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孙丰文集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附录:《民主亚洲基金会》新闻发布2004.6.1

孙丰

   此刻,青岛民运人土《广交友不结社》的重要成员燕鹏正被押在金门的隆委会,但因跳海丢失证明身份的文件。全门方说要他互十二小时内证明身份,否则遣返。燕鹏来电话给薛超青,但只是留言,要求诲外紧急抢救。我们辨别是燕鹏声音,肯定无误。燕鹏刚刚被中共释放,出狱后警方搔扰不断,无奈出逃。我们来不及做更多介绍,请海外各地朋友立即行动,不能看着他刚出狼穴,再被送回虎口。

   我在这里点名:徐文立、刘青、王希哲、徐水良、林牧晨、付申奇、庄彦、王丹……凡能出力的人赶紧行动。我替燕鹏、以及还狱中的牟传珩谢大家。

   急!急!火急!

附录:《民主亚洲基金会》新闻发布2004.6.1

   敬爱的朋友﹕

   刚刚从两个来源得知中国山东省青岛市的著名民运人士燕鹏先生﹐成功偷渡进入台湾的金门岛。今天﹐金门的法院将提审他。

   希望你们根据以下的数份资料﹐把这消息发布出去﹐并呼吁台湾政府给予支持﹐获准让他居住在台湾﹐或者送他来第三个国家。

   同封﹐我们用附件方式把燕鹏先生的照片寄去给你。其中有两人者﹐另外一位是旅居美国纽约的中国民运人士──刑大昆先生。他原先就住在青岛市﹐与燕鹏以及另一著名民运人士牟传珩共事。

   (美国)刑大昆电话﹕

   (住宅)718-274-3331(手机)646-541-6878

   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

   洪哲胜博士2004.6.1

   [email protected]

   --------------------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青岛市)姜福祯

   6月2日中午12点多钟,我突然接到燕鹏由外地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里燕鹏声音不够清晰,似乎有些疲惫。他告诉我:他正在路上,与唐元隽当年一样。他急于与海外的两个朋友联系,但电话打不通,让我联系一下,我试着打了几遍,还是打不通。两小时之后我几次拨打燕鹏手机时总处在关机状态。我心急如焚,一时不知发生了什幺?明知道此路难走,为什幺偏向此处行?为什幺明知我的这个电话不保险,还要打?而且用语也不含糊。是迫不得已,还是已到达目的地?我的情绪很低落,就这样猜着闷葫芦,直到消息得到证实,我心中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燕鹏重蹈唐元隽先生覆辙,出奇制胜,实在需要大智大勇。目前,燕鹏渡海详情和所在何岛,我尚不知。听说明天就要开庭审理,我相信台湾当局一定会善待大陆民运人士投奔民主台湾,给予燕鹏像唐元隽一样的庇护和呵护。

   燕鹏多次向我表示:自出狱以来,受到市、区政保部门严密监控,受到派出所数次无端骚扰,已无法从事商务活动,亲友和生意伙伴见状都纷纷避而远之,为此他十分苦恼。可以推定燕鹏的出走是中国大陆民运人士被边缘化的结果。

   燕鹏先生89年64时期任青岛印染厂团委书记,曾经率本厂青年在厂区邻街大楼悬挂标语口号,声援威群众;98年秋民主党在山东公开筹备时,当我们提出注册资金还有缺口时,他一口允诺鼎力支持,十足可贵。

   燕鹏的前途未卜,我希望海内外同道的朋友们关注燕鹏渡海个案。

   --------------

   哲胜

   您好!燕鹏已经到达台湾海岛,希望发表此文,并告之其它媒体 。事情紧迫,开庭在即,请速帮忙!谢! 福祯

   ---------------

(台湾人权促进会)

   [email protected]

   吴佳臻小姐,你好﹗

   又有一位民运人士投奔台湾了。他是中国山东省非常有名的燕鹏先生。据他的太太从中国打电话给纽约的刑大昆先生,他已经逃到台湾的金门岛,而且当地的法院今天就要开庭。果真如此,希望你们台湾人权促进会,这次也能够出手救援。

   燕鹏没有给我们的《民主论坛》写过稿件。但是现在被关押的山东民运领袖人物牟传珩先生的稿件,都是他传过来的。燕鹏是一位曾经相当成功的商人,经常支持山东的民运人士(例如牟传珩、刑大昆等人)。正因为如此,听说,他的几个事业都被中共享种种办法击垮了。

   我在附件当中附上两张燕鹏先生的照片,其中一张是他一个人的,另外一张是他与刑大昆合照的。请用这些照片确定他的身分。

   底下有附上两份文件,其中都有介绍燕鹏先生。请你们参考。

   有什幺问题请联络。

   洪哲胜 上2004.6.1 New York City

   Cary [email protected](718) 417-9131

   ------------------------------------------------------------

海内外民运简讯

林青

青岛异议人士抗议当局抓捕燕鹏

   “中国人权”消息,中国人权受山东省“广交友不结社”朋友的委托,发表他们关于异议人士燕鹏被当局以偷越国境罪正式拘押审查的声明。异议人士燕鹏于七月十一日随旅游团在广西省北海市旅游时,被山东省青岛市国家安全局突然抓捕,并在七月十四日正式以偷越国境罪拘押审查,国安部门还搜查了燕鹏的家,搜走计算机、录象机、私人信件和一些书籍。燕鹏生于一九六四年,在青岛创立并经营过营运良好的酒店,一九八九年开始参加中国民主运动,是“广交友不结社”的活跃朋友,前后三次被公安局无理拘捕,他的酒店也因为警察强迫房主断水断电而关闭。

   牟传珩等山东“广交友不结社”的声明全文如下:

   中共申奥成功杀向人权的第一刀:青岛燕鹏被捕七月十一日中午,山东“广交友不结社”的活跃人士燕鹏先生,随旅游团到广西自治区北海市旅游时,被山东省青岛市安全局抓捕。山东省“广交友不结社”牟传珩等朋友闻讯后,从七月十二日即开始与青岛市安全局交涉,青岛市安全局的一些负责人说,释放燕鹏的事情可以研究,在中国申办奥运会的关键时刻,要爱国以民族国家大局为重,不要将燕鹏的事情闹到国外媒体上去。

   但是在申奥成功的第二天,即七月十四日,青岛市安全局却以偷越国境罪为名,办理手续正式拘押审查燕鹏。当天下午三点钟,又查抄了燕鹏的家,拿走燕鹏的手提电脑和录象机各一台,以及牟传珩的十三部著作,还有燕鹏与朋友们的来往信件与此同时,一直与“广交友不结社”保持联系的安全局官员,也突然无法联系上了,显然是拒绝继续商讨保释燕鹏之事。

   正式的捕审查燕鹏,是中国申奥成功后,中共杀向人权的第一刀。如此迫不及待的迫害异议人士,可见中国政府申奥期间对国际社会承诺的逐步改善人权,是没有诚意和不足为信的。

   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燕鹏案件,重视这一个案件所传达的人权可能不好反坏的信息。

   山东“广交友不结社”朋友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

   ----------------

中国人权新闻发布

中国山东民运理论家牟传珩等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污辱国家领导人罪判刑

中国人权新闻稿 2002年9月11日

   中国山东民运理论家牟传珩等人被以煽动颠覆及污辱国家领导人罪判刑,知情人说这是中共十六大之前震慑防止异议人士活动的计划的部份行动。

   山东民运人士及牟传珩在海外的朋友告诉中国人权,九月十日下午,青岛市大山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污辱国家领导人罪,判处山东民运理论家牟传珩有期徒刑三年,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判处民运活跃人士燕鹏有期徒刑一年半,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在法官宣读长达三十分钟的判决书之后,牟传珩和燕鹏均当庭表示,对中国法律和如此审判失望,不相信可以得到公正审判和对待,所以不会向中国的上级法院上诉。据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中国人权,中国司法部门在违反程序法关押牟传珩燕鹏大大超过一年后,又突然快速将他们判刑,不仅是要迫害惩治他们,更主要的是为了在中共十六大之前震慑异议人士,使批评抗议反对中共当局的声音不敢发或者发不出来。

   燕鹏是随团在广西省北海市旅游中,于去年七月十一日被国家安全局抓捕,理由是涉嫌偷渡国境罪。牟传珩得知情况后十分愤慨,多次联络他人一起揭露真相表达抗议,牟传珩因此也于八月十三日被捕。牟传珩起草的有些抗议信,是写给中国领导人的,判决书就是认定这些抗议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且比较少见的还认为犯下了污辱国家领导人罪。

   牟传珩也是中国山东老资格的著名异议人士,他是1979年民主墙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之一,与孙丰一起编辑出版很有影响的民办刊物《海浪花》,同时还与邢大坤等异议人士一起创办民办刊物《理论旗》和《志友论坛》,并参与民众组织“志友学社”的领导和活动。牟传珩因为民主墙的活动,1981年被捕并按反革命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释放后二十年来始终遭到警察的监控和骚扰。牟传珩长期坚持倡导“广交友不结社”的主张,以此作为异议人士争取民主而又避免招致中共镇压的行为策略,从而成为赞同并实行这种策略的异议人士的精神领袖。

   燕鹏是山东省活跃的异议人士,1989年开始参加中国民主运动,是“广交友不结社”的活跃成员,因此前后三次被公安局无理拘捕。燕鹏在青岛创立并经营过一家营运良好的酒店,以赢利丰厚的收入支持民主人权的活动,并帮助遭到迫害生活艰难的异议人士。

   燕鹏因而被青岛警方视为必须打击拔除的危险人物,他的酒店也因为警察强迫房主断水断电而被迫关闭。

   中国人权谴责中国政府压制言论自由、剥夺人民批评抗议政府的权利,谴责为此而对牟传珩燕鹏的判刑迫害。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并就此案指出,为了政治会议的目的而判刑,借判刑震慑社会的不满和表达愿望,不仅迫害人权,也违反法律程序和目的,对中国的法制健全和发展极为有害。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新世纪 (6/3/2004 13:5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