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文集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孙丰

   2OO3年,中国的人权记录还是恶化,江氏独裁正成为纳粹政权(陈奎德语)。同样的是,去年民主舆论的威力也越加明显,我们不能做确凿地举证,却能切切实实感受到互联网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推动。为争民主,代价是高昂的,可民主也正扎扎实实地走来!

   君不见:宝马一案引起波澜,正汹涌澎湃滚滚向前,谁能阻?何力能拦?对它的点击竟超过了非典,这不好用以说明对非典的关注弱于宝马案,却能支持国内政治生活质量在上升——“我要发言”!意志自由的觉醒天天在涨。

   我不仅要关注社会,我还要对社会事件发表意见!社会就是大家,我是大家中的一个,我为什幺不就大家的事述说自己的意见?

   统治者是在用前所未有的残酷来强化统治,可被统治者也以更顽强的意志、更充足的信心来打破这种野蛮的封锁,来粉碎这法西斯的强化。——

   我们的共同性方面当然应由我们共同决策!你不给?哼,我们自己就来夺!

   舆论是我们的武器,互联网就是我们的阵地。

   统计学可以显示;对社会事件的关注,总是呈升值坐标:后一个案获得的关注率总是超越从前,证明了我们民族,我们同胞的整体理性正臻于成熟,每天都在“上一个新台阶”,虽然艰难,却也势不可挡!不讨回自己的尊严,道路崎岖,暗礁,风险都挡不住我们被觉醒所呼唤!

   专制的锣帽每拧紧一扣,就把民主的要求推进一环,更趋成熟,更趋普遍,民主大业再艰难,却也势不可免!

   江泽民你拧吧,你纳粹吧,纳粹的崩折也就近在尺咫。

   宝马案所呈现的关注率向一切正义之士,向奋斗在民主之路上的斗士提出要求:

   内外动员、全力以赴,让舆论声势更集中,更浩大,更明确,更有引导性,瞄准此点,不松口不撒手,把这案子翻个底儿朝天!让死者瞑目、让伤者喘气从此心宽,让生者把自己的尊严、安全牢牢交给自己来管;让民众看到自己,让民众相信自己,通过这个个案汇集成最广泛的自由大军,见枯摧枯,见朽拉朽,荡涤民主之路上的邪恶羁绊!

   此时此刻的中国政治态势,使宝马案具有了战略性地位,可以当成一次战役来打,以求击中纳粹主义的穴点,带动出斗争的新希望,新路线。因为,它是一个个案,却是处在许许多多个案之中的,受许多个案影响的,又是影响前后许多个案的;它是在中国风烟四处,八方洪溃的背景里的,是瓢未摁下葫芦又起来,是动其一处周身摇晃的,是共产主义已从人们心中扫除净尽的大环境下的个案;特别是江泽民所受到的国际追诉越来越从虚处落到实处,成为实质追诉的时候,诺大的地球他竟找不到避难地的背景下。法轮功迫害不只使江集团瑟缩发抖,恐慌万分,也使胡政权进退无路,不管胡温嘴上说不说,法轮功迫害的压力对他们是越来越沉重,一日一时不摆脱都是捆缚手脚,法轮功在内政迫害中却一步步地攀上了世界舞台,成为整个人类的心病,整个人类都为之共鸣,成为中共外交上无法摆脱的自缚,粉碎法轮功迫害,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所以宝马案这一脚踢好了,有承前启后、有四面开花、八方收果的意义。

   因这个个案有许多有利条件,而且还案里套案——从整个国家形势来看,草菅人命,滥杀无辜的肆无忌弹,已经把仇恨共产的种子撒遍,扫荡强权,驱除乌云与黑暗,重整干纲,要民主,要兰天已成为全民的动员;各地命案在黄静案的号召里已经完成了它的组织使命,人们已从孙志刚案、刘涌案重审,罗永忠案进入程序,孙大午、刘荻案里看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且除了自己救自己也没有另外的出路,所以宝马案的宏观背景和自身的成熟都是优于其前的,它已经完成了人心调度,把胡政权摆到了举国人心面前:这个案子胡锦涛没有退路。

   且案子内部还套着关明波豆腐渣工程,桥塌人亡被买断的更大蔽案,且已经爆露,震了天,在了案,它已经客观地在那里了,即使把它“买下去”,也只是做为真相的被暂封暂掩,发生的事件是在物质世界里的发生,它就飞不了,消不掉,只要时机到了,就一定能被唤醒,让真相重见天。

   在这个案子上,舆论能一浪高过一浪,且不间断地刨曝新发现,既攻本案,又有外围打援,以本案为主攻,又用相连的案来包抄围歼,最高层就无法装聋作哑。因为这宝马案无论多幺复杂难缠,也只是地方势力的节错根盘,动不着最高层的毛汗。高层没有心虚之忧,可以放马以求民心,只要用力得当,就可能再造成一起最高插手,使局面大变,还可给胡温争脸,打击江集团。

   这张牌一要咬住苏秀文不松牙;

   二要发掘那三条1.85的彪形大汉,要把那家伙扭断的窗柱找到,恢复到它在案件中的位置。

   三要对网上那“十条疑问”穷追猛打,一条一条的翻,一项一项的追,不追到根不能把手撤。

   四要广泛搜集并爆露关明波工程公司的舞蔽事实,深入调查,及时上网,把网上的贴子翻番再翻番。

   要知道宝马案是在黄静案效应的背景上被推波助澜起来的,如果此役取胜,反过来再回援黄静案,黄静案也有它的有利条件:有著名权威专家的鉴定;有广泛的民众愤怒基础;而且案子漏洞破绽百出;还有李健、杨春波两位斗士的穷追不舍;有高层的批示;实际上这也是一个设有退路的案子,只要把声势造大,借着宝马案的贯力就有可能摧垮长沙匪恶。如若宝马案能顺势揭开关明波豆腐工程的黑社会网络,是可以动摇黑省政权,可以根据情况出击副市长朱胜文自杀案。

   朋友们别旁观,伸张正义应人人向前,脚下正是好时机,一齐发表意见,迫使中共最高出面。争取宝马案的成功,再用宝马案推动成功,鼓舞举国情绪。

   朋友们,网上还有多起命案,为这些可怜的兄弟姊妹,我们往上冲!

   把宝马案当成一个战役来打。

   中国民主运动的骨干以及主要领袖们几乎都在美国,中国政治形势到了你们作统筹考虑,引导舆论,有目标,有环节,有步骤的时刻了,一句话:中国的民主进程已经到了需要组织的时候了。面对国内民主的蓬勃,海外应承担起组织责任。

   对一个法西斯政权,纳粹尸还,别留什幺情面。

新世纪 (1/12/2004 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