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文集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

   
   
   中共十六大已经确定于11月8日召开,人事布局应已完成。
   
   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启程前往非洲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喀麦隆和南非进行访问,并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
   
   

朱小华命在旦夕

   
   据来自中纪委的消息,朱小华专案组已经接获中央最高层指示,计划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在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到9月6日访问非洲的这段时间里,对朱小华案作出一审判决。刑期是死刑或死缓。朱小华可谓命在旦夕。
   
   朱小华从99年7月14日被“双规”、遭关押以后,案情一直没有进展,专案组无法查出朱小华被举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的罪证。但是,人一直关着。中纪委专案组更为此案到香港取证搜查达三十多次。期间,总理朱镕基多次过问此案,表示,不能制造冤案。
   
   但是,后来中纪委专案组在朱熔基出访期间突然将朱小华案升级。2001年5月11日,专案组对朱小华正式实施刑事拘留。这一时间正是朱熔基于2001年5月10日离开北京,开始访问亚洲巴基斯坦、尼泊尔、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泰国五国期间。
   
   

过程一波三折 案情黑幕重重

   
   朱小华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被公认为是总理朱熔基的心腹爱将。朱小华于99年7月初,被中纪委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为由“双规”,自此失去人身自由三年有余(有其它报道说,朱小华于99年7月23日被双规,是错误的。99年7月23日是刘希泳被双规的日子)。期间,香港商人刘希泳和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先后因此案被抓。郑光迪案和刘希泳案已经先后在去年10月30日和11月2日开庭审理,但是始终没有作出判决(已经严重超期)。消息人士认为,这两个案子的如何判决,刑期长短,要等待朱小华案的结局。
   
   朱小华后被正式指控涉嫌受贿,案件已经于8月20日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天就审理完毕。但是,并没有当庭宣判。朱小华在庭上激烈抗辩,完全否认所有指控。朱小华的律师周振想和另一名律师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了无罪辩护。朱小华并在庭上直指中纪委专案组对他诱供、骗供,执法犯法。
   
   在此之前,有关方面曾经四次安排朱小华案开审日期,但是都因故推延。8月14日的第四次原定开审日期前,中纪委专案组及检察院专门对朱小华及其律师进行“庭前辅导”,教授朱小华在庭上如何认罪;并要求朱小华的律师不能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无罪辩护,只能为他作减刑辩护。但是,均被朱小华和律师拒绝。
   
   

寄望朱熔基 希望恐落空

   
   笔者在去年出版的《远华案黑幕》一书中,曾经首次向外界披露,朱小华的独生女儿朱蕴,因为朱小华案的“困扰”“煎熬”,更因为母亲任佩珍的自杀,而引致精神失常。笔者在追踪采访此案中证实,朱蕴精神受到重大打击,长时间情绪非常不稳定并极度忧郁,但是并未失常。
   
   笔者得到了朱蕴在母亲任佩珍死后,向总理朱熔基求救的一封信。信中她希望朱熔基这位总理大人能够出面,使长期被莫名关押的朱小华洗清冤屈,重获自由。但是,至今朱小华被关押已经三年多,并一步步升级为拘押、逮捕、起诉、开审。
   
   笔者现把朱蕴写给总理朱镕基的信摘录如下。由此可见朱小华与朱熔基关系非同一般,以及中国的司法是何等黑暗。
   
   

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呈:朱熔基总理
   
   朱爷爷:
   
   我是朱小华的女儿,12月9日,一直在美国陪我读书的母亲因父亲的事久拖未决,加上各种传言困扰,精神崩溃竟然辞世走了。我父亲在北京接受审查已一年半时间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在这一年半时间里竟家破人亡至此。
   
   我父亲朱小华的经历很简单,三十岁以前下乡在黑龙江兵团,我就出生在黑土地上,七九年回城后一直在人行系统工作到九六年调到光大。国家的改革开放和您的任人唯贤给了我父亲机会,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从我懂事开始,他就一唯(原文如此,应为:味)的工作、工作,很少顾及家庭,很少照顾我这个女儿。
   
   在人民银行工作时,他一心一意,想把人民银行搞成真正的中央银行;到光大以后,他又全情投入,想让光大真正与世界接轨、能与世界前50强跨国集团平起平坐。工作几乎是他的生命,工作几乎是他的全部。
   
   九九年七月我暑假回香港,偷听父母通话中听到我父亲竟然被关押审查的消息,我实在不能相信,更不能理解。
   
   我在美国读书,常常从美国的报章上看到中国官员腐败的消息,作为一个在外读书的华人子弟,常为此感到脸上无光。国家提倡反腐倡廉,我们是支持的。但,我绝对不相信我的父亲会是一个这样的人。父亲的知恩图报和理想主义色彩,是他干事的时候冲劲太足,得罪人甚至犯错误,但他决不会是一个谋私利、搞腐败的人。我和我母亲虽然不能理解,但仍相信,组织、政府会公道的对他,时间是(原文如此,应为:会)清洗一切。
   
   但时间太长了,父亲失去自由接受审查已快一年半了,什么事情也应查个水落石出了,福建的远华案这么大、这么杂也没有这么长时间。一年半时间对我和我母亲来说太长、太长了,每分钟都是困扰,每分钟都是煎熬。
   
   国内搞廉政,海内外都支持,但廉政要讲法、用法,不能得了廉政失了法,怎么可以把一个人关押一年半而不作结论,不向其家人作出交代呢?
   
   惩治腐败目的是教育干部要清廉,我父亲已被关押了一年半了,现在更是家破人亡,即使我父亲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得到的惩罚也已够大、够多了!无论对我父亲、无论对其他干部起到的教育作用也应该已够了。
   
   父母的事我知之不多,但我想我应该有权利对我父亲视之高于一切的国家提出一个简单的请求: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您是我父亲内心中最最敬重的领导,也许我父亲曾使您失望过,惹您生气过,但我相信您会认同他的人品,他的本质是不差的,求您帮我们一下。
   
   朱蕴敬上(签字)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中共斗争你死我活

   
   从现在到朱熔基访问归来也不过十天时间。目前无法求证朱熔基行前是否知道将对朱小华作出一审判决的决定,可是,他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待续
   
   2002年8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