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孙丰文集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军委主席自兼警卫局=共产党上海党委绑架共产党中央

孙丰

   这共产党原本就是绑匪,它绑架了中国。

   任何一个社会其制度的性质若就是某一集团对全体国人的绑架,那么,它发展的最终结果必然是匪帮集团内的自我绑架,如果发展到这一步,也就是这个匪帮自身的寿限,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新生了。这几天的温家宝说:“多年来群众一致反映的问题,社会上强烈的抗争呼声和活动,再次对政府敲响了警钟:社会矛盾正在激化和爆发,大局性的社会和政局动荡正在逼近,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咱温二哥说的不就是共产党要亡党了嘛!那个江泽民从2000年就不间断地讲忧患意识,他发出的警告也是亡党。他们发出的这些警告都是对“当绑匪集团发展到不得不绑架自身时,它也就到了尽头”的这个规律的证明。

   我们肯定共产党灭亡的必然性不是遥远的将来,而是不意天降,且正在脚下。我们的这个判断之宝就押在江泽民更换中央警卫部队,并且自兼警卫局第一政委这个慌不择路的步骤上,这是绑匪自绑的事实。这是一步死棋,无退路,无解!

   也可借此回答黑眼睛先生:中国、中国人民已经有了迎接民主,迎接宪政的思想准备——

   江泽民换防警卫部队,并自兼政委这一措施意味着什么?

   它意味着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经越过社会层面而集结、上升到共产党内部层面——普遍而深刻的危机在社会层面没找到克服的出路,被一二再,再二三地压抑、凝结,这些矛盾就向共产党内部,向宝塔之颠运动、集结。不管共产党上层两股力量意识到或意识不到,中国社会的全部矛盾都非要在这里获得反映,找出出路不可。因为它已经饱和,而且没有退路:中国是地球上的一个客观事实,中国的人也是人类世界中的客观实在,客观事实的存在就不是意志承认不承认,也不是权术欺诈能掩盖能滑过的。压力可以使它在某些阶段里不爆发,不爆发不等于获得化解。应在历史的进程中按照常规给予克服化解的矛盾没有获得克服、化解,它就沉淀、积累,这种沉淀和积累意味着的是能量的储备和对爆发机会的寻求。其实重建警卫部队和自兼政委所蕴含的正是江泽民惊弓之鸟式的对矛盾爆发的防范。它表示又深又复杂又顽固的社会矛盾沉积移转到共产党内部,并表现在最高处,而且又处在最后时刻了。按照常规、分散克服、序缓解决的机会都已完全丧失,错过了,一点余地设有了。就像长江里的水,应在上游由林木和草地来固着和缓解流速,由沿流的湖泊来分流水量的机会都因滥伐滥堵而没有了,洪水已都集在黄浦口,水,它能倒回去?不冲决是不可能的!因冲决也是一种出路!在社会不用理性给矛盾以出路的条件下,矛盾就只好自寻出路。中央警卫力量换防,自兼政委这一步骤告诉我们:对江泽民安全的威胁已经从宽泛的社会层面而具体化到他的身边和左右,已经直逼命门,内部的暗处,随时可以天降,防不胜防,甚至就是他死死握住不放的军队。

   对于江泽民来说已经没有关怀社会稳定的余力,而只有如何顾命保命这一个念头了。中国的历史已经迈入失控时代:

   国家元首不是武装力量的统帅;

   军委主席自任警卫局这两个违反人类常理的事实就揭露:

   中国失控!中国共产党自身失控!

   中国已经没有秩序!中国共产党已经没有秩序!

   中国没有常理了!江泽民没有常理了!那么,任何人也不需再用常理来对待江泽民、对待上海集团了!

   他的这两手措施就是上述心理定势的反映:江泽民害了被谋杀症。

   江泽民为什么害了恐谋杀症呢?就因他的自我认定:他知道并评价自己的所做所为是伤天害理的,是十恶不赦的!而他对历史潮流的趋势走向又偏偏与我们常人是一般无二,是同一个,他知道人类普适价值不可阻挡,当这个潮流上升为中国的普遍观念时,他自认自己是不能被人类正义所愿谅的,他的已往留给他的只有疯狂抗拒这一条路。

   江泽民的这两招防变措施是贼的自招:警卫部队换防是自承认罪孽沼沼,自兼警卫是承认设有可加信赖的人了,刺客就在身边,这一切都是在喊:我江泽民是贼!是全民族的罪人,处在整个民族的对立面,是人人都想对之索命的。

   今日的中国政情形势,已经不仅仅是以共产党为一方,以民众为另一方的绝缘的对峙格局;社会矛盾无时无刻不在压向共产党,迫使其分化、尖锐、对抗,共产党已经丧失了以统一整体来对待民众反抗的态势,共产党内最腐朽最反动最野蛮的一翼的上海帮,不能不从双手全力对付民众反抗中分出一只手来应付来自共产党内的随时可能的袭击。

   如果说赖长星带出的福建案还只是一个前奏,那么,周正毅案就已经使江泽民陷入腹地,预示了随时随地有一陷而不能救的前途:杀人多了自然怕走黑道,怕行黄泥岗、野猪林:可以说正是周正毅案的不意天降使江泽民如惊弓之鸟,杯弓蛇影,慌不识路,因惊因慌才草率地做出自兼警卫决定的。我们揣测,他肯定意识到这是一种以局部绑架整体,以肢节攻击全身的不法行为;但他洞察不到这也是一种把自己推为公敌,沦为民贼,身陷绝境的失策。

   逮捕郑恩宠与警卫部队重组和自兼警卫是同一挣扎对策的不同侧面。是江泽民惊慌失措在不同方面的表现。胡锦涛很可以在这里一劳永逸而奠民主基,这小胡可怜虫!失其一环将酿成多大规模的灾难!

   这样一种来自内部、来自自己死命握住的军方的袭击,其可发性概率越来越上升为主要的危险,防无从防。

   江泽民不惜动摇伦理的国本也要把住军权不放,是对国家对民族的绑架!因为他肚里有数:他是贼!是罪人!他怕随时随地有荆轲冒出。

   江泽民重组中央警卫局并自兼第一政委,就是对共产党中央和整个上层的绑架!因为他知道自己用心险恶,树敌多多,高层尽是他害过的,他当然怕人家反还用为其身了。

   而近期乔石、李鹏……等等效法江泽民纷纷披挂武装了儿子们,正是对江泽民绑架的一种预防。这件事所展现的前景就是:用不了多久中共元老们都会通过自己的攀根错节建立起自己的家丁民团,土围子。估计,正是由于江泽民自兼政委,火箭江锦康、江绵恒的榜样效用,当然其根本的动力还是出于生命安全的考量:不至于被江泽民所绑架,不须很久就会注空军队。这个进程将戏法般的神速的完成——“党的枪”将肢解成家枪。党指挥枪将败裂为各个大家族自保的武装护卫。这一趋势是军委主席的权威无从有效,并完成军委主席权威的真正动摇,没人再买军委主席的账。中国军队将因各大家族的自卫需要而完成军队国家化的准备。当一部分家族拥有自卫力量的时候,也就是民主蓬勃的到来,这个进程是江泽民绑架共产党中央绑架全党的必然后果!天助民主也!他既开了这个头,就休想堵住它,因此说更换中央警卫部队和自兼中央警卫局是江泽民的失策,是他的自找死亡!自进坟墓。它也将同步地把共产党带进火化炉。

   警卫部队不可更动,这不是一步险棋,而是一步绝路!是兵家之所大忌!从这里可以看出江上海其人与政治是根本不搭边的,他根本不懂政治的密奥就是海涵,就是容纳。他处处鸡肠事事极端,不把自己和两个儿子的命都搭进去他是不会心死的。

   现在已经晚了,中央警卫局这步死棋已没了退路,老江死定了!

   本人从七九年就呼唤废止死刑;而且,我的盟友徐文立也多次为废止死刑上书。从理智上说我至今坚持这一立场。理由是死刑只负责于已经发生的的事实,要的是公正天理;但废止死刑负责的却是未来,要的是社会走向和平

   。但今天的我,比七九年又成熟了二十多年后的我,却要向天呼唤:在民主实现的那天,承担着国家责任的人不能立即废止死刑,对江泽民等必须执行死刑,否则天理难圆!

   而且,没有猛药难医中国的陈年疾疴,不伴以对江泽民等少数穷凶恶极凶犯的极端惩罚也树立不起正义的权威!当然就建立不起废止死刑成熟背景!我唤吁对江泽民处以极刑!只有斩掉江泽民才能树立正义,才有真正的人权!

   天苍苍,地黄黄

   赐我华厦智慧和力量

   缚邪妖斩江狼

   中华民主安康永享

新世纪 (12/9/2003 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