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孙丰文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孙丰

   我来祝贺布什先生、祝贺美军、祝贺美国!我的祝贺实在是叫人看不上眼的,就自做多情它一回吧。不过美国人好像不存在将人看上眼不上眼!

   萨达姆这个杀人魔王蹦到了头,布什露了脸,布什父子露了脸!可喜可贺!

   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是:这么大一个世界,人是如此的形形色色:既有像获了诺贝尔奖那样善良的护士,像甘地那样叫人打死也要非暴力的政治家,像教宗保罗,像达赖大师这样胸怀宽广大度的人,却也有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这样一些以折磨同类取乐的魔鬼;当今世上还有咱们的国货:老江、老宗,上海叛国反党一帮;还有以信仰价值观来杀人吮血的老萨、本拉丹,奥玛;还有老卡、老米、小金……等等。试想要没有个“世界宪兵”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哪还有南韩?

   是事物还能没有秩序?世界必须秩序!我们应庆幸这世界上有美国!它不是光想,光喊;它还付诸实干,而且它有能力去干!只有它能让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重新承认三八线;它能让米洛舍维奇就擒服法,让本拉丹不得不躜进山洞,让萨达姆服法……让世界公义,虽也折折曲曲,坷坷坎坎,但总是除了魔鬼,救了弱者,让美国人的价值观,其实就是人类物种种性所致的人的自然观日益强悍,胜利。我想:咱布什兄弟再续它一届总统的合同不会有大的障碍了吧?不由地就手舞足蹈,要对影成三人了!咱就只用人类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一员这身份来阿Q地祝贺它一回!

   有件事我是久思而未解:在一个价值观内部,法、德为什么就不能和老美同腔同调同步?我肯定自己不是个不关心事局的人,法国的态度立场也是天天洗耳听,可还是未懂!不懂意思的是:自已不能提出让自己释然的证据、理由。

一、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

   冷战时期有“超级大国”,现在也还有“美国霸权”,这些说法是贬义,却也明显地描绘出美国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个事实。最强大是个客观事实,对此较容易让人承认与接受。但是若换一个背景,在世界共同体中各个国家如何发挥作用来理解这同一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时时都客观,事事都开明了:客观上真强大的国家肯定有较多的、较明显的影响力,其作用是明摆着的。但“如何发生作用”这不只是个事实问题,还是一个要求问题,处在世界大家庭中,高兴不高兴都得参入共同事务,都有作用,所以就总是希望着自己的影响力能更大一些,更明显些。在这一点上各个国家都一样,这一主观的立场就有掩映和忽略对客观性的考虑。说美国“霸”,是对美国真强大,真有影响力这一客观地位的承认,又夹杂了对自己也要有较强影响力这个主观要求的失望。就算美国人全是羊性,美国是羊也是比象还大好几倍的羊,它就还是发生第一位的影响?

   世界不能没有秩序,有秩序就得有维持这一秩序的力量,不是有国联吗?是的。我倒觉国联只是秩序原则的确立力量——它使具体秩序原则合法,但合法的秩序还需要一个实践者和履行者。这就不是联合国能完全满足的,因为人类理性还未进化到大致相同的文明阶段,还在各行其是。那就得有一个在各行其是中所行的就是联合国的秩序原则,它用各行其是的态度将它变成普遍的原则。对那些尚未进化到理解公理,理解文明的一些流氓政权,好像也只有山姆大叔的法子是最可行的——输出公理,输出文明,输出价值观。这人类的公平,并不是进化的果实,它是由存在带来的,只是由于进化才意识到,才进入这种阶段。可进化并不是同步的,齐一的,进化阶段的不同就造成世界秩序的失衡,就是共同安全的威胁,你就看看萨达姆是怎么样随意处决他的国民的吧,看看他儿子们是怎么把女人喂了狗的吧!美国对伊动武是侵略,是“武力输出民主”,是“价值观强加”,好像也在了那么一半的道理,可这说法就没自己问问:那被萨达姆和他儿子们随意弄死的人,凭什么就那么不值钱——大家都是一样的血肉。美国人的价值观也不是美国人独有的,那是人类共同的,就让山姆大叔输出吧!我是欢迎老美价值观输入亚洲的!你不输老萨就要并吞科威特,老布什一顿猛轰老萨叫了娘,可叫了娘的条件下他还是摇头摆尾欺男霸女,不铲了他那才是犯罪呢!再掉头看看金正日,你看朝鲜人那个悲惨架,他一炮把人家送了西天,送台电视还算“恩情”,日本人海上走走,他就光天化日下绑架,这样的人手里握了核弹,世界还安的那份子全?!打流氓也不是布什血统的独有特征,克林顿的兵也不吃素,科索沃呢?这就是说:事物参差不齐,有强有弱,这地球上的万事与万物都服从一个理:水天然要向凹处流,人天向要往高处走,能者天然就得多劳,责任天然地倾向到能者肩上。美国人主观上想不想去承担责任意义不是很大,万有引力告诉我们:责任是非自寻美国不可的。谁让它强大的呢!没有美国,世界不早就叫斯大林共了产啦!所以,美国在咱这个世界上,天然是要多承担责任的,美国不承担责任才叫犯罪呢!

二、所谓西方价值观,其实就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

   这欧洲几千年,美国这才几岁?

   价值观的问题咱们还得再论论,共产党说它是人对世界的总看法,对人生的总看法,这说法在西方也能找到,好像也能说得通,其实只有貌似的公允:因为它没有先回答:人,为什么要对人生对世界有看法呢?不能没有吗?

   就因为人“能看”所以人就不能不对世界、对生命有看法。

   人为什么能看呢?就因人是人呀!所以就必定能看!必须看!

   那人看的究竟是什么?人是用自己的本性来看,看自己的本性,本质!

   因而,关于人的价值观的问题,最为到家的定义就是:

   人,因为“是人”,而不可避免地对自己“是什么”发生的知觉体验!

   人是同一种物质,这同一物又怎么会是两个体验法?又怎么可能得到两种体验质量呢?当然不能!所以全人类只有一个价值观。

   但事实上并不这样,又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所处进化阶段的不同所造成——人不是天然能体验自己的,人只有用了能体验自己的中介,才能体验自己,人处在这种中介的不同阶段上,对自己会有不同的体验。美国总共才几岁?在美国开始这种体验之时,西欧已经经历了人类进化史中的,经验价值观与信仰价值观的反复的交量,经验价值观用十几个世纪的博斗和代价才最终站稳了脚的,因此欧洲人只把经验价值观带到了新的大陆——年轻的美利坚身上就未曾被信仰价值观所束缚,既没有经院时代,也没有令人恐怖的宗教裁判所,美国,它的价值观所以生动活泼、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就因它是赤裸裸的经验,难道人对自己物质生命的感受质量会不可靠吗?

   所以说美国的价值观最直接最朴素最没有附加地表达了“我就是我”,我感觉什叫好就拥抱什么。而社会也没有对人提出任何额外的要求,社会没有在人的一般感觉外另行加给原则:生命是个人的,个人感觉怎么舒服就怎么去舒服,只要不妨碍别人。西方价值观其实是同一个,只是老牌的西欧诸国多多少少还保存了自己祖先的信仰痕迹。

   在法国,无论是官方还是思想学界常常用美国总统要向《圣经》宣誓,美国总统常常说教信仰自由来嘲弄美国还有信仰,我想这是大错特错:意志需要依托,或者它要需要一个眇茫彼岸来做善良意志的寄托,宗教便有机会在道德上扮演召唤灵魂的角色。而美国人说的是“信仰的自由”不是信仰!所以说美国的信仰事实上是做为意志自由的功能发挥作用的。就算在价值观上欧美无差别吧,美国辽阔而统一又完整,当然就比欧洲各国强大。所以说,是人类价值观自身的必然性,历史地落到了美国肩上,责成它在全人类普及经验价值观!而生活中用了我们的直观眼光,当然看成是对价值或自由输出。

三、人类中只有两大价值观体系

   其实信仰也是出于解释的要求而必然地产生出来的,它不同于科学的方面是:科学用实验去证明,而信仰用超然的力量去解释。人天然地能感觉,又后天地有了知觉,二者就造成了人是一种照知而行的动物。但知是一个不间断地进程,有直接的知有间接的知,在用现有的手段不能达到知的情况下,就去求知:求知可能分裂为两条道路:一是导致研究路线;也可能导致对超然力量的相信。

   今天的基督教已摆脱了它的鼎盛时期的黑暗与野蛮,当年它犯下的罪行不比萨达姆,本拉丹逊色。

   而当今世界,就是西方的自由价值观与宗教信仰价值观和共产主义信仰价值这两大价值体系。冷战时期的对峙在现象上是欧美与苏联及其卫星国;或是北约与华约的对峙。其本质是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共产主义理论在创始上是受经验的鼓动,他的意志是要揭示,要解释。但他解释现象所使用原则——共产,却纯属任意联结,他并没像他研究当时经济状况那样严格仰仗证明。共产这个非神的原则就不自觉地硬化成为信仰,与宗教不同的只是:宗教相信并强力维护一个超然力量——神,而共产主义是寄望(不是相信)在一个未经证明的原则——“共产”上。由于它是寄望,又有脚下现实的人间不平等画面来支持,他就感觉不到这是一个靠意志而加给研究结果的臆造原则,不是能靠它自身的独立性来支持它的存在的关系。再加上进入实践后人所接触的是事实事态,并非这个原则,实践并不能使它本身被请楚证明,动不着它的边。结果在如此广大的土地上,共产愚昧彼此加强着这种心灵的有毒性固化。共产主义是个未经证明的理则——寄望,就必然地向着被相信的对象固化。它既未经证明又哪来的真?它当然就只能是意志的对象,而不是认识的对象。它是对神的信仰价值观在经验价值观摧枯拉朽般的打击后的一种变种,一种反动。由于它不是以神为对象,它就掩盖它的非认识性,盘据了人的心灵而又让人不发生怀疑。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神学在经验中的改头换面。是信仰价值观的现代史反动。

四、为什么美国总受到反对与攻击?

   就因美国是赤裸裸的经验价值观,因而它保持了一个世纪的强大,它强大就当然威胁信仰价值观,它是信仰价值观的最致命的障碍,当然要受到一切信仰价值观的顽固仇视与反抗。并不是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特别英明,而是由经验价值确立的美国法治的完备性,总是把最优秀的分子摆到了国家的负责位置,这样美国制度的健康与完备就必然招致那些靠信仰来维持的权力的仇视与反对。

   无论怎多说,兵出伊拉克使美国替天行了道!是播种民主与自由,是强力培植人权!那也好!而且在伊国新的价值观将得到确立。这是不会再有人怀疑了!

   但世界还未太平,是美国考虑与金流氓谈呢还是干脆了它的时机了,是世界和平要求美国作此考虑的。布什是不是可以干脆地告诉胡锦涛,他也该干掉中国的萨达姆了。美中关系应调整到逼迫小胡出手上来。美国有义务向中国输出经验价值观,逼迫小胡不再胡说“形意形态由党来掌控”。逼迫中国更换价值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