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孙丰文集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为什么要打倒共产党?之三

孙丰

共产党的在野史

3、中共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都干了些什么?

   在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共产党能拿来吹嘘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林彪的平型关战斗;二是彭德怀的百团大战。这两次参战都是将领在外擅自违背中央战略的,受到毛泽东的批评。直到1959年的庐山会议,毛泽东还清算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向敌人暴露了中共的实力的旧账。

   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民国政府可谓忍辱负重,欲血奋战,发动了22次会战,1117次战役,28031次战斗。牺牲了三百多万军人,二百多命将领为国捐躯。共产党呢?一位将领都没死,毛泽东选集上找不到抗日战争的命令、电报,何哉?假抗战真扩张,真捣乱,为东山再起在养精畜锐,它不参战哪来的战斗记录?

   被共产党据为己有的“平型关大捷”其实也是由国军组织的一次大战斗,主要战场都由国军担负,林彪的115师不过是躜了一个空子,袭击了阪垣师团的一个运输队,伤敌人数不超过900。须知:这还是林彪等连续五次抵制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不准作战的命令自做的主张。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不过是些偷袭式的破坏铁路、公路,属于防御性作战,在党史上称为游击战中的运动战,防御战中的进攻战。当时共产党认为战争处在“战略相持阶段”,主要是防御,彭德怀被指为违反中央总意图,超越防御限度的无组织违犯纪律的行为。

   共产党是从不知害羞的,请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它坚持抗战八年多,它改善了人民生活……”我们来看看毛泽东们在抗战中都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吧:1931年9月18日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开始,他们趁日军入侵,民国政府无力面面应付的机会,提出“武装保卫苏联”这种卖国主义的号召,来做武装割据的借口,在中国国土上建立“中华苏维埃国”——一种发国难财,献眉外国主子的嘴脸。陷民国政府正面外侵,背后受内扰的两难处境。这不是叛国又是什么?共产党是爱国还是卖国,用心险不险恶也就不彰自明。

   无论是处在上海的共产党中央,还是盘据江西的朱毛,他们的所谓“革命”其实都是个人对国家的垂涎,他们决不去问人民的死与活,更不管民族存亡。他们心里想的是如何夺取国家权力,暴乱叛国,杀人抢财,理所当然地应受到正义的追剿——上文已略有介绍。

   共产党的农民运动和内部残杀的惨忍——难道这样的一些土匪强盗还不应受到征伐吗?是他们的为恶,不得人心闹到难以立命,才不得不放弃贼窝踏上逃命路——长征是不折不扣的狼狈逃命,他们根本就不知西北还有刘志丹、徐海东一支队伍,哪里能挨“北上抗日”的边呢?

   只是在国际大背景发生重大变化,第三国际调整战略,在苏联的张浩于35年回国带来斯大林和国际的新战略指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给了走头无路眼看要全军复没的中共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才有了并玩弄“抗日”这个名义,拿抗日统一战线来当虎皮,以求摆脱灭亡,毛泽东将之名曰“抗战图存”。

   12月25日中共在瓦窖堡形成《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说:“……发动、团结与组织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只有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必须坚持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扩大和巩固红军根据地。”——中共自己的文献终于合盘托出——中共是假抗日,真图存。

   他们的眼所盯的不是抗日,而是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是扩充“根据地”。为的是东山再起,借“抗日”之名取得存在合法性,用抗日名义来拉拢派系地方势力分裂国家,分裂真正抗战的力量。

   毛泽东给闫锡山的信说:“先生若能和敝方联合一致,抗日反蒋,则蔽方同志甚愿与晋军立于共同战线,除此中国人民之共敌。”。毛泽东对它的党则说:“准备更多的抗日力量和更顺利的条件去反对日本和卖国贼蒋介石。——”蒋介石是日本走狗?是卖国贼?——这共产党是什么谎都敢撤,什么谣都敢造,从不需要拿出证据,且大颜不惭,脸不红,心不跳。

   当桂系不顾国难民意发动两广讨蒋战时,中共的文告竟说:“两广战争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民族战争的意义……在目前形势下抗日战争和反蒋战争是分不开的”。

   直到共产国际对他们下达明确命令,要在国民政府领导下结成抗日统一战线,36年8月12日才在《关于今后的战略方针》中提出——

   “我们的总方针是逼蒋抗日,抗日与反蒋并提的口号是错误的。”

   在十几天后,由潘汉年送至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说:“我们愿意与你们一道结成一个坚固的革命统一战线,如像1925-1927年第一次中国大革命是两党间结成反对民族压迫的伟大的统一战争一样。”

   请注意,这段话是毛泽东共产党对自己错误立场的承认,是他们有罪的坦露。证明他们以前所说全是造谣,所做全是破坏。

   9月1日向其党发出的内部文件才变成:“在放弃反蒋抗日的方针之后,党的方针是逼蒋抗日。”这岂不是说蒋统帅所领导的艰若卓绝的卫国战争是共产党逼迫出来的吗?是共产党“逼”的功劳吗?

   之后中共在华北开始发动学生运动,做“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鼓噪宣传,他们就这样假了抗日的名,达到图存的目的。共产党一边高喊抗日,拥护蒋委员长,一边愚弄志大才空的公子哥张学良,派人打入东北军内部,埋伏内线,监视东北军上层动向,瓦解东北军士气,一手灌张学良的迷单汤,一手发动学生责骂张学良软骨不战,使张大失面子,陷张于尴尬,不得已接受中共左右——(张学良死后,中共已承认张实际已加入中共,是没有公布的党员。)共产党哪里抗什么日,倒是积极离间国家军事力量,破坏政府的军事部署,分散了抗日力量,扩张了自己。37年3月,毛泽东率朱、刘、周、张……等共产党全体领袖向国民党五届五全提交《四项保证》,就更赤裸裸地刻画了他们的流氓小人嘴脸,请看:

   一、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须,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

   二、取消一切推翻国民政府的暴动政策及赤化运动,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三、取消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实行民权政治,以期全国政权之统一。

   四、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变红军为国民革命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负会统辖,并待命出发,担任抗日前线之职责。”

   而朱德则代表红军说:“红军没有任何地盘的野心,没有任何权力的欲望。他的职志是抗日救国……他愿意改变为国民革命军,服从中央政府的指挥,以使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无阻碍无隔阂地实现全国上下一致的对日抗战……红军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听从着中央政府的命令……无条地听从这个总指挥部的指挥……。”

   请不要忘了,中共自己的文件说的却是扩大根据地,掌握领导权。口说一套背后又一套。

   为了求得喘息,好在国民政府与敌寇斗争的间隙中坐大扩张,毛泽东尽阿谀奉迎之能事地称赞蒋介石:“全国军队包括红军在内拥护蒋介石先生的宣言,反对妥胁退让,实行坚决抗战……共产党人要同心同德,忠实执行自己的宣言,同时坚决拥护蒋介石先生的宣言。”

   做为共产党名义负责人的张闻天则说:“在目前抗日战争中,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已经处在了领导的地位,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我们应该向国民党同志声明,我们是竭诚地拥护现在的蒋先生的领导的,这是全中国人民自己的政府,也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中央政府。”

   38年10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对外说:“中华民族的当前紧接任务,诚心诚意地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拥护国共两党及一切抗日党派的亲密合作,反对一切分裂企图。保证决心不变,与国民党一起建设一个三民主义的新中国——中华民国。”

   38年9月29日他致信蒋介石说:“先生领导全民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我国民无不敬仰,敌虽凶顽,终必失败。”

   共产党的六中全会决议案则是:“中国共产党拥护三民主义,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的诚心诚意。”毛泽东还肉麻地说:“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三民主义为基础,不但为合作抗战的基础,也是合作建国的基础。”。可在同一次会议的对内文件说的却是:“有所不为(指暂时不再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命)而后有所为” ——是“为了更好的一跃而后退。”原来他的“抗日”并不是出于对日本鬼子野兽般侵略的愤怒,“抗日”只是为方便他夺取政权而取的一个“后退”,毛泽东要的只是皇帝宝座,目之所盯只是政权。所以他强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联合,又斗争”的革命的两手。“在统一战线中,是无产阶级领导呢,还是资产阶级的领导呢,是国民党吸引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吸引国民党,必须尖锐地提出谁领导谁的向题,必须坚决地反对投向主义。”

   这个期间主持华北局的刘少奇,也在36年11月的《火线》上发表《肃清立三践路线——关门主义和冒险主义与民族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说道:“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已成为我们党领导中国革命胜利之路的中心问题与关键问题;敌人营垒有可能与我们合作的成份或今天还不是我们的主要敌人者,建立暂时的联盟,去反对主要的敌人,是向那些愿意与我们同盟者作必要的让步……统一战线的提出是我党在策略上的最大转变……但并不是改变革命的性质和革命的任务。”“在统一战线中,共产党在政治上和组织应是独立的。同时一分钟也不能忘记最终目标,一分钟也不能放弃为无产阶级本身利益而斗争。”刘少奇的这些话也就勾勒出共产党抗日是假,争取喘息图存,寻找坐大扩张的时机是真。他们赤裸裸地说只是为无产阶级政权而做的“暂时的”让步,共产党对外讲抗战,讲民族统一战线,对内却讲革命,讲夺取全国政权,这不就是挖心战术吗?这毛泽东真可谓翻手复手的大师。——在毛泽东心里谁若真抗日谁就是投降国民党,就是右倾机会主义。他就指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危险,在于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中,牺牲党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把无产阶的为了反对共同的敌人与其他阶级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曲解,使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成为资产阶级的尾巴。”

   他却又要求他的党徒们:“我们一定不要破裂统一战线,但又决不可自己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因此不要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

   可见毛泽东心里的敌人是国民政府,是领导抗日的蒋介石,并不是日本帝国主义。毛泽东心里是欢迎日本侵略的,他最清楚是皇军救了他的命,所以他对访华的田中角荣说“皇军有功”。他甚至放肆地喊“要大大地喊一声皇军万岁!”,日本侵华杀了多少同胞,令人发指的“7.31部队”,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这些在毛泽东战略棋盘上都是无足轻重的小莱,不足以引起他的愤恨,因这些伤了的不是他毛泽东共产党的毫毛,只要日本人多杀国民政府军,就是共产党的救命恩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