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孙丰文集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北京奥运与中国的灾难

孙丰

一、科学的发展也可能导致反科学

   在希腊人那里有“中道”,在中国人那里有“中庸”,都是讲行为应有度数,即便事物的绝对质不变,量上不及或过之都将导致价值负值。上世纪下半叶有了“科学学”,科学也成为可加怀疑的:因为每一科学的本身是具体学问,只依据学问的直观值并不能保证它功效的正价值——价值是从环境上作的考察。必须有把学问放到系统中使其做为学问的学问被考察。科学是解决对象“是什么”的,“科学学”是把“是什么”纳入系统,考察它在宏观中的地位与作用。因为人们已经发现科学的使用也可能造成对人类的危害:居里夫人的发现被用于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开发;我们人类借依存身的地球的恶化,地球资源的破坏,都是科学在利用上造成的科学破坏。可见一事物自身的绝对质和绝对值不是标准——任何事物都是背景中的事物,只有在背景的恰当位置和合理比例里才有正价值。

   这是因为人的眼光是形成的,是从感应逐步地向认识成熟;而认识的本身又是从直观向宏观和微观深化的过程。人类再进化,其视野与宇宙的和谐总有一段距离,人类只能从视野出发去建立与宇宙的和谐,但宇宙是个客观的存在,主观努力与客观存在间的距离就使人类实践常常犯错误——因最初的实践总是直观的。

   打从有了理性人类总用主观负起对自己的责任,但这只能是用已有眼光对尚未认识世界的联系,所以人的能力总要经过很久的实践才能有效地负起这种责任。这就需要时时反观,检讨。

   在科学上是如此(即人在对待客观世界的态度上),精神上又何尝不是如此?

   奥运所根据的那个早期故事,其目标当然是和平——

   因此纯粹的奥运精神就是和平,正义。

   就这一点说来,奥运精神不容抵毁,但实际的奥运却可能问题多多,将在北京举办的奥运能带给中国的就未必是福社与荣誉,和平与正义,也可能伴有意想不到的灾难,而且灾难已经开始了,已经让我们的同胞尝到了它的滋味。

二、违反奥运宗旨的北京申奥

   为了能让中国申奥成功,萨马兰奇发出让评审与政治脱勾的指示,这老头儿为什么如此卖力地关照中国咱没凭据,不说也罢。奥运与政治脱勾却是荒唐透顶,无论二千多年前那个跑步报信的英雄,还是奥林匹克运动的创建实际体现的都是和平、正义、人的尊严。这和平、正义、人的尊严能不是政治?哪还有什么东西能算是政治呢?萨马说的政治正是中国在人权领域的越来越糟糕的记录,让国际社会感到失望,受到国际的批评,共产政权顶风臭百里——他不让评委考虑的正是中国没有人的尊严这个事实。他是忘了还是故意装不知:如果不是为体现人的尊严,别说奥运,什么运也运不起来!

   正是人的尊严要求支撑起人类和平——和是原因,平是后果——人人都有平等尊严这个原因上的普遍,才有宏观上和谐这个必然。

   北京之审办奥运的着眼点是什么?是寻找“稳定压倒一切”的借口。

   因为中国的政治形势严重不稳定,逼的共产党搜肠括肚,把能可做借口的理由都用尽了,可社会动荡还是一天一个新台阶,从社会生活的无所不在的旮旮旯旯表现出来,正不可抑止地走向总爆发。共产党正处在机关算尽的火山口上:除了镇压共产党已经找别的有效方法,而且镇压的烈度、残酷水平也必须时时刷新。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稳定”是秩序的一定状态,是个结果,只有与之相对称的原因才能促成这一状态——只有“和”才有“平”。

   “和”就是人人有尊严,共产党却是在不给人人应有的尊严的条件下,硬要秩序上的平静,它虽没直接说出要取缔正义,毁灭人的尊严,但他们在秩序上抽掉了稳定的必须条件——正义、尊严,实际上也就把正义当作了仇敌。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所要剿灭的就是人类最神圣的生命尊严,它要的是牺牲个人尊严乃至生命为条件的稳定,怎么能不把社会推向火山口呢?人的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当人不能体验自己的价值时,就只有挺而走险。北京申奥的着眼点当然是为对付人民越来越不能按捺的要走向挺而走险。

   因而北京申奥是对奥运精神的讽剌!

   萨马兰奇对北京申奥的关照是对奥运和平、正义的亵渎。

三、北京奥运能酿成些什么?

   1、已经的灾难:(1)吃人的圈地正把越来越多的城乡居民逼上绝路,而奥运正蓬勃着中共党官党商们的圈地热情,在奥运涉及到的城市(北京、青岛等)正是用“奥运需要”的名义来横征暴敛的,到处都发生把人骗出屋外推土机立即扒房的惨案,人砸在屋里,推土机碾过人身……青岛的官商构结,多年前就圈地造些伪劣建筑,把钱塞了腰包,就等着奥运来解围,他们把那劣质工程全划进奥运范围,重圈再拆……北京的圈地就更加血腥,惨不忍睹,天安门前已经发生了多少起强迁自杀案,其中就不少以奥运名义圈的地,强迁的。北京上访村的规摸有多大,中国的圈地就有多黑、多惨、多野蛮。北京上访村已有几万人的上访大军,可证中国官员的胃口有多大,圈地强迁可见一斑。神圣的奥运却给世界上最凶恶的共产党的吃人圈地披上了合法外衣,吃人的惨烈达到前所末有。

   (2)北京严重的地表下沉:由于共产党是一个功利主义集团,它的眼紧紧盯着的只是当下目标,手头任务,掩映了任务都是处在背景中的这个基本关系,使它的建设总是以环境的破坏来成全任务,我们可见国土的破坏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已经深刻损伤我们后代赖依生存的条件:半个中国没有水,特别是华北、京津地区,井越挖越深,深入地表二百多米还找不到水,西安市裂了九道大地纹,地表严重下陷;北京地区的地表下沉日益灾难化,使许多建筑挣裂,造成无法统计的隐患。从九二年老邓南巡以来,中国建设的资金就承担着既要有实际的建设又要满足贪欲的双重任务,使投入资金严重超标却又不到位,材料假冒、工艺简约,几乎所有工程的质量都不合格,连当年国家与北京共管的北京西站都出现下沉,有的地方竟沉下三米多;倒房塌楼,桥断路陷天天发生。北京的地表已经无力承受高楼群带,可为了奥运秀,还得有大量的建筑参天而起,北京地表的承受力将来是个什么局面,这是没人可以预料的。且不说别的,北京连应付7月10日的暴雨、2001年12月7日大雪的能力都没有,四年后的奥运就更叫人担心了。

   但愿这些冒然建起来的设施可千万别学了法国机场呀!

   (3)奥运成了共产党全党腐烂的大旗、虎皮

   从共产党存亡的立场上,他们要的是“稳定压倒一切”,共产党想的是不垮台;可官员们并不问党的死活,盯着的是钱,他们正疯了一般磨拳擦掌地从奥运建设里中饱私囊,还可借奥运的虎皮来提高镇压水平和烈度:警察、法官、纪委们……都远比吊晴白额大虫利害多啦,所以说奥运正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推动着中国社会的腐朽和衰败,破坏着中国的自然自源和人心资源,让中国人的道德从总体上失去所依存的根据,急剧地走向崩溃,中国正加快进入深渊的步伐。奥运正在加剧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总爆发。

四、共产党能活到2008年吗?

   人类历史前进方向只有一个——就是不断地走向文明。文明——因文而明——其本质就是从对本能的依靠向着认识的前进,表现为从直观走向认识,从直接走向间接、概括。而文明的社会体现就是个人尊严,意志自由。个人意志的自由由社会联系表现出来时,就是民主制度的建立。其联系是——个人尊严是文明要达到的目标,民主是保证个人尊严的条件。

   外来的力量如机枪、坦克……是可以延缓阻挠进程的,但它改变的只是进程的具体面貌,不是进程方向的本身,人类前进的方向永恒不变。

   原因是:全类共一个本质——人人都是人。

   人人都是人这个本质能改变吗?不能!

   人的进化是同一本质的进化。同一本质的进化可能表现出阶段上的差异性,但没有方向上的不同性,所以中国人民的反暴抗霸斗争不会滞息,民主一天不实现,就吸引着社会智慧和力量使用到这个任务上,直到宪政的实现。

   “六四”的本质是违反人性的意识形态与人性本质之间的不可避免的冲突,不管它失败到什么程度,却完成了新价值的播种——因为只有当一种全新观念普及到相应的程度,它才能决定出与它相一致的社会事变。尽管参入运动的人觉悟不到这一点,只看到社会矛盾的直接方面,但是社会矛盾既然爆发出如此规摸的事变,就表示有了与事变的性质和规摸相应的观念,并发生作用,才推动出如此规模的事变,只有推动事变的观念成熟到要走上社会舞台,代替旧观念的程度,才会有相应事变的发生。

   被镇压下去的是这个进程的事态,不是这个观念。这个观念不能合法的发生作用,就成为社会前进的强大暗流,在心灵内发生作用。镇压只是使它没能上升到合法水平,却不是说它没有植根。

   所以说八九民运已经完成了新价值根据的播种,把人们心灵里那个共产主义彻底摧毁了,只是没还完成对旧观念的取代。它却已经迫使共产主义在社会的各层面各领域丧失效力。当下中国社会的混乱、失控就是共产理念失效,而新伦理未能名正言顺地取得合法性的结果。社会不能从合法的途径找到可以依凭的观念,当然道德要滑坡,倒退,失去秩序。国民不一定能自觉到这一点,却已经不用旧标准来判断是非,充作行为出发点了。只要新伦理标准不上升为中国社会的统治观念,它就要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顽强地表现。其实共产党遗老遗少们对民主的抗拒也证明出新观念的活力,为什么抗拒呢?就因共产党在存在的普遍性上不具有合法性,历史的每一进步,都直接是它的朽衰,它都得拚命抗阻,就将自己沦为一种完全的防备力量,失去了作为管理力量的价值,社会前进的动力并不由它提供,它除了对抗前进还能干什么呢?

   社会的矛盾不仅表现在被统治者的反抗上,统治者内部的斗争也将同样是你死我活的。如果共产党能在历史前进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它还用得着用“稳定”来做消防的借口吗?当历史的进程不能通过人们的理智来完成时,它会转化为无所不在的矛盾,这些矛盾本身会孕育出足与人的、社会的前进方向相一致的全新观念,旧制度因无力控制局面而自行瓦解。

   在2001年审奥时共产党是估计不到中国今天这个局面的,他们过份地相信军队和警察,只忙着捕蝉,哪知黄雀在其后?江泽民是一个相信只要抓住军权就可高枕的蒋门神,哪里知道只有该抓、当抓才能去抓,抓了才有力量。没有合法性的乱抓就会引发新矛盾,这些矛盾将推动军队走向分裂;江泽民只知收买有效,却不知元帅的数量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就要要他狗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