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孙丰文集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孙丰

   在下这支不留情面的笔对锦涛兄贬抑连连,这是实情。读了黎自京先生的《胡锦涛鲁豫视察,言:“官逼民反危机”》也就情不自抑地为他叫一声:好!事在意外,却在情中,在下为胡兄的话所感染,被深深打动。人不只是非要贬抑,也一样能赞扬,敬仰。就看你干了什么:国难当头,民不聊生,你承认这个事实,要克服它,表现出对正义的向往,自会得到拥戴,支持;如果你畏首畏脚,裹足不前,只打蚊子苍蝇,不打虎狼,当然就要遭到嘲讽,乃至唾弃。《人民日报》倡不许撒谎的署名文章,佐证出胡在山东、河南所言为实。所以,借此机会向胡锦涛说上几句:

   一、胡锦涛应明白:没有专事“敌对”的人大概不用我提示,胡的心里也亮亮堂堂:世界上没有反革命,没有阶级敌人,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没有敌对势力!世上有的只是爹娘生,爹娘养的血肉之躯,是人就一样的知痛、痒、酸、麻;饥、寒、饱、暖;……大自然又没意识,并不照“敌对势力”的原则制造物种。反革命,阶级敌人,敌对势力,是人脑里的,只是观者的主观意念,可以反看,也可以正瞧:李世民可以把魏征看成敌人,那当然是专政,砍脑瓜;也可把他看成“能人”,就可以治国平天下,做朋友、成同志、发展他入党;甚至任命为政府总理——这么大的差别就在唐太宗的一念之间;这个“阶级敌人”治的国并没治到大唐以外去?还不是增进大唐人的福乐?

   俺老家还有个姓管名仲的叫化子,对齐桓有杀身大仇,可人家齐桓也没用“敌对势力”这个观念待他,而是根据国家的现实需要,立他为相,还拜为干爸;齐桓的“敌我不分”不是换来了一个诸侯称霸?可见:“敌人、反革命”不是真的,是只存在在当事的个人意志里;他若这样看问题,就是,他若那样看呢,就不是!是彻彻底底的意念虚幻!与被定为敌人、反革命的人丝毫无关。

   一九六七年的毛泽东看四帅、四副总理的议论是“二月逆流”(反革命性质),一九七一年他又说是革命行为——同一个脑子对同一事件,却有绝对相反的两个评价,何哉?此一时彼一时也!同样是民众上访,江氏政权就评价为破坏稳定,颠覆国家,又抓又办;胡锦涛呢,却下车接受他们的状告,并给以安慰;换了一个观念这破坏稳定就变成了“官逼民反的危机”。这同一个事实,在不同的党魁、元首手里,就成两重天!何哉?因使用了不同的观念!

   只要换换观念,修正一下自己的立场,问题就可以解决,可以皆大欢喜,干戈就化玉帛,还有什么必要为着一个意识的空壳硬给血肉之躯的人以痛苦呢?请锦涛兄想想:实际来感受生活质量的是人,不是党!世上根本没有“党”,它又能算什么鸟?那不是自编的一个幻觉在糊弄欺骗吗?

   这“党”不过是个意念,人有个脑子,它能不派生意念?什么样的意念不是由着脑子一堆一堆的随便建?亨受生活的是人,有生有死的还是人,咱为什么傻乎乎地正天抱着个“党”在那里发昏害人呢?

   就我们能看到的胡锦涛言论来说,他这次在山东、河南的讲话是最活泼最人味的人话,不是党八股,他说的是山东这个真地方,二百七十多户人家还有住着八十年代中期救灾棚这种真事;三百多适龄童只有五十二名在上学这个人间事实;那比大庄园主还豪华的县干部住宅也是这同一人间里的事实。虽然他没有作专门揭示,但这些事实本身却包含了:那贪污的书记、县长是些真真实实的人,不是说句“以党性担保”他们就不贪不腐不犯罪了的,党性管不了人恶。胡锦涛此行此言也就钢打铜铸一般地支持他在其他场合念叨的:“共产党员的党性”,“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是百分之百的假话、混话。胡锦涛可能不一定在逻辑上透彻这些句子涵值的矛盾,但他与每一个老百姓一样知道那是不着痛痒、不着边际的缚衍塞责。——打从他带上红领巾就陷进党的大谎缸,在面上早忘了什么是真话了。就胡锦涛这一年来数次言政改,以及此次山东讲话来评估,就他的心底,他的本意看,他对社会正义、社会理念的丧失,对普遍的社会不公与黑暗,对秩序的失控还表现出相当的焦急与不安,喷发出他的愤怒;证明着他还有同情心,怜悯心,还有对正义的真切向往与匡扶。我们也能看到他锄强扶弱的意愿表达,时不时有些努力。问题在于:从这一年多的总体态势来看:中国政情不是向着开明,不是进化,而是急剧后退,恶化;连专制魔王毛泽东都被抬了出来以讽刺、挖苦这个国情,可想而知这个社会衰败退化到何种程度。

   二、为什么社会不按照锦涛兄努力的方向运转呢?阐明胡锦涛努力的主观向望与社会的反方运转是本文的主旨,一年多来胡锦涛的努力缺少路线上的一贯性——完全民意的言论次数不少:不许用专政的方法对待人民群众的不同意见;上访是人民的正常权利;改革的阻力在共产党内;共产党高层的五怕;干涉孙大午、刘荻、孙志刚案;抗非典;废止“收容条例”;这次鲁豫讲话……但也还有像《宣传工作会议讲话》这样完全反开明反进化的言论;在李长春的攻,江泽民的围堵下讲“我也同意逮捕杜导斌”;完全逢场作戏的《七一讲话》、《新年祝词》……等等;表现出胡锦涛个性上的不足,没有两军相持勇者胜的气概,多次正面努力取得的成果,被一次负面的妥胁倒退净光还要倒贴。胡锦涛的不足是:他心里明明清楚共产不能救国,他却非拉着自己也厌恶也根本不相信的这面臭旗、邪理来办人的事,他没有要自己回答:共产主义若能救中国,中国能至于有今天吗?!

   胡锦涛正犯着一个用造成中国现状的原因来救这个现状的错误;用sars病毒来救sars患者;这是可能的吗?所以胡这一年的路线缺少一贯性,顽强性;照他的意志迈出一步,碰上江泽民等人的要挟立即就折箭蔫神退上三步。也就是说胡锦涛在推动中国开明方面心到了,但力不足,远远的不足以抵当江泽民用在反动方面的力量。

   所以我们认为摆在胡锦涛前方的选择就是他自己对自己做出明确回答:是人的世界还是党的世界?你要踏的是人间不平,要锄的奸邪是人中恶势还是哪里的?如果是,胡锦涛的智与勇就只能立在人上,只有人本才能源源供应这种气概——就必须清楚“以人‘为’本”是不行的,不是“为”,而是“是”本。“人就是社会的本”!那就得彻底地树立起人本的旗帜,当然就是砍掉“党”旗帜,“党”概念必须从价值理念里干净地扫除,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从此社会只允许把政党当做组织民众的形式,只许党与党之间的关系,不许社会出现任何权威党。

   胡锦涛就得自己向自己做出回答:你是为看不下去的这幅人间悲惨画面所激动,还是因为你是共产党人才激动?你要为人间匡扶这幅不堪目睹的画面,是要将它谱成常人的秩序,还是“意念空壳”的秩序?你要的是人类正义,人间秩序,又怎么能用“意念空壳”来完成?“皇帝的新衣”再好,并不蔽体,你依旧抱着那套“共产新衣”,又怎么能唤来人间春光呢?你一边拿什么也不是的新衣骗自己骗人民,又一边喊着救人民出水火,这怎么可能?真理是:穿着皇帝的新衣,又焉能舒了广袖?人要舒广袖,就得告别皇帝的新衣!

   三、能不能绕过共产而迎来文明?

   既然不能穿了皇帝的新衣来舒广袖,就不能在保留共产的名义下扶了正义,就不能绕过共产“三代”而走进开明时代,这已经是一个不需论证的公理,没有人不这样认为,包括江泽民。这几年以来谁还见过江某人讲正义,他是赤裸裸地讲镇压,它不问清红与皂白,只问“稳定”,因为只有稳定才能藏垢与纳污。温家宝既能讲出“巨变在即,不依主观为转移”,就证明他也与咱一样一眼看到底,我想这温二哥心底里是不存在“敌人、敌对势力”这些观念的,他肯定能洞见共产党非垮不可这个前途,像李慎之、李锐、胡绩伟、鲍彤……等等这些共产党人能觉悟到的前途,胡、温……等等就觉悟不到?不太能!叫人不明白的是温家宝既知巨变不能转移他为什么不亲手去发动这个巨变?由胡锦涛宣布改造它也好、解散它也好;由反对派的我们把它推倒也好;还是它自己腐朽烂透塌了架也好;反正没有人怀疑它要垮台,如果江泽民还有信心,就用不着乱军了。共产党近期要垮台,必垮台,是全票通过的。

   胡锦涛、温家宝、李瑞环、迟浩田、乔石、田纪云……们为什么就不能挺身一呼由自己来完成这一历史转折呢?既然明知不能救治,却还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做救治秀,一条康坦的大道不去走,一条代价最小可开一切锈锁的钥匙不用,非要枢着这棵老朽树上吊,叫人不知为那般?再说你胡锦涛口口声声“官逼民反”、“欠人民一代的债”,你为什么就不下这个手?你为什么不由自己去还这一代的债?你意为那老东西还敢对你下手?没门!再给他十个军委主席他也不敢,他一下手就不是前苏联的“8.25”,别看他乱军章法一套接一套,其实像那戏了诸侯的风火台,早没警报作用了!军队在保卫江泽民这个目标上是越去越远了,但在自我爆炸上,在解崩国家上却是越来越危险了。

   趁着天还未亮,下手吧!只要抓了江泽民就可能暂缓爆炸,缓冲机会就大一点,余地就多一些。早晚都是抓,只是你抓也是抓,他抓也是抓,你为什不抓呢?谁抓谁就是民族再造英雄!

   既然胡锦涛在鲁豫有了这些话,我们就得向他抛掷媚眼,因为炸死共党不是目的,重建理念,恢复秩序才是目的,就是病马咱也得当成可医之马来医,何匡,民主建国大业更艰巨。由衷地对胡锦涛喊一声:好!加一把油;真诚地盼着他从大义出发重建理念,为救中华,霹雷炸!

   你们不出面抓,不出面粉碎共产党;反正有人出面,谁来抓,谁来炸,那结局都要糟又糟。而且江氏乱军,动其法统,军队无论出现成熟分子、离乱分子、武人……都一样,它不受理性的引导,它各恃自仗,它是所有前途中最糟的前途,只有现在下手,才能预防,为一个将崩之国伸出手!大家一齐挽!救我中华!

   胡锦涛鲁豫讲话是正面的,积极的,给他记上一奖。

新世纪 (1/7/2004 16:3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