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孙丰文集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之4

孙丰

一、“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是一纯知性思考

   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其意义的深刻在于:它并不是指向共产党,而是指向思考者,它就不是由着思索遇上的事实信马随缰,它是反省的,它只准你作反省的思考,不准你发生逻辑偷移。因你是在回答问题,它逼着你去追寻证据,又要对证据作出归纳,抽象成事物的性质,还原给判断。这里没给思考者留下自由余地,即是你回答错了,你也只是在作答,而不是情绪的发泄。这样的提问只是探索真理,而不是被事实牵着鼻子的。可以说无论右派分子的向党的猖狂进攻,还是反革命分子的狼子野心,或胡跃邦主持写成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八九民运;还有我们眼下的斗争,都有被事实牵着鼻子走的倾向。

   这种设题把问题限制在纯粹知识的范围以内,避开了似是而非,拖泥带水,拒情绪、感觉的可能影响于门外。把一切可能的走题,节外生枝都堵塞了,在回答问题的同时也就洗涤了自己的理性。

   我们相信,任何一位认真阅读,严肃探索的人在碰上这个题目的刹那,都逃避不了它的剌激,因为它是我们的生活经验所无从涉及的。它是生活背后的牵线,看不见摸不着,却牢牢地支配着我们,受其害而不知害者为何。

   毛泽东是一位思想家,也是艺术家,在他思想深透的层面(《矛盾论》、《实践论》)他的行为得心应手,取得了成就;他未思想或思维未能渗透的层面(关于人是什么的问题)他就失败,他个人的失败处就是我们民族的灾难处:《欲火凤凰》网站收集的那些史实。两位开创的领袖陈独秀、毛泽东,都没在真知识上把握什么是共产党,他们的活动又怎么能在真理的意义上展开呢?

   在知识上觉解了什么是共产党的人,是不会去建共产党的!若已进了共产党,也会毅然决裂,分道扬镳的——那后来的陈独秀。

   只有不知什么是共产党,才迷信着“共产主义”。

   在下冒其不违告诉共产党,特别是胡锦涛:

   共产树上无善果!

   这不是个人善恶所可为的。在人与人的比较间,我们坚决地鞭挞江泽民,无论他做为共产党还是自然意义的人,他都是至恶!至邪!我们同情,声援锦涛、家宝世兄,是在人的意义上;此两人获得人心的方面,是他们做为普通人的人性所致,是党性尚未染尽人性的流露,决不是共产党的主义所致。尽管我要指控并且要证明“七一”讲话是胡话,那是因为他以共产掌门身份来说活,一通过共产管道就失了真,丢了人味,那不是他个人的人品,而是党品。

   我们提出“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这个做法就捍卫了文艺复兴的旗帜,人本主义的批判精神。只要是严肃的思考,在批判的同时,业已把共产党做为一个理性误用包含在自己理性里,当成了“大写之人”的反省。它是斗争,又是澄请!

二、我们都未曾去思考:什么是共产党。

   我们向胡锦涛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他是共产党的领袖,又是国家元首,他的活动影响十三亿人。而且他正在把政治改革从模糊隐蔽层面提升到要表面,或要付诸的层面。既然你要改革它就得明白它,还不知它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洞见它的可能性呢?

   我们非常强调同胡锦涛、温家宝、李瑞环对话。两人是担子在肩;对天津李,是因为他懂。

   别看胡锦涛是中国共产党的掌门,无论二代掌门的隔代相传还是他从三代那里拉过宝座,前代都不曾传授“什么是共产党”这一密籍。

   这个问题不是不重要,而是实践经验不会让人碰上做这一思考的机缘。

   事实的共产党就在那里,它发号又施令,扬威又跃武。

   共产党的存在(事实性)掩映了对它到底是什么(认识性)的追踪。

   不论依仗它发财获利的,还是被它弄得家破人亡的,都清清楚楚地感觉它,与它周旋,与它斗,很自然地认为——“那就是共产党”!谁又能碰上这么一个向自己提“什么是共产党”机缘呢?研究胡锦涛的言论,可以准确地判定: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且,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只多能认识到:自己所在的党,自己为领袖的党就是共产党。

   提出一个一天不知被重复多少遍的名称,说大家对它是盲然;这简直有些可笑!有点污辱人吧?然而----

   严肃地生活却就是这般沉重!这般荒唐!

   我们天天在谴责它,批判它,却不一定能理性地知识它。

   我们指责共产党全党都不知“什么是共产党”;江贼民天天给他们的党“立本”,却不知什么是共产党,他又立的哪份子本呢?就像我们张嘴闭嘴地“共产党,像太阳”,到太阳一落,就翻了个,义愤填膺地谴责“共产党,是豺狼”!它自己呢?正天价东也代表西也代表,东也欺凌西也欺凌;对壮年人施暴,对老年人施暴,对孩子也施暴。无论是太阳的,还是豺狼的,还是“代表”的共产党,其实都是直指中国现实的那一社会力量,并不是把它放在客观背景里的理性求证。

   它让我们,让全世界都太熟悉它了,熟悉到谁都没想到去问问:

   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连共产党的山大王,连那缔造它的,都没去想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不知什么是共产党,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就像人人能区别哪样东西好,哪样东西不好,却不能利利索索地说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一样。他们用了这个名称,将自己表示出来,构成了心照不宣的特选资格,取得了谋求利益的通行证,成为超越群族的,为自己能够超越谋求寻得官方合法性。他们被这个名称所表示,用为对民众的区别,这就完了。——“他们的党”是共产党,这就是他们对“共产党”的全部理解,中国共产党做为真实的社会力量就在那里,在发号、在施令、在欺压、在贪脏……在喊领导一切的,他们的欲望在这名义下获得贯通,这就是他们对共产党的全部知道。

   他们是共产党。这是我们的全部知道。

   被共产党所强加的人也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认识事物的自觉。由于共产党做为现实事实的强大,超越、鲜明,我们也就盲目地只知这个事实,可这是个什么事实呢?怎么造出来的呢?没人去想。只知道毛泽东从延安带进北京,占了全中国,统治着全中国的这一超越力量。却从来没去想这一现实的社会力量在知识上到底是个什么?它与知识又是个什么关系?

   正是因为从来没想到该思考:“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又是用什么建成的?它实际上又是个什么东西”?所以——

   一个十分厌恶江贼民的胡锦涛才不能不跟着江泽民去说:“‘三个代表’是‘立党之本’”、“立党为公”;“回答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却不知这回答并没回答“什么是党?”;“忘记远大理想而只顾眼前就会失去方向”却不知他说的那个远大理想到底是些什么,又是失去了什么方向?;“迷失方向,就会走上歧途”,却不知什么是人的方向?什么又是歧途?更谈不上理解:人的方向就是人对本已生命的实现了。由于他不知什么是共产党,他才会提出“政治文明”、才会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时代背景、实践基础、科学内涵、精神实质……”等等不着边际的,没有可靠形态的,是不可求解的胡话;他才“强调树立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才会说出“执政兴国是第一要务”……正是由于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才有胡锦涛在众多场合里的“政治改革”的表示,才有他的“共产党必须要过的三关”、“共产党的五怕”以及“有的公开扬言要抵制……”等等。

   须知:中国的政治改革有广狭两义:一是只以中国为背景的;二是以共产党为背景的;二者不可混淆。如果他确实地觉解了“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含混。他会赋于政治改革的内涵仅是救国,救人;仅是从共产邪教向人类本性的回归,是从对本的丧失中向正义的回归。他就清醒的知道——

   对共产党是不能实施改革的!因为共产党又不是共产党所犯的一个错误。做为人类理性,它本来就是个矛盾、悖理、毒菌,你改它它就不毒了吗?如其改革毒种毒菌当然就不若重建!你真心实意的改革所必然导致的只能是重建!

   为什么不直接地进入重建呢?!

   本作者赋予给自己的使命就是:

   向共产党证明共产党不是因犯错误才非法的!

   中国的共产主义实践所以有今天,并不是共产党在犯错误,而是共产党在法理上非法!

   一切在法理上就非法的东西是不能通过改革而使之在法理上合法的!

   人所能够改正的只能是人所犯的错误,共产党又不是人所犯的错误,人怎么改正它?

   共产党是个错误的道理,人只能让自己明白它,因明白而摆脱它、抛弃它、远离它!

   我们期望着共产党里滋生出开明的分子,共产党里的英明分子的英明表现就是:自觉地承担起炸掉共产党这一历史责任!——

   把古船驳进新道!伟大的榜样是——

   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新思维》的开拓者:戈尔巴乔夫。

   宪政社会是没有任何特殊性的社会;而共产党的党性本质就是特殊、驾驭、超越、权威。二者间没有中和性,妥协性!没有共存余地。

   共产党之恶不是始于它的被创建,而是始于“共产党”这个名称。

   共产党不是从一诞生就坏就残暴,而是它还没诞生,仅仅做为一个纯粹知识就蕴含着坏与残暴!是这个名称的机制必恶,必残暴!只是若不诞生它造不成坏的、残暴的事实。所以——

   共产党从没下生就坏!还没下生就恶!

   对于共产党正确的态度只有一个:永不采用这个名称!

   拒“共产党”这名称于人类实践之外!

   实际的共产党是用语言中的名称的“共产党”所创建的,定名自身为“共产党”的社会集团,社会力量。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最平常的常识,是他也可以回答的。问题在于:不在于能不能做出这个回答,而在于是否觉解这个回答。这一回答的意义在于:它揭露任何政党都是由两个要素合成,并不直接地就是它所是的那一事实。这两个要素是:

   第一点是人类知识中的道理(“共产党”是名称,当然是个道理);

   第二点是物质事实的人(人的群)。

   如果不完成这种揭示,我们就无以知道在“共产党”这个社会力量里,哪一要素处在规定地位,起支配作用,哪一要素处在被动地位,是被支配的?我们的矢所射向的就未必是它应该射的地方:

   共产党作践中华民族半个多世纪,伤透了人心。可每一说到它,无论他们自己还是我们,都只是指那些人组成的集团:那些人说了什么,干了什么,造成了什么危害,危害达到何等的量级……。

   可是,这些谴责并没让我们明白:那些人是怎么集合到一起,又是什么把他们长久地扭结着,他们又是为什么那样说,那样干?因为----在共产党以外地方的人并不那么说,那么干!而不想进入共产党,或没进入共产党的人,也不需那么说,那么干。这一区分指证了在人背后有一种更广大的力量,造成这一区分的力量是什么呢?提出这个问题,是在共产党以外,是把共产党当作客观世界里的对象,是从外部,是把它做为背景里的事实,是考察它做为事实与其他事实的区别。在这里,它只是背景分子中的一分子。因而这是一个认识命题,是问一个客观事实具有些什么性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