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新年感言 ]
盛雪文集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感言

   
   2004年竟然在滔天海啸夺去十数万人性命的灾难中结束。幸存的人,该喜该悲。十数万人就是十数万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十数万段曾经多彩的人生,十数万满腔爱恨的情感,十数万恩怨情仇的故事,瞬间,被海浪席卷而去。不论贫富贵贱,不管黄白肤色,不论对人世有多少留恋,不论对亲人有多少不舍,都来不及给世间留下只言片语,来不及在人间稍顷顿足观望。人类在自然的力量面前是多么无辜、无奈、无助。
   
   圣诞节日的喜庆也涂抹上了重重的悲伤,多少人不得不前往灾区投入救援的工作。
   

   回望中东的种族仇杀、伊拉克的冷枪爆炸、乌克兰的选举纷争、专制政权的暴虐挣扎,人是多么可怜而狂妄的生物。
   
   海啸的灾难牵动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蜂拥相助,让死去的得安息,让活着的有依靠。今天的世界,资讯已经完全打破了种族和国家的界限,更跨越了时间和距离的障碍。人们已经越来越休戚相关,任何一个地方的天灾人祸都会立刻引起其它地方的关注和支援。
   
   然而,在这新年夜,却有一些离我更近更令我感伤的东西。圣诞节前不久,中国诗人师涛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被逮捕,我的友人异议人士及作家杨天水从国内来函,嘱我一定为师涛呼吁声援。杨天水兄忧国忧民一身正气且才华横溢,曾因在中国推动民主运动而入狱十年。他在信中对师涛的处境和对中国大陆民运同人的担忧悲悯之心可触可感,他说:“天水以为,我等追求自由民主之人,互相休戚相关,唇亡齿寒。师涛实为优秀战士之一,有强烈的正义感,有异常的爱国心,所撰写的文章矛头直指专制和腐败,帮助朋友非常慷慨,有侠肝义胆。他目前遭到迫害,需要我们声援。如有可能,你是否可以发挥你的影响力,带动一些朋友,撰写声援呼吁的文章?”
   
   我心里纳闷儿,师涛只是一个诗人,能知晓什么国家秘密,他有什么密可泄,而且竟然到了政府要悍然动用国家机器,大肆出动警力对他逮捕法办的程度。我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师涛的作品,发现他不仅仅是个诗人,而是个有良心正义感的诗人,是个深切关怀民间疾苦关注社会发展的诗人,是个嫉恶如仇敢于仗义执言的诗人。他还写有大量散文、杂文、政论文,纵论政经社会问题,评论各种事件现象,其中还包括不少纪念六四的文章。哎,诗人师涛遭难不足为奇了。因为在今天的中国,有良心和正义感就是使人招致灭顶之灾的根源。我匆匆写下了:“诗人,你不好好写诗,干嘛去泄密”的文章题目,开了个头就忙于工作和各种杂事,把这篇文章放下了。
   
   圣诞夜,门前点亮了绚烂的彩灯,邀约了一大群朋友来家里相聚,刚从中国抵达加拿大与妻女团聚不久的任不寐也带着家人远道从蒙特利尔赶来凑兴。我做了一大桌东北家乡风味美食,大家举杯畅饮,开怀高歌,互赠礼物,彼此祝福,玩到夜里三点多大家才意犹未尽的散去。夜深人静,想再看看电邮信箱有什么佳讯问候意外惊喜。竟然在信箱里看到一连串:“杨天水再次失去自由:十万火急!”的伊妹儿。圣诞的喜庆顿时凝结为寒冰袭背,看着那一长串朋友们互相通报杨天水被抓的噩讯,竟至呆呆地在桌前坐了很久。我答应杨天水兄为师涛呼吁的文章来不及写,杨天水兄也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抓捕。
   
   看着窗外露白的阴冷的天空,只写了:“共产党不过圣诞节”几个字就已经困倦难耐倒头睡下了。圣诞当日在郁郁落寞中醒来,当天就看到南亚、东南亚发生百年未遇的大海啸的噩耗。接着我就一病数日,以至失音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2005年就在眼前了。巨大的天灾来时,人无助无奈,只有任由摆布。但今天的世界任何地方发生天灾之后,都会有国际社会的鼎力支援无偿救助。中国人经历的大大小小的天灾中,成千上万中国人的性命,都在强权暴政的一手遮天下消失得黯然无声。相信人定胜天,不相信人命宝贵的共产党常常连国际社会的人道援助也断然拒绝。
   
   而中国人要面对的、要抗拒的、避之不及的人祸又何异于天灾的暴虐和迅猛,而且常常是在世人视野不及、无暇顾及,或不愿顾及的情况下发生。祝愿师涛、杨天水们能够尽快获得自由。祝愿那些为自己也为别人能够生活得有尊严、有人格、有基本人权的人们不再成为突然失踪被捕的师涛、杨天水。祝愿中国人早日过上没有恐惧、没有杀戮、没有迫害、没有匮乏的平常人的日子。
   
   2004年12月31日夜
   
   作者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员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