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文集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

   
   
   中共十六大已经确定于11月8日召开,人事布局应已完成。
   
   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启程前往非洲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喀麦隆和南非进行访问,并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
   
   

朱小华命在旦夕

   
   据来自中纪委的消息,朱小华专案组已经接获中央最高层指示,计划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在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到9月6日访问非洲的这段时间里,对朱小华案作出一审判决。刑期是死刑或死缓。朱小华可谓命在旦夕。
   
   朱小华从99年7月14日被“双规”、遭关押以后,案情一直没有进展,专案组无法查出朱小华被举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的罪证。但是,人一直关着。中纪委专案组更为此案到香港取证搜查达三十多次。期间,总理朱镕基多次过问此案,表示,不能制造冤案。
   
   但是,后来中纪委专案组在朱熔基出访期间突然将朱小华案升级。2001年5月11日,专案组对朱小华正式实施刑事拘留。这一时间正是朱熔基于2001年5月10日离开北京,开始访问亚洲巴基斯坦、尼泊尔、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泰国五国期间。
   
   

过程一波三折 案情黑幕重重

   
   朱小华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被公认为是总理朱熔基的心腹爱将。朱小华于99年7月初,被中纪委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为由“双规”,自此失去人身自由三年有余(有其它报道说,朱小华于99年7月23日被双规,是错误的。99年7月23日是刘希泳被双规的日子)。期间,香港商人刘希泳和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先后因此案被抓。郑光迪案和刘希泳案已经先后在去年10月30日和11月2日开庭审理,但是始终没有作出判决(已经严重超期)。消息人士认为,这两个案子的如何判决,刑期长短,要等待朱小华案的结局。
   
   朱小华后被正式指控涉嫌受贿,案件已经于8月20日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天就审理完毕。但是,并没有当庭宣判。朱小华在庭上激烈抗辩,完全否认所有指控。朱小华的律师周振想和另一名律师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了无罪辩护。朱小华并在庭上直指中纪委专案组对他诱供、骗供,执法犯法。
   
   在此之前,有关方面曾经四次安排朱小华案开审日期,但是都因故推延。8月14日的第四次原定开审日期前,中纪委专案组及检察院专门对朱小华及其律师进行“庭前辅导”,教授朱小华在庭上如何认罪;并要求朱小华的律师不能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无罪辩护,只能为他作减刑辩护。但是,均被朱小华和律师拒绝。
   
   

寄望朱熔基 希望恐落空

   
   笔者在去年出版的《远华案黑幕》一书中,曾经首次向外界披露,朱小华的独生女儿朱蕴,因为朱小华案的“困扰”“煎熬”,更因为母亲任佩珍的自杀,而引致精神失常。笔者在追踪采访此案中证实,朱蕴精神受到重大打击,长时间情绪非常不稳定并极度忧郁,但是并未失常。
   
   笔者得到了朱蕴在母亲任佩珍死后,向总理朱熔基求救的一封信。信中她希望朱熔基这位总理大人能够出面,使长期被莫名关押的朱小华洗清冤屈,重获自由。但是,至今朱小华被关押已经三年多,并一步步升级为拘押、逮捕、起诉、开审。
   
   笔者现把朱蕴写给总理朱镕基的信摘录如下。由此可见朱小华与朱熔基关系非同一般,以及中国的司法是何等黑暗。
   
   

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呈:朱熔基总理
   
   朱爷爷:
   
   我是朱小华的女儿,12月9日,一直在美国陪我读书的母亲因父亲的事久拖未决,加上各种传言困扰,精神崩溃竟然辞世走了。我父亲在北京接受审查已一年半时间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在这一年半时间里竟家破人亡至此。
   
   我父亲朱小华的经历很简单,三十岁以前下乡在黑龙江兵团,我就出生在黑土地上,七九年回城后一直在人行系统工作到九六年调到光大。国家的改革开放和您的任人唯贤给了我父亲机会,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从我懂事开始,他就一唯(原文如此,应为:味)的工作、工作,很少顾及家庭,很少照顾我这个女儿。
   
   在人民银行工作时,他一心一意,想把人民银行搞成真正的中央银行;到光大以后,他又全情投入,想让光大真正与世界接轨、能与世界前50强跨国集团平起平坐。工作几乎是他的生命,工作几乎是他的全部。
   
   九九年七月我暑假回香港,偷听父母通话中听到我父亲竟然被关押审查的消息,我实在不能相信,更不能理解。
   
   我在美国读书,常常从美国的报章上看到中国官员腐败的消息,作为一个在外读书的华人子弟,常为此感到脸上无光。国家提倡反腐倡廉,我们是支持的。但,我绝对不相信我的父亲会是一个这样的人。父亲的知恩图报和理想主义色彩,是他干事的时候冲劲太足,得罪人甚至犯错误,但他决不会是一个谋私利、搞腐败的人。我和我母亲虽然不能理解,但仍相信,组织、政府会公道的对他,时间是(原文如此,应为:会)清洗一切。
   
   但时间太长了,父亲失去自由接受审查已快一年半了,什么事情也应查个水落石出了,福建的远华案这么大、这么杂也没有这么长时间。一年半时间对我和我母亲来说太长、太长了,每分钟都是困扰,每分钟都是煎熬。
   
   国内搞廉政,海内外都支持,但廉政要讲法、用法,不能得了廉政失了法,怎么可以把一个人关押一年半而不作结论,不向其家人作出交代呢?
   
   惩治腐败目的是教育干部要清廉,我父亲已被关押了一年半了,现在更是家破人亡,即使我父亲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得到的惩罚也已够大、够多了!无论对我父亲、无论对其他干部起到的教育作用也应该已够了。
   
   父母的事我知之不多,但我想我应该有权利对我父亲视之高于一切的国家提出一个简单的请求: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您是我父亲内心中最最敬重的领导,也许我父亲曾使您失望过,惹您生气过,但我相信您会认同他的人品,他的本质是不差的,求您帮我们一下。
   
   朱蕴敬上(签字)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中共斗争你死我活

   
   从现在到朱熔基访问归来也不过十天时间。目前无法求证朱熔基行前是否知道将对朱小华作出一审判决的决定,可是,他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待续
   
   2002年8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