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孙丰文集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三个代表”批判之13

鲁汉

   想对“党”作出理性的批判有十几年,享受着大牢的寒窗,觉得是呼之欲出,可每每有呼就是不出;即使在最近,在“三个代表”的批判中,也烦恼屡屡,觉着是已经豁然,命题就藏在喉咙,挑在舌尖,咳个嗽也怕把它弹出,可就是难流到笔端;恼着、烦着呢。四十分钟前,烦躁住笔站到桥下停车场,仰脸数繁星,梳理流车红灯,……正怪笨脑无用,看着数着,数着看着……豁然有悟省:啊!“党”,竟是这么个东西,……于是乎,回斗室,再握笔……记下车场清风洗、塞流涤而涌出些须——思辩:

   在别处我们说过:理性的批判必须是对概念的还原,还原到无原可还时就达到了事物的本,顺着这藤往下摸,我们终于缕清:还原为什么能使事物澄明呢?就因还原能使事物归属进它所属的际间,使被考察对象归进到它的类,它的种;在它的类里、种里,也就一目了然了它是个什么东西。

   “国际”这个词,“际”就指示出它的范围、域界——是以“国”做分子的。美国的州,中国的省再大,比许多小国成倍的大,可还是成不了以国为际里的单位。这里,只允许以入“国”为其分子;在国与国之间的联系就叫——国际;其射程一下子跨越许多国家,从这个洲打到那个州的“蛋”,就管它叫“洲际”导弹。中国有“全运会”,以省,部,大行业为际;各个省内的活动,就有(省辖)市际的、县际的。“际”就规定了内容的界限、范围。人权的本质是关于人的,所以是“人际”间的。而“际”前的定语成份就是这界限、范围的质——被考察内容。它规定处在这界限、范围里的是什么东西。

   这样,我们立马就澄明了一党专政这概念错在哪里?一党为什么行不通?为什么说“一党”不是党?——任何研究都以被研究事物的名称为间际冠词;比如:医学的、数学的;它们都是知识,是学问,但只有珍病医病的知识才能纳进医学,只有关于数的知识才能纳入数学。对概念的还原就提醒我们:只有在界限、范围、领域以内才谈得上知识,学问,一越了界,条理性就不复存在,哪还有知识可谈?

   关于人的问题以人为界——人际;学校与学校间的活动以校为界——校际;企业与企业间以单位为界——厂际;……党呢?——当然以党为界——“党际”;我们踏着铁鞋众里觅它千回百回,想把党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却十数载不得要领的,原来竟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际”字。——政党必须以党为际,一切不以党为际的都不是政党——党只能是党与党之间构成的事实。任一政党都是存在在党际里;无论你是甲党、乙党、丙党,只要你说自己是一个党,你在说自己“是党”这话里就已含上了——你是党际间的一个事实。“党”就是一个范围、界限,不在“党”的范围、界限里,哪来的党?

   为什么说“三个代表”不是理论,不合法呢?就因它讨论的内容是关于政党的,但却不是在党际里讨论,是在人际里搅合。“三个代表”的党,不是党里的党,是人里的;人众里只有人——男人、女人;老人、少人;善良的人、恶毒的人……哪来的党?人乃自然事实,党却是意志产物,客观自然事物里怎么会有主观意志的产物?扯蛋!不以他党为本党存在的条件,却以人为条件;不是为对着他党发生作用,而是为对着人;这能叫党?这只能叫霸!叫支配,强权!

   理论的要件是只有在它所属的界限、范围内才可能建立起条理知识,离开了界限、范围,到哪去找条理性?它“三个代表”是在人际里摆弄党的杂水——如同说江泽民在狗群里接生羊崽。

   至此,我们终于澄明了:政党的合法性就是政党必须是党际事实!共产党不是党际事实,所以共产党非法!

   至此,我们也澄明了“立党之本”——就因党是党际事实——所以创立一个实际政党的根本就是:只能在党际联系中创立!对着党所立的才是党!所立之党又必须是只对着党来活动(绝不是对着任何别的东西)。

   这样,“立党之本”就是以他党为本党的活动对象,不以人为作用对象。党与党绞劲所触动的是关系,经过“关系”环节而后落实到人,它永远不威胁人。党永远以关系为活动内容,以党际为活动空间,怎么能威胁了人呢?——党互相顶牛扛膀,顶来扛去就把坏毛病全给挤兑没了,剩下的是有用的,发挥出来的是正值。

   党际,是一切政党能做为政党的条件!因而也就是它合法性的根据!它的得以创立的——本!

   这共产党嘛,不是一个处在党际里的党,是处在人际里的,不以他党却以人为作用对象,所以它虽叫党,却不是党;是什么?是怪物!是支配欲!是霸!是阀!是狼!强权!土皇帝!

新世纪 (2/5/2003 2:5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