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孙丰文集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孙丰

   【大纪元2月28日讯】由金光灿灿先生的努力,使社会制度还原为文化:只有使用文化才有人的行为,行为一词就蕴含选择,人只有成了文化的,才能选择,人是用行为去贪污、去自肥的。顺著他的思路,我们在《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的研究中,完成了对文化的还原——所谓使用文化,也就是指人已被规定成能观念的动物了,那么,一切丑恶行为如贪污、作假、自肥……等等,都是行为的方式,这些方式是由发动行为的观念所决定的。那么,真正清除腐败的办法就明摆在那里了:

   将具有就引发腐败的文化废除,以不列发腐败的文化来代之。

   人之初,其性不恶也不善。先有观念而后才有人的善恶,因而善恶不是物质之人的自然性质,而是塑造人的那些观念的性质——是观念的真假决定人性的善恶。从人的理解出发,觉得观念只是让我们达到明白的“意思”,但人并不是达到明白就完事了的,我们的一行一动都是用明白推动才能发生。因而导致每一具体明白的那些观念是善恶美丑的真正根源。我们意识里的每一个明白,到了实践里其自身就分解成许多的环节和过渡,而我们的意志只受到要达到目的的驱动,扑向目标,根本来不及反观目的在实践里都包含些什么样的过渡,是怎样完成这些过渡的,目的在实践里自行分解为许多步骤环节,即使它是一个假观念,自身含著明显的裂隙,它也分散消溶在不被察觉的实践推进里,无法被经验所直观到。

   我们就借对“神”这个概念的分析,来向读者展现这里的关系。

一、其实“神”也是因为“要”理解,并且是一种特殊的理解

   所谓人文初开,这句话的直接的意思是:人从纯粹的动物升华出最初的,最简单的,最直接的理解能力,“理解”在我们的经验中总是被看成一种主观能动的努力,可最早的智人的形成并不是个努力行为,其前他们还没有知,又怎么会有知的选择与要求呢?智慧的造成是环境中的自然后果。如果不是从经验体验,而从“发展心理学”或“心理形成学”的角度来观察“智力形成”,就能理解到:所谓智力,其天然性质就是理解,人除非不进化为智人,一旦进化成为智人,理解倾向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当代哲学、科学,所强调的“先有假设,而后去证明”这个科学的方法,其实是理解能力的天然本性,并非是人的主观要求。因经验的生动性将其掩盖了。所以——人类一旦从动物进化成为智人,立刻就假设了整个宇宙(自然界)是人类智力所可以理解的。——其实这不是我们心灵的假设,而是客观物质的意识机能的——机能性。因为理解是已知的必然设定。

   可是,直到到今天,我们的心理在体验上还总觉得这是一个由心理做出的假定。因为智慧是理解的流射,而理解总是指向对象的,宇宙事物全是对象,生命的这一“流射”——碰上任何对象就当然地设定“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的功能就是理解,不论理解了与否,它都认定理解是可能的。正是在理解里,有了最初的朴素型直解和理性间接性理解:原因是有的事可以被用已知朴素地直观理解,有的事不能被已知马上给予理解。对不能直接理解的事,要嘛暂停理解,要么就得设定那是比人力更强大的力量——其实,这也是一个理解。

   别忘了:人类,除了理解,还有期待——人得往下活,活需要条件,就期待风调雨顺,期待丰收,期待事事顺通。如果人的理解机能与还要往下活指向——期待心理发生了综合呢?

   从对可直接理解的体验里,人类感觉到了自己心灵的运用——是原因,是力量,有其价值;人类从这里体验到自己的努力是某种后果的动力,对一切尚不能理解的事物呢?就很自然地肯定并寄予给一种更强大的力量。我们的祖先,一方面得用自己的努力去为自己的生存创造条件,就必然碰上许多的障碍;另一方面又相信有比自己还要强大得多的力量;再加上对好运气的“期待”——要求幸福愿望;期待的驱动就不可扼止地落到对人力背后那更强大的力量的承认与恳求上,这就综合出祷告,祭祀、巫术,宗教——神。

   “神”这个词的“根”其实就是“能量”、“原因”,不过含著“强大”、“超越”、“不能面对”、“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是人力不可测度的”……这些主观立场就完成了对、学一样——都是出自理解的要求。是承认理解的无能却又不甘心的一种理解假设。对“神”这个概念的拆卸,我们也就可能对它的形成做出这些过渡上的领略,其过渡的环节因分解在实践的努力步骤里,是无法被经验体验到的。它的形成史所以就淹没在实践中,是因人的实践除了能看到目的,并围绕目的,是看不到目的以外的东西的。

   同样,对我们社会的一切方面都发生效用的“共产”,从直观上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它比虎比狼比野兽更凶更恶更残忍的那些性质,人们会说“共产”不就是两个字符,一个词吗,它又有什么力量?人的如何行为是听凭了自己的意志的选择,与这个词有什么关系?日常理性忘了的是:不经由观念人的意志又从哪里来呢?何况,可以经验的事实是:同为共产党员,既有非常之恶的,又有不怎么恶的,甚至也有很好很正派的。人们所直观到的事实不支持“共产”这个词是灾难的渊薮。不认它就是中国社会腐败的力量所在,不承认它对人比人自己还有力量,有根本的规定性。下边就让我们做解开这个迷团的尝试——

二、对“共产”一词的理性思辩

   整个宇宙事物,不管是它们的存在本身,还是它们自身的或与他物的联系,都是语言的反映对象,经语言反映了,才是人所可以把握的。可宇宙事物首先是存在,在存在里才包含联系。所以心灵所依仗的概念既有质,也有关系。“共产”概念里的这个“产”字,说的是质,是存在,有其自在性;而“共”说的却是关系。关系是事物的关系,不是关系的关系。事物是自在的,它自己的存在包含了它的性质,也包含了它的关系。它自身各质点的关系以及它与外部事物的关系都只是个发现到与未被发现到的问题,还有一个发现的真与假的问题。所有的宇宙事物都有独立存在性,所以是我们可以朴素地观察(经验)到的,这一点永远不会犯错误。但各独立事物之间的关系,我们则可能观察不到,或不是准确地观察到。比如:我们所直接经验到的大地是平的,这个观察就挡住了我们对“地是——球”的的可靠把握,同理,我们能知道什心是独立,什么是共同,却未必能明了“共同”并不像独立是有自在性的。

   在必须的事件和必须的场合下,个体事物才有“共同”性联系——社会“生产关系”当然也可以出现共同性联系。这个经验也不会错,能错的是:我们在肯定这一共同关系时往往忽略了关系的区别——共同性是独立个体的共同性,不是共同性的共同性;处在共同性里的个体依旧还是完备个体,并不改变其原有的独立性的个体,就会承不承认这种独立并不妨碍它的独立。因而“共同性”只是个体性的临时约法,永远不是自在的,它是个此一时彼一时的关系。事物不存在永恒上的共同性。被捆绑在“共同”里的个体事物依旧还是个体,还是独立的。如果一旦由社会用强力把“共”设定为人际的最高和最一般的准则,它就必须通过不间断的实践环节来支持,共性不能在撤去外部支持的条件下继续保持。

   如果我们只是观察“共产”,怎么观也观不到它的嗜杀性、残暴性、野蛮性、腐败性——人们会说它不就是一句要用“共同”来保证公平性的话吗?话又不吃人,也没有可直观的机械力……它怎么会是腐败的根源呢?我们上述这些体会都是被观念造成意识之后才可能的,它当然包含不了观念的形成里已包含了对人的意识的支配力。而共产观念在实践的推行中对于人的意识是只突出目的性,并不显现对外力的呼唤,共产目标时刻需要从实践寻求必要的支持,但这些支持因只在实践上,就通过环节逃避在经验之外。共产主义的领袖们能自觉到自己把共产当做目标——宗旨,但并不能自觉到为了这个目标所需要的外部支持,他们的“共产”并不是本己存在。由于它不是自在,人不从外部支持它它就得垮台,为了它不垮就只好不间断地呼唤外力来消灭一切它感到是“威胁”的力量。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共产主义是按照必然律很自然地从一个过渡进展到另一个过渡上的,最后必然导致暴政的,由于“共产”对人的支配被分解在实践的各个过渡里,共产理念之做为暴政的源泉也就是神之不知鬼之不觉。就是当事人明明干了些罪恶,他们还往往自觉为贡献呢!——匈亚利事件发生,毛泽东深有感触地对他的伙伴们说,咱们的镇反杀的人多点,但比较彻底,就镇住了反抗,所以就没发生匈亚利事件。他这些话并不完全是撒谎,心理上含有相当的逼真。就连他吹大牛的“大跃进”,他也觉不出是自己故意吹大牛,要知道他得对这个“共产”意识形态负起责任。我们应该知道却没有知道的是:

   “共产”概念是个主观流射,在其流射中不含反观机制,并不能使活动在其内的人把智慧反用于对它自身的反观。它就像那飞箭,流弹,只能前进不能发生逆向,永远打不著自己。所以当彭德怀用朴素直觉对“大跃进”做出批判时,毛泽东心理里是真实地感到委屈的,因为他从对理念的维护出发来——发动吹牛,彭德怀从所直观到的事态出发来展开批评,所对是同一事件,取的却是两个立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发生共识的。毛泽东的个性里可以考察到他流氓性一面,但仅仅个性弱点不足以使他如此残暴,也不足以支持起为什么所有共产党领袖都一个德行,一样被残暴。只有他一无反顾地献身共产,并且只对“共产”这个意识的形态负责,那么,这一负责才要求以牺牲其他为条件,特别是牺牲对“人是什么?”的回答为其条件,从而必然地酿成了史无前例的暴政。如果谁要谴责他,他心里还真含著委屈的:“镇压反革命有何惭愧之有?”毛泽东的话,并不完全是流氓嘴脸,也含著些他对皇帝那件新衣必须的责任,是没有新衣这个事实与硬要人们描绘出它的富丽堂皇,这个要求的责任之间的矛盾,这就必须把所有那些说坦率如童孩的话的人统统打成反革命,要不,谁还不说皇帝光著屁股?!

   本文的任务是讨论腐败机理的,咱就得看看“共产”概念本身所包含的腐败的必然力量:在以上行文中我们已指出,腐败的条件必须是双因子性事物——即必须是假的,是谎的。所谓真假只关系到语言、思想、理性,客观事实并没有假。语言、思想与它所表达的那个事实间的关系不相符合才是假。而语言总和都是人用为理解的,所以真假的第一层关系就是语言的用处对人性的反映与把握上的真与假,因为无论说的话与人性本质的关联是真是假,人的存在都永恒为真,那怕是一个撒谎大王,其人性也是来自自然,是真的——自然律里的人性满足需要与不撒谎的人一模一样,是与那些谎言的方向背道而驰的。人的自然的一面与社会的意识形态的一面二者之间就存在了一个裂隙——人得屈从于社会的意识形态(共产理念),否则生命危险,那就拚命地去追随官方吧;人同时也必须受驱于自然的力量,以完满自身的存在。反正人类既有存在的一面,又有必须服从政权的一面,这个裂隙,或这个矛盾怎么去统一呢?那就拚命地使用意识的一面(用说的话来来满足社会)遮挡著自身满足的一面(用实际行动来服务自己),这个关系反映在人的生存与社会联系的统一中就是腐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