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盛雪文集
**
支持艾裸裸
**
·支持艾裸裸,也支持所有热爱自由的人
***
照片集锦
***
·领略凡尔赛(图集)
·西藏自由的圣火
·樱花谢了之后的华盛顿
·回眸落基山
·牡丹今日红(2012年5月13日)
·在加拿大国会为中共六四屠杀作证
·在加拿大国会“中国时政”午餐论坛演讲
·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澳洲会议图片)
·生日
·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和中国等流亡者共度中秋(多图)
·布拉格印象
·Keep Toronto Reading
·我的1988和1989
·多伦多藏人将82口棺材摆放在中领馆前(图)
·超出想象的残暴——北韩人权论坛
·分享一段感人的视频
·加拿大藏人社區盛大晚宴圖集
·一月份的多美尼加
·時間產生美感
·唯有祝福
·第81届国际笔会年会掠影
·回首笑看人間
****
特稿 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
·叶宁:自由中国运动致盛雪的公函
·回应朱瑞以正视听(有图有真相)
·致朱瑞
·张菁:实在不能不对朱瑞说几句话
·刘淇昆:致华盛顿“汉藏关系研讨会”与会者的公开信
·黄河边:温哥华汉藏论坛经费的坦白交待
·刘轩: 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华枝春满:推动汉藏交流要端正心态
·天立:汉藏交流之路的艰难
·朱學淵:中共有九十年的斗争经验
·郭国汀:妒忌心作崇,置汉藏大局于不顾
·次旺诺布:应真诚对待汉藏交流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万毅忠:涉藏问题上一团诡异的阴云(图)
·张朴:小平头与朱瑞的二人转,还要唱多久?(图)
·盛雪: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不锈晓刚:特定時期 重點打擊
·赖建平:刘劭夫与盛雪,究竟谁是特务?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
·李方: 中共五毛对海外民运新玩法:出书泼粪、定点斩首
·Expat Sheng Xue reaches out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s intimidation
·《明报》出動裸照攻擊「中國間諜」 盛雪下周赴渥太華報警
· 民阵主席盛雪 诉说受攻击事件
·China's overseas critics under pressure from smear campaigns, cyber at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常青兄:
   
   看了你的罵民運人士的文章之後,一直想寫點什麽,但是,在個人立場和朋友情誼之間的確有讓人心痛的感覺,我盡量掌握應有的分寸。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且有才有義,不懼怕於強權,不獻媚於世俗,更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標準。許多時候我都自嘆沒有你的那份膽識,沒有你的那份才情,沒有你的那份勤奮和執著。
   
   但是,我實在不敢恭維你的“民运人士,丢死人了”这篇大罵民運的奇文。
   
   “民運”是什麽,它無非是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民運人士”是誰,無非是被認爲,或者是自認爲投身於這場運動當中的人。
   
   然而,正像其它許多社會運動一樣,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也只是由有這樣訴求的人自願參與並付諸行動的一個集體行爲。而民運所面對的對象卻和許多其它的社會運動不同。它不是“保護動物行動”,不是“清潔水運動”,也不是爭取減稅,或者免費托兒服務運動。它所面對的不是其它同类的社會利益團體、不是某種社會問題;謀求的不是某些社會福利。它所面對的是政權,是強權;中國民運面對的,更是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強權。
   

當然,它面對強權並不使得它就有不被批評的特權,而是,它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問題,更複雜的環境,更險惡的處境。這場運動當中的人當然更加複雜。因爲,民運團體不是“律師協會”,不是“醫生協會”,不能通過考核和發牌照來選擇成員。何況如果有一個律師偷盜,你不會說,律師,丟死人了。如果有一個醫生轻率治死了病人,你不會說,醫生,草菅人命。你也許會說,律師丟死人了;醫生xx草菅人命。民運也不是“寫作愛好者聯合會”,不是來參加的人都是寫寫散文、讀讀詩歌、交流交流小説、聊聊天就完了。它更不是黨組織,不能夠要求成員宣誓效忠,遵守紀律。民運組織囊括了各種各樣的人,包括追求民主理念(不管懂或不懂)的人,起來反抗壓迫的人,尋求新的政治依托的人,不滿中國現政權的人,和共產黨政權有血債的人;僅僅因爲六四走上反共道路的更是一大批人。當然也毫無疑問的包括了有特殊任務和使命的人。這些人當中,有的人不被人認爲是民運人士但自己宣揚是民運人士,有的人自己聲稱不是民運人士但被人當作是民運人士,誰管得了誰?這些人會有一樣的行爲方式嗎?這些人會遵從同樣的行爲原則嗎?這些人會認同一致的做人標準嗎?當然了,那些身負特殊使命的人更是無時無處不在司機尋釁,挑起事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按捺不住進行反擊与澄清就會演變成事件或醜聞。而正直与善良被利用的可能性更高。


   
   民運永遠是腹背受敵,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何況,我依稀記得你寫過一篇關於東德解體之後,發現大批東德民運中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間諜特務的文章。中國共產黨是否要善良和正直得多,不會這麽做?我想,你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麽,當共產黨利用一貫的挑撥離間、激化矛盾、内部分化來製造事件時,你怎麽就這麽自信的認爲你應該和共產黨一樣,應該唾棄民運了。
   
   我是民運中人,而且恐怕永遠是了。你我算是相知的朋友,你或許會說,民運中這麽亂,魚龍雜陳,你願意在裏面那是你自己不智。然而,我深知,中國民運到此爲止也還只是一場極少數人願意和能夠投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理想主義者的奮不顧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知其不可為,而不得不為之的狂人的運動。我們還無法太介意我們身邊都是些什麽人,我們無法選擇參與這場運動的都是些什麽人,因爲對於這場運動本身我們沒有選擇。也許到了中國的體制走上正軌,能夠成立黨派,區分利益團體的時候,才是我們有權利選擇與誰和不與誰爲伍的時候。現在,我們只能忍辱負重,而且許多時候還要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能說。所以,做一點自己能夠作的正經事,去抵消一些那些別有用心的所為。
   
   你的文章讓我覺得,民運在此之前這麽長時間以來沒有被你罵,真是受了你的大恩大德。你以前沒有公開的澄清自己是否民運人士,民運已經佔了你的大面子。現在你終于到了不恥於與之爲伍的地步了,你終于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了。這一向真是讓你這個潔身自好、孤高清純的自由知識分子早已受了莫大的委屈。我這個民運中人覺得已經欠了你的。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不媚世俗的智者如兄,也掉過頭去,疾步躲遠。不但躲遠,還要回過頭來痛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所以,留在民運里實在是傻死了。
   
   於是,“民運人士,丟死人了。”你把自己乾乾淨淨、明明白白的摘出來。
   
   常青兄,得罪了。如有不敬,萬請原諒。
   
   盛雪 2002年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