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盛雪文集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亚衣:“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
·盛雪获加拿大少数族裔新闻记者奖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RFA:有人冒名盛雪挑拨海外民运
·表里俱澄澈 肝胆皆冰雪
·海外华人(女记者盛雪女士) 梦回故乡
·《TAXI》首演(图) 六.四悲惨往事呈现舞台
·陈奎德:剑气箫心
·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入港被拒民运人士盛雪 指北京违背奥运精神
·64二十一周年——這是一代人的悲劇
·CBC电视新闻节目评论加拿大总理哈珀中国贸易之旅
·盛雪在UCLA发表「国家恐怖主义」专题演讲
·盛雪应邀参加温哥华国际作家节并做主题演讲
·专家讨论中国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引渡賴昌星的前後
·賴昌星對中國政壇微妙衝擊
·中国的巨变已经到来(图)
·哈伯将带11名中国政治犯名单访问中国
·撰新闻 评时事 屡获奖 盛雪获封流亡作家(图)]
·反对中共渗透加拿大能源领域
·自由跨越宗教 人权高于主权
·六四悲情的现代主义演绎——漫评英文舞台剧《的士》
·加中关系研讨会 中国人权再成焦点
·李竹阳获救彰显加拿大人权大国形象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谈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
·你可以 “借阅” 著名作家盛雪
·成龍遭遇艾未未
·各方帮助 李竹阳申请加拿大庇护获准
·張樸:盛雪印象
·盛雪的香港六天 六四情结萦绕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女侠香港行 情深深 雨蒙蒙--记民阵主席盛雪访港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常青兄:
   
   看了你的罵民運人士的文章之後,一直想寫點什麽,但是,在個人立場和朋友情誼之間的確有讓人心痛的感覺,我盡量掌握應有的分寸。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且有才有義,不懼怕於強權,不獻媚於世俗,更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標準。許多時候我都自嘆沒有你的那份膽識,沒有你的那份才情,沒有你的那份勤奮和執著。
   
   但是,我實在不敢恭維你的“民运人士,丢死人了”这篇大罵民運的奇文。
   
   “民運”是什麽,它無非是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民運人士”是誰,無非是被認爲,或者是自認爲投身於這場運動當中的人。
   
   然而,正像其它許多社會運動一樣,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也只是由有這樣訴求的人自願參與並付諸行動的一個集體行爲。而民運所面對的對象卻和許多其它的社會運動不同。它不是“保護動物行動”,不是“清潔水運動”,也不是爭取減稅,或者免費托兒服務運動。它所面對的不是其它同类的社會利益團體、不是某種社會問題;謀求的不是某些社會福利。它所面對的是政權,是強權;中國民運面對的,更是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強權。
   

當然,它面對強權並不使得它就有不被批評的特權,而是,它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問題,更複雜的環境,更險惡的處境。這場運動當中的人當然更加複雜。因爲,民運團體不是“律師協會”,不是“醫生協會”,不能通過考核和發牌照來選擇成員。何況如果有一個律師偷盜,你不會說,律師,丟死人了。如果有一個醫生轻率治死了病人,你不會說,醫生,草菅人命。你也許會說,律師丟死人了;醫生xx草菅人命。民運也不是“寫作愛好者聯合會”,不是來參加的人都是寫寫散文、讀讀詩歌、交流交流小説、聊聊天就完了。它更不是黨組織,不能夠要求成員宣誓效忠,遵守紀律。民運組織囊括了各種各樣的人,包括追求民主理念(不管懂或不懂)的人,起來反抗壓迫的人,尋求新的政治依托的人,不滿中國現政權的人,和共產黨政權有血債的人;僅僅因爲六四走上反共道路的更是一大批人。當然也毫無疑問的包括了有特殊任務和使命的人。這些人當中,有的人不被人認爲是民運人士但自己宣揚是民運人士,有的人自己聲稱不是民運人士但被人當作是民運人士,誰管得了誰?這些人會有一樣的行爲方式嗎?這些人會遵從同樣的行爲原則嗎?這些人會認同一致的做人標準嗎?當然了,那些身負特殊使命的人更是無時無處不在司機尋釁,挑起事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按捺不住進行反擊与澄清就會演變成事件或醜聞。而正直与善良被利用的可能性更高。


   
   民運永遠是腹背受敵,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何況,我依稀記得你寫過一篇關於東德解體之後,發現大批東德民運中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間諜特務的文章。中國共產黨是否要善良和正直得多,不會這麽做?我想,你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麽,當共產黨利用一貫的挑撥離間、激化矛盾、内部分化來製造事件時,你怎麽就這麽自信的認爲你應該和共產黨一樣,應該唾棄民運了。
   
   我是民運中人,而且恐怕永遠是了。你我算是相知的朋友,你或許會說,民運中這麽亂,魚龍雜陳,你願意在裏面那是你自己不智。然而,我深知,中國民運到此爲止也還只是一場極少數人願意和能夠投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理想主義者的奮不顧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知其不可為,而不得不為之的狂人的運動。我們還無法太介意我們身邊都是些什麽人,我們無法選擇參與這場運動的都是些什麽人,因爲對於這場運動本身我們沒有選擇。也許到了中國的體制走上正軌,能夠成立黨派,區分利益團體的時候,才是我們有權利選擇與誰和不與誰爲伍的時候。現在,我們只能忍辱負重,而且許多時候還要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能說。所以,做一點自己能夠作的正經事,去抵消一些那些別有用心的所為。
   
   你的文章讓我覺得,民運在此之前這麽長時間以來沒有被你罵,真是受了你的大恩大德。你以前沒有公開的澄清自己是否民運人士,民運已經佔了你的大面子。現在你終于到了不恥於與之爲伍的地步了,你終于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了。這一向真是讓你這個潔身自好、孤高清純的自由知識分子早已受了莫大的委屈。我這個民運中人覺得已經欠了你的。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不媚世俗的智者如兄,也掉過頭去,疾步躲遠。不但躲遠,還要回過頭來痛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所以,留在民運里實在是傻死了。
   
   於是,“民運人士,丟死人了。”你把自己乾乾淨淨、明明白白的摘出來。
   
   常青兄,得罪了。如有不敬,萬請原諒。
   
   盛雪 2002年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