的情况下起到一些缓和,偏又有sars来助,造成短暂的缓冲,但无情的历史一醒过味来,社会却已经沉到悬崖底下!通过社会批判寻求共识和引流来完成缓解的时机没有了:中国的社会对抗已经箭在弦,弹在堂。中共四中全会的九月中国社会矛盾达到了高峰,可一进十月,政治形势急转直上,九月的高锋简直成了小儿科,十月,刷新了中共篡国以来的历史,在普遍、烈度、频率上都创出新高,已经展现出明年政治形势的大概轮廓。在我们的脚已要踏过十月门槛时,如果还感把不准明年、后年的急烈脉博,就实在是有些麻木。

   有一位万州的七九斗士向我说,就连六、七十岁的老汉,老太太都愤怒的难以抑制,个个眼冒杀机,要是手头有炸药没有人会犹豫,这不是青年人的激动,而是些善良的老人啊,尚有一线线希望,六、七十岁的老人能不顾命的往上冲?

   万县余波未平,蚌埠万名老人就接上了,咱们的张林报告说:那坐在警车里的拿望远镜猎获事态的政府头头都不寒而栗,那是一些要走进风潇潇,一去不复返的老人,老人!全是些爷爷奶奶,像蚌埠这么大的城市能聚起足以让交通瘫痪三天的爷爷奶奶,中国社会的黑暗达到了何种程度也就可以有个大概了,张林的报告还没写完,更大规模、更强震度的汉源反暴大起义又接上了……

   一位叫水镜的先生在《博讯论坛》说:共产党实际上已经丧失控制事态的能力了;老友火戈和更多的朋反们则说:中国形势一触即发或中国已处在火山口上了。应该说这些估计不是盲动也不是出于急躁。

   事到今天,共产党留给人民的也只有一条路:起义!

   要知道,政权是一架按照规律运行的机器,它的各个部件、齿轮是按照自己的原理严密地组织起来的,一扣扣,一环环,那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任一齿轮、部件的轻微磨损都必须及时维修,保养。而滚刀肉江泽民是只疯狗,并不问这架机器(他根本不懂又怎么会问呢)是不是带病、带伤运转,是不是残迹运转?他是只要看车还没倒,就张牙舞爪挥著鞭往前赶,他不知什么是余地,也从来不会想到要留余。因此到他卸了任,这架交到胡锦涛手里的破机器就近于转不动,不发生交接照老样子紧崩著,惯力或许还能转几天,但一交接,又经历了抗sars、和孙志刚事件所引起的一阵模糊朦胧的短暂错位,到了今天就转不下去了!

   所谓气数,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它自身的性质和规律,人不能随心所欲地抗拒它。

   世界是实在的,人是实在的,但党是虚设的。不能为了虚设的破鞋去削脚。压迫本就不对,更不能越了极限。

   当了民族领袖的人需要大智和大勇,这大智丈勇的根本方面就是理解人是人的不能动摇的原则,牢牢地站在人类本位上,人除了对人不对任胡说负责,什么乱七八糟的共产党,社会主义,马、列、毛、邓、“三代”……统统滚他妈的蛋!连这点智慧勇气都没有,他不眼睁睁地看著民族沉入谷底,坠进火坑才叫怪呢。

   汉源的形势十分紧张,海外朋友都应喊起来,撕破嗓子地喊,为我们的同胞,为我们的亲人,为我们的民族。

   我们应把舆论的关注点从个案转移到重大事件上来了。

   为迎接民主高潮的到来!

   冲啊!朋友们。

   30日午时匆匆。

新世纪 (10/31/2004 1: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