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正义无国界!]
孙丰文集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义无国界!

孙丰

一、“正义”论

   地球上有人,没有国家。国家是人心对地球做出的认同性分割。国家在世界中,世界在人心中。人是天造,国家不是天造,是人造。

   凡天造的,即正的。因为人力没有办法对天造天赋提出要求。天的赋予永恒不变,它从人心里通过就心理化为正义!只有对着人心才能提出“正”的要求,因为人心是选择的能力,选择并不能必然为正,才要求它把“正”作为选择的原则、标准。正就是不能抗拒而秉赋的。只有人类才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因为只有人才有心。

   所以,正义只是关乎人的,人不是一种因国家的不同就不同的东西。

   所以正义无国界,唯人为界。

   只有从人心出发才能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建立起人在世界中的地位,才知道自己的借以存身,在共同存身的范围里约定出共同的原则——形成了国家。

   人不容商量地被造了出来,既存在了,就得存在下去,直到那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之召回。而存在是在共同的背景条件里、共同的联系中,所以需要共同的准则。就因人在来源上是平等的,他们的社会联系当然也应是平等的。这就不能避免的有了正义。所谓“正”,是关系,是位置。根据着一个标准才能说某一位置是歪是邪还是正。根据着某一永恒的标准才能说什么是正义。因此,正义不仅是有标准的,这标准还是永恒不变的。从个人的立场出发,无论上下左右歪邪都是不断变化着的;始点可以为始点,也可以为终点;心的标准是主观的、个别的,不是普遍可靠的。那提供出正义的源泉、根据,又是什么?它又是从哪里获得永恒性的呢?

   其实“正义”的“正”,就是人的“是”!——人是“是”一种物质呀。

   人之“是一个人”这指出一个普遍不变的事实;在世界上的人,是在“做人”,只有运用内在的能力才谈得上去做,而能力在各个人内部,是各个独立生命的构成成分,它就只是个体生命的职能,当然只负责于本已,它不是用来对全体负责的,这便要求人的“做人”不能超越出自己的“是人”。也就是说用于社会的普遍原则不应违反人的“是人”。

   因此:“正”就是用人的“是”来做“做人”的标准。

   正义就是让指导行为的原则、社会的公共的原则不违反自然对人的造就与赋予。

   我们这一段叙述所建立起的原则是:

   1、正义是用于社会,但正义却是基于自然的;

   2、而人,只是自然事实,不是国家事实;国只在人的心中,不在自然界里;

   3、正义只与人相关,它出自人的性,归于人的性;正义以人的类为范围,以人的性为根据;正义不以国度为范围——正义无国界!——正义无国界!

   在中国杀人是罪行,在美国杀人也是罪行;黄种人不许杀人,白种人黑种人也不许杀人;在古代杀人犯罪,到了现代还是犯罪。

   生命的性质永恒不变,因而正义通行全人类,无论到了那里,人都是那同一个性质——生命性+理性,因而生命要求同样的实现原则。它就是正义。

   正义的原则普天之下唯一个:让人自由地是他自己吧。

   社会、国家却处在不断的变迁中,而且,有不同的信仰,有不同的立国原则,不同的执政者,这使社会原则不总是普遍公平。这就使各个地方的人,都自发地对正义有要求。进化使不同地方不相往来的人往来起来,人类开始以类为自己的存在范围,以往史中,人类总是因自己能力所限而分割在各自的范围里,受着这个有限范围的特殊制约。而今天,进化超越了这一制约——地球才成了我们真正的,直接的家。我们才真正理解了:人首先属于地球,属于类,而后才分归到国家,民族,以往,我们为能力所限犯了颠倒的错误。——人的物质构成,在全类无差别,正义就是对这一无差别性质的承认,尊重!——正义无国界!

   让共产党的内政论见鬼去吧!让共产党的中国特色归进历史的垃圾场吧!

   当年的杜鲁门兵出东北亚,打击暴君金日成,打击暴君毛泽东,是人类正义!九十年代的老布什炮轰伊拉克,轰得好!是人类正义!前几年克林顿、布赖尔兵出南斯拉夫,是人类正义!到今日小布什兵出伊拉克,还是人类正义!

   我们告诉共产党,我们警告江泽民,我们也呼吁胡锦涛、温家宝:人类是一家,正义无疆界!哪里有压迫,那里人民的反抗就是正义,那里的人民的反抗就理应受到全类的同情与援助!

   正义无疆界,是全人类的要求,也是人的物质本质。因而它应成为国际新秩序的统领观念,成为国际新的政治格局的支柱性观念!

二、提醒了小胡与小温:内政不=真理

   让我公平地说,温家宝其人有真人性,但这只是说自然界的那个温家宝。可还有一个做为共产党的中常委,共产中国政府首脑的温家宝。做为人他人性未失,他感受到的都是现实事实,他又是用了真实的人的感知机能,记印下来的就是一幅实景真画,肯定触及了他做为真人的那份情,激起的是正义向往,对无道的愤怒。这就是中国老百姓所看到的,印在他们心里的那个温家宝。我们常说的天良未灭,意思是说自然对人的塑造所给予的那些性质还没被社会的作用完全污染,尚且有所保存,时时闪耀。

   有许多把温家宝的话当做做作说法,中肯与否眼下还结论不了。因为一个人处在环境中是不能不对此有所权衡的,像朱泽厚老批评朱镕基:担子上了肩你说滚雷就能滚吗?我看不出家宝兄有装的故意,也看不出他的躲避,倒认为他找不出道路,他的位置不许他自由意志,他要正义,肩上担子却不许他正义,他不挑撂给蛇蝎——灾难更加!我只是提请他寻找时机:对台湾能不动武就别动,别听那老没数的。对国民能关心时则一定关心:我想就理论讲讲民主与发展的关系,以批评温布对话中温的立场。

   我提出的论点是:民主不是因人的发展提供出来的,民主是来于人的生——“人生而自由”、“天赋人权”。人一下生就是个体独立的。

   温开头说了社会应“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这说法已经是根本的和不能动摇的了,这话是马克思说的,温才敢说。可这个思想不是马克思的,它是文艺复兴运动的动因和轴线,此后就是社会问题的总原则总依据。温家宝想借其中的“发展”为他访美任务的对话找个依凭,结里还是丢了人的本,而去逐“稳定”这个霸道口实。我在此对温家宝的呼吁是:人的生命的独立性是发展的结果呢,还是生命的本色?

   因为民主就是——生命是独立的,因而意志是自由的,不能让渡的。

   民主就是社会对生命独立的承认与尊重。

   生命独立又不是进化之果,怎么能说建立民主需靠很长一段时间呢?中国人都能“神五神六”的了,教育水平又有什么不够?难道生命是因受教育才独立的吗?而直接选举的条件又是什么?温不是一个撒谎的人,却在这里撒谎。温兄你想想:不久之前伊拉克的萨达姆不是以100%的票再度当选总统吗,他不是也说人民意志吗?还有贵党在开除贵党副主席、国家元首之时全会不是才一票反对吗?连胡公跃邦都检讨(承认)自己以及自己的党正天违心撒谎,这个年月了你一个不会撒谎的人却跑美国来撒谎,你不怕历史恶骂吗?

   我的批判充分地理解了你,也理解了小胡。但我要说:你们俩不一样,你是只有在故意时候才能演角色,一不小心就露出了真人实情之马脚,而胡哥却几乎没有真人面貌了,即使他要做好事也得用假话包着,他几乎完全异化了。他有机会救民救国,但他却不能救——他缺真!

   你要救也没有这种方便,却可以寻找机会。没作恶只可以告慰自己,满中国的凄惨我不相信你心能平静,所以,中堂自身不恶这标太低了,你若能想想赵中原在历史上将是什么形象——民族英雄呀!就知道该干啥了!你不是还有个老乡吗?!

新世纪 (12/16/2003 4:4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