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孙丰文集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献给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

孙丰

前言

   解放军将士们:“六、四”屠杀已过了十五年,引发此次各民族共同大反抗的原因:中国社会的主宰力量——共产党的腐败不仅没有制止,反而逾演逾烈,到了不可收拾、没有止境的地步,社会已经堕落到“朱门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断垣:一方面是权贵社会的物欲横流、纸醉金迷;另一方面是民众社会的饥寒交迫、颠沛流漓;中国已是富者阡连千陌,穷者无立椎之地。

   共产党在“三个代表”的虎皮下,劫掠抢夺、横征暴敛,上扒列祖列宗坟墓,下断儿孙血脉后路;不仅国库被盗一空,连民族得立其上的这块土地也被他们掏透榨干:水土流失、植被蜕变、河断江泛、风沙肆疟、地表沉陷……祖先们繁衍生息传留给我们这块绝无仅有的得以存身立命的地基也凋蔽败破、百孔千疮……中华民族已陷于生死存亡的绝壁!

   从盘古开了天地,经了炎黄,尧、舜、禹……周公、孔孟……上下五千年,历史上可曾有过像共产党这样荒淫残忍、侈奢靡烂、贪得无厌、肆无忌惮、野蛮暴戾的政权吗?

   五洲四海,广宇环球,可曾有像共产党这样倒行逆施、横竖不分、草菅人命、吮血食人、羞耻全无的统治者吗?

   没有!从来没有!

   我五千年的文化可曾陷于过这样的危机吗?没有!从来没有!

   在科学如此发达所铸成的现代文明下,中国社会人心离散、虎狼当道、蝎蛇横行、到处弥漫着恐怖、颤栗,冤狱遍地、哭嚎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国家陷于酷刑暴政,特务遍布,警匪一家,政府黑社会化……伦理崩溃、道德沦丧、秩序瓦解……维系我们的文化也都惨遭动摇……我华厦大地真乃天苍苍,地茫茫,夜沉沉……呼之无应、嚎之无声……市民失业,农民流漓,遍地是罢工抗议浪潮,四野尽揭杆暴动硝烟……一个惩办江贼民,审判上海帮,推翻共产党的民族怒吼正成熟为新世纪的历史任务!愤怒之火焰遍神洲,讨伐暴政打倒吃人豺狼共产党正成为凝结各族人民重建华厦的共同心声!历史向每一个炎黄子孙提出缚妖孽,葬共产,重整旧河山的艰巨任务。父老兄弟姐妹的共团圆就赖于这一任务的实现!

   将士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挽起我们的手臂,挺起胸膛,昂起头颅!举起棍棒刀枪——用我们的肩膀担起自己的命运!

   把民族的责任背负到我们的脊梁!

   用我们的血肉铸起人人生而有之的自由,生命当有的尊严!

   只有打死豺狼推翻共产党!拨乌云才有朗朗天,灭除妖孽才能重整旧河山,再造华厦,重塑民族精神!

   解放军将士们:

   从共产党篡政那一天,中国人民就高举起反暴政的旗帜,异议阵营的斗士们就把揭露共产党,捍卫生命尊严的义务承担在肩,开始了与毛匪共党专权暴疟的艰苦卓绝之斗争:一茬茬,一代代,前扑后继,英勇顽强,抛头颅,洫热血,不屈不挠地坚持五十多年,始终就没有松懈终断……

   五七年,是我们民族良知发出了第一声长啸怒吼,一批正直知识人士对共产党表达了人民的十目所视,十指所指,如同雷鸣闪电,光耀千秋,史册永载!毛泽东自比残忍凶暴的秦始皇,自己说把四十六万人打成右派(八十年代初平反公布有六十三万或八十五万),多少义士被关进大牢受尽凌辱,尸抛荒野,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即使在最黑暗的文革时期,我们民族中那些优秀分子也不甘沉沦,他们上下求索,要为民族找出摆脱黑暗、砸碎镣铐的出路——各个城市都有一批为探索真理而联结到一起的沙笼,他们多遭到了野蛮的杀戮:思想解放的先驱者遇罗克、张志新、王申酋……七十年代初的湖南杨小凯、广州李一哲们……他们都响亮地喊出了要民主,要自由,不要秦始皇的时代强音,终于汇成了七六年天安门前那场向当代秦始皇的“扬眉剑出鞘”,揭开了共产专制条件下争自由,要民主的序幕(由于时代的局限,“四五运动”本身可能算不上一次彻底的民主斗争,因它含有一定成分的共产党右翼性,它的历史作用却为开启真正的民主自由踢了第一脚)。

   接下来,南疆贵阳喷发出一股全新的民主清流,短短的两个月就辐射全中国,带动出北京“民主墙”的灿烂春天,这股浪潮顶着高压与围攻,夹缝求生,忍辱负重,维持了二年半,于一九八一年春被一网打尽。它虽不能算是成熟,但却是一次散发着理性解放要求的觉醒,其着眼处是为民族缕清陷于如此持久灾难的原因,是当之无愧的二十世纪的启蒙运动。它虽被邓小平镇压了,民主自由的火种却已撤播,根植到民族的血液,无时无刻不在顽强地寻求萌发,艰难地挣扎着,博斗着:人格尊严的要求潮涌般地席卷中华,要民主,挣自由的吼声震耳欲聩,惊动天地、感泣鬼神……邓小平发动了“反自由化”的反动回潮,在人民以及共产党内开明派代表胡跃邦等先生们的抵制下,这股逆历史而动的回潮草草收场。八三年的“严打”尚未落幕,八四年学潮重起,承民主的要求于其前,汇成了八六年那场起于合肥迅速漫卷全国的学潮,传递了七六、七九的火种,为八九民运做了前期准备。

   在全人类高唱民主凯歌,纪念法国大革命之际的八九年春天,明公胡跃邦含恨离世,山川哀伤、天地动容、万民悲恸,胡公的冤屈终于唤醒了全民族的良知,催发出国人人格尊严的觉醒,一场以学生为先声的悼亡灵,反官倒、反腐败,要政治透明,要言论自由的全民族的民主大潮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纵贯南北,横扫东西——东方的睡狮醒来了,华厦沸腾了,整个共产世界咆哮了!天宇凝,大地动,中华有史以来最伟大最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铺天盖地而来,敲响了共产主义的丧钟。它庄严宣告:

   共产主义是虚幻假相,不适合人类的生存,应彻底予以摧毁!

   八九民运的伟大意义就是划开了共产主义运动从上升陷于衰败的分水岭!

   八九民运敲响了共产必亡的丧钟!

   八九民运宣布了人类一家,为中国的前进找到了座标——人类价值共一!

   任何社会存在的必要性都是向国民提供安全,秩序,不是为了仇恨、斗争。

   生命天就,人权至上!

   八九民运做为文化的基点,它是人类存在的根脉所系,是从生命内部发生出来又归回生命的人本大觉醒。

   它昭示:人为人而活,不为任何意识形态而活!

   因而,它彻底动摇了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使其陷于人人喊打的狼狈处境!

   八九民运遭到了邓小平、江泽民、李鹏一班刽子手们最残酷最血腥最无耻的镇压:

   赵紫阳先生被非法软禁;尸骨堆古城,热血染黄土,万民悲愤、山河乌咽、日月为之丧色、天地为之失声……

   解放军将士们:

   十五年过去了,共产党不仅没反了腐败,它们干脆就蜕变为野兽。

   我诚恳地请求你们能看到:中国已患上不治之症,它的溃烂没有止境,它腐败到何种程度呢?单从它的银行管理来看,仅政府承认的坏账呆账就有1.2万亿,坏账、呆账在四大国有银行的年递增率为6千亿,占去国民生产总值的40/%,请想想吧,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有13亿人,它一年生产总值的40/%竟不知去向,这还能算是一个国家吗?每天都有大量的款项流到海外,每天都有贪得腹凸肠肥的贪官逃出国门。一个对国家对国民负责的政权能在天安门前耗巨资建那个大鸟蛋,大鸟窠吗?只就看看眼时下如狼似虎的警察,你就知道中国黑暗到何种地步。

   将士们:

   请看一看吧,人走在街上竟无缘无故地抓去打死,一起一起又一起;女青年生得漂亮就被强奸死;三岁的小孩被活活饿死;女学生放学回家被警察当卖淫女抓去;五十六名东北同胞数年告状不成只得蹬上高楼喊冤;六名东北妇女无奈上楼自杀;天安门前多少自焚者?福州花连县委书记黄金高说实话被省市委隔离;蒋彦永老人说实话被军队关起来;山东父老跪到胡锦涛车队前齐声喊冤;郑思宠律师仗义执言而进牢房;南方都市报说实话而被判刑……无势无钱的弱势群体怎么往下活呢?

   我问苍天,路在何方?

   我问苍天,路在何方!

   咱们且不说别的,江泽民主政以来,在你们军队封了多少“上将”吧?你们现在的上将是毛译东时代的元帅和大将,到了江泽民手里简直就像发面酵母,一茬茬地往外冒,解放军的将军如“雨后春笋”——何之于这样呢?他要收买!他必须收买,一天不收买他就成了孤家寡人。请看看张万年老人的榜样吧:七十多岁的人了让上海瘪三玩于股掌,正是莽汉张万年的上当才让江贼篡军阴谋得呈,张老将军自己呢?瘪三们连眨眼的工夫都不留给他,脚一抽就甩到坑底,张万年的耻辱是永不能洗刷的,张万年呀张万年,你让孔孟蒙羞,让齐鲁受耻!只要有历史你就要被国人嘲笑。

   再看看军委:陈至立、由喜贵算什么东西也往里躜,军委的建制快比政治局还多还大了,最庄严的帅府成了拉圾箱。讧泽民那乳臭未干的二小子还不知枪栓怎么拉竟当上大区副政委;江棉衡能当科学院的副院长……

   将士们,破鞋坐到你们当中,你们不感到羞耻吗!

   你们都生活在自己的国土家园,每日大量发生的那些惨不忍睹的悲剧都逃不过你们的眼晴。你们自己来扪心问一问吧:这个国家还能维持吗?

   将士们:

   最严重的是你们做为国家的防御力量,竟在八九年充当了屠杀人民的工具,当时这支队伍的早期将领如徐向前、张爱萍等老一辈百余人出面阻止,结果悲剧还是发生了。十五年过出,中国的现实状况证明:八九民运的选择就是由中国历史进程的根据直接催发,它是据于人类共同的方向——

   因为:人既已是人,那就人人都有平等的尊严,不分民族,不问信仰!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逃避在人类一家这个价值之外。

   只要是人,就只能做为人而存在!

   人不能做为意识形态的附件!不能做为制度的附庸!

   不接受八九民运的价值选择,就走不出危机的沼泽。邓、江、李屠城后这十五年的实践还不足以证明这一点吗?——社会不是处在政权的预见与规范之下,而是朝着政权号召、规范相反的方向急剧恶化,这还不是权力性质与人的性质相背离的证明吗?

   眼下的胡锦涛、温家宝并不像忍人恶汉,看不出有多少邪术,他们也不是不做努力,常常有反省自责的言论,但仍不能制止国势的衰败,道德的继续沦丧、秩序的彻底崩溃,在我中华大地上,每日里都是这里的书记、省长、市长卷走多少钱,一夜输掉多少百万;那里的书记、局长怎么样互相火并残杀,枪击硫酸烧;某地的官员勾结贩毒团伙……某省走私,某省偷税,多少官员携款出逃……某地无辜致死,某地集体淫乱,这里抢了银行,那里的官员死在妓女身上……这些丑闻也包括军队:武装走私,互相火并……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

   道理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

   共产主义是主观空想,人却是客观实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