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孙丰文集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孙丰

   说明:本文算不上是正式的理性批判,只能算成反驳或辩论,我们只用胡锦涛这句话里已含的一些思想要素反还胡锦涛,用他的道来剌他的道。我本想将这一节做成一个系统批判的前言,但想了想这不是人类理性意义上的求证,还是将他割出来权凑热闹吧。但本文也决不是闹笑,实际上胡锦涛的话里真暗藏着许多自设的陷阱,难以自圆。这不是胡锦涛一个人言谈里的毛病,这些矛盾私人身上无所谓毛病,它不具指导意义,胡锦涛的话对全民族具有限制,在他这里是厘毫之差,不一定在那个环节就要谬之千里了。

   写这篇文章还含也有这样一种用心:凡为文者,都应尽力考证,让自已的思想能立住,我们阵营内有不少名望人物的话是立不住的,果真做了指导思想,那是孕育困难的。我们批判共产党是因为它有罪恶,它造成了我们民族空前的浩劫,我们要走出危机,要重建秩序,就不只要看他们做了多少坏事、罪恶,还要缕出这些坏事、罪恶的来垄。做为世界事实共产党里的人与我们是绝对无差别的,只有捋清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人的理性应用才能犯共产党那样的错误,这才是理性批判的目的。斗争只是对着对象的,批判却必然地包合自身,所以对共产党的批判也应成为对我们文化的洗涤,我们的做为机能的意识是个什么东西,怎样构造,怎样发生作用其实都储藏在我们的文化里,语言里,只要对我们的话做认真的清理,都能顺藤摸到致错误的根源,清楚出致错的机理。

   这一点对于我们反对派也是一样,因而批判共产主义也同时是对我们自我理性的清理和提高,汇综成民族理性的澄明。

   在网上为文不是光图痛快,要把学和养看的比为文更重要,知之才是行端的保证。要不理性批判也就丧失了价值。我希望借本文说清:像胡锦涛这么高位,随众如云,其言所含的矛盾还比比皆时,我们阵营是不是也该有这个觉悟呢?只反共产党是不够的,要在批判共产党的同时完成自我理性的批判——努力,对谁来说都不叫别人讨厌。

   以下是对胡锦涛的言说的反驳——

   那胡锦涛能冲着“走不通”来讲“走不通”吗?那么,只有人家“正在走”才能做为外在事件剌激胡锦涛,而且只有他不想让人走才能引起他这番话的。还胡尽掏果然是在“胡掏”了。他自己没有去想,他的智囊秘书们也该提他想想:假如那里不是路,没有路,还用担心人家硬去走吗?没这样的事。在不是路的地方你还用得着立个“此路不通”的标牌吗?----没有人会大睁两眼把脚往悬崖下迈,也没人会拿脑袋硬往石壁上撞!胡锦涛这话是活脱脱的此地无银:他就不能想想:警钟总得对着人之可以上当才敲,风平浪静你报的啥警呢?至少得有一个“当”可供人们去“上”,连“当”都没有你提的啥子“醒”呢?诗是写给懂诗文的人看;话是说给有耳、能听,听了能解的人,你对着聋子念的啥经文,你的眉目对着白痴传的啥情?

   总至,人是对着“所”担心的问题才能发出提醒,对着可能性才设预防的。

   共产党是出于“这条路不让走”,而不是对着“这里无路”才“此路不通”的。

   实际上不是客观的此路通不通的问题,而是主观上早就要决心禁止的问题。所以说胡锦涛这句话在共产党那帮人心里,在毛泽东、在邓小平、江泽民心里,在胡锦涛心里的原有之意是:中国这块地方是我们说了算,是我的天下,是老子的势力范围,孬管西方政治制度咋个好法,我就是不能让你学,不能让你走!你们就趁早死了那份心罢!

   胡锦涛忘了的是,他在清华大学做的是政治辅导员,不是教员,教学需要认识论,而辅导员自身需要的是“宣誓”论,政治辅导员是围绕着党的意识形态,追随党的意识形态,不是对着党的意识形态来做真假求证,不是来对它的可靠性做推演的。所以咱的元首这大把年纪还只知道顺着意志走,而不知道怎么调度他脑子里那个求证能力,那个求证能力就被他浪废了。政治辅导员就是监督学生、诱导学生、向党报告人们离心动向的,按照党的意识形态做的是“教父”,传授的不是知识,而是用尺度来测量人与党的距离。胡锦涛不是教员,是共产主义教父。他的功夫只用在校正上,并不用在觉解上。我敢说那时侯的他肯定唱了:“……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社会主义社会一定胜利,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来到,一定来到……”;那时侯他一定也说了:“社会主义有一大二公的优越性;社会主义公有制是我们的命根子,私有经济一旦复了僻,就要再吃二遍若,再遭二茬罪;坚决以生命和鲜血来捍卫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度……”

   当他们的总设计师烧了他们的“一大而公”的命根子才时,他没有照誓去死,也没喊正在吃二遍苦,遭二茬罪。他胡锦涛是否问问他自己:毛泽东时代那些雷打不动被邓小平一脚踢太平洋去了,天也没塌,地也没陷……这“不能动摇”做啥解释呢?那他就又是稀里糊途的跟着喊“改革开放、与时俱进……”了。他咋就不能回回忆:他当年不是也跟着说“走不通”吗?可事实上却走通了。

   他今天又说“西方政治制度在中国走不通”还不是与当年一个调一道辙吗?他就不能问问自已:当年咬着牙说“走不通”结果却走通了,这里就没有点什么规律可循,没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供接受?自己当年说的那个“走不通”,是真正的理解呢,还是跟着瞎嚷嚷?是从心理里涌出的实活呢,还是叫社会逼出的假话?是自愿自觉的呢,还是不负责任的人云亦云?

   今天的胡锦涛又说走不通,难道就不能想想与当年的相似乃尔?当年他可以人云亦云,因为他不必对自己的谎言负什么责任——天由毛泽东周恩来们顶着,可今天呢?这天得由他胡锦涛自己顶——今天,责任就摆在那里,你主观上想担还是想躲都得担,他再用那份人云亦云,跟着瞎嚷嚷的态度,因谎言而含的风险责任却并不再有毛泽东来担,而是他胡锦涛自己。

   所以我孙丰能对胡锦涛的告诚是:他撒的谎最终得落得对他的清算。责任不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自欺欺人的后果是要落自己头顶上。

   胡锦涛说:“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国行不通。”这是句反话——因为这话是共产党的战略对策,“对策”是冲着眼看要发生的事,又不甘心让它发生才想出来的,要不咋叫对策呢?所以胡锦涛的这句话证明——

   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国是走得通的!

   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在人类中是走得同的,只在人类外才走不通。

   这句话就表示在胡锦涛心理头已先心悦诚服地承认西方政治制度在中国是走得通的,所以他才产生出要防备它的动机!

   要不他咋不说“非洲的政治制度模式在中国是走不通的?”

   他咋不说“拉丁美洲的政治制度的模式在中国是走不通的?”

   我给你说啊胡锦涛:你以前可以撤谎塞责,现在不行,骗来骗去是骗自已,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样收拾你,谁叫你撤谎来?你再撒下去——

   中国就是恐怖主义的深渊。

新世纪 (10/8/2004 1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