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救国不是捉迷藏!]
孙丰文集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国不是捉迷藏!

孙丰

一、一个政权,两条战略

   统治者分成两帮,施行两条路线。

   先说江集团:疯狂十三年交出领袖权柄后,路线是:1、在统治者内部贯彻流氓战略,行为全不考虑公理,不计后果,不受人类一般价值规范约束,表现为攻击,发难、寻衅,其行为总在意料外。其活动只关人事,不关国家管理——佐证出他们心理里只有对个人安全的要求,没有对民众生计和国家前途的责任;其心理定势是:只要事关胡派就一概施以攻击、干扰,不需要什么根据,不问对错——心理变态到了极端:处处、时时,事事都取逼人策略,没有起码的准则,特征只是——疯狂!江泽民患有理性上的狂颠症。

   2、上海帮的人都有一种“覆灭不可避免”的潜意识,因而对民众则取野蛮高压政策,导致了政权纳粹化,使国家沦为清一色警察天下,政权特务化;除了叨叨“稳定压倒一切”他们没有别的战略。最明显的转折是1999-2002年,他们的肆无忌惮和鸟雀胸襟终于把中国推上了火山口,举国成了大炸弹,这一现实背景默化为他们的潜意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心里只有一个“可别炸了”,因此他们的全部智力和活动就是“防火防爆”——政权功能只用于防爆,一个把其全部精力都用于“防”的政权,特务化就势所必然。

   关于胡派:我们将胡锦涛战略命名为:“弯弯绕”或“捉迷藏”。

   本文的任务是阐明:“国难”是实际地在那里:表现为民众要求出路,国家要求正常运行和有效秩序;这都是些实际的处境,对这些实际处境做出有效疏导需要实际的调整步骤,炸弹引信的排除是干一件拆除实事,不是拆除表演,不是表示表示民众就有了出路的。我们深切理解一个从江泽民淫威中过渡出来的政权需要民众的同情,因此我们支持胡锦涛为争取民意所做的努力。不管我们在对共产党的斗争上是多么的不妥胁,但仍然无私地声援小胡,我们的立场是对正义负责。但一年多的历史提醒我们:胡哥哥虽是统帅身份,却不具庖丁本事。统帅者必须有至大至刚之气,有塞于天地间的大勇,必须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胡锦涛胸中没这个大道,有了这个大道,则不避不躲,直揭矛盾直取首级!

   统帅者不是表演,得一件事一件事的去干;对恶,得一个一个的除,统帅者决不绕圈子,避责任,统帅是敢挡敢为,对大道负责。我们并不认小胡的行为在心理上是出于表演,但实践上却淀化成一条避江贼锋芒,遇事绕圈子的捉迷藏路线,因此我们要向他大喊:争取民意能获得人的同情,但救不了国!

   “载舟之水亦可覆舟”这千年古训指出民意不可违这个事实,但这个“民意不可违”你得去把它做出来,得把“覆舟”要素实际的铲除,不是叫人看看就能奏效,这载舟的水究竟是载你还是覆你得看你是否真正为民众找出出路,不是你挂个正义在嘴上,而是让社会按照正义来运行。路是拿脚趟出来的,不是绕圈子绕出来的,不是亲民形象亲出来的!救国不是在墙上画饼!因此胡锦涛应该猛醒:捉迷藏不能救国!

二、中国已处在火山爆发的临界点

   以99年为界,其前矛盾还主要集中在社会的主要方面,还不能用“救”这个观念来思考它;或多或少,还有退路,前途也多少有选择余地。九九年江泽民心理完全失衡,陷于极端暴戾的病态,其思维完全背离了常人逻辑,鸡肠心眼用于国家战略,使管理严重紊乱:明显显示江泽民患有竭斯底里症的事件有二:一是他对法轮功的恐惧,二是他力挺米洛舍维奇所表现出的反常——江泽民的心理疾病导致了国家政权的疯痴!国家也患上了竭斯底里症。终于瓦解了几千年才培育起来的民族心灵秩序的最后防线,并直接扰乱了自然所造就的生态环境,国家全面地陷入绝壁。在人们还来不及应变确认的当口,形势就实际地超越了临界点——虽说事实中国还没爆炸,倒不是说它的程度达不到爆炸,而是上次镇压的烈度和现代统治对技术的依赖,难以造就出总爆炸机会,民怨的沸腾只能分散发作,就使他们可以个个击破。

   国家的这个现实状况决定了胡锦涛政权一诞生,面对的就只能是救国,不可能是发展,不管当局者口头上是否这样说,心底却就是这样承认的。

   两个新面孔一上台就拉出救国的架式:其言其行一是谨慎二是迂迥,严格地遵守让民众能把自己与江系人马区别开来的底线,这是胡系一条心照不宣的默契,就被舆论称之为“亲民”。两人所把之舵明显地要向外证明:我们不是江泽民,我们没疯,我们没那,我们心理健康正常,我们要摆脱江氏变态心理所陷的泥沼。他们的努力是尽可能地在麻痹弱势群体的怒火,弱化他们可能的挺而走险。他们不只是在口头上说,也在实际上有所表现,做了不少有效努力,这使舆论都看得到的。

   但社会已经被变态狂拖进了死胡同:江泽民的极端已使矛盾普遍化白热化:

   国没有退路了;

   民众没有退路了;

   江泽民也没有退路了;

   胡锦涛派也没有退路了……

   所以——江派人马不敢对弱势民众的抗挣有那怕稍许的缓解,不肯给抗挣者一丝的喘息,因为那怕一小步的退让也将是连人带政权的同归于尽。

   处在生死边缘的市民农民,一点生息的回旋都得不到,是非按照老天爷的必然律去自建机会不可的了!整个国家就像崩得要爆的气球,到哪里去完成缓冲所必须的余地呢?没有最起码的缓冲,社会就无从完成新生所必须的休整。

   中国社会的各系力量都是上足弦的弹簧,错杂地缠绕着,缕不得,卸不得,牵那一丝都是整体的山崩地摧壮士死,谁都很难为共同的前途做出设计。

   历史留给江泽民集团的最宽容前途也只有孤注一掷——坏下去!恶下去!坏到那天算那天!恶到何处是何处!反正横竖都是个灭亡呗!坏一点,恶一点是亡;狠命的坏,狠命的恶也是亡,那就疯狂地坏、疯狂地恶吧!由他的极端所铸就的中国前景,是进是退对他们都没有安全,没有出路,历史对江泽民的最大愿谅也就是审判,江泽民自己把自己推上了绝境!

   如果注意研究江泽民、曾庆红这一年多的表演,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乱了方寸地以攻为守:他们两人都在心底无意识地判了自己死刑!其活动除了挣扎还能有什么呢?2003年上海帮的行为记录是:

   1、脱裤子赖在军委炕上不下地;

   2、军委主席自兼卫士长;

   3、隐满sars;

   4、周正毅案一石惊慌全沪贪官;

   5、江泽民死皮赖脸地要胡锦涛把周正毅案的调查权移交黄菊;

   6、伶俐智昏扑拘英雄郑恩崇;

   7、两度越界北京捕人;

   8、借台湾兴风作浪混水救命;

   9、连傻瓜都干不出的军队高层人事变动;……

   这全部做为就两个字:耍赖;揭示了一个心理:恐惧;构成一个目标:垂死!

   历史就到了这一步:他们自己也不认为这是有可能的挣扎,不挣扎又能咋的?所以江集团只有两个方向:对人民的不问情由的斩尽杀绝,后果吗来不及顾了;政权内部的对胡温就发难、出击、寻衅;千方百计阻挠胡温与民众合流的可能。连面首青楼也成了将帅,这老江不是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嘛!

三、历史交给胡锦涛的任务:拆除中国这枚巨型核弹上的引信

   就在江集团把全中国浇满汽油、液化气的背景下,胡温出山,这样的背景上形成胡锦涛的“弯弯绕”或“抓迷藏”战略,是很好理解的。即胡一味地“亲民”造形,他不实地地去疏导矛盾,不下手拆除核弹引信,原因是他没有这个本钱。

   我们说弯弯绕路线只可命名胡锦涛,不可共命为胡温,因两人肩上责任不同,温家宝在政治路线上没有选择的主动性。

   我们说的本钱是指个性素质:小胡出身平民,顶多有人上人的欲望,很难有统帅民族之梦。胡哥胸中无雄兵也无成竹,他随时有把后背靠到更力者胸上的准奋,孩子哭抱给他娘是共党官员的统病,他从来也没想到自己的胸得给所有人当顶靠,自己的心得给所有人拿出主义;也没有去拆核弹引信放准备。历史的阴差阳错到了这节骨眼上,他能拿出的主义就是亲民,他能把的舵就是避风躲浪。就是“弯弯绕”或“捉迷藏”。胡哥哥,少无致君泽民之学,壮而行就拿不出披荆斩棘,打狼捕虎,拆除核弹引信之术。怎么办呢?他只有用言行与江泽民划清楚河与汉界,让国人知道他不恶不邪还算正常人。这叫牛屁不是吹的,钢豆不是嚼的,火车不是推的。

   客观的中国政治形势是江泽民太臭,臭到他自己都不相信还有退路,臭到没有人敢与之相并立,当世中国,男雄宁可被人指为匪,也不肯与江泽民结为兄弟;妇道宁可被辱为婊子,也不肯与江泽民结为兄妹,小胡不通过亲民以与江泽民划开界限,行吗?!

   而因主观方面小胡不具有统帅之识之才,他只知道亲民以求同情,却不知道亲民并不能化解矛盾,亲民不能让地冒钱,不能给弱势群体以出路,不能把正义之根扎到地里,不能把炸弹引信拿开,不能让圈地虎狼不吃人,不能让沦为死地的金融焕发生机,不能让贪进那便便大腹里的金钱倒流回到国库,不能让破败了的自然生态恢复平衡,也不能使离了的心复归凝聚……

   这就是我们常常听到来自社会各角落的“亲民工程不能救国”。这是胡锦涛“捉迷藏战略”的必然性一面。事实上亲民也不易:一是江集团不让他亲;二是他们也没有亲民的本钱。

   农村暴政、城市的失业大军、圈地引发的冲突……对中国任何一项危机做出回旋都要——钱,而中国金融正深陷在腐败的阱里呼唤救助——自救还是钱;连突发的传染病、爱滋病都已不是个纯粹疾病,可以说事情只要扯上中国的边,就算蚊子叮一口也能演化成政治乱丝上的要塞,中国的事没有一项不向着埋葬政权演化的。中国,实际上已完全政治化了,吃、喝、阿、尿、睡;连动物也卷进了政治施涡,中国无政治外的净土,没有不命系要“共党”快亡的领域了……

   无论是横看还是竖瞧:中国事事处处,角角落落都急待缓冲,可又连轻重缓急都难区难分了。这一年胡温有许多缓冲步骤,虽采纳了,不但受到江派的挑衅,更受到客观可能性的制约;心到了,力度却不足。实际效应上,就不能不是些“亲民的干巴人情”,而且进一步又不得不退三步,举步危艰!

   我们清议者心里是明白“亲民工程”救不了国。

四、有无绕开江泽民这块烂肉而通罗马的路径?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要的是回答:政治家的第一要素是什么?肯定的说就是——识!政治家受命危难,他就得自问自答:危在何处,难在哪里?走出困境,是什么东西的走出困境?救民于水深火热,救国于艰难困苦,就得让自己知道:除了民,除了国,其他一切皆瞎说!政治家的首要素质是不能自己骗自己!胡锦涛是十三亿生灵中最便于救国的一个人,他能不能救了这十三亿,能不能救了这个民族,就看他能不能自己向自已揭穿:“党”字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你唤它它不应,你拿棍子撬它它不痛,拿坦克压压不着它——原来它根本不存在!我胡锦涛堂堂七尺汉子,一表男儿,干什么上这个当,受这个骗!它既然根本不存在,我胡温肩上驼着这个臭包袱又图的什么?“党”既然就是皇帝的新衣,我胡温穿上战袍跨上马,谁他妈想耍死赖,你来吧!斩一个赖蛤蚂千万民工拖欠工资全清,破一个上海帮,全国的艾滋患者人人有了药;绳之一个江泽民天也高地也阔路也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