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孙丰文集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为什么要打倒共产党?之三

孙丰

共产党的在野史

3、中共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都干了些什么?

   在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共产党能拿来吹嘘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林彪的平型关战斗;二是彭德怀的百团大战。这两次参战都是将领在外擅自违背中央战略的,受到毛泽东的批评。直到1959年的庐山会议,毛泽东还清算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向敌人暴露了中共的实力的旧账。

   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民国政府可谓忍辱负重,欲血奋战,发动了22次会战,1117次战役,28031次战斗。牺牲了三百多万军人,二百多命将领为国捐躯。共产党呢?一位将领都没死,毛泽东选集上找不到抗日战争的命令、电报,何哉?假抗战真扩张,真捣乱,为东山再起在养精畜锐,它不参战哪来的战斗记录?

   被共产党据为己有的“平型关大捷”其实也是由国军组织的一次大战斗,主要战场都由国军担负,林彪的115师不过是躜了一个空子,袭击了阪垣师团的一个运输队,伤敌人数不超过900。须知:这还是林彪等连续五次抵制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不准作战的命令自做的主张。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不过是些偷袭式的破坏铁路、公路,属于防御性作战,在党史上称为游击战中的运动战,防御战中的进攻战。当时共产党认为战争处在“战略相持阶段”,主要是防御,彭德怀被指为违反中央总意图,超越防御限度的无组织违犯纪律的行为。

   共产党是从不知害羞的,请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它坚持抗战八年多,它改善了人民生活……”我们来看看毛泽东们在抗战中都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吧:1931年9月18日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开始,他们趁日军入侵,民国政府无力面面应付的机会,提出“武装保卫苏联”这种卖国主义的号召,来做武装割据的借口,在中国国土上建立“中华苏维埃国”——一种发国难财,献眉外国主子的嘴脸。陷民国政府正面外侵,背后受内扰的两难处境。这不是叛国又是什么?共产党是爱国还是卖国,用心险不险恶也就不彰自明。

   无论是处在上海的共产党中央,还是盘据江西的朱毛,他们的所谓“革命”其实都是个人对国家的垂涎,他们决不去问人民的死与活,更不管民族存亡。他们心里想的是如何夺取国家权力,暴乱叛国,杀人抢财,理所当然地应受到正义的追剿——上文已略有介绍。

   共产党的农民运动和内部残杀的惨忍——难道这样的一些土匪强盗还不应受到征伐吗?是他们的为恶,不得人心闹到难以立命,才不得不放弃贼窝踏上逃命路——长征是不折不扣的狼狈逃命,他们根本就不知西北还有刘志丹、徐海东一支队伍,哪里能挨“北上抗日”的边呢?

   只是在国际大背景发生重大变化,第三国际调整战略,在苏联的张浩于35年回国带来斯大林和国际的新战略指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给了走头无路眼看要全军复没的中共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才有了并玩弄“抗日”这个名义,拿抗日统一战线来当虎皮,以求摆脱灭亡,毛泽东将之名曰“抗战图存”。

   12月25日中共在瓦窖堡形成《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说:“……发动、团结与组织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只有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必须坚持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扩大和巩固红军根据地。”——中共自己的文献终于合盘托出——中共是假抗日,真图存。

   他们的眼所盯的不是抗日,而是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是扩充“根据地”。为的是东山再起,借“抗日”之名取得存在合法性,用抗日名义来拉拢派系地方势力分裂国家,分裂真正抗战的力量。

   毛泽东给闫锡山的信说:“先生若能和敝方联合一致,抗日反蒋,则蔽方同志甚愿与晋军立于共同战线,除此中国人民之共敌。”。毛泽东对它的党则说:“准备更多的抗日力量和更顺利的条件去反对日本和卖国贼蒋介石。——”蒋介石是日本走狗?是卖国贼?——这共产党是什么谎都敢撤,什么谣都敢造,从不需要拿出证据,且大颜不惭,脸不红,心不跳。

   当桂系不顾国难民意发动两广讨蒋战时,中共的文告竟说:“两广战争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民族战争的意义……在目前形势下抗日战争和反蒋战争是分不开的”。

   直到共产国际对他们下达明确命令,要在国民政府领导下结成抗日统一战线,36年8月12日才在《关于今后的战略方针》中提出——

   “我们的总方针是逼蒋抗日,抗日与反蒋并提的口号是错误的。”

   在十几天后,由潘汉年送至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说:“我们愿意与你们一道结成一个坚固的革命统一战线,如像1925-1927年第一次中国大革命是两党间结成反对民族压迫的伟大的统一战争一样。”

   请注意,这段话是毛泽东共产党对自己错误立场的承认,是他们有罪的坦露。证明他们以前所说全是造谣,所做全是破坏。

   9月1日向其党发出的内部文件才变成:“在放弃反蒋抗日的方针之后,党的方针是逼蒋抗日。”这岂不是说蒋统帅所领导的艰若卓绝的卫国战争是共产党逼迫出来的吗?是共产党“逼”的功劳吗?

   之后中共在华北开始发动学生运动,做“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鼓噪宣传,他们就这样假了抗日的名,达到图存的目的。共产党一边高喊抗日,拥护蒋委员长,一边愚弄志大才空的公子哥张学良,派人打入东北军内部,埋伏内线,监视东北军上层动向,瓦解东北军士气,一手灌张学良的迷单汤,一手发动学生责骂张学良软骨不战,使张大失面子,陷张于尴尬,不得已接受中共左右——(张学良死后,中共已承认张实际已加入中共,是没有公布的党员。)共产党哪里抗什么日,倒是积极离间国家军事力量,破坏政府的军事部署,分散了抗日力量,扩张了自己。37年3月,毛泽东率朱、刘、周、张……等共产党全体领袖向国民党五届五全提交《四项保证》,就更赤裸裸地刻画了他们的流氓小人嘴脸,请看:

   一、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须,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

   二、取消一切推翻国民政府的暴动政策及赤化运动,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三、取消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实行民权政治,以期全国政权之统一。

   四、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变红军为国民革命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负会统辖,并待命出发,担任抗日前线之职责。”

   而朱德则代表红军说:“红军没有任何地盘的野心,没有任何权力的欲望。他的职志是抗日救国……他愿意改变为国民革命军,服从中央政府的指挥,以使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无阻碍无隔阂地实现全国上下一致的对日抗战……红军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听从着中央政府的命令……无条地听从这个总指挥部的指挥……。”

   请不要忘了,中共自己的文件说的却是扩大根据地,掌握领导权。口说一套背后又一套。

   为了求得喘息,好在国民政府与敌寇斗争的间隙中坐大扩张,毛泽东尽阿谀奉迎之能事地称赞蒋介石:“全国军队包括红军在内拥护蒋介石先生的宣言,反对妥胁退让,实行坚决抗战……共产党人要同心同德,忠实执行自己的宣言,同时坚决拥护蒋介石先生的宣言。”

   做为共产党名义负责人的张闻天则说:“在目前抗日战争中,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已经处在了领导的地位,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我们应该向国民党同志声明,我们是竭诚地拥护现在的蒋先生的领导的,这是全中国人民自己的政府,也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中央政府。”

   38年10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对外说:“中华民族的当前紧接任务,诚心诚意地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拥护国共两党及一切抗日党派的亲密合作,反对一切分裂企图。保证决心不变,与国民党一起建设一个三民主义的新中国——中华民国。”

   38年9月29日他致信蒋介石说:“先生领导全民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我国民无不敬仰,敌虽凶顽,终必失败。”

   共产党的六中全会决议案则是:“中国共产党拥护三民主义,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的诚心诚意。”毛泽东还肉麻地说:“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三民主义为基础,不但为合作抗战的基础,也是合作建国的基础。”。可在同一次会议的对内文件说的却是:“有所不为(指暂时不再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命)而后有所为” ——是“为了更好的一跃而后退。”原来他的“抗日”并不是出于对日本鬼子野兽般侵略的愤怒,“抗日”只是为方便他夺取政权而取的一个“后退”,毛泽东要的只是皇帝宝座,目之所盯只是政权。所以他强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联合,又斗争”的革命的两手。“在统一战线中,是无产阶级领导呢,还是资产阶级的领导呢,是国民党吸引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吸引国民党,必须尖锐地提出谁领导谁的向题,必须坚决地反对投向主义。”

   这个期间主持华北局的刘少奇,也在36年11月的《火线》上发表《肃清立三践路线——关门主义和冒险主义与民族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说道:“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已成为我们党领导中国革命胜利之路的中心问题与关键问题;敌人营垒有可能与我们合作的成份或今天还不是我们的主要敌人者,建立暂时的联盟,去反对主要的敌人,是向那些愿意与我们同盟者作必要的让步……统一战线的提出是我党在策略上的最大转变……但并不是改变革命的性质和革命的任务。”“在统一战线中,共产党在政治上和组织应是独立的。同时一分钟也不能忘记最终目标,一分钟也不能放弃为无产阶级本身利益而斗争。”刘少奇的这些话也就勾勒出共产党抗日是假,争取喘息图存,寻找坐大扩张的时机是真。他们赤裸裸地说只是为无产阶级政权而做的“暂时的”让步,共产党对外讲抗战,讲民族统一战线,对内却讲革命,讲夺取全国政权,这不就是挖心战术吗?这毛泽东真可谓翻手复手的大师。——在毛泽东心里谁若真抗日谁就是投降国民党,就是右倾机会主义。他就指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危险,在于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中,牺牲党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把无产阶的为了反对共同的敌人与其他阶级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曲解,使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成为资产阶级的尾巴。”

   他却又要求他的党徒们:“我们一定不要破裂统一战线,但又决不可自己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因此不要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

   可见毛泽东心里的敌人是国民政府,是领导抗日的蒋介石,并不是日本帝国主义。毛泽东心里是欢迎日本侵略的,他最清楚是皇军救了他的命,所以他对访华的田中角荣说“皇军有功”。他甚至放肆地喊“要大大地喊一声皇军万岁!”,日本侵华杀了多少同胞,令人发指的“7.31部队”,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这些在毛泽东战略棋盘上都是无足轻重的小莱,不足以引起他的愤恨,因这些伤了的不是他毛泽东共产党的毫毛,只要日本人多杀国民政府军,就是共产党的救命恩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