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孙丰文集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也谈万州“暴乱”的本质

孙丰

   一扁担抡出几万人的“突发性大规模群体事件”,这该让那些苛责“丑陋的中国人”的朋友们有所觉悟,中国人并不丑陋,也不麻木,更不是不可药救!是共产主义丑陋,共产主义逼着同胞麻木,不可药救的是共产主义。

   “六四屠杀”十五年还多,中国的民主进程不仅不见前进,社会更加黑暗:分配不公所引发的矛盾更加尖锐,更加公开化,已陷国家于严重对峙;封锁言论一日甚于一日;对民众卫权的镇压也一天重过一天;连上访都有了“越级”,有了“非法”,留给百姓的空间还有哪样不算违法呢?政府不去疏导,而是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堵截,捕抓,毒打,甚至暗杀……本就缺少安全的社会就到了祸藏四面,灾出八方的地步;社会已全面地失去秩序……中华民族陷在前所未有的困境中。这是事实,是非常确实的事实,这事实就使许多好心人恢心丧气,对民主前景失望,对社会和民族前途不抱乐观……常常抱怨、牢骚,说什么:中国人只会逆来顺受,麻木不仁,没有抗争精神,不可救药的民族……云云。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发问——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我可以告诉你:中国的出路就在没有出路处!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

   出路就在人民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时侯和脚无处可迈的当口!

   中国社会的出路就在各种探寻的尝试都被掐断、被堵死的绝境里!社会的绝境也就是社会的转机!

   置于死地而后生!这道理千真万确。

   因为共党把国家推上了绝境,一点余地都没有,人民连上访的“自由”都被剥夺,再怎么办?上天?无梯,入地?无门,东西南北中却没有百姓的立足之地,真正的绝处!在绝处了也就必是逢生!出路也就已在脚下了,这条出路就叫——因陷死地“而后生”!砸碎共产镣铐!而后有生!

   发生在重庆万州的“暴乱”,发生在山西榆林的抗暴就是中国的出路:它为人民指出了出路!它是人民的出路!民族的出路!国家的出路!这条出路指出的是我们得相信自己,依靠自己,不是去恳求共产党恩赐给我们一条出路,而是由我们用自己的热血去筑就一条出路。

   社会的无路可走处正是灯火阑珊!

   一个宪政的中华,民主的中华,自由的中华就被共产党的专制、残暴、野蛮所孕育,万州事件、榆林抗暴就是共产党酿出的埋葬共产党的必然之果。从万州事件中我们听到了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啼哭当然不若美妙的乐声,但是,它却预示了新生命的呱呱坠地!

   其实,万州事件的具体细节是怎么一回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回答:这一事件发生在什么社会态势下?

   国民已陷在退无处退,躲无处躲的死地,除了求生,没有他路!

   万州事件的本质是什么呢?那是从2002年上半年胡锦就不断重复着的:

   共产党官逼民反!

   他上台之后的两年多里又一二再地讲这句话。他的话与万州事件所表现出的要求,与这一事态的指向简直是天作之合!可以说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就是做为统治力量的共产党对人民的压迫太深重、太惨忍,它把人民逼到了死地。对这一判断,在共产党的最高头目中除了李鹏、李岚清没讲,其他人都一二再再二三地发出“官逼民反”,“到处是陈胜吴广”的警告——可见:在对中国社会根本矛盾的认识上共产党与人民是未达就共识的,甚至与世界的评论也是不谋而合的。

   那我就要问胡锦涛,既然“共产党官逼”是因,而“民反”是不可避党的果,可你们要避免“民反”这个果,为什么不去找原因,不去克服原因,却总要拿人民来开刀呢?他胡锦既然已说是“共产党官逼农民上梁山,去造共产党的反”,他为什么不趁雪夜投来咱山寨举起那“替天行道”的杏黄大旗呢?他为什么不参加到俺水泊中来坐上公明哥哥那把交椅去杀高俅、童贯那斯呢?他为什么死要护着那些高俅、高衙内、蒋门神呢?

   他能把问题判对了,为什么不能把问题做对了?我对胡温新政的基本概括就是:对中国社会的矛盾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在解决这些矛盾的战略上,却是取了与判断背道而驰的路线。胡锦涛口口声声要抓住“机遇”,可就是他把机遇白白地放过了。共产党这五十多年来,胡锦涛所碰上的是最好的机遇:邓小平对毛泽东路线的改造,胡赵二公一番挣扎,使国家有过十年的起色,矛盾获得一定缓和,谁知又被这邓小平自己的一意孤行,加上江败家子十几年的折腾,终于就完成了共产党从民心中的彻底拔除,拔的那样干净,连一点楂都不留,共产党终于成就了自己成为人人恨之入骨的东西——这就是胡锦涛的机遇,何况这地球绕着太阳一圈圈地转,差不多把共产党的遗老遗少也都打发去了黄泉,共产党内已经没有什么顽固强人,旧势力都成死灰,怎么也燃不起来了,再也形不成当年反胡跃邦、反赵紫阳的那种气侯。抓拿江贼民就如探囊取物,扫荡共产党就如摧枯拉朽——需要的只是胡仔的——肯攀蹬,宪政民主立马可定!

   大势也!什么力量能抗了大势呢?

   天公是真有意,可胡仔却无心。这么好的时机不是给咱跃邦老和紫阳老,竟落到这个不争气的胡锦涛手里。让人好心痛!若胡仔来完成这个中国人民求索了百年的任务,别的不说,只看共产党残暴腐朽倒行逆施所造成的这股普遍的逆反心理所形成的势能,也足让大局帆遇顺风,稳如泰山!可在他空喊共产党官逼民反的雷声里就这么白白送掉了这个机遇。

   万州事件就是对胡锦涛的棒喝:给你机会你不接,那就别怪老天不怜你啦。

   无论什么事情,特别是历史的进程,都不仅有一个方向,也还有一个火侯,有一个气数。急不得,躲不得。不到了那个气数,任你怎么推,历史的大轮子也还是照它自己的速度往前滚,揠苗也助不了事变的发生;可一旦到了那个气数,什么力量也都是挡不住的,万州事件、榆林抗暴、杭大骚动……不用谋它就合在这个节骨眼上。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社会到了爆发大事变的气数,说明亡共产党是气数!天下乱蜀为先,蜀人已经放出了风标,吹响了螺号!

   光明的太道胡锦涛不走,他非要和历史对着干,谁又有什么招儿来救他?晚矣!

   万州事件宣布:共产党气数己尽!

   可胡锦涛和他的罗娄们还在那里家蒙盖盖压人欺人呢:中共官方媒体的是尽力掩饰:一个事态或一股思潮的本质是事态所内在的的要素,撒谎、欺骗是对着关心它的那些观众、听众,欺骗能骗了观众还能骗了事实本身吗?十五年来,共产党拿大捧对国民,拿欺骗对国际,每每都总是对付过关,心里窃喜:机关总是算尽。可事实上呢?他们把矛盾压下去,骗过去,其实都不是疏导了,解决了,而是往后推,他们哪里知道这时矛盾只是暂时不表现,不敢表现,但只要是矛盾,就是一种关系质,就不是不敢表现能对之有效的,当不敢表现的矛盾被积累到全社会全都是矛盾的时侯,也就没有个敢不敢了,不敢也得敢!要是上游不下水,你拿一百只桶一万只桶来打水能发了洪?上游的水下来了,蝼蚁之穴也可以成浩淼之势。江泽民十五年的镇压、欺骗、作秀……每每成功的背后就是把矛盾留给胡锦涛时代,景积起一个总爆发!

   “三个代表”的伟大之处就是送给胡锦涛一个共产党必亡的气数!

   万州事件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取得的伟大胜利的终段成果。

   它预示了共产党在全中国贯彻“三个代表”、“稳定压倒一切”所取得的一连串伟太胜利的最后检阅:自燃的时代已经在我们脚下。

   这个玄机就是——

   没有出跆就是出路!

   让找们勇敢地走进自燃自爆的2005。

   让我们数起共产党崩溃的倒计时丧钟!

新世纪 (10/22/2004 3: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