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师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师涛文集]->[诗坛高手:老于坚的四两拨千斤功夫]
师涛文集
·师涛简介
·最恶心的一天
·拦路无赖
·感谢李鹏
·人血
·贼喊捉贼
·日本人、中国人
·“广西现象”还是“中国现象”
·我惭愧,我存在
·带血的镜子──悼耀邦──
·随笔
·民主与方法
·以德治国,莫如以法治教
·巴比扬大佛
·蒋彦永医生点燃了烽火,我们还等什么
·皮影戏里的现实故事
·「异议人士」的提法欠妥
·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
·师涛小品文(5则)
·读《历史的先声》随感
·批判文章中竟读出“亲切感”
·本.拉登是谁?
·无愧于诗人的光荣称号
·「老新闻」与老问题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目录
·恍然大悟:原来老于坚才是真“七寸”
·撩一撩小裙子:看看谁是真“民间”
·秦巴子有点“软”,但比老于坚硬气多了
·由死刑犯想到沈浩波
·诗坛高手:老于坚的四两拨千斤功夫
·爱情故事:老于坚究竟在和谁争雄
·“民间”:一条陈旧的旧窗帘
·万事俱备,只待招安
·常识:并没有人碰它,并不是我碰它
·朵渔,你们所有人都会得到上半身的祝福
·师涛小档案
·荒唐九年民主梦
·长话与短文
·“祭天”、“祭祖”不灵了
·谁来为我摘掉“反动”的帽子 ——对萨达姆的个别中国拥戴者的回答
·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跟随勇敢的心 ---“六四”十五周年祭
·中共应向越南学习,与时俱进实行大赦
·江主席退休我不哭
·呼吁尽快建立“夹边沟纪念馆”
·台湾才是“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为《民主论坛》而作
·让我如何不愤怒
·仅有羞耻是不够的
·与时俱进的“思想问题”
·与“奴化教育”为敌
·究竟谁在出“洋相”
·鼓励怯懦者前行
·恐怖的联想
·压倒一切与压倒百分之六十
·村支书与土匪
·一张党票为何等了50年
·刽子手,你们在哪里
·审判机关成了自由市场
·谁养活了警察
·长不大的孩子
·复活──写给“天安门母亲”──
·黑马回家──写给被囚禁中的刘晓波──
·六月
·安息日(8首)
·愿“民主”之火熊熊燃烧──贺《民主论坛》开创六周年──
·卧底与卧床
·民主运动总动员!
·一滴水——致林昭
·孤独,这也曾是我的恐惧——致茉莉
·仰望北京
·疼痛
·动物庄园
·异端学说
·列车上读索尔仁尼琴
·师涛最新短诗一组
·师涛最新短诗选(9首)
·寂静的声音
·我删了智效民的稿件
·两个荒唐的「小问题」
·让人寒心的“乡亲们”
·为什么要删除《〈湘江评论〉创刊宣言》?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就会员师涛被捕发表紧急声明
·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
·易尧(湖南):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李建平: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爱国无罪,忧民无罪
·吕柏林: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
·师涛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抓他?
·张耀杰:我的朋友师涛
·刘晓波:师涛没有秘密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记者、诗人师涛被捕
·吴孟谦:“国家机密”,你伤害了我们!──以此声援师涛及其家属
·谁还有脸再说“少数派”报告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坛高手:老于坚的四两拨千斤功夫

   余杰一篇文章《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中说:“听说于坚是一位有名的诗人,但是他的文章却充分暴露出当代文化人知识结构的单一、逻辑思维的混乱和认知能力的低下,尤其是对中国历史与现实惊人的无知。”
   
   读罢于坚《当代诗歌的民间传统》和《诗言体》之后,我对余杰的上述观点基本上表示赞同。但我又要指出余杰的不足,即他的观点并不充分,因为他没有看出来,其实老于坚在某些方面的逻辑思维一点也不混乱,认知能力一点也不低下,相反,老于坚鬼着呢,主意大着
   呢!
   

   就拿这篇《当代诗歌的民间传统》来说,本来“民间”是一个相对于“官方”的泛指性概念。在这个意义上说,于坚将笔锋直指那些有官方资金支持和官方意识形态背景的诗歌组织、诗歌刊物和“在前排就坐”的老诗人,与那个“诗歌堡垒”争夺诗歌之“坛”。这个话题虽然不堪旧俗,但毕竟勇气可嘉,也算表明了“民间”的一点立场。否则,“民间”这个词也就失去它存在的意义了。站在这个立场上,老于坚(尚不清楚他此时的身分是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热情讴歌“民间”,说它“永远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它永远是透明的,辩论着的;它永远是创造者的加冕之坛,是名存实亡者的‘绞刑架’。”这个“民间”也确实给老于坚给足了面子,给足了荣誉,因此他信誓旦旦地代表“民间”同那个“诗歌堡垒”争起那个“坛”来。
   
   这里有两段话十分有趣。老于坚声称“90年代,诗歌在民间,已经成为诗人们普遍的常识,也是中国当代文学重新建立起自己的民间身分的时代。我们不要忘记,这一‘重返’是从诗歌开始的,是诗人,仅仅是诗人们为此付出了代价。这一代价最富有戏剧性的后果是,诗歌
   由于‘在民间’而被丧失了在当代文学中的合法地位,被文学史‘正当地’遗忘了。而我相信,这也正是诗人们所乐于看到的,因为说到底,诗歌乃是一种特殊的非历史的语言活动,它的方向就是要从文学史退出”。
   
   那么,诗歌究竟“退出”了没有呢?再看老于坚紧接着下面这句话,也就是该篇文章的结束语:“中国的新文学在经过一个世纪的磨难后,重新回到了它的生命现场,回到民间,通过诗歌。”
   
   原来这“出出进进”之间大有名堂。“退出”文学史之后,就能“获得”一个重新回归的新文学。这种战略性的“退出”难道还不够爽吗?真是“四两拨千斤”也。这点名堂,小余杰能看出来吗?此其一。
   
   之所以说老于坚“鬼着呢,主意大着呢”,且看这“四两拨千斤”之功夫。为了达到从“诗歌堡垒”手中夺取“诗坛”之千秋功业,为了让新文学“重新回归”到“民间”,老于坚并没有号召人们去采取什么特别手段去夺取成功,而采取的恰恰是“非暴力不合作”的“和平
   演变”之法。所以他说了,“民间不是一种反抗姿态,民间其实是诗歌自古以来的基本在场”,因此,“它可能对任何一种主流文化都阳奉阴违”,它“并不准备改造世界,它只是一个基础”。如此“无为”,如此“超然”,就确信中国的新文学能够重新回到“民间”,
   能说老于坚“认知能力低下”吗?此其二。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