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孙丰

   外交部长答记者问却去损人的爷爷奶奶,这李胶县太拙拙逼人,大凡那架子不可一世者十之八九乃得志小人。李肇星呢?乃小人加土鳖!堂堂部长口出不逊,辱骂记者,这是个人格修养问题,更是不懂民主的证明。

   其实这“民主”是个关系概念,不像太阳、月亮、以及呲着的黄牙板,可以被感官所面对。

   民主既不能被面对,为什么还要争取呢?——因为它是可体验的。

   人用什么体验到民主?答曰:用心。——

   心是什么,在哪里?答曰:心是肉体的一种机能,就在肉体内,因而心灵是内在的。只可内感而不可触摸——心不是感官对象。

   为什么是心灵而不是感官经验到民主?答曰:因为对人来说,心始终是统帅的源泉,是意志(心)在支配肉身——意志是否被限制当然被它自身所体验,而不是感官来直观。当然,民主不民主是人的内感而非外感官对象。

   所以:意志先验地就是自由!

   因而说:“民主”是人际联系的一定质量--只要人在世界上存在,就必然是意识的存在;只要是意识的存在,就超越不出相互联系;联系既不能避免,联系之有质量也就不能避免。

   所谓文明或进化,就社会关系来考察,其本质就是不断排泄掉有损于人的那些联系质量,代之或充实以善的、增进人类福祉的联系质量。

   民主既是人际联系的某种质量,要知道:任何事物的质量都由特定要素和特定方式,因而,人们从意志自由的感觉里抽象出民主这一联系质量的实现,是需要相应方法、渠道和形式的。又因而:“民主”的涵义就有两个方面:一是实质问题,即民主是什么;二是它的保证条件,方法论问题:即社会如何来实现民主,保证每一位国民的意志都有充分的释放机会,保证国家政权隶属于全体国民。从这一意义上才有了现代意义的民主——实现民主的程序。

   个人意志的自由要靠制度的合理来保证;

   制度,制度,从相制里来求度。

   这才有了近代意义的议会制——只有达到法定的人数议案才能合法;有了议会制,立逼着就有议会如何产生才合理的问题?从而又有了普选制。

   说到底,普选制就是对人人都是人,这个客关事实的主观承认。

   只要人存在就必然处在联系中,这不是主观要求的结果,而是客观不移的规律。感觉到联系有相适不相适,这是主观心灵才体验到的,这只是联系的质量问题。

   普选的制度是由:“人是普遍同质事实”这个不移的前提所规定。

   说普选有什么条件上的成熟不成熟,就是不承认人是自然界的不移事实。试问李肇星:你爷爷、奶奶,你爸、你妈,你、你老婆,你儿、你女,你孙、你外孙……在做为自然事实上,还有什么成熟不成熟?

   到民主光复大陆那一天,我非得建议大法官当着全国人民,当着全世界媒体叫你说清:你李肇星到底是不是一个自然事实?若是,你就处在联系中,怎样联系就是由你自主而非你爷爷代你去主。你就知黄牙板呲着漏风,自行选择去手术,你能选择重种白牙就支持你普选能力的成熟。

   考察李肇星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话,可以证明他根本不知“民主有本质与程序”两个内涵,他说的“民主”只指程序。无论是记者的或是李照星的爷爷、奶奶,那辈人都已有“民主”这个词了,即民主已从纯实质成熟到程序形式的近代阶段了:康有为要的“新政”不是完全的宪政,这点不假,但康有为发动的举子上书这个行为本身却就是民主行动。打从严家其他先人翻译西学,《名学(逻辑学)》进中国,就有了纯学问的“民主”,同时也伴有实践的求索。所以说李外长的说法不是欠当,而且反动:他爷爷奶奶的年代已有“民主”这个概念。咱来看看三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文学界:蔡元培、梁启超、陈独秀、胡适、冯友兰、金岳霖……沈从文、林语堂、鲁迅、巴金、徐志摩、郁达夫、王统照、矛盾、老舍、李劫人、梁实秋、张爱玲……要没有民主这个软环境的温床,能平白生出这光茫四射的灿灿群星?能摧生出这么多光耀万代的人物?这些大师在世界星座中也是毫不逊色的,钱中书是这个光辉星座的最后一人。共产主义胜了利,光照千秋的思想巨人对就绝了迹!五十多年了,一位顶级大师也不出,何哉?共产妖魔断送了意志自由的活水。

   而实际意义的民主,它与意识的形成相同步,始终存在着,意志是种释放和寻求满足的力量,畅通还是受限制,始终就尾随着意志,它就是实质上的民主。做为学问的“民主”具有绝对性意义,实践意义的民主却是相对的。春秋战国就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较民主的时代,否则哪来的诸子百家?哪来我们的人文经典?秦始皇和他儿的时代,杨广的隋朝,就特别不民主,特别专制……。即使是奴隶时代,也还有自由民之间的联系,古罗马有贵族院,它就是贵族达到民主的条件,是实现民主的程序条件。

   再一个问题是,五六千年来,中国大部分时代是个一统大帝国,是没有形成成熟的民主,可要知道一个根本的事实是:共产党之前,中国从来没有一种建立在意识形态上的政权,传统的专制是自然人的专制,共产主义的专制是臆造信仰为条件的专制,二者有根本的不同。各朝代也都有依言治罪的例子:但那只是政权内部的斗争,搅不到平头百姓锅里,日出而作,日落而寝,园林牧渔,老百姓是自由自在地生活着,没有一种外来原则的特别塑造,没受到意识形态的压迫,当然就享受着素朴的自然意义的民主,而共产主义的以言治罪呢,那是以意识形态为原则专制,人人胆寒、个个自卫,举国的恐怖啊!那“红色恐怖万岁!”的标语连成红海洋,岂不是共产暴政的自标签!身份证!

   港英时期又怎样?那时你们共产匪帮的幽灵还在欧洲徘徊,你们共产党还出来“保家卫国”过?可你们的教材,你们江贼民的《百年沧桑》却记着许多前辈与英国侵略者的斗争,你这话好像“三元里抗英”也是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先辈们的反抗不是争民主吗?

   让我再实地的教育教育你:人活着不是为了使命,没有什么任务,人不是为革命才活的。干吗硬要人在港英时期说点什么?——如果港英当局不对港人实施特别的意识形态,不对人做出信仰塑造的命令,人能够凭独立身体的能力维系自己的存在,享受自己的生命:可以放歌、可以豪饮、可以侃山、可以清议、可以评头、可以论足、可以说三、可以道四,可以自由地追随正义,又可以安全地鞭挞邪恶,可以同情弱者,可以谴责恃强……嘴巴长在自己脸上,可以自由地喊、舒畅的叫,阴影里没有警察的盯稍;媒体没有对外来“大局”的义务,舆论不必在自己良知外受什么“稳定压倒一切”的限制,迫害……我问问李肇星,人们又何须去要呢?人就淌漾在自由中,还要什么民主!你个笨伯!人畅游在自由之海,只有手舞与足蹈,心神旷怡,哪管它有无政制,殖民不殖民?

   你要人说“嘛”呢?你个胶县土混混!

   你爷爷爷、奶奶奶那辈没有电视、电话、轿车,没有村支书,你不是干上却党组书记、坐着纳税人血汗钱卖的鳖车了吗?

   2、李肇星竟敢把国民的要求污辱为“闹、噪音”

   胶县牙也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两字,香港的名嘴被贴了封条;共党应承的“两制五十年不变”,却七年就变,七年就翻五十年的理,这不叫闹,不叫欺人霸道?他竟还倒打一耙:说港人是“闹”、是“噪音”,到光复大陆那一天咱把李肇星的裤叉子当封条蒙他嘴上,咱看他闹不闹!人之所以定义自己为理性动物,就因人类是据于埋才发生交流和行动的。因此,李肇星得为他的“闹”、“噪音”找到理据,这个理据得是公共的,已证的。香港问题依据的共理就是收复香港时中共的承诺,那就是法!是全世界都承认的公理,李大部长还大颜不惭地讲:“相反,民主的人也就是尊重法律的人。”那他推翻《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是尊重法律呢还是“闹”?

   不履行法律承诺的行为不叫“闹”不叫“噪音”,不叫过激。而要求履行法律承诺的行为却被指为“闹”!“噪音”!这是“三个代表”的真谛,“三贴近”的精髓,“新三民主义”的本质。

   人长的漂亮都有罪,你看那重庆大学博士魏星艳,你看那长沙青年教师黄静,你再看看那群野兽警察、局长、检长、法官……乌记、王八蛋。那个管教育的头头竟说:“都怪黄静不配合!”天啊!多么伟大的共产党!强奸犯无罪,被强奸者倒犯了不配合罪——天机一语破!这就是共产党的党性,共产党就像“解放”魏星艳、黄静那样解放全人类的!

   咱不操死共产党就实在枉来一遭人世!枉为了一回人!

   3、把共产党的内政连同共产党一齐沤粪吧!

   李肇星满嘴喷狼屎地说:“中国要维护自己法律的尊严,不允许,也不需要外来干预。”还有那个孔泉,年纪轻轻却也世故圆滑“英美的言论……是属于干涉中国内政的言行。”还有港人胡应湘也是败类叭儿狗。你们都来说说:《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是不是中国的内政?“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不是中国的内政?你们把腚当了嘴,把嘴放马桶上,早上是嘴,晚上是腚,你们还内政个啥?内政它也得是个可循的“政”,不是朝屁夕话;你们拿着自己的内政揩腚,也不尿一泡照照自己哪有嘴哪有腚!

   这内政的第二点,它是不是关于人的吧?只要它是给人立的,它就得符合人的性,它就得是人政——仁政,只要是人的政它就得经得起国际法规的求证,不干涉内政要国际法规何用?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还是安理会成员,联合国要协调国与国的关系,它能不干涉内政?萨达姆去攻科威特是侵略,侵略也是内政!

   首先的原则是——政;是“政”就得——正。不问内政还是外政,都得正!因为内政的“内”给很多王八蛋式人物以借口:什么国情、持色、差别……来为不正打掩护,这才要求从全人类共同的性质出发约束内政——只许内政正,不许内政歪,不许内政邪!这才需要国联,这才需要《人权宣言》,这才需要国际约法。内政不经了人政的求证怎么能在法理上取得绝对合法性?

   全人类只有一个标准——正义,人权!凡不正的政,管它什么内政外政,都得干涉!

   必须取缔共党的内政论,特色说。

   我就是要反共产党,并且,我告诉你李肇星,我一定能看到把你投进审判台那一天。

   我在这里对警察、法官、市长、书记们警个告:强奸魏星艳的,保庇杀害黄静的,抓蒋彦永的,拆磨王炳章、秦永敏、何德普、王金波的……一个也跑不了,你们要不趁早上吊、喝安定,这辈子就到大西北去种树!恕你们的罪一直到死!

   我一直暗恋东郭先生,八0年跟着徐文立喊废止死刑;而我自己在七九年的西单墙上首倡废止死刑。到了耄耋老年我声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