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孙丰文集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对“统战”的思辨之3

孙丰

   先把上一节的尾巴说完:港人价值观:大美人说“非常明白香港和大陆的价值观、文化等领域有共同之处,也有极多不同的看法。”我说延东老弟,你这叫瞎掰:价值观就是——自然之人从理性里的通过,除非两地的人不属一个物种,否则,一样的东西从理性里走出来就变两种啦?

   价值观只有一个=人共一个种。

   我们已经很透彻地澄清一般人的价值观,大隆人有什么不同于一般人的价值观吗?没有!为全人类全世界奠定了新政治格局、结束了近半世纪冷战的人类史诗——“六、四”就发生在大陆,它的本质就是人向人的自然本性的复归。若果全人类不是共一价值观,江泼妇也就不须要人重新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他的话就证明了人类中并没有什么共产主义价值,只有生命价值。共产主义价值只是豺狼们为吃人喝血编的唱本。

   港人那眼珠子也看不得血流白骨堆,所以他们勇敢地谴责了邓匪、江匪、李匪。那丢尽了青岛人脸的李肇星,他把“美、英以前干什么去了?”当成超天才、智慧。我告诉美女和“外交家兼诗人”:政治是人的存在所必然的后果,以追求普遍有效性为出发,能够普遍有效的原则肯定是间接而又间接。人际与环境的复杂联系当然可能作用出在这方面具有专门智慧的分子,也会出现政治这个专门业务,也会形成专门学同,但这是宏观上的不可避免。讲到个体人的生活,其始发点总是出自直接,从直接往间接攀升。“外交家兼诗人”竟不知人是从一岁往百岁上过渡,人若就近能获得生命的满足,就较少往间接上升。所以绝对多数人的自由只运用在直接生存以内,意志在直观的范围不受访碍也就是时自由。做为殖民地的香港,在经济的繁荣与个人才智的运用上从来就多采多姿,处在世界前卫,英国的港督不是选举,非普选的港督从来不推广意识形态,从来不干涉港人的言论自由。就个人自由所需的空间来说,港人是充分的,完全达到直选政府的水平,这就够了。从个人的角度上看,需要什么自由那是看水怎么来法,才决定什么将去挡的。个人才智并没预先设计要越过直接(就近)享受一定要间接到政治中。请刘延东和李肇星记住:人类本性的实现也是服从就近避远原则的,幸福的质量也是从直接的肉体感觉向间接的静观前进,只要近处(在感觉)有了个人自由,谁还放下实际已享到的幸福舍近求远于政治?正是中共的自食其言,使港人失去言论自由。失去了言论空间就是失去了自我捍卫的武器,谁还愿意陷进法轮功信徒的命运里去?这才引发出港人的政治热情的。港人当然要捍卫自己灵魂,以保证不被奸污。

   美人啊美人,请将我的教导牢记心怀:共产党政权就是《围城》,被他圈进去的拚命要逃出来,那些没被圈进去的嘛,当然要拚命挣扎以求不陷进去。

   刘延东你弟弟也参加了八九民运,杀人那刹你们找不到他全家都急疯了,证明你弟、你刘延东与我们是同一个意识形态,你干吗非要往自己的美脸上擦狗屎?

一、大美女献给香港的为什么奇丑?

   刘美人表弟说:表姐既不风头,也不狠,至少不是恶人坏人。那就把刘贤弟算作正派吧,可正派的只是大美女这个人,不是她统战部长这个角。人的肩一旦压上副“共产”重担,就必丧失原有的本真,从此就只在隐私的范围里还是原来的她(他),其他范围就被角色暗示所占领,久之其心灵就异化成为角色:去撒谎骗人,也骗己。

   这是为什么呢?做常人,其心只对生命的存在负责,用智慧来满足生存,而生命里只有吃喝阿尿睡,厌恶、欲望;当了共产党的官,就得对党的存在负起责任,对党的负责实际是对党的理念——“共产”负责。这个理念不是从客观事物里抽象出来的,它实际上没有客观根据,不存在,要让世界上没有的事在实际上存在,不用创造的方法把它造出来,它是不能实地存在的,而“去造”对于角色就是负起让它的存在责任,一旦被造出来了,不自觉地又转换成维持其存在的责任——让存在里没有的东西能成为实际的——这叫做假!提出这种设计叫谎言。对党负责就是负起撒谎、做假的责任。像胡仔、阿宝、美人、“外交家兼诗人”等等都是承接了一副担子,这副担子的真假伪劣是先于他们的智慧的,他们只有担的份,没有认知的可能。马克思撒的这个大谎就像魔方一样吸引他们把智慧用于害人害己谎言世界。

   除非是像戈尔巴乔夫那样的思想家,只认逻辑所证,其智慧是对消除谎言负责,否则就只有顺着谎言的指挥棍瞎转。

   承担了角色,不仅得撒谎,还得撒出花来,撒出水平:要不,怎么会有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共产党官员的本领就是看谁的谎撒得圆,撤得超凡出群。刘延东他弟也参加八九民运,想必刘大美人未必不同情丁子霖们,可她的真话只在肚里沤粪,不是供应觜巴说的,除了老公,孩子,她弟,还有能谈隐私的人,她的嘴就不是用来表露心迹的。

二、驳“以国为根”

   你看看:“爱国为根,团结为重,发展为要,自强为本。”虽不能与“三个代表”并驾,不能与“新三民主义”、“三个贴近”齐驱,那是因权势不同,单看造句的水平,可也算是亭亭一秀,不亚于她的模样。这共产党的官员,看的就是谁的谎撒得圆,既要汤水不漏,又要得体无痕,撒得巧夺天工,撒得芙蓉出水,荷瓣含露。

   人家美、英、法也不是没有党:民主、共和、左呀,右呀的党,多着呢,可人家的党咋就不需个统战部,咋就不说这样的话,造这样的句?道理很简单:他们那个社会,只要公民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不必对意识形态负责;那里的人只需为自己活,不是为党为意识形态活的。在自己生命里只有血呀肉呀,吃呀喝呀,痛呀痒呀,有喜怒哀乐,有严肃有放纵,有宽阔有狭隘……他们的社会就只是人的欲望的赤裸裸实现,就不用转弯也不需拐角。只要不是侵犯,你爱干啥就干去吧!社会不需人来给它唱山歌。社会就是为满足人的欲望,社会就对人的赤裸裸性质负责,人既可以赤裸裸,还撒什么谎呢?肉身里有些什么,就直接地表达什么,不必为把谎撒得不同寻常而搅尽脑汁。这共产社会,除了斗争的残酷是真,官员捞钱是真,哪还有真?

   所以我说——

三、“国不是根”人才是根

   刘美人连什么是“根”都还没弄清,厥词就先放了,又到哪里找稳定去?

   列位:请不要觉得你见过千万树的根,草的根,花的根,藤的根……就自认必知“什么是根”,若只对着某一实际对象,可能谁也不至于错认它的根,可对所有事物都有效的那个根,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来研究你实际见过的所有的根,你就能发现它们共同的方面:咱试着来归纳归纳——这根嘛,

   1、它得是本己事物的始发;

   2、它对本事物其他组成具有派生关系,是其他组成所可以归属的;

   3、根必在地面以下,能从土壤里吸收能量……

   若对这些再做抽象呢?——那就很容易看到:

   4、根,必须不是后天的,不是自造的,必定是一事物天然就有的,又在后天中起立命作用的部分。因此根必须是客观的,非意志的,自在的。

   因此我们说:国家不是根!

   理由是:人是大自然的造物,国家却是人心的造物。

   凡属于根的东西,必是自然就有的。凡是非自然的,一律不是根。国又不是客观世界的东西,它根个屁?国不同于它借以存在其上的地球,地球是自然所造,是客观世界的,是物质存在,所以它就是自已的根。还有,凡地球上的存在物,统统都是自然物质,都客观的在那里,不是自造的,是自在的。

   因此:国家不是根,只能说国家有根。

   国家的根是什么呢?——是心灵。别看国家都在地球上,并不因这些土地在地球上就是国家,地球上的山呀,水呀……统统与国家无关,有没有国家这些东西都在,地球也在。

   国在人心里。

   国是人心的认同。国家是从心里被派生出来的----国是人心对地球所做的分割认同。所以说国家有根,国家的根是——人。国却不是人的根。

   根不根的区分在哪里?根必须是天然的,自在的。人是,且永远只是自然物质,所以人以物种的种性为界,首先属于大自然;在大自然的这个条件下,而后才属于它的类;在类与种的条件下,才有了民族,国家。国在哪里?国不在地上,是在人心里,是人心假定了地球的某一局部为国。因此,是国来服务人,为人提供安全和秩序,确保人从自然那里带来的性质,能尽情的释放,让欲望能欲望。显然国的存在只是价值事实——为人。

   人不是为了被国所消费,所束缚,被意识形态所折磨才成为人的。

   人的存在是个不得己的事实,做为生命既是不得已事实,在这个不得已事实里所含有的一切也当然是不得已的!这才需要国家!所以,国的存在才有个合法不合法,因为国不是不得已事实,而是应了需要由人工建造出来的。

   人的存在天然合法,人的存在就是法,至少是法的出处与根据——就因人是不得已而有,是无原因事实,是自在性事实——这不得已而有、无原因事实、自在性事实就是法!就是根!因此只有人性,人的自由实现与发展是根,国之根——人在世界上的“存在资格”——不受侵犯,不可让渡——即人权,是国的根。

   国的存在必须建立在合法性上,合法性就是对根、对天、对没有原因事实、对自在事实的符合。合法性不是对着天然事实提出的,合法性是对着,并且只是对着一切非天然事实的,一切来自后天创造事实的。国就是后天的,人造的,首先是它得为人,而后才是人对它的承认。

   爱国,是一种行为,是对着别民族而言,当外来侵略发生,爱国就成了意识主流,在爱国这个问题上:蒋老先生是英雄!可毛老先生是发国难财的贼。

   爱国主义的要害在于——国被党吞了,国成了羊头,爱国所推销的却是党这堆烂狗肉。

四、一国的什么要两制?

   在一国制度的部容忍一个异类,这本身就是共产主义的自我否定!中央美人说:“要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基础上加强勾通,推进理解,扩大共识。做到‘家和万事兴’,发展离不开稳定,没有稳定什么也谈不上,‘湖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人是用语言来勾通的,连“一国两制”、“基本法”也得用语言才能写出来,怎么能以它为基础呢?人的存在永远都以物质为基础……实际上刘延东在这里讲的是标准,不是基础。请同共产主义是那么美妙诱人,怎么还用两制呢?共产党不是没有“制”,它允许香港不采用共产主义这意味着什么?

   答:这行为是一种让步。这让步既包含着无可奈何又揭露心理的一种自我承认——这种无可奈何是,客观上不具备纳于我的壳中或驾驭的自由;这种揭露是从心底默认自己的制度是一切客观持平的人所不可接受的。共产党是冲着共产主义不被香港人(一切人类成员)接受,这个明显事实才答应人家自带制度。这里谁都无法否定的心理学定理是:回归对于港人不是公平交宜,其后果是港人吃亏,上当。共产党才采用两制(这个妥协)这个担保让港人放心——只要你们答应回归我保证不让你们吃亏;为了让你信不至于上我们共产党的当,我们就用法律文书来承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