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师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师涛文集]->[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师涛文集
·师涛简介
·最恶心的一天
·拦路无赖
·感谢李鹏
·人血
·贼喊捉贼
·日本人、中国人
·“广西现象”还是“中国现象”
·我惭愧,我存在
·带血的镜子──悼耀邦──
·随笔
·民主与方法
·以德治国,莫如以法治教
·巴比扬大佛
·蒋彦永医生点燃了烽火,我们还等什么
·皮影戏里的现实故事
·「异议人士」的提法欠妥
·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
·师涛小品文(5则)
·读《历史的先声》随感
·批判文章中竟读出“亲切感”
·本.拉登是谁?
·无愧于诗人的光荣称号
·「老新闻」与老问题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目录
·恍然大悟:原来老于坚才是真“七寸”
·撩一撩小裙子:看看谁是真“民间”
·秦巴子有点“软”,但比老于坚硬气多了
·由死刑犯想到沈浩波
·诗坛高手:老于坚的四两拨千斤功夫
·爱情故事:老于坚究竟在和谁争雄
·“民间”:一条陈旧的旧窗帘
·万事俱备,只待招安
·常识:并没有人碰它,并不是我碰它
·朵渔,你们所有人都会得到上半身的祝福
·师涛小档案
·荒唐九年民主梦
·长话与短文
·“祭天”、“祭祖”不灵了
·谁来为我摘掉“反动”的帽子 ——对萨达姆的个别中国拥戴者的回答
·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跟随勇敢的心 ---“六四”十五周年祭
·中共应向越南学习,与时俱进实行大赦
·江主席退休我不哭
·呼吁尽快建立“夹边沟纪念馆”
·台湾才是“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为《民主论坛》而作
·让我如何不愤怒
·仅有羞耻是不够的
·与时俱进的“思想问题”
·与“奴化教育”为敌
·究竟谁在出“洋相”
·鼓励怯懦者前行
·恐怖的联想
·压倒一切与压倒百分之六十
·村支书与土匪
·一张党票为何等了50年
·刽子手,你们在哪里
·审判机关成了自由市场
·谁养活了警察
·长不大的孩子
·复活──写给“天安门母亲”──
·黑马回家──写给被囚禁中的刘晓波──
·六月
·安息日(8首)
·愿“民主”之火熊熊燃烧──贺《民主论坛》开创六周年──
·卧底与卧床
·民主运动总动员!
·一滴水——致林昭
·孤独,这也曾是我的恐惧——致茉莉
·仰望北京
·疼痛
·动物庄园
·异端学说
·列车上读索尔仁尼琴
·师涛最新短诗一组
·师涛最新短诗选(9首)
·寂静的声音
·我删了智效民的稿件
·两个荒唐的「小问题」
·让人寒心的“乡亲们”
·为什么要删除《〈湘江评论〉创刊宣言》?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就会员师涛被捕发表紧急声明
·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
·易尧(湖南):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李建平: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爱国无罪,忧民无罪
·吕柏林: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
·师涛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抓他?
·张耀杰:我的朋友师涛
·刘晓波:师涛没有秘密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记者、诗人师涛被捕
·吴孟谦:“国家机密”,你伤害了我们!──以此声援师涛及其家属
·谁还有脸再说“少数派”报告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六四”过去整整十四周年。每年到这个时候,我几乎都要写下一点随想,记录下自己悲愤的心情。在匆匆忙忙的工作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那个血腥的日子,那段惨烈的历史就如一阵风,在人们的记忆中忽隐忽现。我曾经说过,如果把每年纪念“六四”的文章汇总起来,把每一个人关于“六四”的纪念文章汇总起来,那将会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出版工程啊!

   这几天在《民主论坛》上看到一些纪念“六四”的文章,这些作者中的许多人都是我们学生时代的英雄。比如刘晓波、封从德、周峰锁等等。在历史中的现场中,每个人的角色都各不相同,每个人的心路历程各不相同,但随着历史成为更古老的历史,人们怀念的心情都是同样强烈的,人们的理性思考也都更加深刻和成熟。

   周峰锁在《民主论坛》里发表了一篇回忆录,讲他被姐姐“举报”的那段经历。1991年,我从上海华东师大政治教育系被分配到西安工作,在一所子弟中学教政治课,当时同校的教师们议论得最多的是周峰锁,因为他是被通缉的名人,是陕西人心目中的英雄好汉,同时也谴责周峰锁的姐姐,为保全自己竟然出卖自己的弟弟。周峰锁的这篇文章说的是一段“旧闻”,但对于关心历史事实的人们来说,仍然是一件很有价值的新闻,人们在了解事实真相的同时,更加认清了中共残暴、虚伪的罪恶本质,更加认清了中共在镇压民主活动、打击持不同政见者、掩盖事实真相、愚弄民众思想方面所采取的种种卑劣的政治手段、流氓手段,也更加认识到,改变一党独裁的专制统治,实现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必须经过艰巨而漫长的斗争过程。

   在纪念“六四”十四周年的时刻,人们往往想到最多的是血腥的广场、可爱的学生、可敬的市民和正义的工人等,但今年,我却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默默无闻的、将正义与理性化作缕缕爱心的教职工。我所在的政治教育系,有些课程是分社会主义部分和资本主义部分,两个学期学完,老师就临时调整教学计划,先讲资本主义部分,讲资本主义的政治体制、经济结构、法律体系等。记得1989年4月中旬,整个校园要求公正评价胡耀邦、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潮,而任课教师又不能“煽动”学生们罢课、上街,他就讲到,在资本主义社会,学生是政府的天然“敌人”,这就增强了学生们参与社会问题的思考、推动政治文明的决心。1989年4月17日晚,学校当局为了转移学生们的注意力,竟然在学生们悼念胡耀邦的悲愤时刻,组织一场大型文艺演出,礼堂内的歌声、掌声和外面的哀乐、演讲形成鲜明的对照。这时刻,中文系一批年轻的教师、博士生(其中有的是著名的作家、诗人、评论家),严肃地走上舞台打断演出,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痛斥学校当局的这种无耻行为(之后不久,这些年轻的作家、诗人、评论家和在沪的其他同人共同发表了一份宣言)。在四五月份,学生社团还积极组织了一系列讲座,请历史系、政治系和研究所的老师们向学生们讲述“五四运动”史,讲民国史,讲“文革”史,讲三权分立,讲法国大革命,讲近代中国历史上那些铁骨铮铮的、为中国民主、自由运动做出杰出贡献的知识分子,讲“毛泽东幽灵”对中国各方面产生的深刻影响。

   1989年4月17日晚,上海华东师大的学生队伍率先走上了街头,掀起上海学生运动光荣的序幕,之后,学生运动、市民运动达到了空前的高潮。在学生队伍中,学校的老师们,不论青壮年还是花甲老人,都勇敢地走在学生的前列,或守护在队伍的两边。有的学生胆小怕事,以为老师们是在监视自己,准备日后给自己小鞋穿,但老师们很理智、很克制,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学生们的安全,为学生们提供良好的后勤保障。游行队伍每天晚上深夜回到学校,在经过教工宿舍区时,家家户户的窗户都打开了,学生们尊敬的老师们、职工们敲着碗盆、热烈鼓掌,夹道欢迎,向学生们表达真挚的敬意和最温暖的问候!

   学潮被镇压下去之后,江泽民登上最高权力的宝座,成为名义上和部分实质上的“首席独裁者”,对学校师生大规模的清洗陆陆续续地展开了,明目张胆地进行“秋后算账”。这时候,教师队伍开始出现了分歧,投机分子和告密者异常活跃,极端保守势力的各类人等气焰嚣张,学生们情绪十分消极,惶恐不安的气息弥漫在各个校园,高校成为“红色恐怖”的重灾区。在如此高压的政治环境下,许多教师们凭着自己的正义与良知,顶着巨大的压力,冒着极大的风险妥善地安置学生们的毕业分配,迎接新生入学,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和生活秩序,给学子们留下终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老先生们更加苍老了,当年的青年教师如今也成了大学的中坚力量,当年的“准教师”们如今也成了执鞭多年的成熟教师。天各一方,人海茫茫,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年前,我回到母校,见到当年的一位辅导老师,还恭敬地称他“老师”,但他坚决推辞,他说,这么多年了,我们应该是好朋友了,是“忘年交”,不要言必称老师。这位老师、“老友”的言行仍然是那般朴实无华,仍然充满真挚的关爱,仍然保守着一份难得的良知和情操。不论当年的老师还是学生,如今都在各自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地为社会贡献着平凡的、或是卓越的力量。

   在一场危难面前,我们作为个人,又靠什么信念来担当个人的苦难和民族的苦难?我们每个人都是凡人,都有恐惧感和无助感,但是我们又如何支撑自己?对于我们的老师来说,他们的信念就是一种对学生无私的爱,而这种爱,又会转化为无私无畏的力量,鼓励着一代又一代年轻的学子,不断走向成熟,走向成功,走向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民主运动的最前沿。

   在纪念“六四”十四周年的特殊日子里,在记忆的钟摆突然停止了摆动,激情的画面不断涌上心头的悲壮时刻,让我们同时把最伟大的敬意,也献给那些最最可爱的教师们,那些不畏强权、坚持传播真理的高贵的知识分子!(2003.5.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