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
孙丰文集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三个代表”批判之9

鲁汉

   只有从人的立场出发才有方向;且只有意志才能确定前进,确定哪是前进,哪是后退。“前进”是谓词(含了意志)——有了立场和能够“前进”,事实上就已是在运用文化了——能主观的人。从主观性里得出的标准是个别的,个性的,哪可成为普遍的依据?它对普遍有效性就是个纯粹的——要求(代表最广大的或全体),本身就是霸!是强加!恃力!只要是世界事物,就具有对人的作用,就可能造就文化——客观世界是可以避免的吗?——否则它哪来的前进方向?只有机率。文化既不是按照人的要求而生的,它又哪来的人的方向,照人意前进呢?可见“三个代表”比天方夜谭还玄乎!

   实际上江泽民说的是“文化成果”,是“文明”;但他分不清何为“文化”何为“文化成果”何为“文明”。人的意志,目的都是对文化的使用。如果连文化人还不是,又怎么能形成意志,建立目的?只有在运用方面,才有“先进”,才有“方向”,才能朝方向前进。文明的条件必须是——人已经是文化的(理性),它指出:“方向”、“前进”都是纳入了人的心理后才有的。有了心理,就已是文化的运用而非文化问题了。

   文明并不问人是如何拥有心理,只有文化才承担对从动物到智人(拥有理性)这一质变的揭示。在其前,人类不是文化的(没有理性),在其后,人有了精神,成为文化的。因此文化所反映的是非文化物(没有理性)怎么成为文化物(拥有理性)的。

   文明所管的才是人被文化所规定的深度、广度;——即理性间接化的水平。它反映个人(包括群体)在文化上所达到的程度。只有在这里才有“前进”才有“方向”。文明既是以人已是文化的为条件。因而文明所对着的只是——人的主观精神,它揭示的是主观精神对客观真理的相符程度。

   前进着的不是文化,而是文化的各成果:牛顿和爱因斯坦同志的成就都是具体成果。造成文化的两个条件——一是人,二是环境事物,没有一个不是客体,因而造成什么文化,怎么造成都是既定的,方向就在它们的客观性里,哪里容下什么党来瞎搀乎(代表)?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不管它对错)是一个思维成果,那么它是主观产物,因而它是文化运用范围内的。能提出“三个代表”是基于需要;能知觉需要是因已有主观性了。“三个代表”是否有效?,却是基于构成这个成果的诸成份的关系是否和谐,可靠?提出“三个代表”是为了用它解决困难;一旦提出它就成为思维成果了,它的有效性就不问是否有解决困难的动机,而是做为思维成果它是真值还是假值。因为它的各个成份在被用于构造“三个代表”前,自身都已是思维成果,它们都已有了自己所当固定、所当揭露的思想。因此,任何思维,特别是理论思维,都必须维护两方面的诘难——做为新成果它得对碰上的(也就是它实际要克服的)问题有效,否则,要它干什么!做为理论,它还得保证内部各成份的相容不悖。“三个代表”出于实践的逼迫和不可抑止的效频愿望,实践上碰到了困境,无法绕过,才要创建一个拓宽的理由,以使过去不合法的原则、政策成为合法,这显然是江泽民所考虑到了的;但构成了“三个代表”做为成果它就是有成份的,比如:代表、党、共产、文化、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生产力……等等,这些成份原有内涵的完整性是否得到维持?却是他根本没有纳入思维的。他所想到的只是如何找出一个既能不违背他所继承的道路(共产),又能容纳所碰上的新道路(资本家)的理由。

   他只想“与时俱进”,却不问“进从何来?”。他就只对实践碰上的问题负责,不对他的成果成份的正确性,可靠性负责。他知道所碰上的是什么,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碰上。他更不知这些问题所以发生是因“文化的运用”而非因文化。——因此,他可能做到对运用负责,但做不到对所运用的成份的真伪(以往的思维成果)负责。他沾沾自喜于卖弄:终于在理论上找到出路;——至于这出路内在的矛盾呢?他是想也没想过。他为可把资本家拉进了共产党松了口气,可跟下来的是“三个代表”陷文化、伦理、道德、秩序于无尽冲突中。

   他的“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可以与共产主义相容,也可以与“私人企业主”相容,可他要解决的不是分别去包含,而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这路窄的冤家如何相包容。他必须为“理念的共产”怎么能合法怀上资本主义的身孕作出证明——他是自欺,还是欺人?是权术,还是理论?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他也知!

   文化能揭示的是非文化物怎么成为文化物,文明是在文化物内作区别

   因而文化没有“先进”与“落后”;文化也不能被代表。代表与被代表都是意志行为,文化又不是意志产品怎么代表?人只有成了文化的以后才能去代表,才能委托代表。文化是从非文化里发生出来的,谁也不能去要求它怎么发生,拒绝它发生。环境里有些什么,就发生什么,不能发生环境外的,也不能使环境里的不发生。所以“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在目的上是欺人,结果连自己一块欺了;严重的是它挑战文化,游离文化,瓦解文化;毒害心灵!腐蚀伦理!是人的生存的大敌!道德的大敌!秩序的大敌!文化的大敌!

   批判“三个代表”刻不容缓!捍卫中华伦理!捍卫中华文化!捍卫人类尊严!

新世纪 (2/1/2003 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