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孙丰文集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孙丰

   家宝兄,你说的挺精彩,虽然还有些很让人失望处,但身在共产破庙中,又怎能不染上些八股九股味呢?!你是坦诚的,布什先生是坦诚的;再加上我——山东青岛的一个百姓家,不仅与你一样有一个很困苦的童年,还有一个困苦的老年哪!伙计;我也是坦白的;我可不敢像你有预感与布什总统的会谈那样的自信,我坦诚的请求你:与我一道拿出全量的坦诚,祷告上苍:

   让我们一道抛弃“中华人民共和国”!让我们携手来建“中华和众国”吧!

   让我们真诚邀请赵中原来为国家奠基;邀请达赖大师来做咱中华合众国的名义总统;邀请陈水扁先生、连战先生、宋楚玉先生、马英九先生来竞选中华合众国的总统吧;让我们举陈酿共祭人文始祖!让我们共同起舞自由,合唱人权民主!

   我想:无伦是阿扁还是阿涛,是连战还是家宝,或者是徐文立,魏京生,还有牢狱之灾的王炳章都可以自由地来竞挣合众国的总统。

   我们做老百姓的就可以拿你们一把了:咱看谁敢给周正毅批上“六千万”(陈良宇);咱看谁敢抓咱好人郑恩宠;谁敢捕咱义士杜导斌;谁敢推土机压过人身……那时侯你们不都得来向何德普求票。

   来干咱中华合众国的总统不见得比干台湾总统、西藏总统、东土总统委屈吧?倒可能做更大更多的贡献,不论是对世界还是对以龙为图腾的传人。

   家宝兄呀,就让咱俩挽臂共呼——你可能正犹豫,那我就先喊着:前总统蒋中正先生乃我们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英雄与统帅,高瞻远瞩,胸怀若谷,艰苦卓绝地领导了我们的父兄抗击凶顽倭贼,捍卫了中华尊严,凝造了和平世界。蒋公永垂不朽!

   老先生有错误,那错误就是家宝兄你们这个党的先辈们所逼!请愿谅,我的家宝世兄,我想你在心底接受愚弟这些批评也不会有多少困难吧?阻碍我们携手的是你们党那血染的红帽子!我有些爱你,我期待也有信心用至诚来开顽石:我学那古代马其顿的希腊医生的儿子:我爱你,却更爱真理!就不能不谈到你所在的这个共产党——在早期的共产党(其实是些真正的土匪)的干扰,骚扰逼迫之下,情势陷蒋公犯了许多错误,特别是退守台岛:在那弹丸之地,共产野兽正虎视耽耽,蒋先生在岛上的专制是明情实在,用不着盖掩,盖也盖不住。但,与这个错误相同步的却是蒋先生有效抗阻了共匪登岛!如果全局性地来看这一历史,是不难看到这一点的。近二十来年,民主登陆台湾,如果蒋先生不保卫了它,今天的台湾同胞怕也正与我等一道在为推翻共匪而流血;当然宝岛台湾也为溃退的蒋公提供喘息与生机。

   后来两岸差不多同时兴起了民主要求,也都受到两个当局的镇压,但是民主在台湾实现了,毕竟二蒋的独裁不是共产党的专政啊!而大陆的我等还正抗挣。台湾为我中华真正的榜样:何不让它普而及全中华照耀大陆呢?

   从人类历史的趋势来看,家宝兄,请你愿谅,我不是台独分子,但我要说“统”未必就是真理!让咱俩回首后看:那个叫大哥的苏俄老帽子,十五个共和国加盟被捆绑在一墩上,地球还在太阳下,从东往西转,一转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叶利钦戏法一变,一国成了十五国,且都为主权,这地球啥时睡觉啥时上班啥时下雨啥时飞风啥时日头高照艳阳依旧如前;客观世界并没变,变在哪里?心里呀!伙计。还有那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独立的事实大量出现,去问啥子合理不合理岂不是马后臭炮?

   独也好统也好,那不是哥白尼、加里略、牛顿、爱因斯坦的课目,真理的庄严庙堂并不供奉“统独”牌位!

   这地球怪事多多,有些进程同步却方向相反:你看“世贸组织”朱总不是挣着挤上前?世界经济正一体化,就因地球是咱人类共同的家,咱们的生命就由它来承载,你想不一体它能不一体吗?欧洲正向一块儿抱团,那些新独立国家,欧盟不让进它还非往里硬躜不可呢!全欧连成一,只是个迟天早天;亚洲呢,也正在构结自己的地区集团,何缘?人类一家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你用主观意志来挡岂能挡住?我的家宝兄,民族、国家,都是因着我们人类是各从自己脚下起始的,首先被认同的当然是那块呱呱坠地的地盘,视野所限,就近为先。随着视野的扩展,人类才逐步地知道自己首先属于地球,而后属于民族和国家,在大自然那里只有地球,没有国家,是我们的心把在地球上划出了国家——人是自然事实不是国家事实,相反国家却是心理事实呀!国家在地球上,我们交往的范围就只是地球,在我们的物种种性内,其实中国只是地球上的中国,不是孤立自在的中国。所以在人类能力的进化中必导致抛开民族、国家、集团,各国的尺度标准统统就得收进博物馆,全球共一个尺度。在经济上已经被普遍接受,最顽固不化的贵党也抗拒不了这一趋势。可经济只是人生存的条件,它重要,它基础,它再重要再基础还能比人的存在更重要,更根本?!人能不首先是本已?不要自欺欺人了,大自然哪天说过它造的人有自己的国情,自己的特色?凭你的睿智,难道还不能洞穿那些说国情、特色话的人是以内心承认人类是同一事实,同一事实当然也就同一性质这个真理,明知自己是坏蛋的强词夺理吗?

   让我们来感谢他吧:虽然他也是列宁教出的徒子徒孙,可他有勇气拥抱人类一家,地球是我们共同的船,同一条船上哪有什么敌人?敌人——纯系人心狭窄所使然!《新思维》打败了冷战,酿造出今天这个人类共一的局面!所以就承认阿偏贤弟对台岛民主成熟的贡献吧,何必让心理惯性还在那里旧观念,站到人类一家本质唯一这个高处放远看,还是弃旧图新为当然!只要生命活的痛快,爽,管它什么臭共产!还是拿共产擦屁股沤肥料更好!

   当然,阿偏贤弟张口闭口都只是二千三百万,请睁眼看:还有亿十三,那舞爪张牙的江泽民,疯了一般地抓人抓人……酷刑折磨白骨、血河,多么惨!何时东方有亮天?兄弟们正流浪异国他乡为挣自由要人权,一不小心就陷虎穴狼窝:看大侠王炳章、还有杨建利,正受熬煎……从理上看,统独都不含真伪,是意志在使然,真理并不去分辩。可在实践上,却总有个利与害,它要求的就是政治家,而不是权术,魔术孤行盲干。政治家就该看到:共产匪帮统治既残又长远,积累的矛盾遍了我华厦骨肉脉血皮肤毛汗,牵那根发都全身颤,任何的分治都有榜样效应,后继没完,弄不好中国就一分为六:台、藏、蒙、突、华、满……可能还不至这些。到眼下还未见想建满国的力量露面,若一露面就是速雷耳难掩,东三省虽也是汉文化,但与关内不同,其观念简单又截然,较少联系考量,直观且动辄就付诸行动,君不见:那京广一线的行为风格就是东北虎的贡献。问题难在一夫当了山海关,千万大军白瞪眼,从地势上讲东北三省割据最难缠,谁都没辙,而大陆一体连,永远建不起有效楚河汉界,这局面就一出现,少说也要混战三十年,失控,黑暗,现在中共的武官或有机会染武的人将成为黑色强盗,老百姓将陷于前无村后无店,灾难尤如毛派游击队或者阿富汗。牵一发而动全身,后果不堪!在下看,君子的行,不只要有个对不对,还得想想可不可,别过之,也别不及。能给人留后路处一定别全堵死。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说这么一个理:台湾与大陆的关系不是个统与独,而是意识形态恐惧症。共产主义把台湾人吓破了胆:我们大陆的人吓的往外逃,人家没被共产共进去的人当然极力不往里陷!你家宝兄那么拼命的干,不是曾太监还给你整理多少条吗?入了共产党这教门,哪能不邪不狠不残?谁当上一把手,都可以省着法儿把自家兄弟往死里陷,你看看那党史上不净是自己杀自己的记载,那是什么“左右路线”,蒙人呗!谁能不怕共产?岂至是台湾,全世界的人都怕共产!台独者实乃恐共产症也!

   是不是也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儿?那就是开头说的:家宝兄你退出你们那鸟党,咱俩以坦诚相见,重来建一个党,什么名字都可,唯有不能叫共产!愚弟我如此坦然是因你的话感:“大局性的社会和政局动荡正在逼近,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你既看到它逼近,为什么不预个先?挖个坑咱把它埋了,所有的矛盾全就避免。

   这厢里咱俩把共产党来推倒,那厢里连战、阿扁、楚玉;达赖大师,东突不都就慈眉善目笑着迎上前?!香港也不用游行了!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

   我看了你的离稿讲话,不错,比锦涛兄那八股味高明许多,可是你只看到自己少年穷苦,可没讲讲你跑那些地方以总理身份去为民工摧钱,去为小孩子要学校,去握老红军的泥手瘦柴干干……还有艾滋病员……这眼下的穷苦不比你儿时的苦更现实更生动,更叫人伤心,更迫切要求出路?眼下这些苦可就是你的党的贡献!日本鬼子早叫咱蒋委员长领着咱家父兄给打败了,该轮着打你们党了!

   你只说“和则两利,战则俱伤”,可你不说,“和”是人的和,人的和是以人的自然品性之保全为条件的,你总不能把江泽民残杀练法轮动的人当成和的原则吧?因此你是不是也该谈谈中国人也是人类中的人,也该享享人类的尊严?你能担保“中国的发展壮大是不会成为任何国家的威胁的”,可你更该承诺中国的发展壮大不是建立在对中国民众的威胁上的,不是让全中国人做牛做马来肥江家帮上海匪。中国是需要一个和平、稳定、安全的环境,但很不够,难道你的人民不是人类成员?他们不需要人的尊严和安全?这个稳定的环境以人的尊严来保证!

   家宝兄呀,你我没有什么不同,我也可以肯定你的意识形态与我也是一般无二,只是你那张红皮不让你当好人,你是什么都明白都请楚,可就是不明白对江泽民、上海匪是绕不过去的,不清除了他中国就没有前途,中国人就得提心吊胆,而你就得把用在建设上的精力分出一部分去对付他。只要清除他,人民欢,国家安,民族间也再不须动刀剑,一个江泽民换来世界安全,你这个铁算盘就不算它一算?

   家宝兄呀,请伸过臂来,咱俩共挽,去呼吁“中华合众国”,大家一齐来建!

   让我们来瞻望中华合众国吧!

   人民意愿!

新世纪 (12/12/2003 1:5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