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盛雪文集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纪念妈妈
·
·李桂琴的生命慶典
·A celebration of LI Guiqin’s life
·坚韧与善良,平凡而伟大!
·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
挚友来鸿 诗稿汇编
·
·读盛雪信感赋奉寄致敬
当代中国史稿
·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图)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图)
·华盛顿地区华人将举办
“回顾文革与六四研讨会”
·写于1994年5月
·盛雪高票当选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
·唐夫:评《远华案黑幕》
·堅持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加拿大故事」
·【专访】盛雪:共产党政权没有权力平反六四
·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结束暴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事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王炳章的老父亲王俊祯于3月25日因急性肺炎住进加拿大温哥华列治文山医院。入院后,87岁的老人病情急剧恶化,已经转为肺功能衰竭和肾功能衰竭。26日,王俊祯老人还能够认得出前来探望的家人,到了27日,就一直昏迷。在断断续续清醒的瞬间,老人家一直叫着王炳章的名字。王炳章是老人多年来心中的痛和愿。

   从多伦多赶到温哥华的医院陪在老人身边的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在电话中已经泣不成声,他说,家人已经向胡锦涛发出一封请求信,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本着人道同情的基本立场,让在监狱中的王炳章能够和在弥留之际的父亲见上最后一面。王炳武说,请求信发给了中国驻加拿大和美国大使馆,请他们转交,信发出后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王炳章86岁的母亲王桂芳及王炳章的姐姐和妹妹也都陪伴在老人的病床边,他们一直在呼唤着老人醒来。

   王炳章于1948年出生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幼年移居北京,在北京完成小学与中学教育。他于1965年毕业于北京市第19中学,同年考入北京医学院(后称北京医科大学,现并入北京大学称北京大学医学院),就读医疗系,并于1971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学院毕业后,王炳章被下放到青藏高原做了五年的外科医生。从1977年到1979年又从事了两年心血管基础医学研究。

   王炳章于1978年考取中国共产党建政后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生,于1979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王炳章于1982年获得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他也是中共建国后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王炳章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繁重的学业,并未挤掉他对中国形势的关注和对民运问题的研究,随着中国大陆形势的日益严峻,魏京生的被审、王希哲的被捕,以及整体社会变革的停滞不前,都让王炳章感到应该在海外开辟一个推动中国民主的新天地。对于王炳章作为留学生毅然参加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动机,王炳章在他的题名为“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言”中,有清楚的阐述,他写道:“我是一名中国医生,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在校时参加文革,当过红卫兵头头,发觉上当而隐 退。毕业后,以“老九”放逐于青藏高原,在通天河畔,唐僧当年西天取经的晒经石旁,慕玄奘出国学经之胆略,抒屈原“离骚”之情怀。……一九七八年,我考取第一批公费留学,一九七九年上半年,出国集训期间,西单民主墙运动蓬勃兴起,给祖国带来了初春的气息……然而,魏京生的突然被捕,震撼了我的心灵,使我陷于深沉的思考之中。出国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语重心长地嘱托:在国内,你已 在医务界崭露头角,今天,你飞出了牢笼……在民族需要时,你应成为一个医学挽留不住的人。”(见《中国之春》创刊号王炳章:“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 言”。)

   1982年9月,王炳章获得了博士学位,同年10月,他便携带着成立《中国之春》民运组织的计划来到了美国纽约。在这里他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继承北京之春民主墙运动,发起了中国之春民主运动。1983年王炳章和朋友们创建海外第一个中国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并担任第一、二届主席。

   自此,王炳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崎岖、险恶、艰苦、孤寂的道路。他后来又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还于1998年1月份潜入中国大陆推动筹组反对党活动,二周后被中共逮捕并驱逐出境。他没有时间和精力瞻仰父母尽孝道,没有时间和精力赚钱养家糊口。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被不明身份者绑架回中国,2003年2月被中国以间谍和从事恐怖活动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王炳章具有美国永久居民身份,但始终拒绝申请美国或加拿大公民身份。

   由王炳章家人成立的“营救王炳章博士基金会”的网站上,关于王炳章在越南被绑架和后来被中共判刑的情况是这样介绍的:

   “2002年的6月,他与他的朋友岳武先生(现居住在法国)张琦女士(现居住在美国)一起到越南旅行, 在6月27日被一伙人强行绑架到汽车上, 运到中国境内的广西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当事人张棋和岳武先生讲, 当他们一行到达广西境内后有人手持王炳章的照片核实被绑架的人是否是王炳章。 然后将他们一行带走, 杳无音信长达6个月之久。

   我们家属曾多次写信给中国政府和江泽民主席询问王炳章的下落, 但是中国政府却置之不理。 直到2002年的12月20日中国政府新华社突然承认王炳章被关押在中国, 并以间谍罪和恐怖罪被中国政府起诉。 2003年2月10日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随后王炳章上诉被驳回。 当2月28日第二次宣判时我们的小女儿出席旁听。 在王炳章被中国警方带离法庭的那一刻, 我们的儿子高声抗议中国政府的暴行, 他高呼:‘我是被非法绑架的, 这是政治迫害, 我是无辜的, 中国民主必胜!’”

   王炳章在广东韶关监狱一直遭单独关押。王炳章为了抗议单独关押,曾经绝食,并两度罹患中风。王炳章于去年寄出给家人的一封信中无奈地控诉狱方对他长达3年的单独关押,已经造成他的心理疾病,经心理医生检查,证实他已患上严重的心理障碍病。王炳章在信中写道:“记得中国报刊报导,欧盟去年立法规定对猪必须群养,不得单养,因为科学家研究表明,猪隔离单养会使猪的心理和心情病变。猪尚且如此,何况人焉!”

   王炳武于2006年初前去看望了狱中的王炳章,王炳章的大女儿也于上个月前去看望了他。王炳章对两人分别表示,他知道胡锦涛即将访美,他将会在此期间做些举动以期引起关注,王炳武一再劝阻王炳章,怕他再次绝食抗争,因为他的身体已经不堪冒险。

   王炳武说,目前全家人的惟一心愿就是,怎样能够让在弥留之际的老父亲了却此生要最后见自己这个不孝的儿子王炳章一面的心愿。

   2006-3-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