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孙丰文集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孙丰

   胡锦涛,前方悬崖!——

   就拘捕赵岩一事剖析胡锦涛——昏庸迂腐!

   我们写文章,是为明道理,在这一点上如今这个互联网,其实就相当于欧洲的理性批判时期,只要觉自己说的是个理就可以来这里一试身手,张三批李四,李四批王五……我们共同的理性就在这里经受了洗礼,情愿不情愿都处在互相的制约之中,谁都别指望在这里行骗有成,唯有正义才是畅通的,想善不想善你都得善,只要你想在此立一家之言,你就得遵从人类的公德。所以,虽说所述为己见,所见又悬殊,可都指向同一个归宿,发自同一个泉源——善。任何人一入这个门就被决定了他只能围绕正义和公理来运用心智,自觉到不自觉到都难列其外。可以说民运队伍的网络活动就是在为民族完成人本主义回归的艰苦求证,梳理我们的现实文化。伪者自被洗去,真者淘而不去,有谁感到这里的气氛秩序不适用吗?这里不安全吗?不公平吗?没有!这就是现代的、动态的、充满活力的秩序,这就是文明。

   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动态的时代,共产主义却还在追求静止稳定,社会要不危机才是怪事呢。

   如果我们的社会就处在互联网这种气氛背景上,北京城能有那么多“非正常访民”吗?没有!无论那个官爷量他也不敢冒这个天下之大不违,敢丧天害理到这等份上——只要你成了公众人物,就不敢脱开这份诚信,就得敬敬业业地服务社会。海外这个中文互联网就是当代汉语世界的文明的真正体现,就是中国的明天,就是中国的先“宪”起来的政,我们要争取的就是这个境界的政治制度。

   来互联网上立一家之言,成就的却是百家之鸣,来这里影响别人,也被别人所影响,这就是社会的活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活泼的批判精神。

   我们在这里挨求胡锦涛,责备胡锦涛,诅咒胡锦涛,为的什么?我们希望能影响他,把他从一个被意志的相当然牵着鼻子的歪道上拖回到对认识论的依靠上来,我们要中止他的救党路线,期待他放弃救党而专事救国。但这却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从胡锦涛亲自下令追查《纽约时报》报导江泽民辞职消息来源这个举动看,他怕是做不到只救民族而不抱残守缺救他那个臭党的,江泽民辞职算什么国家机密?泄与不泄都没有后果,胡锦涛“下令”纯是无事生非,得了便宜再向对手卖个怪,这叫没事找事,只为安慰那只老流氓,却拿一个人的身才能送这份干巴人情,胡锦涛唱这出无中生有的戏给谁听?让我模仿女杰一句话:

   胡锦涛造了这个泄密案是买了一张什么用处都没有的面子,丢了的却是解决社会矛盾这个里子!

   这事终于不能不让老匹夫我重复一句弹过的莽汉粗话:

   胡锦涛真乃庸才一个!胡锦涛不是个可教之子!

   他此举完全是不务正业的做作——是共产党是不可救药的僵尸的证明!

   因为:现实环境里根本不存在泄密这个问题,事实上冒不出这个发难,他不“亲自下令”,就根本不会发生这个纠缠,世界本无事,他搅出这个事来究竟价值在何处?对孰人孰事有孰补?若真把他弄到网上来问问,的他真不知作何答。

   胡锦涛呀胡锦涛,你真要做范进第二吗?!

   在这种场合,但凡常人都取多一事不如少事,谁不望个太平,谁不厌烦事多事滥,哪有没事找事造事的理?

   就凭此举我们判了他:胡锦涛决不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那种人!

   他不只是没事找事,他是在给民族堵路!堵截中华进入批判的时代,进入文明,堵截对腐败的清扫,也是堵截他自己的路,他前脚喊“提高执政能力”,后脚就挖提高执政能力的墙角。好一个遇腐朽败的总书记!不务正业的国家元首,我们为什么要说他亲自下的这道令是腐败的最深刻的表现呢?因为腐败所指虽是行为,但腐败一词所揭露的却是心灵质量。

   本人对腐败的定义是:发生在同一力量内部的相反质量的运动。本质力量向其反面转化,且达到了丧失本己的程度。腐败是双重人格的表现与证明。

   双重人格:一重是人的自然人格,它就是只要“是”了人,就不能不服从自然“是”下去,服从自然是满足生命,实现生命;又一重是社会人格,在欧美没有社会人格的建立——国家不向国民提出意识形态,所以国民只一有个自然人格:公民爱干啥就干啥,爱说啥就说啥,不必顾及社会。但这共产主义其自身就是个意识形态,如果公民不故意来捧它的场它就没了,所以它只有逼着人去远大理想,要人丧失自身,做政权的附庸----镙丝钉。我们在这里说的这个“同一力量”还是指人,在一个人心灵内潜处着两个人格,它们做为两个力量各有服从:人既“是”了人,谁还有什么办法不“是”下去吗?没有一个人能摆脱自然对他的支配——拒绝对生命需要的满足。

   就是雷锋也一样,只是他的自我满足方式是曲线的,是伪君子。

   不错,雷锋没洗钱,没贪污,没偷税走私,是那个时代没钱可洗,是他的身份地位还没这个方便,但不是他不想贪,不想洗——若用科学心理学表格来分析他的日记就能有效证明他一旦得势肯定是个贪官:他说假话(对待同志要有春天般的温暖,对待阶级敌人要像严霜一样无情),他知道什么叫阶级、什么叫敌人?别看他正天喊同志,他还真不知“同志”是个嘛意思——军营里又没阶级敌人,他向谁严霜去?他为什么把不懂的话喊的天响?答回是:向党靠拢嘛!靠拢干什么?求取党的信任呗!求了信任才能被委以责任,通过责任才能占有利益!谁不服可拿《雷锋日记》那些话去填任何心理测量表,最后你归纳一下看看,他不得出个贪婪个性才怪呢!雷锋做假事——却是正投资。雷锋的心灵是共产意识形态的形象塑造,是典型的人格分裂,他说的干的那些都是向社会向权势讨好,用社会人格来盗名来欺世,以掩藏着并求满足自然人格的贪欲。

   一个社会是否陷于腐败,虽然表现在官员们的劣行上,但腐败一词所揭露的却不是行为而是统御行为的心灵,腐败描还的是心灵质量。所以说——

   腐败就是社会理念的真假。

   共产主义做为社会的总理念,深刻地违背自然原理,可人做为自然界的事实想不服从自然就能不服从吗?没这个门。人既已“是”了人,就得服从着自然的命令让自己“是”下去,可社会原则与自然必然性相脱节,相违抗,人只好“两手抓,两手都硬”,用对社会倡导的符合来应付政权,应付权威,就像雷锋、林彪……但这样做所满足的却还是一己之私。

   这才是中国社会的内在危机,中国人性的内在分裂;

   是真正意义的腐败,腐败的源头。

   这么说吧:空政兰天幼儿园的五-六岁小朋友演唱“计划生育是国策”远比贾庆林、陈良宇、陈至立们贪污更深藏着人格分裂;中小学教师把学生们带到死刑宣判现场去“受教育”,远比现实黑社会更具危险、更颠覆文化。这才是腐败的泉源所在!胡锦涛没事找事调查泄露江泽民辞军委这个“亲自下令”正是腐在根底上的败!

   在客观上寻不出他这样做的必要,他却硬去做,这里迅就肯定有个主观意向在作怪:这个主观心理就是腐败!江泽民本来就是个无赖、流泯、恶棍、克格勃特务,所以他只是共产党这一腐败文化造出的一个后果,不是源头,相对来说周恩来那种伪君子的“伪”法,才更具有深层的作用。其实我们正着力谴责的官员们那些糜烂行为,统统都是现象层面的,是腐败文化酿成的果实,什么江泽民、贾庆林、黄菊、陈良宇、陈至立都是腐败之果,在他们被造成之后才又具有源头性,起到推动腐败的作用。

   腐败从本质上说来是文化具有的一种功能。

   因为文化是人类存在不能避免的后果,它当然就是人类性质最本质的反映。

   但反映毕竟是反映,就比事实简接了一层,反映就并不直接“是”它所反映的对象之本身,所以反映可能与实际相符,也可能不相符。这一点对于个人,即使不相符其影响也只是该个人自身——像当代的宗教,个人愿在自已心灵深处侍奉永不能谋面的神,并不能影响我们不信人的生活。但在政权把宗教变成全社会必须服从的原则的时代,却是非腐败不可的,有薄丘伽的《十日谈》为证。从根本上说来江泽民、陈至立……之流还是些处在“使由之”水平而没有“知之”境界的混混,把这样一些人渣败类推到国家政权地位,非需要一种反人性的文化为根据不可,不服,把那个陈至立碾成肉粉问问他,她能负起颠覆文化,瓦解伦理的责任吗?她连自己干了些什么都捋不清,又焉能理解什么叫负起责任?!

   世界本无事,这共产党的总书记却非要造个事,世界平静了他们心里过不了意,别人的日子过得不担惊不受怕他们心里就找不着平衡。照咱们常人心理,别人遇到不幸时咱想法摭摭掩掩捂捂盖盖还唯恐不及呢,哪有没事找事的道理?

   我说,那些恭候戈尔巴乔夫大驾的朋友们!趁早向自己猛喊一声:胡哥哥不是哥哥,胡范进嘛还贴点谱儿!他连只鸟都不是好的!

   人家胡耀邦也是人,也当总书记,可人家心里头就怕出事,有了事千方百计地去按抚,去捂去盖,就总抱个灭火机好扑彭真、胡乔木、邓力群们煽的火,他总寻着空子把邓小平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老邓反自由化,他拖着磨着软顶;邓小平要整人,胡耀邦就背后里的保,叫那屠夫屠不成——白华就是例子;邓小平要抓魏京生胡耀邦虽没了辙,却还有牢骚呢!老邓、彭真叫他去镇压学潮,他宁可扔了那鸟乌纱帽。

   还有后来的赵紫阳,八十四的老干干骨柴了可就是能死死地咬着“不后悔,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松口,他还直蹬蹬地对你说:“迟早将全面民主化,如其被迫改革,不如因应潮流主动求变”。这两个总书记就怕政权心太狠太黑,能不抓就不抓,能保一个就保一个,就不愿看人受苦受罪。

   胡锦涛倒好,风平浪静的日子不爱过,非闹个事弄个妖。你何苦来呢?!

   以上的分析要给出的是:这胡锦涛那个脑袋,已经不是真人的,那是个政治辅导员的,这个人是犯不下江泽民那些罪恶,但他绝对不会开一代新风。

   要知江泽民这个人触犯众怒,成众矢之的,每有会议他的下台都成全民关注焦点,对他的态度已成善、恶,邪、正的分水岭,试金石,事实上这里蕴集的正是那兴旺百废的动力,是一个民族自强不息的那种种性,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所求所盼的坚无不摧的力量。这胡锦涛,真乃不教之子,他竟然视可与南斗平的民心民意于不顾,他怎么好对着我们全民族的觉醒来一瓢冷水呢?他这个“亲自下令”,就像冰雹一样浇向了人们向善向正的热望,他告诉人们:你想善吗,那得以你的人身为代价的!从而就迫使国民放弃正义,去唯利是图。事实上胡锦涛此举是在堵截民族和平转型的机会,也是堵绝共产党人回归普世价值的机会,他把矛盾推向激化,迫使社会走爆炸式解决的道路。胡锦涛此举有把中国举国推下恐怖主义深渊的危险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