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孙丰文集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孙丰

   我来祝贺布什先生、祝贺美军、祝贺美国!我的祝贺实在是叫人看不上眼的,就自做多情它一回吧。不过美国人好像不存在将人看上眼不上眼!

   萨达姆这个杀人魔王蹦到了头,布什露了脸,布什父子露了脸!可喜可贺!

   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是:这么大一个世界,人是如此的形形色色:既有像获了诺贝尔奖那样善良的护士,像甘地那样叫人打死也要非暴力的政治家,像教宗保罗,像达赖大师这样胸怀宽广大度的人,却也有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这样一些以折磨同类取乐的魔鬼;当今世上还有咱们的国货:老江、老宗,上海叛国反党一帮;还有以信仰价值观来杀人吮血的老萨、本拉丹,奥玛;还有老卡、老米、小金……等等。试想要没有个“世界宪兵”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哪还有南韩?

   是事物还能没有秩序?世界必须秩序!我们应庆幸这世界上有美国!它不是光想,光喊;它还付诸实干,而且它有能力去干!只有它能让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重新承认三八线;它能让米洛舍维奇就擒服法,让本拉丹不得不躜进山洞,让萨达姆服法……让世界公义,虽也折折曲曲,坷坷坎坎,但总是除了魔鬼,救了弱者,让美国人的价值观,其实就是人类物种种性所致的人的自然观日益强悍,胜利。我想:咱布什兄弟再续它一届总统的合同不会有大的障碍了吧?不由地就手舞足蹈,要对影成三人了!咱就只用人类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一员这身份来阿Q地祝贺它一回!

   有件事我是久思而未解:在一个价值观内部,法、德为什么就不能和老美同腔同调同步?我肯定自己不是个不关心事局的人,法国的态度立场也是天天洗耳听,可还是未懂!不懂意思的是:自已不能提出让自己释然的证据、理由。

一、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

   冷战时期有“超级大国”,现在也还有“美国霸权”,这些说法是贬义,却也明显地描绘出美国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个事实。最强大是个客观事实,对此较容易让人承认与接受。但是若换一个背景,在世界共同体中各个国家如何发挥作用来理解这同一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时时都客观,事事都开明了:客观上真强大的国家肯定有较多的、较明显的影响力,其作用是明摆着的。但“如何发生作用”这不只是个事实问题,还是一个要求问题,处在世界大家庭中,高兴不高兴都得参入共同事务,都有作用,所以就总是希望着自己的影响力能更大一些,更明显些。在这一点上各个国家都一样,这一主观的立场就有掩映和忽略对客观性的考虑。说美国“霸”,是对美国真强大,真有影响力这一客观地位的承认,又夹杂了对自己也要有较强影响力这个主观要求的失望。就算美国人全是羊性,美国是羊也是比象还大好几倍的羊,它就还是发生第一位的影响?

   世界不能没有秩序,有秩序就得有维持这一秩序的力量,不是有国联吗?是的。我倒觉国联只是秩序原则的确立力量——它使具体秩序原则合法,但合法的秩序还需要一个实践者和履行者。这就不是联合国能完全满足的,因为人类理性还未进化到大致相同的文明阶段,还在各行其是。那就得有一个在各行其是中所行的就是联合国的秩序原则,它用各行其是的态度将它变成普遍的原则。对那些尚未进化到理解公理,理解文明的一些流氓政权,好像也只有山姆大叔的法子是最可行的——输出公理,输出文明,输出价值观。这人类的公平,并不是进化的果实,它是由存在带来的,只是由于进化才意识到,才进入这种阶段。可进化并不是同步的,齐一的,进化阶段的不同就造成世界秩序的失衡,就是共同安全的威胁,你就看看萨达姆是怎么样随意处决他的国民的吧,看看他儿子们是怎么把女人喂了狗的吧!美国对伊动武是侵略,是“武力输出民主”,是“价值观强加”,好像也在了那么一半的道理,可这说法就没自己问问:那被萨达姆和他儿子们随意弄死的人,凭什么就那么不值钱——大家都是一样的血肉。美国人的价值观也不是美国人独有的,那是人类共同的,就让山姆大叔输出吧!我是欢迎老美价值观输入亚洲的!你不输老萨就要并吞科威特,老布什一顿猛轰老萨叫了娘,可叫了娘的条件下他还是摇头摆尾欺男霸女,不铲了他那才是犯罪呢!再掉头看看金正日,你看朝鲜人那个悲惨架,他一炮把人家送了西天,送台电视还算“恩情”,日本人海上走走,他就光天化日下绑架,这样的人手里握了核弹,世界还安的那份子全?!打流氓也不是布什血统的独有特征,克林顿的兵也不吃素,科索沃呢?这就是说:事物参差不齐,有强有弱,这地球上的万事与万物都服从一个理:水天然要向凹处流,人天向要往高处走,能者天然就得多劳,责任天然地倾向到能者肩上。美国人主观上想不想去承担责任意义不是很大,万有引力告诉我们:责任是非自寻美国不可的。谁让它强大的呢!没有美国,世界不早就叫斯大林共了产啦!所以,美国在咱这个世界上,天然是要多承担责任的,美国不承担责任才叫犯罪呢!

二、所谓西方价值观,其实就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

   这欧洲几千年,美国这才几岁?

   价值观的问题咱们还得再论论,共产党说它是人对世界的总看法,对人生的总看法,这说法在西方也能找到,好像也能说得通,其实只有貌似的公允:因为它没有先回答:人,为什么要对人生对世界有看法呢?不能没有吗?

   就因为人“能看”所以人就不能不对世界、对生命有看法。

   人为什么能看呢?就因人是人呀!所以就必定能看!必须看!

   那人看的究竟是什么?人是用自己的本性来看,看自己的本性,本质!

   因而,关于人的价值观的问题,最为到家的定义就是:

   人,因为“是人”,而不可避免地对自己“是什么”发生的知觉体验!

   人是同一种物质,这同一物又怎么会是两个体验法?又怎么可能得到两种体验质量呢?当然不能!所以全人类只有一个价值观。

   但事实上并不这样,又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所处进化阶段的不同所造成——人不是天然能体验自己的,人只有用了能体验自己的中介,才能体验自己,人处在这种中介的不同阶段上,对自己会有不同的体验。美国总共才几岁?在美国开始这种体验之时,西欧已经经历了人类进化史中的,经验价值观与信仰价值观的反复的交量,经验价值观用十几个世纪的博斗和代价才最终站稳了脚的,因此欧洲人只把经验价值观带到了新的大陆——年轻的美利坚身上就未曾被信仰价值观所束缚,既没有经院时代,也没有令人恐怖的宗教裁判所,美国,它的价值观所以生动活泼、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就因它是赤裸裸的经验,难道人对自己物质生命的感受质量会不可靠吗?

   所以说美国的价值观最直接最朴素最没有附加地表达了“我就是我”,我感觉什叫好就拥抱什么。而社会也没有对人提出任何额外的要求,社会没有在人的一般感觉外另行加给原则:生命是个人的,个人感觉怎么舒服就怎么去舒服,只要不妨碍别人。西方价值观其实是同一个,只是老牌的西欧诸国多多少少还保存了自己祖先的信仰痕迹。

   在法国,无论是官方还是思想学界常常用美国总统要向《圣经》宣誓,美国总统常常说教信仰自由来嘲弄美国还有信仰,我想这是大错特错:意志需要依托,或者它要需要一个眇茫彼岸来做善良意志的寄托,宗教便有机会在道德上扮演召唤灵魂的角色。而美国人说的是“信仰的自由”不是信仰!所以说美国的信仰事实上是做为意志自由的功能发挥作用的。就算在价值观上欧美无差别吧,美国辽阔而统一又完整,当然就比欧洲各国强大。所以说,是人类价值观自身的必然性,历史地落到了美国肩上,责成它在全人类普及经验价值观!而生活中用了我们的直观眼光,当然看成是对价值或自由输出。

三、人类中只有两大价值观体系

   其实信仰也是出于解释的要求而必然地产生出来的,它不同于科学的方面是:科学用实验去证明,而信仰用超然的力量去解释。人天然地能感觉,又后天地有了知觉,二者就造成了人是一种照知而行的动物。但知是一个不间断地进程,有直接的知有间接的知,在用现有的手段不能达到知的情况下,就去求知:求知可能分裂为两条道路:一是导致研究路线;也可能导致对超然力量的相信。

   今天的基督教已摆脱了它的鼎盛时期的黑暗与野蛮,当年它犯下的罪行不比萨达姆,本拉丹逊色。

   而当今世界,就是西方的自由价值观与宗教信仰价值观和共产主义信仰价值这两大价值体系。冷战时期的对峙在现象上是欧美与苏联及其卫星国;或是北约与华约的对峙。其本质是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共产主义理论在创始上是受经验的鼓动,他的意志是要揭示,要解释。但他解释现象所使用原则——共产,却纯属任意联结,他并没像他研究当时经济状况那样严格仰仗证明。共产这个非神的原则就不自觉地硬化成为信仰,与宗教不同的只是:宗教相信并强力维护一个超然力量——神,而共产主义是寄望(不是相信)在一个未经证明的原则——“共产”上。由于它是寄望,又有脚下现实的人间不平等画面来支持,他就感觉不到这是一个靠意志而加给研究结果的臆造原则,不是能靠它自身的独立性来支持它的存在的关系。再加上进入实践后人所接触的是事实事态,并非这个原则,实践并不能使它本身被请楚证明,动不着它的边。结果在如此广大的土地上,共产愚昧彼此加强着这种心灵的有毒性固化。共产主义是个未经证明的理则——寄望,就必然地向着被相信的对象固化。它既未经证明又哪来的真?它当然就只能是意志的对象,而不是认识的对象。它是对神的信仰价值观在经验价值观摧枯拉朽般的打击后的一种变种,一种反动。由于它不是以神为对象,它就掩盖它的非认识性,盘据了人的心灵而又让人不发生怀疑。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神学在经验中的改头换面。是信仰价值观的现代史反动。

四、为什么美国总受到反对与攻击?

   就因美国是赤裸裸的经验价值观,因而它保持了一个世纪的强大,它强大就当然威胁信仰价值观,它是信仰价值观的最致命的障碍,当然要受到一切信仰价值观的顽固仇视与反抗。并不是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特别英明,而是由经验价值确立的美国法治的完备性,总是把最优秀的分子摆到了国家的负责位置,这样美国制度的健康与完备就必然招致那些靠信仰来维持的权力的仇视与反对。

   无论怎多说,兵出伊拉克使美国替天行了道!是播种民主与自由,是强力培植人权!那也好!而且在伊国新的价值观将得到确立。这是不会再有人怀疑了!

   但世界还未太平,是美国考虑与金流氓谈呢还是干脆了它的时机了,是世界和平要求美国作此考虑的。布什是不是可以干脆地告诉胡锦涛,他也该干掉中国的萨达姆了。美中关系应调整到逼迫小胡出手上来。美国有义务向中国输出经验价值观,逼迫小胡不再胡说“形意形态由党来掌控”。逼迫中国更换价值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