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文集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

   2OO3年,中国的人权记录还是恶化,江氏独裁正成为纳粹政权(陈奎德语)。同样的是,去年民主舆论的威力也越加明显,我们不能做确凿地举证,却能切切实实感受到互联网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推动。为争民主,代价是高昂的,可民主也正扎扎实实地走来!

   君不见:宝马一案引起波澜,正汹涌澎湃滚滚向前,谁能阻?何力能拦?对它的点击竟超过了非典,这不好用以说明对非典的关注弱于宝马案,却能支持国内政治生活质量在上升——“我要发言”!意志自由的觉醒天天在涨。

   我不仅要关注社会,我还要对社会事件发表意见!社会就是大家,我是大家中的一个,我为什幺不就大家的事述说自己的意见?

   统治者是在用前所未有的残酷来强化统治,可被统治者也以更顽强的意志、更充足的信心来打破这种野蛮的封锁,来粉碎这法西斯的强化。——

   我们的共同性方面当然应由我们共同决策!你不给?哼,我们自己就来夺!

   舆论是我们的武器,互联网就是我们的阵地。

   统计学可以显示;对社会事件的关注,总是呈升值坐标:后一个案获得的关注率总是超越从前,证明了我们民族,我们同胞的整体理性正臻于成熟,每天都在“上一个新台阶”,虽然艰难,却也势不可挡!不讨回自己的尊严,道路崎岖,暗礁,风险都挡不住我们被觉醒所呼唤!

   专制的锣帽每拧紧一扣,就把民主的要求推进一环,更趋成熟,更趋普遍,民主大业再艰难,却也势不可免!

   江泽民你拧吧,你纳粹吧,纳粹的崩折也就近在尺咫。

   宝马案所呈现的关注率向一切正义之士,向奋斗在民主之路上的斗士提出要求:

   内外动员、全力以赴,让舆论声势更集中,更浩大,更明确,更有引导性,瞄准此点,不松口不撒手,把这案子翻个底儿朝天!让死者瞑目、让伤者喘气从此心宽,让生者把自己的尊严、安全牢牢交给自己来管;让民众看到自己,让民众相信自己,通过这个个案汇集成最广泛的自由大军,见枯摧枯,见朽拉朽,荡涤民主之路上的邪恶羁绊!

   此时此刻的中国政治态势,使宝马案具有了战略性地位,可以当成一次战役来打,以求击中纳粹主义的穴点,带动出斗争的新希望,新路线。因为,它是一个个案,却是处在许许多多个案之中的,受许多个案影响的,又是影响前后许多个案的;它是在中国风烟四处,八方洪溃的背景里的,是瓢未摁下葫芦又起来,是动其一处周身摇晃的,是共产主义已从人们心中扫除净尽的大环境下的个案;特别是江泽民所受到的国际追诉越来越从虚处落到实处,成为实质追诉的时候,诺大的地球他竟找不到避难地的背景下。法轮功迫害不只使江集团瑟缩发抖,恐慌万分,也使胡政权进退无路,不管胡温嘴上说不说,法轮功迫害的压力对他们是越来越沉重,一日一时不摆脱都是捆缚手脚,法轮功在内政迫害中却一步步地攀上了世界舞台,成为整个人类的心病,整个人类都为之共鸣,成为中共外交上无法摆脱的自缚,粉碎法轮功迫害,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所以宝马案这一脚踢好了,有承前启后、有四面开花、八方收果的意义。

   因这个个案有许多有利条件,而且还案里套案——从整个国家形势来看,草菅人命,滥杀无辜的肆无忌弹,已经把仇恨共产的种子撒遍,扫荡强权,驱除乌云与黑暗,重整干纲,要民主,要兰天已成为全民的动员;各地命案在黄静案的号召里已经完成了它的组织使命,人们已从孙志刚案、刘涌案重审,罗永忠案进入程序,孙大午、刘荻案里看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且除了自己救自己也没有另外的出路,所以宝马案的宏观背景和自身的成熟都是优于其前的,它已经完成了人心调度,把胡政权摆到了举国人心面前:这个案子胡锦涛没有退路。

   且案子内部还套着关明波豆腐渣工程,桥塌人亡被买断的更大蔽案,且已经爆露,震了天,在了案,它已经客观地在那里了,即使把它“买下去”,也只是做为真相的被暂封暂掩,发生的事件是在物质世界里的发生,它就飞不了,消不掉,只要时机到了,就一定能被唤醒,让真相重见天。

   在这个案子上,舆论能一浪高过一浪,且不间断地刨曝新发现,既攻本案,又有外围打援,以本案为主攻,又用相连的案来包抄围歼,最高层就无法装聋作哑。因为这宝马案无论多幺复杂难缠,也只是地方势力的节错根盘,动不着最高层的毛汗。高层没有心虚之忧,可以放马以求民心,只要用力得当,就可能再造成一起最高插手,使局面大变,还可给胡温争脸,打击江集团。

   这张牌一要咬住苏秀文不松牙;

   二要发掘那三条1.85的彪形大汉,要把那家伙扭断的窗柱找到,恢复到它在案件中的位置。

   三要对网上那“十条疑问”穷追猛打,一条一条的翻,一项一项的追,不追到根不能把手撤。

   四要广泛搜集并爆露关明波工程公司的舞蔽事实,深入调查,及时上网,把网上的贴子翻番再翻番。

   要知道宝马案是在黄静案效应的背景上被推波助澜起来的,如果此役取胜,反过来再回援黄静案,黄静案也有它的有利条件:有著名权威专家的鉴定;有广泛的民众愤怒基础;而且案子漏洞破绽百出;还有李健、杨春波两位斗士的穷追不舍;有高层的批示;实际上这也是一个设有退路的案子,只要把声势造大,借着宝马案的贯力就有可能摧垮长沙匪恶。如若宝马案能顺势揭开关明波豆腐工程的黑社会网络,是可以动摇黑省政权,可以根据情况出击副市长朱胜文自杀案。

   朋友们别旁观,伸张正义应人人向前,脚下正是好时机,一齐发表意见,迫使中共最高出面。争取宝马案的成功,再用宝马案推动成功,鼓舞举国情绪。

   朋友们,网上还有多起命案,为这些可怜的兄弟姊妹,我们往上冲!

   把宝马案当成一个战役来打。

   中国民主运动的骨干以及主要领袖们几乎都在美国,中国政治形势到了你们作统筹考虑,引导舆论,有目标,有环节,有步骤的时刻了,一句话:中国的民主进程已经到了需要组织的时候了。面对国内民主的蓬勃,海外应承担起组织责任。

   对一个法西斯政权,纳粹尸还,别留什幺情面。

新世纪 (1/12/2004 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