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盛雪文集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纪念妈妈
·
·李桂琴的生命慶典
·A celebration of LI Guiqin’s life
·坚韧与善良,平凡而伟大!
·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
挚友来鸿 诗稿汇编
·
·读盛雪信感赋奉寄致敬
当代中国史稿
·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图)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图)
·华盛顿地区华人将举办
“回顾文革与六四研讨会”
·写于1994年5月
·盛雪高票当选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
·唐夫:评《远华案黑幕》
·堅持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加拿大故事」
·【专访】盛雪:共产党政权没有权力平反六四
·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结束暴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事业
·加拿大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中共海内外一盘棋攻击战略
·北美烏鴉詩社頒發首屆烏鴉詩歌獎
·Poet SHENG Xue Awarded the First Crow Poetry Awards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全民倒共、鏟除暴政的時代已經到來
·盛雪簡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常青兄:
   
   看了你的罵民運人士的文章之後,一直想寫點什麽,但是,在個人立場和朋友情誼之間的確有讓人心痛的感覺,我盡量掌握應有的分寸。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且有才有義,不懼怕於強權,不獻媚於世俗,更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標準。許多時候我都自嘆沒有你的那份膽識,沒有你的那份才情,沒有你的那份勤奮和執著。
   
   但是,我實在不敢恭維你的“民运人士,丢死人了”这篇大罵民運的奇文。
   
   “民運”是什麽,它無非是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民運人士”是誰,無非是被認爲,或者是自認爲投身於這場運動當中的人。
   
   然而,正像其它許多社會運動一樣,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也只是由有這樣訴求的人自願參與並付諸行動的一個集體行爲。而民運所面對的對象卻和許多其它的社會運動不同。它不是“保護動物行動”,不是“清潔水運動”,也不是爭取減稅,或者免費托兒服務運動。它所面對的不是其它同类的社會利益團體、不是某種社會問題;謀求的不是某些社會福利。它所面對的是政權,是強權;中國民運面對的,更是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強權。
   

當然,它面對強權並不使得它就有不被批評的特權,而是,它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問題,更複雜的環境,更險惡的處境。這場運動當中的人當然更加複雜。因爲,民運團體不是“律師協會”,不是“醫生協會”,不能通過考核和發牌照來選擇成員。何況如果有一個律師偷盜,你不會說,律師,丟死人了。如果有一個醫生轻率治死了病人,你不會說,醫生,草菅人命。你也許會說,律師丟死人了;醫生xx草菅人命。民運也不是“寫作愛好者聯合會”,不是來參加的人都是寫寫散文、讀讀詩歌、交流交流小説、聊聊天就完了。它更不是黨組織,不能夠要求成員宣誓效忠,遵守紀律。民運組織囊括了各種各樣的人,包括追求民主理念(不管懂或不懂)的人,起來反抗壓迫的人,尋求新的政治依托的人,不滿中國現政權的人,和共產黨政權有血債的人;僅僅因爲六四走上反共道路的更是一大批人。當然也毫無疑問的包括了有特殊任務和使命的人。這些人當中,有的人不被人認爲是民運人士但自己宣揚是民運人士,有的人自己聲稱不是民運人士但被人當作是民運人士,誰管得了誰?這些人會有一樣的行爲方式嗎?這些人會遵從同樣的行爲原則嗎?這些人會認同一致的做人標準嗎?當然了,那些身負特殊使命的人更是無時無處不在司機尋釁,挑起事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按捺不住進行反擊与澄清就會演變成事件或醜聞。而正直与善良被利用的可能性更高。


   
   民運永遠是腹背受敵,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何況,我依稀記得你寫過一篇關於東德解體之後,發現大批東德民運中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間諜特務的文章。中國共產黨是否要善良和正直得多,不會這麽做?我想,你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麽,當共產黨利用一貫的挑撥離間、激化矛盾、内部分化來製造事件時,你怎麽就這麽自信的認爲你應該和共產黨一樣,應該唾棄民運了。
   
   我是民運中人,而且恐怕永遠是了。你我算是相知的朋友,你或許會說,民運中這麽亂,魚龍雜陳,你願意在裏面那是你自己不智。然而,我深知,中國民運到此爲止也還只是一場極少數人願意和能夠投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理想主義者的奮不顧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知其不可為,而不得不為之的狂人的運動。我們還無法太介意我們身邊都是些什麽人,我們無法選擇參與這場運動的都是些什麽人,因爲對於這場運動本身我們沒有選擇。也許到了中國的體制走上正軌,能夠成立黨派,區分利益團體的時候,才是我們有權利選擇與誰和不與誰爲伍的時候。現在,我們只能忍辱負重,而且許多時候還要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能說。所以,做一點自己能夠作的正經事,去抵消一些那些別有用心的所為。
   
   你的文章讓我覺得,民運在此之前這麽長時間以來沒有被你罵,真是受了你的大恩大德。你以前沒有公開的澄清自己是否民運人士,民運已經佔了你的大面子。現在你終于到了不恥於與之爲伍的地步了,你終于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了。這一向真是讓你這個潔身自好、孤高清純的自由知識分子早已受了莫大的委屈。我這個民運中人覺得已經欠了你的。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不媚世俗的智者如兄,也掉過頭去,疾步躲遠。不但躲遠,還要回過頭來痛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所以,留在民運里實在是傻死了。
   
   於是,“民運人士,丟死人了。”你把自己乾乾淨淨、明明白白的摘出來。
   
   常青兄,得罪了。如有不敬,萬請原諒。
   
   盛雪 2002年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