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孙丰文集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孙丰

   我们热烈地希望胡锦涛能像任仲平文章说的那样:“把命运掌握在自已手里”,如果他真有这个勇气,国人都会助他一臂之力的。固然我自己一再坦言以打倒共产党为奋斗目标,但在现阶段,胡温若真要承担民族责任,我们仍然毫不犹豫地支持他们。即便胡锦涛还是用着共产党的名义,但他个人还是一个人,他个性的正与邪与江贼民上海帮之间是有距离的,我们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随时准备接受一切有积极价值的选择、路线——事实也正是这样:胡温政体确立以来,自身深受共产党压榨的工农大众,自由知识分子,还是从大局出发,委屈自己,无私地支持胡温。这一事实可以看出我中华文化的深厚,可证明我同胞心胸的博大,人类正义是随时随地的,我们的同胞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讲理。事实上的胡锦涛却不是一个肯于掌握自己命运的人,类似于这篇文章的话他说了不止八次十次,而中国的现状却还是每况欲下,特别令人失望和愤怒的就是整个司法系统的酷刑化,野蛮化,土匪化,相当多的国民不是聊不聊生的问题,而是简直是话不下去:你看看二十三人的跳楼示威,你看看那警察是怎么把律师打残的,看看银行干部是怎么一人承包八个情妇的……再看看混账周正毅怎么只判三年;而《南方都市报》的程益中、喻华峰、李民英……又是怎么判的……刚刚了结了广州孙志刚,又出了宁海孙志刚,还有义士圣人蒋彦永……再看看审计署对中央政府审讨报告!……我们还怎么对胡温抱这个希望呢?要知道,胡锦涛一上台就一二再地讲上访是人民的正当权利,一再地讲共产党正官逼民反,一再地讲不准用专政的方法来对待群众的要求……事态的发展却恰恰相反,整个政权黑帮化,恐怖主义化,举国都是本拉登,打死人就像踩个蚂蚁,要老百姓的命顺手牵只羊。胡锦涛说那些话还有什么用?他做为元首的权威就断送在自己懦弱手里,当他再讲的时侯也就没人相信了。人们曾听到胡锦涛励精图治的豪言和壮语,却不只看不到胡温政体给中国带来新的气象,社会反而比江贼时代更黑暗,更残忍,官员更无法无天,工农更无立身之地。他树不起权威。因此人们有理由怀疑胡锦涛只说不练,他不肯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因而也改变不了国运。

   其实,在当前形势里胡温远比江贼上海帮更为主动,问题在于他没有扭转乾坤的勇气,他只是撞钟的和尚。表面上看江贼民还在那里泼妇骂街,死皮赖脸,不时闹闹妖,捣捣乱,其实他外强中干,军人听他的?——他对军队的控制只是在事还没出的情况下,兵们也都是在装装样子,一旦风吹草动,他那军队与当年南联盟的一个样。我想,首先是中国的军人给江贼上铐挂镣!江泽民发动不起一场捣胡之战!擒江呢?却是绝对的探囊取物,他自己把自己沉到底了,江泽民之弓已让江泽民自己拆断了,江泽民长城上的烽火已让他自己戏诸侯给戏报废了,他自绝于人了。但把他留在那里,他就不能不张牙舞爪,滚刀肉能不骂街,能不制造事端?烂肉要滚刀就有它的影响,泼妇要骂街就有它的作用。实际上中国的现状是江泽民指挥不灵的江泽民老大时代,江泽民依旧是共党老大这个局面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老大,全是因胡锦涛懦弱造成的,现阶段中国的本质表现就是没有正头向主。要是换一个人呢?早摘贼毛了!江贼是个不知自爱,甚至倒正不分,香臭不分的混混,他根本就闹不清怎么行为对他有利,怎么行为有害,他只知裂着张阔嘴往外喷,不知喷出的是大粪,只知削尖了脑袋往前抢,哪里知道把陈至立、由喜贵……之流强塞军队是兵家之大忌,他自己就把自己送上了断垣,是他自己把脑袋套上绳索的。

   其实,无论从中国历朝历代政权交替的演变史上看,还是共产党自身史上看,胡锦涛都是处在一个较有利的较可靠的最可有所作为的关头机缘上,江泽民陷中国于前所未有的黑暗,积怨太深,这正是难得的政治资源,新的执政者只要不歪不邪就能获得广泛支持,只要你图谋作为就没有不一呼而百应之理,没有不拥护之理。

   可借呀!胡锦涛抓而不紧,姑惜养奸,一再丢失良机,很可能胡锦涛的无胆无识导致这艘古船驳不回舵。所以人们对“提高执政水平的四中全会”不必抱什么希望,但我们还是两手策略:一方面响应“网上民主墙”,既有机会决不放过,配合胡温,揭露打击上海帮;另一方面我们要有独立的战略方向:坚持彻底的宪政道路,就必须以推翻共产为可行性基础。

   本文是就任仲平文章的观点吁请胡锦涛三思:

一、到底什么是“应该改变的”?

   文章说:“‘中国共产党人’都明白到:应该变的必须改变,不变则衰;不该变的坚决不能变,变则自我瓦解。”看上去这话铿锵有力,其实非也!因为它没有回答到底什么东西“该变不该变”,没有为“变不变”找到一个根据,即回答什么是世界?——共产党说邓小平的贡献是通过姓资姓社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江泽民的贡献是用三块表回答了什么是共产党和怎样建设党。我们希望胡温能意识,且不谈这些说法自身的荒唐,只问:社会、党能等同“世界”,等同“存在”吗?你不回答什么是世界,什么是“存在”,他们那两个回答便是以未代本。现在胡锦涛自己的路线纲领又碰上了这个问题:到底你们要变的是什么,不许变的又是什么?那该变不该变的东西自身是自身的根据吗?即它们是存在吗?肯定地说: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胡锦涛应明白:世界就是存在。因此归根结蒂,一切原则都得被还原到存在中:山存在、水存在、鸡存在、狗存在,人存在!社会的根本的问题是为人的存在,满足人的存在。说人类存在那是指出人是个存在事实不是意识事实,人服从的就是存在律。

   该变不该变的又是什么?当然是指社会理念社会路线。因为做为存在事实人是100/100的服从存在律,永恒不变,社会理念与路线却是选择的,只有选择性行为才有个选对与选错,因而需要改变的永远只指着人的主观选择。

   那该变的东西往哪变呢?它是用来满足什么的,就向它所满足的东西的性质上变。鞋再贵重也是为保护脚的,鞋与脚间的不相适,任何情况下都是修鞋或者弃掉鞋,永远正确!所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共产党是本末倒置,割脚以适鞋。既然是存在世界的人在世上活,还管他娘的意识形态瓦解不瓦解干什么?

   胡锦涛的平庸就在这里,他不能向自己做出真理性回答:这世界上存在的究竟是人还是社会主义?如果他能回答,出路就立显在脚下:去你娘的社会主义吧!我要对人民负责,才不问你共产瓦不瓦解呢!这就是该变还是不该变的回答:凡是不符合人类存在的都该变。

   但是:由于这话的主语是“中国共产党人”,标准的确立就还是共产党,既然还强调“不应该变的”,那就有一个标准,这标准当然是主语——共产党自身。这就要求共产党里那些真正想对国民负责的人对“共产党”做出认识论回答。江贼三块表不是认识论而是意志的回答,其实就是一种霸占的借口。

   对“共产党”的认识论回答是:它是一个主观结盟,是意志选择,因而它没有什么必然可靠性,它不是存在世界中的事物,不能用做对存在世界的约束。共产党中还正派的人们应回答:是什么力量把中国领导到“应该变,若不变则要衰”这个地步的?不回答了中国所以陷到这地步的原因,“应该变”就是无方向的扯蛋。因为“应该变”就是冲着把中国陷入于这一地步的那个力量,就是去变这个力量,这个力量就是共产党。

   变它的什么?就是变它所以导致灾难的那种机制力,这个机制力就来自“共产”这个歪道邪理。“共产”做为道理歪在哪,邪在哪?它歪在世界的根本原则是存在的独立性,它邪在“共产”原则必须取缔事物存在的独立性才能成立,因而要变就是变共产为独立,变公众服从一个共同原则为各个个人服从其自身。不该变也不能变的只有人的性质,它既不是来于人也不能由人所随意改变。如果抱着诚意来考察共产党津津乐道的改革开放,其所针对的也是这个“共”字(我个人并不想随声附合说“经济的成功”、“经济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在这里姑且妥胁一步,就算它这样吧),试问这二十多年改革,究竟革掉了什么,引入了什么?回答是:革掉了“一大二公”——共产,引进了私人经济——其实就是人的独立性,共产党自己说的更露骨,就是不问姓社,而只管姓资。那么: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功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对于社会主义的成功,存在独立性对封闭意识形态的成功。邓小平的改革,该在哪里?就该在资本主义之对社会主义上,该在它在经济的领域承认了生命独立性。

   请注意:社会主义或共主义主义包含着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基础;二是上层建筑(即意识形态);或说成经济生活与精神生活。任仲平文章说“中国矛盾已经达到了一个“矛盾凸显”的关键时期”,是什么与什么之间的矛盾呢?文章没有说,他不敢说。让我替你们说出来:

   是共产主义这个意识形态与人的自然本性之间的矛盾。

   这里的人类本性体现为个体独立性,因而:干哪样事快乐,哪样事痛苦,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有厌恶,这完全是个人自由,不需要社会来干涉,共产主义却偏偏就是建立在对自由的干涉上。共产主义所神圣的那些原则是人的肉身里所没有的,共产主义要人不承认自己,忘记自己,可自己就是自己这不是个承不承认而是个客观事实。共产主义的命根子就是它的意识形态的社会统一性,经济共产已被共产党自己否定了,虽然也是被迫的。共产主义的领袖们对共产主义的主要期待就是它的奴役性,奴役与被奴役就是意志依附。二者选其一,当然他们更看重意识的一统,所以他们能在经济领域实施对社会主义的推翻,却死命抓住意识形态不放,这就是“改革越是向前推进,触及的矛盾就越深……”在经济上已经意志独立,意识上却还维持依附关系的条件下,当然那些处在奴役他人地位的人就有更多的机会与方便:权力强奸了金钱。

   越是权力成为资源,把持权力的人越是反对公平,社会的冲实越加深刻。

   所以我们分析的结论就是:革掉共产天地宽!

   你们不妨也想一想,老毛死后中国社会的进程,凡是成功的地方都是用资本主义替代社会主义;凡是阻力所在,无不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反抗;矛盾凸显在哪里?还不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自由主义经济的阻碍?还不就是大一统的共产意识与个体独立之间的冲突?那该变的就是共产!最真理的说法就是:在全人类打倒共产!

   正是在这一点上,是胡锦涛所迈不出的,文章紧跟看就说“不该变的决不能变,变则自我瓦解。”我们来问《人民日报》或胡锦涛,“瓦解了又能怎样?”若共产党瓦解,天能塌下,地能崩裂,人能成了肉粉?那咱们无论如何也别让它亡,事实上没了共产党,人还是两条腿擎着一个身,一个脖子挑个脑袋,还是用眼看用耳听用嘴吃。实践已经证明没有苏维埃俄国人民不再灾难,实践所检验的这个事实不是真理吗?共产瓦解不瓦解与世界与存在又有什么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