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孙丰文集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孙丰

   不能简单地用民族主义、义和拳情绪来概括西北大学的事情。从经验角度上看是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但经验总是建立在前因上的,西北大学的事情是发生在何种时势背景上的呢?

   我们的民族已处在从深层到表层,处处都在寻找出路这个临界的背景上。仅为一种情绪不会有如此大的召唤力,我们民族已进入到在无所不在的方面寻求出路的时期,这种寻求就像涨满了的水,它要在任何的薄弱点上寻找决口。甚至百姓的柴米油盐都因矛盾的深层化而积累到为民族探寻出路的使命上来了。这种寻求已从理性的自觉普遍化到必然机制的水平。整体民族在寻找出路是这个时代的任务,已上升成为是它在推动人,而不仅仅是人在寻找它了。任何一个可以表达要求的机会都被这种要求所充盈,不会被放过。不过它发生的地域领域使它染上自己的个别色彩了。

   中华民族已到了不给它以出路它就要爆炸的临界点。

   下述事实都出自这同一进程,它们都是“中华民族要求出路的表现”,不同的只是人类生活画面的广袤与复杂,它们各表现出自身的个别性色彩罢了:辽阳----大庆工人的卫权行动;各地失业工人的罢工及其演化成与官方冲突事件;各地官商勾结造成的强迁上访、强迁自焚;甚至香港“七一”游行;各地农民不堪忍受横征暴敛发动的小规模暴动;赖长星案以来的中共上层的拉锯斗争;从中共十六大开始的中共两个中央的表面化;胡锦涛出任元首以来的个人表现;此次十六届三中全会的气氛,会后江狼的死皮赖脸……各地的矿难,爆案、金融陷井……连同纯自然灾害的沙化、沙尘瀑、非典瘟疫……等等,其实都属于民族在寻求出路这个进程,是这一进程的具象表现,本质上都是因民族没有出路而引起的。某一具体事件当然是有它的直接导火索,它所展现的主观愿望未必是它的动力泉源。它可能与民族要求出路的进程一致,也可能不尽一致,甚至有某种掩映。

   所以我们觉得似乎不能用具体的眼光来评判西北大学事件。这一事件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是它的临界限制,在临界限制背后有一种强大的思想暗流,是不是在对所有具体事件的研究中都应注意到这一点?须知,我们生存其内的这个社会到处都是“一触即发”了,就看“发”的触点是什么了。问题在于如何让这“一触即发”连成埋葬黑暗的普天火焰。

   当然,不能说我们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么大一个民族,其文化是不会被消灭的,民族不会亡。但沉积其机体内的矛盾太深太厚,它已漫延到机体的所有方面,不只是表层化,已经普遍化,彻底了:我们所能看到的,我们所看不到的;足可举,却不知何处落脚。国家是这样,共产党是这样,地方是这样,民众还是这样。

   共产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透视出:到了从根本上给民族以出路的时候了,否则这个民族就要爆炸。会后透露出的消息可以看出,共产党的两个中央正绞劲,两个中央的对峙恰恰是民族要求出路的证明,民族不可能从共产党那里找出出路;共产党也不能给自己找出出路。乔石、李瑞环、尉健行等对江泽民的鞭挞与嘲讽,对胡温的肯定,可理解为是从他们方面感知到这种出路的压迫。到会者对江泽民个人,对“三个代表”,对上海帮的置疑,其实也是对出路的要求。江赋民实已无招架之力,他只是借着自己不知个羞耻在那里死皮赖脸,从常人到上层,也都是正人斗不了泼痞,倒不是江泽民的能耐,而是他在常人之外,他是一个变态者,正常人无法与之相对……他的行为又恰恰证明他对出路的迫切——需知:江泽民也需要出路!因为江泽民已经没了退路,没了出路,他才更无廉耻地不肯休息,他已清楚地意识到:他的上海帮也未必能给他后路:他的后路只能押在他的肉血上----他不趁这二三年可靠地按排了儿子,无论权落谁手,他爷儿三的命能保不能保都大有问题。从江泽民自己方面他感到是被逼到了极点,他极力地在寻找他不被处死,不被审判的出路。但越找越窄,越窄越固执……

   中国各阶各层都在寻找出路,每个行动背后的动力:

   只要能表现,能发泄也是好的!

   事件的主导者并不必然地了解自己在干什么,或者至多了解可直观的方面,并不洞悉自己得以其上的动力背景。

   西北大学事件证明了中华民族已处在催生的临界点上。对这一事件表现出的不成熟之处只能神领,意会,只能理性概括,不太适合用贬抑的词来指责。

   正是这种日益高涨着的自寻出路的动力,在每一天都发酵出数不清的事件,至于这些事件自身的色彩就看发生它的领域地域与直接矛盾了。任何能够让出路要求获得表达的机会都不会被这个高涨着的进程所放过,都将被点燃。

   它告诉我们“共产主义”是有限意识,它无法容纳人的类价值,不让中国自由地淌漾在人类普世价值里已经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十五年前八九民运所要克服的是什么呢?就是共产意识形态对人类普适价值的限制——那不是一场局限在我们民族的风暴,那是共产世界向人类的回归进程,它证明的真理就是——共产主义不适合人类!

   埋葬共产,这个人类历史任务一天不实现,斗争的烈度就加剧一天。

   西北大学事件要求每一关心中国进程的人士应以更敏锐的眼光关注国内事态,要用“民族出路”这个背景来把握每一事件。

新世纪 (11/3/2003 18: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