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孙丰文集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改造大学新闻系,是对人类伦理根脉的摧残!(2)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邓、江、胡间的斗争就是对多党制的呼唤!
·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不了改革!
·章立凡把话说倒了,应为“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负责产”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1)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孙丰

   若明白中国的对联是什么东西,明白对联不是散文:对联要表义,这是所有文字的东西共同的本质,但对联还要求相对性,等价性,这是它自己独有的形式,就使它比散文狭窄了一层,选择范围大大压缩了。如果你也能用这个立场来理解江泽民其人,其行,其政权,并找出相对的、对等的讽刺物,那就只能是毛泽东了。

   问一问眼下中国的政治态势什么样:其矛盾普遍到什么程度?尖锐到什么程度?社会不公深刻到什么程度?社会黑暗到何种地步?多少人陷于了绝路困境?

   然后再来问:这样的政治态势,这种画面的社会,要不要讽刺,嘲弄,抵制?该不该背离它?攻击它?

   得到的回答是:必须!这关系是必然的。

   比较难于理解的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毛泽东?一因毛泽东是一条大恶棍,这个悲惨的社会现状不就是他那枝邪笔所涂就吗?二是中国人痛恨毛泽东、咒骂毛泽东可不是一天,怎么会把一个被鞭笞的幽灵抬出来呢?问题不在这里,问题的要害是究竟人是在现实里讨生活还是在过往的历史里讨?是人们手捧的这个锅等米迫切,还是对以往历史的澄清迫切?那些被推土机铲地出门,无处诉冤的是今人不是古人,人们正承受著的是直接由江泽民供给的罪孽,并不是直接来自亡灵。要急待摆脱的是现实政权所造成的黑暗还是它的过往史?

   这里还有个问题被研究所忽略:这个当代人无法忍受的现实政权与毛泽东的关系:由于共产党像太阳,毛泽东大救星的长期鼓噪,国人心灵也都被潜意识地淀化:共产党是毛泽东所建,又是毛泽东将之带出困境走进胜利,共产党这个政权也是毛译东所建——

   因而共产党、“中华人民只和国”都被无意识化为政治的毛泽东遗产。

   而江泽民无疑就成为这一遗产的窃取者,人们是把他当成不肖子孙,当成一个遗产旁落事实来看的。因此毛泽东热这个社会现状夹杂著一种用这一政权的来源来戏落来讽讥它的现状的微妙情感,其潜台词是:人家老毛流血牺牲打下天下,倒让你们这帮王八蛋占了穴窠——江泽民这个歪门邪种、败家的不肖后代,得了便宜还卖那“三表”的乖……这让人心理有一种不平,他们要打打这个不平。

   研究者还得弄清:我们的同胞是在共产政权下来反共产政权,就得对只有打著红旗才能反红旗有所领悟,只能举著已不是眼下的痛痒来反又痛又痒的这个眼下政权——肖云良领导下的那些要饭碗的辽阳工人不是举著毛大主席那慈眉善目的画像来示的威吗?!“打倒共产党”虽是普遍的要求,但还只是肚皮以里的自由,至少还不能在现实环境里的呼喊,不能写成徽标,印上旗帜。

   江三代是现实统治者,是领袖,请考虑这同一个级别上找出讽刺对等物,当然只能毛泽东了,也只有毛泽东这个符号才是足以蔑视江泽民的,才能有效蔑视的。

   构成毛泽东热的动源主要是情感而非理性,而且是由江泽民,江政权刺激引发,所以毛泽东那份派头,形态,也起到唬人的效应——也许老毛不是一流书法家,但老毛写的字像字,可以看,可以欣赏,至少有它的艺术领悟之处,十三亿人又有几何能懂?也可能,老毛不是李白也不是杜甫,可他弄的那些诗——是诗,那些词——是词,至少你读著不别扭,有那个味,有艺术上的感染力量;也许,老毛算不上真正思想家,理论家,可老毛写出的文章有思想,有理论,老毛有《矛盾论》、《实践说》;老毛能说出道理,虽不见得永恒为真,却也能在内部不含矛盾,老毛抡得起,拿得下,坐有坐派站有站相,老毛不须作秀,也不作秀……这不仅是老毛一个人,而是跟著老毛的那群人都不作秀,都没轻浮到让人作恶的程度……

   可这让今恶心的“江三代”呢?不会写字却到处吹“书法”,到处题词留言,不懂诗词却还装懂发表那歪歪东西,谁读“江三代”的诗能获得艺术上的享受,能受到感染?反正我是从来没听一个人说读“江三代”的诗能不恶心的。他不懂什么是理论,却自吹了不起的理论创新……江泽民那副派头刺激著国人,呼唤著国人对他作派对性发泄,人们便自然地要用老毛来把他踢阴沟里去。

   如果明白传统文化的对仗变成了现时的派对,毛泽东热是种派对性讽刺艺术,也就明白它的原理了。

   新世纪的老毛热,最直观的因素是印象,印象酿成情绪,这股热就是一股挖苦、嘲笑、讽剌江泽民的情绪骚动,一种情绪波。

   当然老毛热的主要动力植根于现政权的腐朽,现社会的失公,现社会的人间地狱,这是理性,持久而坚定,但它的表现形式不一定必定也是理性,其中也不乏理性的思考,比如我们的批判,但更多更大量的却是来自刺激——对来自江政权的剌激的反应;所以它的主要任务是讽刺,挖苦,讽刺挖苦当然更多更直接地成之于发泄,它当然由被挖苦对象的形象所直接反射:引起这种发泄要求的动因就是江泽民那男不男女不女的的虚荣心。我自己有清楚的记忆:九七年难友张杰拿些画报给找看,其中有大画家蒋兆和画的邓小平肖像、老江吹笛子肖像,与他画《主席走遍全国》一个派头;但因此前看了出访回程在飞机上卖唱做作的江泽民,在什么人家里弹钢琴的、用外语回话的江泽民,还有杨尚昆捧场的“江泽民同志知识丰富、学识渊博”的记忆,心不由一愣:装腔作势,元首在装腔作势!可要糟了!!我以自己的这一体会来做心理学合成:毛泽东热的最朴素的发韧就是对江泽民穷三不稳的人品个性的反弹,讽讥。

   当然一个民族的总情绪远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清的。

   这一分析意在说明:用一个死去的恶棍来派对一个现实恶棍,那就是说:这个现实恶棍是恶到了不覆加的程度了。

新世纪 (1/11/2004 0: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