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
孙丰文集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谈“毛泽东热”续1

孙丰

一、毛泽东并不知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讨论在新世纪为什么会再现毛泽东热,只研究毛泽东是不够的,还要研究并回答“什么是毛泽东思想”?伟大领袖虽然伟大,把自己名字命名为他写的东西的定语,并且逼着我们捍卫它,逼着国人正天它喊战无不胜,可是——

   毛泽东并不知道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他心里,只是把凡出自自己的就定义成毛泽东思想。他的意识是:毛泽东是我,我是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就是我的思想;我的思想就是毛泽东思想。

   至于那把毛泽东思想列为国家指导思想的共产党人,更不会超出其右——毛泽东这个人的思想就是毛泽东思想,这还用说吗?我自己也是一样,喊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也有年头了,且也一直认为毛泽东思想就是老毛的思想。直到八十年代末这个问题不知从哪里又是怎么冒了出来,到九五年才得出回答。

   并不能把出自毛泽东的都说成思想,比如李志绥先生介绍的那些。因此说“毛泽东思想”这个概念只应指在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用以指导这个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提出不同的历史任务,采取的对策;它们做为方针、政策、路线发挥作用的那些。或者即使没发挥作用,但它能阐明了一个道理的,能解释许多现象的,可以用作原理的。总不能说毛泽东爱吃辣子也是思想吧?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回答说:

   毛泽东思想就是“如何制胜之术”,或“关于成功的学说”。

   可以很负责的说,这个回答确实能够穷尽毛泽东著作的所有方面,任何的部分。坦白地说,我也只在青年时被逼着读过一些毛的著作,那时没有研究的态度,受它的愚弄,读完就扔脑后去了。后来能研究了,总是从手头方便的资料做起,始终没能回头去做这件事。所以,我在这里的叙述就还是一般意义上的,无法专门化。抛砖吧。好歹生活在这个国度,生活的质量直接来自它,毛泽东思想的现实刺激是少不了的,凭这,就自信这个回答是可靠的。

   构成毛泽东思想的主要著作也就那么几篇,或最多十几篇吧:最最重要和最成熟的是两论《矛盾论》、《实践论》;当时写两论时他是不是写的一篇?或者是不是写着写着把它劈开的,反正两篇合起来才构成一个完整思想——怎么样获取实践上的成功。只有这两篇当然不行,因为思想要么回答“那是什么?”、要么回答“要干什么?”、“怎么样去干?”所以毛泽东思想的着力方向不是由这两篇,而是由《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及其前后的实践规定而有的。甚至在他还不是共产党,还只是散发着热血的青年的毛泽东的文章里,已经有了这种痕迹。如果能搜集到这些文章,剥去其中的情感,只问他“要什么”?虽可能找不到他立志要当皇帝,当总统的文字,但他要驾驭中国,说话要算数,要气指役使却是证据多多……“世界者,我们的世界,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说,谁说?……”——青年毛泽东已经是个权力欲。毛泽东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就为了追求成功,满足他内心的强烈的权力欲望。毛泽东不是看到国家穷,国家破败,为拯救国家而活动的。毛泽东是为实现自己驾驭国家的欲望而活动的。毛泽东的欲望也就是他的要求,他的意志;把满足这要求设定为目的,达到目的就是成功,也可以说成胜利,毛泽东的思想就是围绕着如何成功,如何胜利而展开的,可以说毛泽东思想就是制胜的方法论。

二、毛泽东为什么举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什么是农民运动?

   因为毛泽东是个农村青年,而且整个中国也就是个大农村,在我们的整体文化里市民观念还很幼稚,很微弱,不是民族文化的主流成分;而毛也只能以农民的眼光来领略时代,领会统治;所求所欲也只能是农民式观念。说他胸中已有“雄兵”那也可能,只是是“毛氏大顺”式的家兵。这些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都可以被发拙到。

   他要的是统治国家的权力(意志)——这是毛泽东意识里内在的;他熟悉的生活——农村;他能想到的力量——农民,这也就是他实现目的的资本(依靠力量);方法呢?——剥夺。

   他身处其中的人文背景(即我国民众的一般观念)是由儒家思想的影响而成的素朴的伦理文化——人的行为是按照一个不变原则而发生的,三纲也好,五常也好,反正有一个不变的总序伦;或许这一原则里含着一些保守懦弱的成份,但它的总根据却就是一个:“推己及人”这个不变原则。它的实践表现就是:“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已不欲,勿施于人”。也许毛泽东青年时代的国人并不能回答:他们行为遵守的原则出于什么,但从远古传下的一个“礼”字已经把根扎得深深——中国人围绕着“孝”字构成伦理的基在,“孝”这个行为就把一切行为凭借的那个根扎得牢牢实实,连落草的土匪也有行规,也得行“孝”,也得据一个理来行为。直楞楞地农人也不会听毛泽东摆布去伤天,去害理,去滥杀,去抢占,只有破了这个序伦的根,农民才能跟着他落草。毛泽东的“讲习所”就是为破坏这个数千年传下来的理据的,他自己暴露了他对流氓痞子的利用,干什么——破“礼”、破“理”;只有破了以“孝”为基的法理,毛泽东才能建起他的王国。他的阶级斗争论直接指向了财产,这就是他的“报告”的伦理的出发点,不问人善人恶,只问有财无财,有田无田。有财产即敌人,他建立了自己的新的伦理——抢劫的合法性。《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就是为如何抢夺而建立的法理,建立的共产法统,为他组建力量提供的理论:发动农民、组织农民的方法(裹挟、强迫)论,以及对来自传统观念的谴责的反驳。

   在这个认识的方法下,可以解释共产党的所谓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了,特别是可以理解遵义会议的思想和路线。共产党成立后,在几个城市发动着颠覆国家的活动,这种活动的目的不也是为了占有政权吗?——共产党做为一种社会力量,并不是由组建者赋予它任务的:一是“共产”这个概念内涵着要有外在力量才能维持,维持当然就是强力;二是它是一种外国文化的输入,它的对政权的驾驭要求早在还是洋货时就已经一劳永逸地被它的发明者设定了。中共尚未组建就已是以占有政权为目的了,共产党的组建之本身也只是实现目的方法或工具,所以说共产党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追求目的的集团,它的左右路线就是围绕着从哪里着手,依靠什么力量,怎么实现目的而展开的。毛泽东思想做为一种学问,它的实质性精神是毛泽东也无从避免,无法绕过的。共产集团中所有优秀分子都只能围绕着如何取得成功而运用智慧,并不问这一要求,这个立志对不对,是善是恶,该还是不该,因为它的起始点里设有这种反观的机制,直接地就是满足占有的。因而“共产主义运动”不可能在“制胜之术”或“成功之学”以外有所思考。

   个别的例子是有的,即他们的领袖陈独秀,陈是开放性人物,这不是因为共产党,是他先入共产党的治学,他所处时代的状况,时代的矛盾;但鄙人没有这方面的阅读与积累,不能做有效分析。我总觉得是共产党所内涵的目的与陈独秀所治之学的真值性发生了矛盾,他的人本主义的牢固促使他丢弃了共产。从鲍惠曾写的一些史料看,他自己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共产意志与人性对立引起的痛苦。

   毛泽东与王明等的分歧不是别的,就围绕着“怎样才能制胜”而展开。遵义会议就确立了毛泽东这个土包子的求胜路线做为他们全党的路线。

   从此,毛泽东的一生,其全部智慧都围绕着如何制胜而使用,他的思考,他的著作始终只有这一个目标。如何走出困境?如何出奇制胜?他的著作没有这个主题以外的论述。在本篇咱先点清——“求胜之道”不是“求真之道”,求胜要求方法路线上的得当,往往也可能要求一定的真理性,但对真值的要求只是局部的,处在“为了胜利”的隶属地位上,制胜对付的是人,不是自然事实,就并不一定要服从真理。“胜”必须是对着相对力量的,它可能需要认识,但并不全是认识,也可以是权术的——兵不厌诈。

   但社会存在并不是始终以“胜”为目标的,而是以秩序为始终,“胜”在社会联系里始终不是普遍原则,而是特定时代特定历史任务的,它只是秩序内的一个局部。但当毛泽东已完全地处在秩序的背景下,却仍是制胜观念,社会并不再需要胜,而只需要满足:物质条件的满足与精神实现的满足。社会的任务观念已转为管理:为国民提供安全,提供创造的环境与享受生命的秩序,社会任务只有管理,管理就要求道理的为真,要求认识。但毛泽东的观念没变,他还沉浸在遇事就要胜利的老黄历里,用求胜之心,求胜之术去建立秩序,后果会是什么呢?

   本的的叙述只是建立了一个结论——毛泽东思想就是“如何制胜的学说”,或者“制胜的心术”。

   下一节:我们将看到毛泽东毕生的活动只是:为了胜利。并且阐明:“中华人民共和国”被他的这个观念所包含着——成了他的作品。当现实生活给国人以失望之时,人们便不自觉地就用“他的作品”这个心态来看待江泽民,人们把江泽民看成是毛泽东的作品的败家仔,怎么会不用毛泽东来蔑视他呢?这个不自觉的蔑视就显现为毛泽东热。

新世纪 (1/5/2004 16: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