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孙丰文集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孙丰

   咱先圆圆场,这可不是发难,有关文章间的批评有张三一言者做了很恰当的界定,这老东西真是好人,理论深刻,人又正派,好可爱!今天是说刘青的命题不说他,怕误会,拉他的话做做虎皮,挡档风。

   刘青命题原式是《中国修宪承诺是建立人权体制的良好开端》,我不是来同你商讨的,做的是结论句。老共无缘无故的又关我十年,就像抓我的人说的:“你不用惭愧,成全成全你”——倒也真成全了:命题对不对,当不当,这一类的事一见就知。咱切入正题吧:

   1、“中国”这个主语不当

   美国鬼子、法国鬼子的也许可以这么说说,你不行,你自己就有修宪要求,咱都有;你,我,咱们算不算中国?这个主语犯指物不清的错误,这里发生的是一客观行为,要求具体主语,这个主语应为中共(你实际说的也是中共)。

   2、主语有限定范围的功能

   主语在句子中的作用是交待出“谁?什么?”实际上也就完成了范围限定。什么的范围?就是行为的范围;句子中的谓语揭露“干什么?怎么样?”干什么就是行为。这里的行为是“承诺”,它只能隶属主语,命题的主语是中共;谓语部分无论多么复杂,多么正确,多么富于价值,却因谓语之隶属于主语而全部都属了主语——“建立人权体制”只能是主语(中共)的行为,非它莫属。事实上你刘青的活动机关就叫《中国人权》,而我们全体“敌对分子”都是在争取人的尊严,所从事的都是人权活动,因而“建立人权体制”是我们每一个正奋斗着的中国人要争取的目标,绝对不仅仅是属于中共辖下目标,这个命题的逻辑指向就使“建立人权体制”属之于共产党了。它承诺保障人权,我们欢迎并推动,它不承诺呢?我们用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去奋斗。它的承诺正是我们争取、奋斗的结果。

   3、“开端”没有良好或恶劣

   像“人之初”是性善还是性恶一样,开端不能被评价,因为莠、良是价值评判,这里还没有可供评判的价值事件,怎么良好?说开端,已完满了。

   4、其实刘青的命题是:《我们欢迎中国这次修宪在尊重人权上做出的承诺》或者《中国在人权方面的修宪承诺应予肯定》……。

   5、尊重人权的修宪承诺是一种进步

   对从来不承认人权,不懂人权的共产党来说,承认就是进了一步,开明了一分,但承诺与体制在内容上只有联系与相通,却非必然性,因为体制既含内容又含形式。因此,这一承诺只是社会的某种进步,并不是人权体制的开端,也不能必然保证人权体制的建立。这一关系没有充分条件。

   6、判断句必须具有包含关系

   这个命题抛开内容不谈,单讲逻辑,并不成立。因这是一个判断句,有联项“是”,它就要求后项必须能从前项里必然地分析抽取而得,必须是包含与被包含关系。你的命题的前项是个主观选择,意志选择统统不是普遍有效,没有必然的包含性。承诺这个意志可能导致建立人权机制,也可能并不导致,没有必然性。比如:“他是一个人,要喝水”,这个“他”可以还原成自然客体,性质不变,喝水是人的性质所必然具有的。但某种体制并不是对它的承诺这个主观意志能可靠保证的。“人权体制”不是承诺所必然地包含的。承诺不必然是体制的开端。

   这是不是一种无的的瞎放箭呢?不是!是咱说的这些话来管着咱,咱管不了话。咱自己觉着是由意志挑选话来对挡事,那是咱的觉着。咱们从光腚猴子开始,只有被先于来到世上那些人说的话把咱们也给塑造到能说话了——能懂事了,咱才能挑着话来对挡。话不对办不了对事——

   那马克思就是个榜样:在研究立场上好像不宜多指责他,他那套东西的坏、恶、残暴,就因他用来反映研究的那个观念——“共”是错的,他把“共产”做成原则、理念这是一种联结,把它加给研究成果,成果再正确也=0,就像经院哲学在方法上也是严格的,正确的,它的目的是用来证明神的存在,目的错了全错。客观世界上根本没有“共”,要想“共产”就得强行叫它有,这一强行也就得外力支持,这支持的力量去支持根本没有的事,就只能上升到暴力的水平。

   最后一件事:国内的民主空气空前高涨,是不是该动一动了?调门该升它几个台阶?咱们那个《论坛》剩下的人最多,现下时兴校友会,是不是也该想想老底,别忘了老本,……请给个邮箱。

新世纪 (1/13/2004 13: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