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孙丰文集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孙丰

一、“内政”也是人政!

   温二哥,请务必注意:人,不是一种任何性质的事实;人,是一种共同性的物质事实。所以只要事关人类,不具“外政”还是“内政”,都是有条件的,且是同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

   政——是属人的!

   人却不是属政的!

   政是人性的表现形态之一。“政”是名词,只要名词就是指特定对象的,那么,“特定性”也就是条件性,只要是特定的,它就绝不是任意的!

   当然就不是对“任何解决方式”的允许!

   名词所揭示的那一实际对象有些什么性,其解决的方式就只应是什么样的。人,这一实际事实的性不支持解决方式上是“任何”的。

   任何表示没有条件!任何表示不讲条件。

   人类的物质统一性、唯一性,只支持人的行为方式对人的性质的符合性,不支持在人的物质性以外的任何方式。

   温兄:在机智、敏锐、应付、处难、或许化险为夷……等等诸方面愚弟是不如你的,但在对道理的真值求证上,肯定你不如愚弟。

   我首先要提醒你:只有在不讲法的条件下,才有“任何”这个词的地位。而你口口声声讲法,可“法”的原本意思就是承认条件,尊重条件。所谓“法理”,就是从条件里抽取出的才是真道理。道理就是果要有因的支持;因必然致其果。——因而我们平日说的合法性里的“法”就是对条件的认同和遵从。而道理里的这个“理”就是反映“因--果”联系的那观念。

   所谓“真理”,意思是不仅那是一个有因果联系的观念,而且那原因还必须是不能被追踪和证明倒的。只有被任何符合逻辑的证明都支持的道理才是真的: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是两个;换成桃子杏子也还是两个;中国的1+1=2,到美国法国塞内加尔还是2;三皇五帝时1+1=2到了元、明、清、中华民国还是2。因为“理”出自它的条件对象。

   可你的“用任何方式来解决”就取消了所根据的条件。

   温二哥呀,这“内政”也是“政”,是“政”就是个条件。对着条件事实你却“有权”用非条件方式来解决,你这个我不忍不亲的人,还流着真人味的“天津绿”的人,是不是也蛮横了一点?这不符合你的个性!你不是这样的人!更不是你所永不忘怀的你的慈母所赋予给你的!不是你的母训所教导的,温母没刺这样的字!我敢武断地肯定:

   这蛮横来自你的党,刘晓波说你的党是你另一个“娘”,这是“党娘”对“党子”的强差,我又敢武断判定:真正的你是人子,不是党子。虽然你也事事时时都在掩盖自己的人子之本,可你掩不住,掩着掩着就露出人子之馅。

   所谓“法制”,不只是说要用“法”来治,更根本的是:它强调那用来治的“法”必须是经得起追究的,其根据是追不倒的。“内政”既是“人政”,就只能在人性以内解决,不允许人性以外任何的方式。

二、“两岸”谁之过?

   解决的方式里必须回答并包含——两岸对峙这个结果是谁造成的,怎么造成的?

   在这点上我又敢武断:做为“天津绿”的你与做为“山东地瓜”的我,肯定又是全等关系,不能交合处又是你那“党娘”在捣乱!你“党娘”的那些前辈原本就是自然人意义的野心家,碰上了“共产主义”运动这个背景,这背景交给他们一个简捷的武器——不必讲理,唯力唯利!民族流血抗战,你党娘却种大烟养机生息伺机窥测神器,战后民族需要休整之时它绑架了国家,由于“共产”的观念作用,窃国后的你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造成持久的恐怖。温家宝你既有亲娘给的真,你就自己扪扪心:谁能不怕共产党?连共产党的领袖们都说被擒就被擒,说被杀就被杀,你们党史上不就记着把许继慎用马活活拖杀?把刘少奇、贺龙都活活整杀!谁能不怕你们党呢?共产着个血盆大口,翻着獠牙尖齿,谁敢同你们亲吻?如果你那“党娘”就像俺山东人孟轲他娘,中原岳飞他娘,或者给了你“四真”的你娘,那浅浅的海湾还乡的什么愁?它根本就割不断!所以说,中国的内政也得用人性的方法才能解决。这个方法在眼下好像还提不到你的日程,你可得留着点意:它随时可能天降!

   这个方法就是推翻共产党!

   事实上在我全民族的心中共产早就被清除了!是些大枪在那里架着,外力之枪可架它于一时两时,决不是永恒!你不要只是嘴上喊喊:“社会的政局性的动荡正在逼近,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弹琴要有知音,你这么轻轻喊喊那东西伶俐智昏阴阳乖戾他会装不懂,他闯的祸,种下的灾可得你来担,你既然喊出了动荡就要来——你知道它要来,且知道它不可避免,可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才智去化解它呢?你陪着该死的去死?这叫愚蠢!中国人口十三亿,上海帮才几个乌种?你是基于上海人民也奋起讨伐上海帮,你是看到了汽油浇满上海滩,上海已是爆发前的火山你才这么喊,可怜见,那东西天良丧尽你是白喊。你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无路是明天,你为什么不站到人民一边,顺人类的潮流把中华重建?你可得拿稳:兵不可用,俺那娘舅还在台湾,你的炮不长眼,炸了他,咱俩没完!

   阻止江泽民用武,粉碎共产,咱们不就皆大喜欢了!

新世纪 (12/19/2003 5: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