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师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师涛文集]->[读《历史的先声》随感 ]
师涛文集
·师涛简介
·最恶心的一天
·拦路无赖
·感谢李鹏
·人血
·贼喊捉贼
·日本人、中国人
·“广西现象”还是“中国现象”
·我惭愧,我存在
·带血的镜子──悼耀邦──
·随笔
·民主与方法
·以德治国,莫如以法治教
·巴比扬大佛
·蒋彦永医生点燃了烽火,我们还等什么
·皮影戏里的现实故事
·「异议人士」的提法欠妥
·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
·师涛小品文(5则)
·读《历史的先声》随感
·批判文章中竟读出“亲切感”
·本.拉登是谁?
·无愧于诗人的光荣称号
·「老新闻」与老问题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
·【师涛】解读“民间”──读《2000中国新诗年鉴》目录
·恍然大悟:原来老于坚才是真“七寸”
·撩一撩小裙子:看看谁是真“民间”
·秦巴子有点“软”,但比老于坚硬气多了
·由死刑犯想到沈浩波
·诗坛高手:老于坚的四两拨千斤功夫
·爱情故事:老于坚究竟在和谁争雄
·“民间”:一条陈旧的旧窗帘
·万事俱备,只待招安
·常识:并没有人碰它,并不是我碰它
·朵渔,你们所有人都会得到上半身的祝福
·师涛小档案
·荒唐九年民主梦
·长话与短文
·“祭天”、“祭祖”不灵了
·谁来为我摘掉“反动”的帽子 ——对萨达姆的个别中国拥戴者的回答
·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跟随勇敢的心 ---“六四”十五周年祭
·中共应向越南学习,与时俱进实行大赦
·江主席退休我不哭
·呼吁尽快建立“夹边沟纪念馆”
·台湾才是“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为《民主论坛》而作
·让我如何不愤怒
·仅有羞耻是不够的
·与时俱进的“思想问题”
·与“奴化教育”为敌
·究竟谁在出“洋相”
·鼓励怯懦者前行
·恐怖的联想
·压倒一切与压倒百分之六十
·村支书与土匪
·一张党票为何等了50年
·刽子手,你们在哪里
·审判机关成了自由市场
·谁养活了警察
·长不大的孩子
·复活──写给“天安门母亲”──
·黑马回家──写给被囚禁中的刘晓波──
·六月
·安息日(8首)
·愿“民主”之火熊熊燃烧──贺《民主论坛》开创六周年──
·卧底与卧床
·民主运动总动员!
·一滴水——致林昭
·孤独,这也曾是我的恐惧——致茉莉
·仰望北京
·疼痛
·动物庄园
·异端学说
·列车上读索尔仁尼琴
·师涛最新短诗一组
·师涛最新短诗选(9首)
·寂静的声音
·我删了智效民的稿件
·两个荒唐的「小问题」
·让人寒心的“乡亲们”
·为什么要删除《〈湘江评论〉创刊宣言》?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就会员师涛被捕发表紧急声明
·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
·易尧(湖南):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李建平: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爱国无罪,忧民无罪
·吕柏林: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
·师涛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抓他?
·张耀杰:我的朋友师涛
·刘晓波:师涛没有秘密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记者、诗人师涛被捕
·吴孟谦:“国家机密”,你伤害了我们!──以此声援师涛及其家属
·谁还有脸再说“少数派”报告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历史的先声》随感

一,言论自由是汽球上的“针眼”

   近来从网上得知,著名作家沙叶新先生表示他本人赞同“三个代表”这一说法,而著名的李锐先生(北京)也持相同的看法。难道“三个代表”果真已经宣传到位、并且已经深入人心了?
   江泽民在2000年5月14日的一篇讲话文章《“三个代表”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中说:“始终做到‘三个代表’,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这话似乎不假,冠冕堂皇,甚至还有点神话色彩,就好比美国电影《指环王》里那只法力无边的“魔戒”。但尽管如此,所谓“三个代表”也未必能涵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们就象是一些美丽的汽球,随风飘到很高很远的地方,似乎有一种令人心驰神往的力量。但它们终归是飞不高的,飞不出大气层去。这个大气层就是“自由”,而人们手中那根系绳,就叫作“民主”。也就是说,“自由”是相对的,而“民主”也不过是一种方法,是由人们控制和操作的。

   “三个代表”既然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那么它就应该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民主、自由、人权”这样一些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常识问题。遗憾的是,这些问题在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论“三个代表”》(江泽民著)中很少论及,甚至避而不
   谈。但我却在1944年6月13日中共《解放日报》发表的毛泽东一篇讲话中得到了答案(《历史的先声》第一篇,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这篇讲话是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提问的内容,题目是《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毛泽东说:“政治需要统
   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当年虽然没有提倡什么“三个代表”,但他却清楚地说明了“只有……,才是……”这么一个浅显但极其重要的为政之道。
   当然,毛泽东说的是一套,做的完全又是另外一套,而江泽民则干脆“三个代表”一番,鸡鸭鱼肉、江河湖海就全都有了,大手笔也!
   但再大的手笔,也有漏洞,这个漏洞不大不小,就针眼般大。不信,若拿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这些“小针”去戳戳看,会是什么结果呢?反正足球是戳不动,篮球是戳不动,不经戳的,也就这些花里胡哨、经看不中用、经吹不经戳的汽球了!

二,历史的“先声”成了历史的“玩笑”

   由笑蜀编辑、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书,封面上印的是毛泽东一幅头像的老照片,粗略一看,以为又是党中央最新的“文献”选编之类指定读物,但翻开内文,尽是些令人心跳加速的字眼:
     “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一切
     光荣归于民主”、“民主的才是合法的”、“新闻自由——民主
     的基础”、“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实行民选吗?”、“一党
     独裁、遍是是灾!”、“党员犯法应加重治罪”、“结束一党治
     国才有民主可言”……
   这是怎样一个令人由衷热爱的党啊!这是怎样一项令人为之奋斗终身、并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传大而光荣的事业!
   然而,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半个世纪过去了,回头张望,一片苍茫和血腥,满腹心酸和无奈。这些历史的“先声”,竟然成了名副其实的历史的“玩笑”,且还在一本正经地开下去!

三,谎言已经说了一千遍

   人常说,谎言说了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那么,作为21世纪的读者肯定要问:《历史的先声》里那些庄严的承诺,究竟是真理、还是谎言?
   如果说,当时共产党就是为了实现日后(指现在)的“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这样一个“独大”政权而撒下的弥天大谎,那么,当年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们,还有什么可值得纪念的意义?反之,当时的共产党就是真心“反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
   报纸’的法西斯化新闻统制政策”(《解放日报》社论,1943年),那么,今日将其真理变成了谎言的“江核心”之流,又何德何能来吹嘘他们的“三个代表”理论呢?
   宣传机构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铺天盖地宣传“三个代表”的伟大理论,口口声声“与时俱进”。然而,腐败照样四处流行,打击异己份子的行动照样在进行,司法黑戏照样在天天上演,买官卖官照样屡禁不止。这一切,和“三个代表”对照起来,是多么鲜
   明的反差!如果有人有心统计一下,“三个代表”的宣传次数早已超过一千遍啦,已经千千万万遍了!它早已经自动“晋升”为真理了。它简直就成了真理的“魔戒”!它简直就是中国大陆版本的《指环王》!

四,知识份子的“小”与“大”

   鲁迅先生的一句“……看出皮袍下的‘小’来”是描写知识份子心态最精典的比喻。
   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知识份子被折腾得“大”“小”的“大”都还顾不上细细数落呢(比如著名的“胡风”案),更何况市场经济“一条大河波浪宽”,知识份子忙得扑腾都不亦乐乎,哪有心情去寻些个皮袍下的“小”来并细细剥之呢?
   中国大陆著名的民间出版家贺雄飞先生,因出版了几十套“黑马文丛”而在知识界、文化界、教育界、新闻界名声大震。许多作者因之而一夜成名,象一匹匹冲破思想牢笼的“黑马”,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在此时的政治背景之下,贺雄飞的壮举无疑是一种英雄行为,必
   将在中国出版史上写下光彩的一页。对贺雄飞,褒扬者自不必说,然而贬损者也不计其数。
   我所知道的贬损者有两种:一是贺雄飞曾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和资金风险为其出版过著作的几位作者,抱怨贺雄飞贪婪、刻薄、克扣或瞒报了应付给他们的稿酬,认为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另一种是贺雄飞曾经高度评价的一些知识份子或名气较大的作家(也包括贺雄飞
   较器重的、潜力较大的作家,因受贺的直率批评而心怀不满的),每每谈论起贺雄飞就不屑一顾,认为他只不过是个唯利是图的“奸商”,是善于搞市场运作和媒体宣传炒作的商人,而不是一个知识份子。
   大家说起贺雄飞的这些“小”来,好象还特别起劲,特别义正辞严,特别慷慨激昂,特别大义凛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贺雄飞是有“小”的一面,但这些人就是不肯多谈贺雄飞的“大义”来。比如说,因不便宣传等多种原因,许多人不了解或无法购到《历史的先声》的这本书,贺雄飞就大批、大批地赠送,送给他热爱的学者、教授,送给他尊重的知识份子,送给关心他、帮助他的人。我自己就曾亲自帮他从库房里搬过书,帮他送给刚刚在我面前大骂贺雄飞的人——对一个商人来说,这些书就是钱啊,就是自己积压的周转资金。贺雄飞说,他给许多朋友送过书,送出去的书不计其数。一位也大骂他是“奸商”的作家,就得到过他送的价值近千元的书!
   《历史的先声》这本厚不过349页、价值人民币20元的普通的书,它不但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大”与“小”,一个政党的“大”与“小”,更能见证一群中国最活跃的知识份子的“大”与“小”来。想来真使人感慨万分!我手头这本《历史的先声》也是今年6月间贺雄飞先生在北京赠送给我的,在帮他搬书时专门提早扣下的一本。今作此文,也同时表达一份谢意!

五,将神话进行到底

   神话之所以为神话,是因为它无法成为现实,或者与现实无关。比如翻开《历史的先声》,看那些慷慨激昂的文字,多么令人心潮澎湃:
     “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
     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语);
     “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周恩来语);
     “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毛泽东语);
     “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
   应该说,共产党的这些主张和言论,并不是没有变为现实的可能,比如1989年赵紫阳的一些政治主张和三天的短命的“新闻自由”。但从1949年算起,50多年过去了,这些普通得再无法普通的政治常识,竟神话般远离了人民的生活,成了天堂里的星星,成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手中那几根可怜的火柴,成了知识份子谈话中的禁忌话题,成了普通百姓避口不谈、生怕躲避不及的“瘟疫”。一个美好的政治理想,竟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不知是该执政党的福音、还是悲哀?是中国大陆前进中的救命稻草、阿拉丁神灯、还是童话中的大灰狼、戏剧里的黄世仁、南霸天?
   1989年之后,人们听信了当局的宣传,相信了那场“风波”是极少数人挑起来的“反革命暴乱”,相信了当局惩治腐败的承诺。可事实如何呢?13年过去了,电视里、报纸上又在展示取得辉煌成就。可那些承诺又被谁偷吃了呢?这样一个不讲信用的党和政府,在下狠气力推
   广它的“三个代表”的时候,有没有人想过这又演的是哪一出“神话”呢?
   江泽民在《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表示:“坚决抵制西方多党制和三权鼎立等政治模式的影响”。这就等于说,《历史的先声》里那些庄严的承诺等,都成了一堆历史的臭狗屎。与时俱进的中共执政党局,一方面用历史的这一堆臭狗屎为自己的脸上贴金,来拼命证明执政的合法性与合理性,另一方面又在作贱它、反动它,同时又在制造新的一堆又一堆“臭狗屎”,并想方设法对它们进行全面包装,使它们更富神话色彩,达到其愚民的目的。
   一本《历史的先声》里,有那么多人在发出正义的吼声,而另一本《论“三个代表”》(江泽民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却仿佛是“江核心”在对那些吼声发出轻蔑的嘲笑——俱往矣,尔曹声与名俱裂,“三个代表”“江”自流!

六,有什么样的神话就会有什么样的读者

   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1954年1月18日写给儿子傅聪的一封信中说:“人生做错了一件事,良心就永久不得安宁!真的,巴尔扎克说得好:有些罪过只能补赎,不能洗刷!”
   读《历史的先声》里那些激扬文字,联想到50多年来的血腥历史,真有如看了场恐怖电影,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人生做错了一件事,良心就永久不得安宁。那么,这个曾经血气方刚、信誓旦旦的政党做错了那么多事情,它的良心能安宁吗?我觉得未必!
   江泽民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党如何做到“三个代表”》的讲话中说:“总结我们党70多年的历史,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结论,这就是:我们党所以赢得人民的拥护,是因为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总是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
   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并通过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为实现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不懈奋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