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孙丰文集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孙丰

   (先声明:赵太是他与倪萍合作的小品里的自称,本人借用,别当名誉侵害)赵忠祥透过王富声言反诉,追究饶颖的名誉侵害,实乃装腔作势,明知带了避孕环却装出一副要怀孕的架式!不过是向公众向舆论作作样子,讨讨面子。

   已摆在那里的是: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是应了赵中祥的上诉请求,不是应了饶颖诉状的请求来作裁定的。它撤销的虽是丰台区法院(2004)丰民初字07756号民事裁定书,但实质却正是饶颖的告诉请求。而丰台初院这个裁定书是要审理不是要不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那么,赵忠祥上诉的目的就是逃避审理,逃避审理也就是阻止饶颖那些举证是真是伪的被侦察,被科学鉴定的澄清。赵忠祥反诉饶颖名誉侵害与饶颖告诉赵忠祥人身侵害是同一事件,都要依靠饶颖举证的真伪来判定。案件之进入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是出于赵忠祥的努力,不是饶颖的努力。赵忠祥一方面用自己的努使举证事实不被侦察,一方面又反诉名誉侵害,这不是既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吗?更恰当的说法是既要把冰放到开水里煮又要冰块不溶化,赵太,你说可不可能吧?如果赵忠祥真要反诉,就得让真相获得澄清,就得让饶颖举证一一经过鉴定。他又何须上诉呢?法院又不是原告怎么告它就怎么判,就算饶颖找到丰台有私,它既受理就得法庭调查,举证就得在辩论中被考验,在科学鉴定中被确定采信还是不予采信。无论在那家法院审理都是以澄清事实做为裁定依据的;丰台区法院还未进入审理赵忠祥就以管辖不当提出上诉,就算管辖不当吧,你是被“诬告”的,你要的是“还我清白”,你管什么当不当干嘛?

   它当,也是要澄才能清,它不当,还是得澄才能清,一个遭受不白之冤的人才不问管辖当不当呢,只要具有可靠证明性,他都要,你要的是对诬陷事实的排除又不是要管辖权的当不当,你既上诉“管辖不当”就得促成一个“管辖得当”的法儿,你不提不就是中止澄清吗?须知这里掩盖的事实是:他要移送的海淀区法院已经作出不予受理裁定,这不受理已为第一中院终审裁定。移送海淀的结果还是个不被受理,那赵忠祥所希望的是什么?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他争取的就是法院不予受理。

   请公众清楚:这个案子对赵忠祥最有利的程序就是不予受理。任何法院的受理都无从逃避对举证的侦察,只要侦察不搞鬼就不能逃避水落。

   须知:那饶颖的举证证据又不是无形无态,又不是抽象的,不是不可辨认的莫棱两可,那是只要科学一出面也就石出,决不模糊。饶颖所争取的不是对哪家法院的选择,而是不计哪家法院,只要它受理,两度初法告诉所展示了的都是:饶颖只求受理。

   而赵忠祥在案件进展中的努也是一贯的——不予受理。而北京市两个中法都已作出不予受理的终审裁定,赵忠祥要反诉不进入审理程序的案件,并指控人家侵害名誉,这就叫人摸不着脑门了,真相就未被澄清,你怎么说真相有假?

   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也闹不清一个要“还我清白”的人为什么却要阻塞清白的还原,还要在不还原里完成反诉,怪哉。人家侵害与否就得鉴定人家的举证,不让人家的举证被侦察,被科学所鉴定,又怎么来判断那举证的侵害呢?

   事实上两个中法既都不让告诉进入审理,它就不能让反诉进入审理,反诉和告诉要澄请的是同一事实。这就像世界上还没有赵忠祥也不可能有他儿子的出生一样。赵忠祥向公众作的这个秀,实在太不精彩了。

   赵中祥是个伪君子这结论在社会档军里就铁定了。

   赵忠祥的反诉不仅揭示他是伪君子,更证明他心底阴暗狠毒,没有一点人类同情心。一个人怎么可以因自己的虚荣心眼看着自己的旧情人沦为悬壁呢?赵忠祥就能,那他当然不仅是一个无耻之辈还是一个心肠挺狠挺毒的人。

   赵太,你说不是吗?!

新世纪 (7/21/2004 4: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