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孙丰文集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孙丰

   没有人会怀疑王怀忠贪污这个事实。也没有人不想对之审判。

   但安徽的副省长拉到山东来审来判,并且判死,这葫芦里不装暗道机关是没人相信的。不错,移地审判合法,合法不等于没有阴谋——他们有程序法,又有组织法。且不说共产党的法合不合法,即使设定它合法,这移地审判也得有所以要移地的缘由,怎么陈希同不移地呢?怎么不移到北京去审呢?须知山东和安徽这是两个建制,两个行政区划,王怀忠在安徽当官,在那里狐假虎威,在那里贪脏枉法,他直接从安徽人腰包里取与榨,又是在安徽境内结成网形成霸,王怀忠是安徽背景里的,受他压迫的,被他贿买的;他所以从亳县的老农成了省官,一扣扣一环环都是在安徽境内,与安徽人干的,王怀忠不是个孤零的的王怀忠,他是安徽网系里的一个纽结,他的上挂他的下勾,他的左邻他的右舍只有在安徽的风土人情风貌里才能获得还原,才能解释一个真实的案件,上海播了种却到西伯利亚去收镰,黄河里行船失了剑,到长江去破案,这里头要没鬼,肯定也有暗道不敢见那阳光怕露馅。

   我们不问济南看守所是否刑讯逼供,我们要追问的是谁把王怀忠从阜阳的一个百姓拉成了副省长,是什么人什么力量在其中起到这个中介作用的?在济南也不是不能侦察清楚,问题是济南中法是奉命宣判一个从它的真实背景里剥离出来的孤案,它的盘根它的错节它的因因缘缘全都被割断。事实的王怀忠贪案是一张网,王怀忠只是其中的一纽一环,他既贪就有源,既贿就有主,移送到济南的却是孤立个案,济南中法是对着一个被从它的土壤中割断分离出来的,不在它的机体里的光溜蛋,看不到其形成,查不出其联系的,不关痛痒的孤零零个案。山东人怎么会对一个不是自己生活里的人事投入相当的关注呢?这一不关注便让大贼大匪大贪漏出网外,继续疯狂地成倍地贪。

   所以说这种奉命审判的本身就是阴谋,暗算,是贼头子在喊抓贼毛毛,是贼首在抓贼爪牙。这样一种审判的设置就充满了罪恶,是黑箱、是铁幕、是流氓王国的“黄世仁”铁算盘,它又怎么能够公正呢?

   显然,这是贼帅为了自保的杀人灭口。

   我们知道安徽是江泽惠发迹的地方,并且王怀忠正是通过江泽惠从一个农民爬到副省长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是种什么关系,但我们实际上却敢肯定这里边有内情有关系,而且正是因这内情这关系是不可告人的,才需要移地审判。这种审判的结果就不只是对王怀忠一个人的公与不公,而是关系整个国家生活的公与不公,整个法律的不公,关系到中国人行为借以依据的那个出发观念:从正义出发,伦的就是理,追名逐利呢,伦的就是自己。

   王怀忠案的移地审判是江泽民惧怕王怀忠这萝卜带出江泽惠这滩污泥,江泽惠再带出自己,惧怕王怀忠的五百万,上千万带出江绵恒江泽民的几百亿。这是江泽民怕自己罪行暴露而采取的步骤,是杀人灭口。有肖庆庆者赐江泽民大雅号——“滚刀肉”,真可谓入木三分。江泽民其人连最起码的反观心理机制都没有建立,有事就先杀人灭口,斩断与自己的牵联。

   长此下去这个国家还怎么往下靠往下挨呢?

   所以说在现阶段:中国的民主力量与共产党内的较正派力量在这个问题上应有一个共识:要设法阻止江泽民的这一罪恶行径的得呈,不要使法律,法治成为江家帮的魔棒。

   周正毅案本应有较好的前景——只要小胡挺直腰板,黄菊那类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顶什么用?怎么能被他揽去审理权呢?黄菊连个男人都算不上,他根本就没胆又没勇,一脚就端500米外去了。就这不争气的小胡丢失一鼓作气的机会,周正毅案的极光明的前景白白扔了,太可惜!说实在的老邓晚年罪恶远远超过老毛:一是设立顾问委、自把军委揽权;二是京城屠杀,使民族丧失了据依伦理的始源,秩序没了防线;三是为虚荣心向李先念让步闭着眼推出一个滚刀肉;四是他已发现自己推选错了却不敢承认,姑息养了奸;五是凭直观去选第四代,把贾宝玉他二弟隔代定弦。咱这胡哥也就是陪蔡国庆走走整步亮亮相的料。他元的什么首呢?阴差阳错苦了华厦。

   周正毅案原本一棋盘的风光金灿灿,他小胡玩深沉,深沉来深沉去却让江家帮滚了刀刃卷了钝,江泽民完成了三大突破,都是胡温施政的一些致命绕不过:一是上海警方的无法无天,使公安部成为上海公安局的一个分局,他们凌驾北京的先河一开,肆虐中国就不可抗抵,这为老江在身处危险时能立即灭口开了绿灯;二是直接搅混了司法秩序,特别是辩护制度的威信,用郑恩宠的榜样在全国完成了对律师职业的威胁,从而连法治形式的公正也予以埋葬,树立了照他的行为来伦理的榜样,为暴民时代营造了文化观念;第三点是完成了上海的政治版图的独立,大上海沦为瘪三社会,上海人民倒霉吧!

   我们能感觉到的这种政治前景胡锦涛他身处其中,不会没有预见,可是他就这么拱手扔掉了,从胡锦涛为假释陈希同说的那些话可以看出他的心不是建在正义上的,他是一种爬虫心态,原来胡锦涛是巴结文化!这种人的肩是担不了国家责任,这种人的胸只多有些看家护院的家丁什么的。这胡哥是能忍其辱,却不能演《周易》。以元首之尊他竟忍受王怀忠案如此草草收场,不可思议呀!他怎么不生在贾府?叫人好还憾!

   王怀忠不应死!赖长星也不应死!这些人都应留作活口,来完成对江犯泽民的暴露!来完成共产党暴政的证明!

   我们民族精神不仅要重建,而是必须重建;且必须以对江泽民的理性请算为重建的环节与条件,要校正我们五十多年的枉,必须有足以撑起这重量的法码,只有解剖江泽民这滩污泥烂摊!文化重建才能找到支点。文化重建就是为行为的形形色色方式找一个总的不移源点,不变的出发之点,也就是伦理奠基,因而民族精神的重建始终以对异端邪说的批判为条件,破江泽民这个“滚刀肉”的下水,才能重建我们的正与善;破共产的邪术才能看到什么是正——正即“真”。有了真才能必然地为善,才有普天的福。因而不应再对江泽民有所放任,不能对上海帮再行姑息。

   若共产党不对江泽民动手,那历史的必然性是一定要动手的!

   人有勇有怯,有正有歪,人畏死,人有妥胁,但必然性不是直接的客体生命,没有怯,不存在畏死,没有妥胁;是必然性推动着裹挟着民众来写那历史的一页,画那壮烈的画面,必然性既没有妥胁心,当然也不会有同情心,在它的趋势成为事实之前它既不怜悯,也不中止。温家宝不是已在十一月十五日的国务会议上向江泽民发出这个警告了吗:他指出的这个“多年来”当然是江三代执政的“多年”了,……社会上“强烈的抗争和呼声”当然是对江泽民的抗争了,矛盾的根源就是江泽民!它的爆发就在脚下,他告诉老江:不是主观意志能转移!!因此这个爆发不是个避免不避免的问题,而是个用主观来引导以求最低冲击力实现进程,缓冲爆发的冲击波,尽可能避免爆发带来的破坏,争取最大理性可能呢,还是无所作为、八面捧场眼看着三江八湖的水往一个焦点上积呢?

   若共产党用自己的名义——虽然它已处三秋,霜打蔫叶,但只要它响应人民呼声,追随时代潮流,在自己内部用自己的力量完成对江泽民的清除,它就能使由必然性决定的总爆发分成可控的阶段,就有照计划运行的一线希望,清除江泽民若采取主观选择,意志的运用,在方法上就为预见可控留了一席余地,就可能赢得按步骤按计划完成进程的机会,就有一份从容,沸腾的民心就可能接受某种引导,就可能是奔流到海而非决堤涌溃。在相当的范围和程度上共产党中的较正派人士,罪行较小的人士,就可取得民众的愿谅,共产党中那些经受历练的人士就有可能在民主制度里贡献人民。

   时至今日,历史留给共产党正宗力量的选择只有一步棋——清算江泽民!你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像朱明社稷,无论那朱由俭多么励精也图不了治,没有什么人什么力量能回共产之天,“天命前定”见鬼去吧!只有清算江泽民、粉碎上海帮这一个行动能立马地获得某种程度的谅解,可以分流爆炸力,缓冲久积的矛盾所储备的不可估量的爆炸力,冲击波。有可能使对共产的清算不上升为不能控制的暴力方式,维持在一个大体的理性背景下。从而较顺地向宪政时代挺进。

   共产党必须清楚:在中国,一定有一种阻抗江泽民,打败江泽民的力量,这力量不是由大智慧理性地完成,就是由惯性力来促成,不存在侥幸,对江泽民动手是举国民众的不可抑止的要求,是历史的不能逆转的召唤!

   他还正在用滚刀肉的风格借法律名义杀人灭口,他还如此嚣张猖狂。

   到了共产党内部正派力量来证明自己的时候了,到了证明儿子是否记住母亲那“四真”的关头了,杀杀江泽民威风,打打上海帮气焰!就看你是不是人民的儿子了。没有此一步骤,小胡也将是历史罪人,谁让你不挽狂澜呢?

   胡锦涛,救救自己吧!向你的妈妈请求宽恕吧!回到你的妈妈的阵营里,来学一学什么是正义吧!

   阻止对王怀忠处死,为民族精神的重建留下档案。

   当然我们的话还苍白无力。

   如果我们能寻找到最好的切入点,连连攻下几个案子,这些案子既是个案又环环相连出串案,不只是解决了个案,又因拔萝卜带出连带案,就有可能寻出一条斗争的较好路线。

   是不是整个的斗争战略该发生海外向国内靠拢的转变,课题国内出,任务国内定,旗舰在国内却又不挂旗;呼喊在海外,海外应明确战场始终是中国,只有在那里才能必然地培育出它的新观念的旗帜,每一位毫不妥胁的正与共党搏斗着的义士,似乎应自觉地去寻找去发现国内正涌现出的新人,发现他们的大无畏,悄不声地尾随他们的活动,配合他们的斗争——战场必竟在国内,国内朋友的脉博是中国民主进程的最准确的脉搏。

   让我们来迎接巨变!

   巨变!

新世纪 (1/2/2004 3: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