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文集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

   2OO3年,中国的人权记录还是恶化,江氏独裁正成为纳粹政权(陈奎德语)。同样的是,去年民主舆论的威力也越加明显,我们不能做确凿地举证,却能切切实实感受到互联网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推动。为争民主,代价是高昂的,可民主也正扎扎实实地走来!

   君不见:宝马一案引起波澜,正汹涌澎湃滚滚向前,谁能阻?何力能拦?对它的点击竟超过了非典,这不好用以说明对非典的关注弱于宝马案,却能支持国内政治生活质量在上升——“我要发言”!意志自由的觉醒天天在涨。

   我不仅要关注社会,我还要对社会事件发表意见!社会就是大家,我是大家中的一个,我为什幺不就大家的事述说自己的意见?

   统治者是在用前所未有的残酷来强化统治,可被统治者也以更顽强的意志、更充足的信心来打破这种野蛮的封锁,来粉碎这法西斯的强化。——

   我们的共同性方面当然应由我们共同决策!你不给?哼,我们自己就来夺!

   舆论是我们的武器,互联网就是我们的阵地。

   统计学可以显示;对社会事件的关注,总是呈升值坐标:后一个案获得的关注率总是超越从前,证明了我们民族,我们同胞的整体理性正臻于成熟,每天都在“上一个新台阶”,虽然艰难,却也势不可挡!不讨回自己的尊严,道路崎岖,暗礁,风险都挡不住我们被觉醒所呼唤!

   专制的锣帽每拧紧一扣,就把民主的要求推进一环,更趋成熟,更趋普遍,民主大业再艰难,却也势不可免!

   江泽民你拧吧,你纳粹吧,纳粹的崩折也就近在尺咫。

   宝马案所呈现的关注率向一切正义之士,向奋斗在民主之路上的斗士提出要求:

   内外动员、全力以赴,让舆论声势更集中,更浩大,更明确,更有引导性,瞄准此点,不松口不撒手,把这案子翻个底儿朝天!让死者瞑目、让伤者喘气从此心宽,让生者把自己的尊严、安全牢牢交给自己来管;让民众看到自己,让民众相信自己,通过这个个案汇集成最广泛的自由大军,见枯摧枯,见朽拉朽,荡涤民主之路上的邪恶羁绊!

   此时此刻的中国政治态势,使宝马案具有了战略性地位,可以当成一次战役来打,以求击中纳粹主义的穴点,带动出斗争的新希望,新路线。因为,它是一个个案,却是处在许许多多个案之中的,受许多个案影响的,又是影响前后许多个案的;它是在中国风烟四处,八方洪溃的背景里的,是瓢未摁下葫芦又起来,是动其一处周身摇晃的,是共产主义已从人们心中扫除净尽的大环境下的个案;特别是江泽民所受到的国际追诉越来越从虚处落到实处,成为实质追诉的时候,诺大的地球他竟找不到避难地的背景下。法轮功迫害不只使江集团瑟缩发抖,恐慌万分,也使胡政权进退无路,不管胡温嘴上说不说,法轮功迫害的压力对他们是越来越沉重,一日一时不摆脱都是捆缚手脚,法轮功在内政迫害中却一步步地攀上了世界舞台,成为整个人类的心病,整个人类都为之共鸣,成为中共外交上无法摆脱的自缚,粉碎法轮功迫害,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所以宝马案这一脚踢好了,有承前启后、有四面开花、八方收果的意义。

   因这个个案有许多有利条件,而且还案里套案——从整个国家形势来看,草菅人命,滥杀无辜的肆无忌弹,已经把仇恨共产的种子撒遍,扫荡强权,驱除乌云与黑暗,重整干纲,要民主,要兰天已成为全民的动员;各地命案在黄静案的号召里已经完成了它的组织使命,人们已从孙志刚案、刘涌案重审,罗永忠案进入程序,孙大午、刘荻案里看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且除了自己救自己也没有另外的出路,所以宝马案的宏观背景和自身的成熟都是优于其前的,它已经完成了人心调度,把胡政权摆到了举国人心面前:这个案子胡锦涛没有退路。

   且案子内部还套着关明波豆腐渣工程,桥塌人亡被买断的更大蔽案,且已经爆露,震了天,在了案,它已经客观地在那里了,即使把它“买下去”,也只是做为真相的被暂封暂掩,发生的事件是在物质世界里的发生,它就飞不了,消不掉,只要时机到了,就一定能被唤醒,让真相重见天。

   在这个案子上,舆论能一浪高过一浪,且不间断地刨曝新发现,既攻本案,又有外围打援,以本案为主攻,又用相连的案来包抄围歼,最高层就无法装聋作哑。因为这宝马案无论多幺复杂难缠,也只是地方势力的节错根盘,动不着最高层的毛汗。高层没有心虚之忧,可以放马以求民心,只要用力得当,就可能再造成一起最高插手,使局面大变,还可给胡温争脸,打击江集团。

   这张牌一要咬住苏秀文不松牙;

   二要发掘那三条1.85的彪形大汉,要把那家伙扭断的窗柱找到,恢复到它在案件中的位置。

   三要对网上那“十条疑问”穷追猛打,一条一条的翻,一项一项的追,不追到根不能把手撤。

   四要广泛搜集并爆露关明波工程公司的舞蔽事实,深入调查,及时上网,把网上的贴子翻番再翻番。

   要知道宝马案是在黄静案效应的背景上被推波助澜起来的,如果此役取胜,反过来再回援黄静案,黄静案也有它的有利条件:有著名权威专家的鉴定;有广泛的民众愤怒基础;而且案子漏洞破绽百出;还有李健、杨春波两位斗士的穷追不舍;有高层的批示;实际上这也是一个设有退路的案子,只要把声势造大,借着宝马案的贯力就有可能摧垮长沙匪恶。如若宝马案能顺势揭开关明波豆腐工程的黑社会网络,是可以动摇黑省政权,可以根据情况出击副市长朱胜文自杀案。

   朋友们别旁观,伸张正义应人人向前,脚下正是好时机,一齐发表意见,迫使中共最高出面。争取宝马案的成功,再用宝马案推动成功,鼓舞举国情绪。

   朋友们,网上还有多起命案,为这些可怜的兄弟姊妹,我们往上冲!

   把宝马案当成一个战役来打。

   中国民主运动的骨干以及主要领袖们几乎都在美国,中国政治形势到了你们作统筹考虑,引导舆论,有目标,有环节,有步骤的时刻了,一句话:中国的民主进程已经到了需要组织的时候了。面对国内民主的蓬勃,海外应承担起组织责任。

   对一个法西斯政权,纳粹尸还,别留什幺情面。

新世纪 (1/12/2004 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