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孙丰文集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之3

孙丰

四、中国可以通过改革走出困境!

   中国可以通过改革走出国境,却不能通过改革让共产党走出困境。中国的出路以消除共产党为条件。“共产党”是个悖理,叫它不悖就得换定语,一换定语就不是共产党了!对着共产党不能谈改革!

   “共产党”做为社会事实它是用“共产党”这个名称建成的,名称与它所固着的道理的联系不变,所以在一个深刻矛盾的名称下不可能有不矛盾的事实。

   若你诚心实意地来改革共产党,你使用了100%的善良,没有一丝一毫要损及它的想法,但还是必将引起它的抗拒,最后的果实还是:民族灾、生灵碳,国家分、暴民混战,全球都要跟着打颤!它的前途还是崩溃!完蛋!

   那么,这100%的善心就值得理智来挑战:你为什么非拿铁沙钢豆煮稀饭?你为什么非要对着牛把贝多芬来弹?用心再好,再善,也是糊涂蛋!

   做为社会力量的“共产党”,是谁也救不了的!十三亿生灵你不去救,长江泛滥,黄河水断你不去管,却非要去救一个什么也不是的空名,这又是出于哪般?

   有一条直奔罗马的高速路坦而又坦,你却偏偏去流些出力又引灾遭难的汗!

   因此,胡锦涛先生在政协党组召开的交流会上所披露的:“党内几次政治体制、机制改革刚启动就夭折的历史。八五年初,胡跃邦提出确立以法治国的方针,改革党内不正常生活的政治改革,小平同志、彭真同志与万里同志也都是力主的,……”并不能赋予胡锦涛意义的,网上建言意义的“政治改革”以合法性。实际上,在胡赵二公时期,除了他们俩人,也真有不少高层人士竭诚地想过改革,且也聚集了不少英才研究步骤,论证可行性。当时的总书记以及追随者的心是诚的,善的。站在新的世纪往后看,我要说:这些论证未必是可靠的,那只是些善良的相当然耳!因为都未脱出目的的束缚:都是从事实,从已形成的目标出发,也就不自觉地被目标所障蔽,都没想到应去问问要对之动手的那个事实,它到底是个什么?没有把共产党这个事实分解、还原成它的各个元观念,从纯粹知识的层面考证它的形式上的可靠性。

   在胡赵二公那里:没有为纯学术而学术的形式的证明。

   那些先生们不是思辩型学问家,他们所做的不是纯学问,是在尾随在目标、路线的实用学问,他们并没跳出实践的范围,是为解决实践问题才做的学问。他们提出的是些方针、政策、路线、谋略。是经验者用经验眼光看到的。其智慧始终围绕着经验来运用。即使到今天,这些先生们的文章、谈话也仍还没抽象到超越的观念,他们研究的始终只是经验对象的可靠性。比如:

   说赵紫阳投井下石这桩公案的心理学背景就是以不知“什么是共产党”为成立的。——如果真有这等事,那也应在“共产党”三个字的机制功能之下求解,而不应到人的个性品格里去求解。

   连“什么是共产党”还未求证出来,又怎么去对它实施改革呢?胡赵二公是我们爱戴的,这里不含任何批评。而是用于眼下:将步胡赵二公的胡锦涛当确立什么样的立场?自称为共产党反对派的朋友们又当确立什么立场?是否要再一次上演用不知“什么是共产党”的心态来改革共产党?

   只有用像“内角之和为180度的平面图型是三角型”这种方式回答了“什么是共产党”,然后才可以谈如何改革中国的政治制度。却不能谈如何改革共产党。

   因后一问题无解,它相当于说“如何让墨白璧无瑕”。

   当年胡赵二公没有把“共产党”、“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以及他们想到的那些方针、政策、路线当作纯粹学术予以思辩考证。胡锦涛若真要改革就得对此有所觉解。只受当下事态的驱动,没有纯粹学术的保证,就相当于只是为功利,没有知识的活水。要知道功利只使用知识之流,并不培育活水源头。古罗马在政权在建筑上有那么大的成就,却也不足以维系持久的进步,它埋葬了古代希腊的批判精神,也就枯竭了知识的泉源,它就无力阻当东方迷信、信仰、巫术的入侵,不能阻当社会进入宗教的黑暗时代。

   今天的胡总在积极知识上可能超过胡赵二公,但理性的有数度与形而上的自觉度却未必敢断言;或许胡跃邦的正派度超过赵紫阳,但赵紫阳的有数度却在胡跃邦之上。综观胡锦涛的言行,特别是“七一”讲话,能得出两点:一是正派谨慎;二是对自己所言并没有确实的觉解。自己并不知自己说的是什么(对此,我们已完成专门的批判,正在整理中)他的政改以他的“七一”讲话来推敲,是令人担心的:他的个性风格的谨慎、周到,不足以弥补抵消他不知什么是共产党所包含的危险。只有弄清了什么是共产党,弄清它的机体的构造,才能确立出如何对待它的态度。眼下共产党领袖的政改,共产党反对派呼喊的政改都是在不知“共产党为何物”的单纯热情。这样的政改构思就是没有数的,文不对题的。

   来比较胡与温:温是个管理者,守业,正由于这一点,他说的话清新而爽朴,较少意识形态雕琢,就赢得了百姓。胡锦涛的话就有较明显的意识形态痕迹,较浓的八股味。就可以使人预见他的政改的前途。胡锦涛若不让自己说出温家宝水平的话,改革就是空谈!因改革就是让人回本。

五、改革是什么?

   我愿告诉你:

   改革就是承认共产主义是对自然的歪曲!

   改革就是从意识形态对人的歪曲中向自然的复归!

   改革就是让已丧失了的那些自然品性重新回到人的身上!

   改革就是让自然之物能够自由地自然!

   从胡哥嘴里弹出来的还不是自然人的人话,还党腔党调,你改的什么革?!改革所要焚毁、必须焚毁的就是意识形态。就是完全地回到自然。这是考量小胡的尺度。连个自自然然的话还说不出,怎么会把大家带进自然?

   我们的醉翁之酒就是:对不能改革的东西就别在改革上磨时光!

   那咋办?这还不好说:扔掉它!坚决地扔掉它!!

   我们必须抛弃共产党,走进公民的时代。

   我认为正在为中国民主呐喊的朋友都必须树立起既斗争,又反省的完整立场。一方面不能对共产党抱幻想,只要它在中国就决不会有出路,你的活动的出发点就不能忽左忽右:从出发点上就别喊什么改革,只有把自己的出发点建立在对共产党的抛弃上!另一方面,也得把共产党当做我们共同理性的一个错误,我们的批判斗争是冲着我们共同理性展开的,我们致力于追踪在什么样的机理下人类理性才能发生这种扭曲,跌进这个死胡同?我们是抱着对共同理性的错误的检讨来批判共产党的。因此就应负起对民族伦理的校正,重建的责任,是对普世价值的追求,就决不可任性。

   我们对民族的责任要求我们必须从对自己的负责开始。在公共舆论的场合,要对自己有正、有真的要求,我不相信那些说假话,弄权术的人自己不知自己在干什么,我们热烈地、坚决地谴责“以暴治暴”,我们能不知道一切“以x治x”都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我们的经典早已定了论的,其后果必是罪恶的吗?难道连形式逻辑的起码原则也不想遵守吗?“以暴治暴”不只是一个政治内容,而且是一个逻辑定式,只要进入这个形式,其后果100%为恶。果由因规定,把恶因为因,它能不引恶果?!

   言论自由属之人人,但向善的义务也属之一切自由者。自由是有义务的自由。

   共产党把中国糟塌到什么样了?我们当牢记在心:我在监狱就看到:私人煤窖的老板,离开本省招工,把外籍人骗到井下采煤,一下井就休想上来,到死为止!有一家煤窖已杀死105人。近期又传广州出现市场抢劫的职业;专抓女人的警察,抓了人卖给色业老板……你能想像共产党塌方那天中国会是个什么样子吗?在这公众之网的言论是做为菌种飘撒的,老不一定酿出什么果!更何况自己知道自己的话该不该,否则就没有跟着解释的必要!从网上看到的各家言论看,只有量而东成体系的,并不能成为伦理的效仿,不仅前一篇与后一篇矛盾,常常在同一文章内也不能自圆,我们并不担心这些文章引出什么伦理扰乱。但那些已建立了理论体系的,其话就纳入在体系里,以体系的影响里发生影响的。就有义务对自己有所要求:这是我们共同的窝,共同的根,不要为这个灾难的民族再加灾难吧。我将发表一篇对邓小平屠城的强词夺理的批判,来证明邓小平自己评价自己是屠夫。其用意就是揭露(类比出)什么是此地无银,黑暗的用心自己知道。

   我们强调思辩而不是辩论。辩论是为了制胜,不是求真,思辩只对真负责。

   我自己的态度大是:在上帝相召之前,全部活动就是向共产党(当然是共产党里的可教分子)证明,在理上共产党就是个矛盾,悖理,就是非法的,恶的。人类没有能力把一个悖理改革成顺理,对它的正确态度只有一个:

   坚决地抛弃!

   我们以共产党,以胡锦涛、李瑞环、温家宝为对话对象。要从共产党里强寻知音:并不问苍天是否成人,不问是否真能找到知音,只管谋自己之所求谋。我本来是愧对“八九民运”,躲着它,没有任何参入。谁知共产党强抓强判了我十二年,良心上获得慰藉。我所在的山东潍坊监狱的野蛮、贪婪、残忍,源源地给我输入了动力、勇气;从它一个尘封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些德国古典哲学的译著,就用作求证共产党的密钥,终于明白了:原来它是我们人类在运用理性上所犯一个错误:它不知理性的本质首先是服从,是后果,而后才能用作原因。它只用作原因,只在原因上强化自己,在实践上造成了颠倒。

   我们仿佛已看到:后共产时代恐怕比黑社会还要糟,很可能是一个暴民时代。二十多年来民主努力所完成的只是启蒙,使我们的理性已臻熟到适用宪政的水平,但民主阵营本身还不足以承担民族灾难,民主阵营缺乏管理国家事务的历练,我们无力面对和应付后共产时期那个棘手局面。

   我们就应该在共产党里寻找裂缝:共产党的罪恶再重,也是些人,它的罪恶也是人的理性的不慎所致,就有按人的方式勾通的可能,虽然很微弱。因此就应不厌其烦地鼓动他们。向他们作证明:让他们明白共产党是不可救药的!人能反正,能叛变,可那三个字所成的词是能反正,能叛变的吗?不能!它所含理义是永不能不矛盾的。所以,开明之人不应去救共产党;只应救人,救国!

   共产党内良心人士应与我们一道来承担救国重担,不是救党!

   并不是我们心肠的狭窄说共产党不可救,而是它从自身方面不具有政党的主、客双层合法性,救不出来。我的任务就是来证明(不是来表示)共产党不能救。

   对它是越救越坏,越救越有灾难的!我们不会白呼白喊,成熟当然需要时机。

   我们就是呼吁共产党内的良心分子出来炸掉共产党!

   若不能与我们并肩掀倒它,那你至少也要在大厦倾倒之时对民族负起责任,让灾难来得少些,弱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