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孙丰文集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为什么要打倒共产党?之四

共产政权罪恶滔天(下)

孙丰

   发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两个残酷事例:

   将士们,朋友们:

   文化大革命的死伤是两个高潮:残酷的屠杀高潮发生在66年夏,由毛泽东对宋彬彬讲“要武嘛!”所引发,这不是造反派,而主要是共产党官员们的子弟所为,他们用“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血统论做主导,以“破四旧,立四新”为号召,把屠杀推到全国;当时全国到处写着“对一切阶级敌人实行铁的手腕!”、“实行红色恐怖!”、“红色恐怖万岁!”

   另一高潮是派性武斗,那是67年夺权以后的事。

   第一个屠杀期的受害对象全是老百姓,主要是历次运动中遭受迫害的人:地、富、反、坏、右;后来又加上资产阶级分子,各种漏网分子。以北京最为惨烈,成批地屠杀就发生在毛泽东、周恩来和共产党官员们的眼皮底下:

A、北京大兴屠杀

   毛讲了“要武”之后,就兴起了“红色恐怖”的高潮,大兴县于8月26日传达谢富治的公安讲话。从8月27日至9月1日一周内有十三个公社,四十八个大队,杀死325人。大兴杀人的起因就是对疯狂的城市红卫兵运动的羡慕,向往、摸仿:

   市区的官方红卫兵出来破四旧,发展到打老师、剃阴阳头、抄家、揪黑五类,到处抓人折磨,毒打。一群红卫兵往一个女人脸上浇浓硷水;沙滩街一群红卫兵用皮带铁练抽打一个地主老太太,后来不解气,干脆用开水往脖子里浇,把肉都烫熟了,折磨折死。8月25日,崇文区红卫兵折腾一个姓李的房主,他忍无可忍,拿菜刀怒吼,吓跑了红卫兵,谁知被周恩来说成资本家搞阶级报复,持刀杀人……判死刑。正是市区的疯狂运动剌激了大兴的一些流氓农民,他们按奈不住跃跃欲试。仅8月31日一天大辛庄公社的黎明、中心、昕庄、红升四个大队就杀106人;最老的80岁,最小的38天,黎明大队杀60,中心、昕庄各20,红升才杀两人就被制止。以黎明大队最惨,是高德兴、胡德福二人指挥,他们现在还活着。他们先把黑五类杀掉,再杀无力反抗的老人,最后是不懂事的孩子,婴儿扯腿劈两半,活活摔死、扔苇塘,没死的孩子爬出来,用铁锹砍下去,把妇女脱光衣服……

   调查者遇罗文在牢里碰到一个这次杀人运动的“屠户”,他竟拿杀人来慢慢享受,不让被害人立即死掉,而是折磨好几天。这样的罪犯竟被释放了……

B、湖南道县屠杀

   1967年夏,两三个月内道县38个公社的480个大队屠杀了四千五百多名黑五类及其亲属。事件源于派斗,与掌权派密切的“红联”,指责造反派抢枪而退到农村,制造地富反坏翻天,反攻倒算舆论,揪斗捆绑并有预谋的屠杀。后来这种野蛮行径向相邻的十个县扩散,中共派出军队进驻血流成河的道县及零陵地区,才制止了这场造成一万多人死亡的大屠杀。

   制造这次屠杀的是道县武装部政委刘世斌,县委副书记熊炳恩,他们用“抓革命促生产”小组名义召开“紧急会议”布置这次屠杀。各区的“抓革命促生产”小组都控制在武装干部手里,所以很容易被推动。本书的调查者共发现如下一些杀人的方法:

   (1)枪杀(步枪、借枪、鸟统、三眼炮);

   (2)刀杀(马刀、大刀、紫刀、梭标);

   (3)放排(就是绑石头扔到潭或河里);

   (4)坐土飞机(绑炸药炸死);

   (5)丢岩洞(辅以刀砍);

   (6)活埋(埋进废窖洞);

   (7)活活打死(棍棒、锄头、铁耙、扁担);

   (8)勒死、吊死;

   (9)用火烧死、熏死;

   (10)对未成年孩子摔死。

   军队、公安都参入了武斗,指挥;刘世斌是军队团级、熊炳恩是县级,这县团级官吏竟如野兽一样惨忍。杀人的过程太恐怖,无法抄录,至今我也没真敢仔细读这些材料。

   道县全县屠杀4293人,逼迫自杀326人。

   道县影响的结果,零陵地区十个县共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致伤致残2146人。其中“黑五类”分子3576人,子女4057人,贫下中农1049人,其他411人。年令最长者78岁,最小的10天。

   农民们自行成立“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任意滥杀。共产党于1984年才成立“处理文革杀人遗留问题工作组”,由1400人组成。但材料列入保密。

C、野蛮的广西吃人惨案

   将士们,朋友们:

   请你们知道一个叫郑义的男人,一个叫赵晓明的女人,他们刚出监狱还在逃亡中冒着有生命危险,秘密完成广西宾阳大屠杀的调查,为我们在将来重建国家重塑伦理保留了一份证据。这是他们冒险在南宁撞开自治区政法委的大门,碰上一位正派的王副书记,才帮他们完成了这一调查。自治区“处理遗留问题办么室”的官方调查档案中记载有九万多人,有许多漏掉的。郑义夫妇还从这位副书记手里拿了盖有政法委公章的介绍信,企望调查能顺利展开,但还是到处吃闭门羹。不过郑义夫妇还是成功地完成了许多案例的调查。

   广西大屠杀发端于一位副师长,他当时是是县革委会主任,觉得派斗杀人太小儿科,不过瘾,就组织各公社武装部长在县城赶墟召开一次“现场杀人大会”,一次拖上数十人颈上挂“地、富、反、坏、右”各种标签,开会宣布:“XXX,剥削劳动人民;XXX,右派,恶毒攻击社会主义;XXX,现行反革命,破坏文化大革命……”,然后高声喊:“大家说怎么办?”台下一齐喊:“杀!”,便一涌而上把他们砸死了。

   会后为了使各公社展开杀人,这位副师长坐镇县革委,督促各公社迅速掀起杀人高潮,他的电话会不要案件情节,只要杀人数字。哪个公社杀的少,他就批评人家“阶级斗争的盖子没揭开!”,那个公社杀的多就提出表扬。滨阳县在二十天里便屠杀三千多人。这位副师长也深知杀人是什么后果,一手布置制止,一手告诉手下:“现在杀还可以,到时就不能杀了!”——实际是催促快杀。

   作者采访了全区杀人第一的上林,县城的电杆上全挂人头,他们采访了把一个人活活剖腹挖肝吃的案子,那个人提着刚刚挖出来的人肝往家里走,碰上一人,那人问:“他(被杀者)同意你吃他的肝了吗”?提肝者:“没有问他”。那人说:“不行,人家不答应,你吃也没用”。这家伙把肝随手一丢,又回去抓一个人来,百般折磨,逼他同意答应。他剖活人的腹,掏人家的肝,太烫,就很悠闲地去水塘舀瓢凉水泼进去……有理性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难以想像。钟山县竟鼓励闺女们去杀人,杀几个人就称呼“几姐”以示荣光,一个县革委副主任竟专割男人的阴颈来吃……以求滋补,这个女人在九十年代竟还在县政府里,这是一个什么国度呢?这县里的小姑娘们叫三姐、四姐的很多,还有叫九姐十姐的。这哪里还有文明可谈?作者还去采访了还活着的专吃人肉的贫下中农老人。那情节……我不能在这里抄录,惨忍到不堪入目。

   将士们,朋友们:

   回忆和揭露文革的书非常多,我想你们肯定都读了不少。可是你们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湖南道县大屠杀和广西的吃人暴行,我没有勇气把这两份材料仔佃读完,也无法把些事例一一抄下介绍给你们,我相信这是正常的人所看不下去的。

   只从中共在文件,报利上公开承认的事,也足以让人怒发冲冠:一个遇罗克,一个张志新,究竟何罪之有?遇罗克不过是对血统论作了批判,那个用血统论来杀了许多人,并且慢慢折腾着一边取乐一边杀,还包括强奸的凶犯,能够在押了一段时间后就获得释放,而批判暴行的遇罗克,这么个中学生却被判处死刑,这哪里叫社会,这是虎穴狼窝,哪有天日啊!

   我们又怎么能设想警察们竟把张志新先行强奸,再割断喉管,再去开审判大会!披着一张人皮,他们怎能什自己的同类下得去如此狠手?!张志新的事情被揭露出来已使世界震惊,那里能想到辽宁省判决死刑一向就这么干,他们割断几十个人的喉管!关外的人野,可谁能想到那温温而雅的上海也是这么干的,也有几十个人被割断喉管而后处死。上海不只一个王申酉,七九年安徵作家陈登科去复旦大学采访,发现墙报上一篇写得让人无法忍受的文章,题目叫《眼晴》,叙述一个青年因改编《沙家滨》让指导员与卫生员恋上了爱,结果被判了死刑,本来己放出来了,后又抓回去的。为什么要判他死刑呢?因他的眼晴特别好,与某位高官血型(还有其他方面的构造)相近,那位高官眼瞎了一只,看上了他的眼,为了把他的眼晴按到自己眼上,构陷成案决定把他枪毙。

   这篇文章我早就看了,觉得很荒诞,没往心里记。陈登科也觉太离奇,想叫那位作者改一改,谁知这是千真万确,最后那作者连刑事判决书都举了出来。我们的大上海呀,它在共产党的羽翼下竟是这般的荒淫野蛮!那个割别人眼睛的人因手术也死了。

   让我来讲讲我们院里的事:有天夜里,轰轰隆隆地来了很多红卫兵,衔道干部,就把我上边提到的那一家逃亡地主给抓起来了,那个我妈让我喊她于奶奶的老太太,是逃亡地主婆,四七年被民兵用镐头、二齿勾活活砍死的就是她的丈夫和长子,那被用成捆的香火把奶头烧烂了的少女就是她的女儿(后来她作主把女儿嫁给微山湖一个农村干部,再没被斗过)。

   红卫兵就命令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地主婆站到窄窄的小长杌上去接受斗争,她个三寸金莲,别说上小杌,站平地上也颤颤抖抖,牢靠不起来,非得不断地挪步不行。老地主婆的孙子就跑边上想扶她,被红卫兵挡了回去,结果一撒手老地主婆就摔下来,不过老地主婆她孙子早有淮备手疾眼快,,两手一张就把他奶奶接住了,要不,不摔死才怪呢。红卫兵就打那老地主婆,我听地主婆她小儿就挨求:“小妹妹,小妹妹,你们打她应该,谁叫她是地主婆呢!要不,你们快打找吧,打她打我都一样……”,就听些男男女女的小孩子扯着稚嫩的嗓子喊:“你意为你还是好东西?你是地主的狗崽子兼资本家,打你怎么的……就打你!……”窗缝门眼里就躜进那老地主婆的惨叫声混杂着红卫兵们的“你不打它就不倒”“打倒地主兼资本家……”的口号声,直逼人心,让你不寒而栗。

   这家人肯定是逃亡地主,这我信,可他们是什么样的资本家呢?我们就来看看:我关窗堵门想把声音堵到外边,可红卫兵非来砸门叫去参加斗争会,我妈那胆眼看一咳就要吐出来了,我就穿了军装(那时刚复员)站到门口堵着他们。听着院里鬼哭狼嚎混和着愤怒的讨伐,那个实际的场面我并没见到。这是十几个中学生对着七八十岁的小脚老太婆,也真下得去手。到天炔亮时又有人敲门,我掀开帘子一看,是老地主婆她小儿,我平日喊他于叔,来要药片、药膏,要麻袋、绳子……说马上就遣送他们回农村向贫下中农恕罪去……脸是紫一块青一块但不严重。那贫下中农在四七年就把他爹和大哥活活打死了,还再怎么个恕罪法?我要到了阴糟非找毛泽东问问:就算地主们剥削吧,难道就像贫下中农、红卫兵小将们斗他们这样剥削法?我母亲是家庭妇女,吓破了胆,到汽车把地主家拉走了她才敢说“老于家是好人,这是哪辈子伤了天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