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孙丰文集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也谈万州“暴乱”的本质

孙丰

   一扁担抡出几万人的“突发性大规模群体事件”,这该让那些苛责“丑陋的中国人”的朋友们有所觉悟,中国人并不丑陋,也不麻木,更不是不可药救!是共产主义丑陋,共产主义逼着同胞麻木,不可药救的是共产主义。

   “六四屠杀”十五年还多,中国的民主进程不仅不见前进,社会更加黑暗:分配不公所引发的矛盾更加尖锐,更加公开化,已陷国家于严重对峙;封锁言论一日甚于一日;对民众卫权的镇压也一天重过一天;连上访都有了“越级”,有了“非法”,留给百姓的空间还有哪样不算违法呢?政府不去疏导,而是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堵截,捕抓,毒打,甚至暗杀……本就缺少安全的社会就到了祸藏四面,灾出八方的地步;社会已全面地失去秩序……中华民族陷在前所未有的困境中。这是事实,是非常确实的事实,这事实就使许多好心人恢心丧气,对民主前景失望,对社会和民族前途不抱乐观……常常抱怨、牢骚,说什么:中国人只会逆来顺受,麻木不仁,没有抗争精神,不可救药的民族……云云。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发问——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我可以告诉你:中国的出路就在没有出路处!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

   出路就在人民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时侯和脚无处可迈的当口!

   中国社会的出路就在各种探寻的尝试都被掐断、被堵死的绝境里!社会的绝境也就是社会的转机!

   置于死地而后生!这道理千真万确。

   因为共党把国家推上了绝境,一点余地都没有,人民连上访的“自由”都被剥夺,再怎么办?上天?无梯,入地?无门,东西南北中却没有百姓的立足之地,真正的绝处!在绝处了也就必是逢生!出路也就已在脚下了,这条出路就叫——因陷死地“而后生”!砸碎共产镣铐!而后有生!

   发生在重庆万州的“暴乱”,发生在山西榆林的抗暴就是中国的出路:它为人民指出了出路!它是人民的出路!民族的出路!国家的出路!这条出路指出的是我们得相信自己,依靠自己,不是去恳求共产党恩赐给我们一条出路,而是由我们用自己的热血去筑就一条出路。

   社会的无路可走处正是灯火阑珊!

   一个宪政的中华,民主的中华,自由的中华就被共产党的专制、残暴、野蛮所孕育,万州事件、榆林抗暴就是共产党酿出的埋葬共产党的必然之果。从万州事件中我们听到了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啼哭当然不若美妙的乐声,但是,它却预示了新生命的呱呱坠地!

   其实,万州事件的具体细节是怎么一回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回答:这一事件发生在什么社会态势下?

   国民已陷在退无处退,躲无处躲的死地,除了求生,没有他路!

   万州事件的本质是什么呢?那是从2002年上半年胡锦就不断重复着的:

   共产党官逼民反!

   他上台之后的两年多里又一二再地讲这句话。他的话与万州事件所表现出的要求,与这一事态的指向简直是天作之合!可以说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就是做为统治力量的共产党对人民的压迫太深重、太惨忍,它把人民逼到了死地。对这一判断,在共产党的最高头目中除了李鹏、李岚清没讲,其他人都一二再再二三地发出“官逼民反”,“到处是陈胜吴广”的警告——可见:在对中国社会根本矛盾的认识上共产党与人民是未达就共识的,甚至与世界的评论也是不谋而合的。

   那我就要问胡锦涛,既然“共产党官逼”是因,而“民反”是不可避党的果,可你们要避免“民反”这个果,为什么不去找原因,不去克服原因,却总要拿人民来开刀呢?他胡锦既然已说是“共产党官逼农民上梁山,去造共产党的反”,他为什么不趁雪夜投来咱山寨举起那“替天行道”的杏黄大旗呢?他为什么不参加到俺水泊中来坐上公明哥哥那把交椅去杀高俅、童贯那斯呢?他为什么死要护着那些高俅、高衙内、蒋门神呢?

   他能把问题判对了,为什么不能把问题做对了?我对胡温新政的基本概括就是:对中国社会的矛盾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在解决这些矛盾的战略上,却是取了与判断背道而驰的路线。胡锦涛口口声声要抓住“机遇”,可就是他把机遇白白地放过了。共产党这五十多年来,胡锦涛所碰上的是最好的机遇:邓小平对毛泽东路线的改造,胡赵二公一番挣扎,使国家有过十年的起色,矛盾获得一定缓和,谁知又被这邓小平自己的一意孤行,加上江败家子十几年的折腾,终于就完成了共产党从民心中的彻底拔除,拔的那样干净,连一点楂都不留,共产党终于成就了自己成为人人恨之入骨的东西——这就是胡锦涛的机遇,何况这地球绕着太阳一圈圈地转,差不多把共产党的遗老遗少也都打发去了黄泉,共产党内已经没有什么顽固强人,旧势力都成死灰,怎么也燃不起来了,再也形不成当年反胡跃邦、反赵紫阳的那种气侯。抓拿江贼民就如探囊取物,扫荡共产党就如摧枯拉朽——需要的只是胡仔的——肯攀蹬,宪政民主立马可定!

   大势也!什么力量能抗了大势呢?

   天公是真有意,可胡仔却无心。这么好的时机不是给咱跃邦老和紫阳老,竟落到这个不争气的胡锦涛手里。让人好心痛!若胡仔来完成这个中国人民求索了百年的任务,别的不说,只看共产党残暴腐朽倒行逆施所造成的这股普遍的逆反心理所形成的势能,也足让大局帆遇顺风,稳如泰山!可在他空喊共产党官逼民反的雷声里就这么白白送掉了这个机遇。

   万州事件就是对胡锦涛的棒喝:给你机会你不接,那就别怪老天不怜你啦。

   无论什么事情,特别是历史的进程,都不仅有一个方向,也还有一个火侯,有一个气数。急不得,躲不得。不到了那个气数,任你怎么推,历史的大轮子也还是照它自己的速度往前滚,揠苗也助不了事变的发生;可一旦到了那个气数,什么力量也都是挡不住的,万州事件、榆林抗暴、杭大骚动……不用谋它就合在这个节骨眼上。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社会到了爆发大事变的气数,说明亡共产党是气数!天下乱蜀为先,蜀人已经放出了风标,吹响了螺号!

   光明的太道胡锦涛不走,他非要和历史对着干,谁又有什么招儿来救他?晚矣!

   万州事件宣布:共产党气数己尽!

   可胡锦涛和他的罗娄们还在那里家蒙盖盖压人欺人呢:中共官方媒体的是尽力掩饰:一个事态或一股思潮的本质是事态所内在的的要素,撒谎、欺骗是对着关心它的那些观众、听众,欺骗能骗了观众还能骗了事实本身吗?十五年来,共产党拿大捧对国民,拿欺骗对国际,每每都总是对付过关,心里窃喜:机关总是算尽。可事实上呢?他们把矛盾压下去,骗过去,其实都不是疏导了,解决了,而是往后推,他们哪里知道这时矛盾只是暂时不表现,不敢表现,但只要是矛盾,就是一种关系质,就不是不敢表现能对之有效的,当不敢表现的矛盾被积累到全社会全都是矛盾的时侯,也就没有个敢不敢了,不敢也得敢!要是上游不下水,你拿一百只桶一万只桶来打水能发了洪?上游的水下来了,蝼蚁之穴也可以成浩淼之势。江泽民十五年的镇压、欺骗、作秀……每每成功的背后就是把矛盾留给胡锦涛时代,景积起一个总爆发!

   “三个代表”的伟大之处就是送给胡锦涛一个共产党必亡的气数!

   万州事件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取得的伟大胜利的终段成果。

   它预示了共产党在全中国贯彻“三个代表”、“稳定压倒一切”所取得的一连串伟太胜利的最后检阅:自燃的时代已经在我们脚下。

   这个玄机就是——

   没有出跆就是出路!

   让找们勇敢地走进自燃自爆的2005。

   让我们数起共产党崩溃的倒计时丧钟!

新世纪 (10/22/2004 3: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