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孙丰文集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孙丰

   【大纪元2月25日讯】吕加平这“一石”何止千层万层浪,朋友们且莫等闲看,振奋、开心当然应该,也要有心理准备。年初之时不少人撰文号召民运,要有迎接巨变的心理准备。虽不敢说巨变马上会发生,也绝不会再等十四年。这就像果子熟了,你不摘它它就得自己掉下来,历史走到这一步,各方面的要素均达到成熟,你当局者怎么小心异异也是阻当不住的。重大的历史事变总要:

   1、历史自身的最一般趋势(这一点早就成熟);

   2、许多杰出分子对历史趋势的追随与把握,只有当杰出分子的觉悟与历史趋势的进程完全吻合的时,事变的临界条件才其具备;

   3、反映历史最一般趋势的、并且足以覆盖全局的偶然事件的唤起。

   这里的关系是:两股力量的合流和历史趋势与偶发事件的最适时交叉:两股合流的力量是历史的一般趋势和杰出个人、杰出群体的努力;偶然事件恰好反映出历史一般趋势的方向和人们的普遍要求,为杰出个人和诸精英集团提供出施展才华的机会,使富有生气的却还处在潜在地位的新的观念骤然发酵,从在野地位迅速地普遍为社会的一般观念,成为不能抗拒的力量,使一切保守的、僵化的观念不击自溃,使社会完成更新。

   吕加平先生的活动应纳入中国历史进程的最积极力量来考察,他不属于偶然事件之中。他的活动所造成的他的个人人格已经深入到社会机体的各个方面,已经自发育为不能对之效忽视的历史力量:干脆:“吕加平”这三个字就是一个社会信号,它代表了伦理、正义、顽强不息,耐力、不信邪、蔑视权威……还处在奋斗中的中国民主人士们不能没有这个符号,中共高层那些非江人士也需吕加平的斗争来平衡自己的心理,他们的精神有一种失衡引起的饥渴,他们看到的一派末日景象,心理上又不甘心于共产党覆灭,他们本能地拒绝民主斗士们的路线,尤其在感情上有一种对严肃理论探索的抵制,情不自禁地培养起一种需要拿江泽民来开涮才能满足心理某种失衡的潜意识要求。

   我们看到的这一切都发生在:农民无以承受灾难转嫁,广大农村正不自觉地在意料外的揭竿酝酿;城市失业正源源不断为结束中共输送大军;财政金融的黑洞找不出路;政治黑暗导致国民心灵的普遍丧失正发酵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无序……变革价值观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这样一个大背景下。

   吕加平的活动当然是最积极的,决不是偶然的,但对他处理的慎与不慎,当与不当却具有一种不意天降色彩的威力,谁知道它从哪方面引发决堤,谁能预见他能牵动哪根神经?……他自己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小胡、二温不知道;江泽民也不能预见……甚至那将要被牵引爆的力量自身也不能预先知道。

   早上看到吕加平出事的消息,我感到的只是沉重,只有句“这怎么办?”缠在心头,怎么想也想不到会有个“江宋光碟”正等在那里。当然也不敢奢望这“光碟”真正能救了咱们的英雄,可它还真是救了英雄!

   万岁!乌拉!乌拉!万岁!

   这一事件告诉我们什么呢?中国真正成熟了:只要有呼,必就有应。

   所以我顺便对理论史家虚舟说那上几句:我最早一个推荐他的文章,但现在我要说:虚舟成沉舟,虚舟的短处是——无识!有学无识非英杰。虚舟用民主阵营尚没有成熟的力量来掩饰他的无识,力量不一定有形,力量潜藏在一般趋势里,若它可被直观哪还有什么杰出人物可谈。我恳求他能从吕加平事件中看到力量,我用:微观世界里人不能测度一个具体分子的运动行程,但概率却对万千个分子的运动作出精确描述。虚舟先生的文章以年初尾为分水,分界岭以后他是沉舟。因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上网,咱留待后来讨论虚舟的文章,但仍然要声明,我的学不足,评论上在学的方面可能出错,且虚舟有学,虽不尽但到底是学。

   吕加平是英雄:识、胆、人品;

   吕加平的事不一定不引发后续——

   这个后续我们还不能预见。大家得高度关注,有呼以备应。我们想说的是:巨变是不是在即咱实在不知道,但是:巨变正在走来,所以:你、我、他……咱们大家都须瞪大眼等著,它一来咱好往上扑。

   我还想说:希望胡温能把握时机,以最少暴烈的方式完成民主进程最好。我讲的胡、温,是中国现实形势下的胡温,不是共产党的胡温。有一天我们可能去为胡、温撕喊,但条件是:决不许在胡、温前边加共产党。

   吕加平是英雄!敬仰你!

   时刻都来关心他的前途呀!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2/25/2004 8:35:5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