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孙丰文集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改造大学新闻系,是对人类伦理根脉的摧残!(2)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邓、江、胡间的斗争就是对多党制的呼唤!
·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不了改革!
·章立凡把话说倒了,应为“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负责产”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1)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愤怒声讨郑州警察对农民动武!兼与胡锦涛、温家宝及四中全会讨论中国政治形势

孙丰

一、积重难返!

   郑州警察向手无寸铁的村民施放催泪瓦斯,霰弹、警犬、警棍,共产党终于最后断绝了人民的退路,陷人民于只有消灭共産而后方可求生存的险境。郑州血案标志了共产党已无回旋余地,它自己完成了埋葬自己的的组织准备。一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生死交量就将进入程式。试问,眼下的中国人民还有什麽呢?什麽都被剥夺净光,只剩下求生两个字——连大自然所赋予的生也必须通过以死而后有求。因此说郑州血案昭告全国人民:

   既没了生路,也只有以死相求!

   郑州血案是一个信号——共产党不会放下屠刀,即便有一些天良末泯的人士,即便胡温还时不时地喊喊改革,也因惯性而积重难返,起义怕是不能避免。

   共产党五十多年的统治,给人民留下唯一选择就是不得不通过起义来争取自已的生存!共产党自己掘下了埋葬自己的坟墓。中国各民族人民的起义已经不需要革命家、思想家的组织、发动,共产党用它无止境的、不计后果的盘剥,置人民于死地,也就完成了发动、组织,郑州血案已经点燃了起义的引信。

   郑州血案也昭告胡锦涛、温家宝,以及共产党内良心尚存的人:就算你们有承担民族出路的愿望,也已经晚了!即使胡温此刻向人民诚心诚意地投降,怕也来不及了——人民的举国起义已很难避免!如果胡锦涛、温象宝以及其他还有良知的共产党人,想站到人民一边共挽狂澜,也只有减轻暴力冲突所带来的灾难的份,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的战略,怕找不出和平转型的可能路线了。中国和平进入宪政道路的时机被胡温的犹忧寡断所断送,共产党自己堵塞了脱胎换骨,走民族和解路线的机遇——共产党的第三代爲无止境的人欲所鼓励,视而不见世界前进的潮流,没能抓住共産主义和平解体的战略时机,上海瘪三、混混倒正不分,贪得无厌,只知肆意妄爲,不知后果责任,已把国家推进了深渊,最后的一线希望、一点余地,也给吃人的圈地阴风所吞噬。即便中共调动全部力量来化解矛盾,延缓事态,也因机制力自身的惯性而无济于事,抢救这个国家不陷于战乱的机会微乎其微,几乎可以说没有了。四中全会再不当机立断,不对这个国家的政权投以猛药,中国很快将进入严峻时期。

   如果江泽民是真有政治报负,其实他所处的时期最有利于和平转型,邓死后这个时间段他完全可以顺应民心,追逐潮流,成就出前所未有的伟业,推动国家完成民主宪政,他是有充分机会成爲一个历史完人的。但混混就是混混,瘪三毕竟不是鸿鸪;鼠心鸡肠,一任私欲膨胀,得志的小人鸡呀狗呀全升天,以乌雀之志堪当大国,当然难当重任。铸成了当下中国这个现实的政治态势。无论邓小平是南巡北游,说了什麽,都不足的证明他是政治家,设计师,政治家必有犀利的嗅觉,像江泽民这种男盗女娼的烂货能成爲国家的元首就是邓小平缺德缺智的证据。把一个鸟雀心肠的人拉到统御地位,这是幼雅园做游戏吗?

   生性残忍的邓小平一发动屠城,就摧垮了人们心灵深处的伦理底线;滚刀肉的江贼民则肆无忌惮、不知后果的疯颠妄爲,就把民族国家推到了灾难的极限。

   当胡锦涛、温家宝接手政权之时,若真有救民于水深火热的勇气,借著国本人心动摇的惯力,借著人民不可抑止的除恶,求变的动力,是可能一劳永逸完成和平转型,走上宪政道路的。对民心思变,要求铲除共産,对民心不可久违还有什麽怀疑?无论从民心还是从世界的潮流来看,共産主义做爲一种价值体系,已经自证是不适合人类的,已经到了极限。已经不需要再去实践,再加印证,任何留有它足迹的地都被人类恐惧,所拒绝,对这样一种制度还有什麽值得留恋的呢?凡有健全理智的人谁还怀疑共産主义退出历史舞台的必然性?共産政权前三代的残忍路线,使国人苦共産太久!胡、温没有任何历史包袱的,几乎与咱老百姓处在一个地平线,完全可以不受历史陈迹的束缚,以只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果敢,成就救民救国的丰功伟业,也成就自己于永世。

   历史也很大度、很关照地赐给了他们这样的时机,可他们光喊不练,浪费了民意,白白流走了两年时光。

   悲乎,中华!

   悲乎,胡、温!

   从周正毅案案发以来,历史的趋势就向著不能逆转的大较量方向急剧凝固,国人的心却总存一线望希,那怕只是侥幸,抓著胡温也不肯放弃。可惜呀,他们让国人失望!江三代的恶劣遗风却借著惯性横冲直撞,扫荡华复,吃人的圈地浪潮从背后移到台面时,它竟嚣张到推房扒屋、烧青苗,甚至把人砸死在屋内、压碾在推土机下,这已预示了和平转型的道路将可能完全堵死。当北京共产党各大机关陷入上访潮时,起义的大势轮廓也就基本确立。上访大潮来势之猛,事态之惨烈,警兵之凶恶,速雷不及掩耳,每日每时都在把国家推向一个新的劫数。虽不敢说全国起义绝对不能避免,至少是已没有希望的信心。

二、四中全会应修改任务

   基于上述,在下向胡温,向四中全会发出呼吁:修改会议议程,对当下国家政治生态做出客观估计,不能再在那里隔靴扫痒,和尚敲锺式地作亲民秀啦,作秀的后果将不堪预料。不仅殆误时机,而且加深机制惯性。这个国家不施以惊雷,不投以猛药,不做大的切除术是难以令行禁止,难以迈上自新之路的。共产党已是朽烂至极,没有动力,无可救药的臭尸。不对形势作出客观的估计,不根据客观估计取以对策,灾难将铺天盖,洪水猛兽般袭来,让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截不胜截,社会将陷于完全的失控。

   我在这里诚恳地也十分严肃地告诫四中全会:你们共产党是该想想啦:你们做恶到这般天地,国家衰败到这个地步,你们是救国救民呢还是顽固地要坚持救党?“共产党”这个名称已经与土匪、强盗、恶霸、黑社会,与残无人道、与恶魔、撒旦……顶风臭百里,人人恨的咬牙切齿,抽其筋,剥其皮也难解心头之恨。所以“党”、“党性”、“党中央”、“党的方针”……等等这些名义早就没有丝毫的号召力,那怕四中全会所作的决议真正是好的,也不能对人心有所温暖,唤不起共识,不能改变社会的蜕废于万一。

   女侠说得精彩:中国社会已经没有改革的动力了!

   郑州血案向你们的呼吁是:拿出勇气对国家形势作出客观评估——扪扪自己的心而后发问:大势所迫,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存在究竟是人还是党?党根本不存在,你救也求也不活!只有救民族、救国家这唯一一条路,这里没有什麽妥胁的余地,没有什麽两全其美,没有什麽中间的路线。若还想救党,那真是伶俐智昏元可救药!党不仅是绝对不能被救,而且殆误救国救民的战机,将进一步加深和固化对抗。中国的政治形势已经没有选择的起码机会:要嘛,实施救党拖累上家、国,让灾难的规模和烈度失去控制;要嘛,果敢地弃党而专事救国,只有对党的彻底摆脱、埋葬,甚至必须以对党的鞭挞清算,才能重新唤起麻木了的人心;只有以一种崭新名义、与人的性质完全相容相同的力量,才可能号召民衆,同赴国难,才能重建威望,取信于民。

   中国社会不可能通过改革找到出路,中国必须重新设计政治制皮,只有走彻底的宪政道路。

   因此,共产党四中全会的任务应是:设法打成埋葬共产党的共识,寻出如何结束共産主义的方案,爲党的寿终正寝扫清障得。如果四中全会还去研究什麽提高执政能力,那麽共产党人做爲人的自救也将大大困难。共产党不在近期完成组织上的自我消灭的心理准备,你们自已的撕杀也将重演。

三、共产党的统治所斩断了的是“人的畏死”本性

   社会的良好运行正是建立在人之畏死这个动力上的,生命的时间性才是它的价值泉源,若个体生命是无限延续的,人到哪去寻创造力呢?生命的本质是——向死!这样人才千方百计地释放价值、延长生命,享受人生。所以,畏死是光明正大的,是生命内在的性质。正因爲只有活著生命才有意义,求活才成爲人人不掺假的倾向,正是这一点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也往往成爲专制政权用来驾驭社会的武器,赌注。他们抓住人之畏死这个本性,无限止地逼迫人民退让、妥胁。邓小平提出被江混混发扬到极致的“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建立在人之畏死上的。共产党的极端也就在这里,只要有效它不考虑后果:有油就榨,不问榨干了咋办。邓小平的屠杀就以人的畏死爲赌注,经江泽民之手乾脆连人之畏死的底线也不要了。九九年南使馆被炸,得志的小人把极端民主义义推到无以复加,接著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法轮功血腥镇压,导致了整个国家的野蛮倒退,国家机器的野兽化。江泽民是个少有的极端,其行爲既没有对后果的关照,又找不出所以然的根据;他是一个竭斯底力,人们无法预测他的言行与背景的联系,他对事态的反应叫人莫明其妙,再加上他的贪欲与残忍,他就把国家拖进了没有标准的陷阱,他把人怕死的防线给分崩离折了,也就是把文化的根给曲扭了。国家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伦理底线崩溃的结果。

   人是爲了不死,爲了享受生命才一再脱胁的,人总希望那怕是跪著呢,也得往下活,“好死不如赖活著”,屈辱地活著毕竟还是人生,共产党江泽民连屈辱的活著都不给人们留,从“三个代表”发表以来,那天不无辜致死人命?许多人生性胆小,整天委委屈屈地,躲著藏著,就怕招惹上是非,可这样的人也照死不误,躲无处躲,藏无处藏。这个中共就是把人往死里逼,往死里整。逼到人民无胁可脱了,跪著活的机会也没有了。

   把人藉以活命的土地夺了,人喝风去?就算人接受共党规定,不越级上访,不集体上访……可你们却越级迫害,人民再往哪里退?这胁再往何处妥?你一夺地就夺一大片,他不集体也集体了,农民尽可能地克制著,许多地方的人都向官员下了跪,跪著也不行,也得死!郑州市的警察竟夜袭百姓,出动五、六十辆警车六百余警员,这是去袭击几乎下了跪的没了活路的老百姓。

   试问人之怕死还有什麽意义呢?人怕死,可死来找人呀!怕死也是死,还怕它有嘛用呢?中组部门前300多上访者周永康抓200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些人可不是什麽不同政见者,他们是些见了树叶也怕砸破头的可怜巴脚的农人,他们跟著党跟到这种地步,就算他们全是些没头没脑的愚夫吧:可共产党留给他们的路就只一条——死!他们怎麽办呢?既已置于死地,傻瓜也只能以死求生了!共产党既已完成了置人民于死地,也该著它自己的死了。

   从2001年那个春节“法轮功”自焚开了头,令人惊恐的血案件就成了常规,简直是喝凉水。回头看看,每一二个月中国案件的质量就有一个质的攀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