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盛雪文集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今年加拿大连续第七次被联合国评为是世界上最适合於人类居住的国家。这一评选是依据各国的国民收入、人均占有的自然资源、人均寿命、教育程度、医疗保健等等数据计算出来的。共有一百七十四个国家在被评比之列,这其中,中国被排在第九十九位。加拿大的自然环境、社会福利、政治制度等一直是中国人所向往的,近年来它也成了中国福建偷渡者偷渡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而且偷渡潮的规模越来越大。哪么,加拿大的福建偷渡潮始於何时?现状怎样?偷渡者们为什么甘冒死亡的危险偷渡?偷渡者背负怎样沉重的经济负担?偷渡集团是如何组织运作的?偷渡者在加拿大的生活怎样?他们是否找到了他们梦中的乐园?笔者试图在本文中寻找一些并非是最後的答案。

   加拿大对福建偷渡者充满了吸引力

   去年夏天,共四船、六百名来自福建的偷渡者在加拿大西海岸被抓获的消息,使得加拿大举国震惊。但事实上,福建人偷渡到加拿大并不是从去年才开始的。有社会学者认为,如果不算一百年前华工到加拿大淘金,也不算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以及随後的国共战乱所造成的大批华人到加拿大避难,单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抵达加拿大的福建偷渡者,就已数以万计,而目前,这一规模还在逐渐扩大。目前,平均每年约有三千左右福建偷渡者抵达加拿大。而其中,除了整船偷渡到加拿大的之外,更多的是乘飞机、辗转东南亚、欧洲、南美、甚至非洲等地,持假证件进入加拿大的。

   多伦多市中心有两个唐人街,当地的居民反映,忽然之间多出来许多福建人,到处都是福建话。从唐人街起家的华人社区领袖洪世中先生,祖籍福建,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三十多年了,他介绍说,几年之中,唐人街上的超级市场、餐馆等生意,很多都成了福建人控制的地盘,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变化:“他们来了也满可怜的,也满肯干的。你看我们现在住的唐人街,生意有一大半都给福州人买过去了吗。都是他们在经营呀,原来是香港人,然後是越南人,现在越南人又让给我们福州人了么。”

   洪世忠先生说,主要是由於这些地方来的人英文不好,所以集中在唐人街寻求发展。而唐人街的这一变迁,正体现了整个华人社会的变化。

   福建人比较乐於帮助新到来的老乡,福建人生意领域的扩大,为消化新来的偷渡者提供了余地。许多人发现,唐人街超级市场里打工的,有许多都是来自福建的偷渡者,这种情况不仅是在多伦多,在加拿大的另外几个华人比较集中的城市,例如: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利等也是如此。曾经有很多报道说,偷渡到加拿大的福建人最终的目的地是美国,而加拿大不过是一个中转站。但是,一年前从福建长乐偷渡到多伦多的阿勇,就强调,对福建的偷渡者来说,只要是西方国家,到哪里都无所谓,加拿大其实更有吸引力。

   阿勇说:“你不能说,绝大部分人的目的地是美国,他们的目的地不都是美国,他们就是要身份,只要能给身份,到哪里都是一样。”他解释说,福建人在加拿大的势力越来越大,福建人找工作也变得比较容易:“我觉得最好的地方就是现在找工作好找,就是这一点,加拿大就是这一点好。”

   一年多以前偷渡到加拿大的天津人吴先生,和多伦多的福建人社区关系密切。他透露,福建偷渡者除了集中在超级市场和餐馆等地打工以外,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远离城市的农场打工。他介绍说:“现在他们就是以超市和农场为主,女的在农场也很多,在超市也很多。有一个姓王的,在离多伦多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买了一个农场,有六百多公顷,若合成大陆的亩,有一千多亩。他雇的工人都有三十多,全都是福建人。”

   噩耗传来 有悲有喜

   多伦多福建偷渡者的圈子里,包括了来自福建各地的人,有偷渡之乡之称的长乐、福清的偷渡者更有相当一部分聚集在多伦多,当英国发生58名偷渡者惨死的事件後,目前在多伦多一间中餐馆里打工的,来自长乐的阿正就表示,其中至少有三个人是他的同学或朋友。阿正痛心的介绍说:“他们三个都是年轻人,我以前在镇上认识他们,有的是小时候一起玩的,他们都是很年轻的小伙子,很有抱负,很有理想的。跟我一样大,都是二十多岁。毕业以後他们找不到门路么,他们运气差,找不到好的门路,就落得这么差的下场。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到很吃惊,怎么搞的,竟然事情发生在我的身边,活生生的例子发生在我的身边,我真的感到很痛心、很可惜。”

   阿正接着介绍说:“其中有一个叫陈杰杰的,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後来他读了师范,毕业後当了一段时间老师。他做人非常积极,学习也很用功。後来他觉得做老师没有什么前途,又去学了一段时间做厨房,学了半年之後想出来,通过他的叔叔找到蛇头,没想到就这样死在那里。”阿正在知道英国58个遇难者的消息之後,打电话给在福建家乡的父亲,父亲感慨地说:“还好我们家里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阿正说他家乡金芬镇、及隔壁的滩头镇、张港镇等都有人死难。阿正的爸爸很理解死难者家属的心情,并前去看望了死难者家人。

   加中合作 打击偷渡

   由於去年来自福建的四艘偷渡船,带来了599名福建偷渡者。目前加拿大正寻求中国的合作,共同打击针对加拿大的偷渡活动。加拿大移民部长卡普兰女士在四月份专程为此访问了中国,但是效果并不能令他满意。有报道说,当卡普兰女士向中国公安部长贾春旺表示,希望中国能够协助加紧遣返偷渡者时,贾春旺表示:亚洲人长得都很相似,我们无法确定那些偷渡客是中国人。

   当卡普兰女士到福建当地访问时,她表示希望当地媒体尽量采访并真实报道她的访问。但是,只有寥寥几个媒体派人采访了她的行程。而且,只有两个记者向她提问,而这名记者所提出的问题是,请加拿大移民部长答复自己办理的加拿大签证什么时候下来。

   中加之间在如何遣返偷渡者方面,一直存在着分歧。中国政府不承认中国有难民问题,所以中国希望,加拿大不准许中国偷渡者的船靠岸,不准许偷渡者入境申报难民,立即整船、或原机遣返。而加拿大则坚持,由於加拿大是日内瓦难民公约签署国,所以必须履行责任,让任何寻求帮助的人申报难民并给予一个公平的聆讯的机会。同时,加拿大於一九八三年通过的加拿大人权宪章也规定,无论任何人,不分种族、宗教、肤色、文化,只要一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就受到加拿大人权宪章的保护。加拿大联邦唯一的华裔内阁成员,主管亚太事务的国务秘书陈卓榆强调,加拿大是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必须按着法律办事。同时,加拿大移民部长也强调,人道主义精神是加拿大的立国之本。将偷渡者整船遣返,对偷渡者来说十分危险,严重违反加拿大的人道主义原则。因此,加拿大无法接受中国的要求。

   背负重债 艰苦度日

   福建偷渡者们偷渡的方式都很简单,就是向蛇头缴纳一笔偷渡费用,由蛇头安排偷渡。偷渡的费用因人而异,但是一般都是在三万元到五万元美金之间。正在一家超级市场打工的阿勇,是一年前从福建长乐偷渡到多伦多的。三四万美金的偷渡费用,他说起来到轻轻松松:“我那时候到还便宜,大概花了三万多四万美金。”他介绍说,当地政府和蛇头互相勾结,如果是当地干部的家属就可以少交甚至不交偷渡费用。在同时期偷渡到多伦多的阿辉也说,他出来时也花了大概有三十万元人民币。

   这么大笔的偷渡费用,偷渡者们是如何负担的呢?阿勇承认这笔费用对他们来说,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几乎没有人能够一次付清,他表示不借高利贷是不可能的。阿勇说,他是以百分之十八的利率借的高利贷。阿辉说他们都要至少苦干五年来还债,阿辉心不在焉的说:“就像我们这样打工慢慢还吧,还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我们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乘船偷渡一直是福建偷渡者采取的主要偷渡方式之一,但是,却不是所有的船都能够抵达目的地。来自天津的吴先生,也是由福建的蛇头安排偷渡的,他证实,去年夏天至少有一艘来自福建的偷渡船在海里沉没:“到了这里的是六百个人,还有死在路上的呢。他们租的船,都是破烂船,没有好船,都没有什么保证。在海上,船说翻就翻,翻了的呢。来到这是的是四船人,还有死在道上的呢。”

   持假证件乘飞机偷渡,也是福建偷渡者的主要方式,阿勇为了能够前来加拿大,曾经三四次偷渡到缅甸:“仰光机场不让出境么,被封锁了,没办法出境。又回中国了,又偷渡回去了。回了中国後,他们又拿了一本证件给我,我们又合法的出境,又到了仰光。待了两天,还是没办法走,又跑回了中国。在中国又待了一个多月,他们又拿了一本证件来,几乎来回三次到四次吧。後来到了老挝还待了两天,又偷渡到泰国,又从泰国买了别国的护照,混过关了,然後就飞来加拿大了。”

   另一位偷渡者阿秀,偷渡到荷兰被抓,当时几乎绝望;“我就是经香港到荷兰的,到了荷兰,一上飞机就被人家抓了,因为拿的是假证件,当时很害怕,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会把我怎么安置。在那边一代就呆了三个多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情可苦了。”

   来自福建三明地区的小冯,曾经辗转於欧洲,但最终还是来了加拿大:“我就在欧洲那边流浪,欧洲那边几乎都转遍了,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奥地利、还有西班牙,几乎都转过了。”

   阿炳偷渡到加拿大八年了,已经是加拿大公民,他现在成了多伦多福建人社区的活跃人物,他对偷渡者能够活着抵达加拿大十分感慨:“上次就已经出现过了,抛在公海的就不用讲了,他们这次才说出来在半路有人病了,怕传染给别人,就扔到公海去。”

   随同福建偷渡者一起偷渡来加拿大的吴先生,是在一年多以前,经亚洲几国再辗转南美,才偷渡到加拿大的,谈起偷渡途中九死一生的经历,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真的不是什么坐飞机、坐船,就是靠走路。越南的兵就在那里站着,他们发现了就开枪,在热带地区,就冒着被动物吃掉的危险,没有动物吃掉你,你还害怕当地的警察呀、部队呀,他们真开枪。吃没吃的,喝就喝河里的水。现在我们走亚洲这些国家还好一点,一到了中美洲,基本上就是今天活着,一会儿死了也说不定。那次一次走了十个,活了七个。其中有三个叫墨西哥人逮着了,都打死了。我来到这里真是九死一生,我来到了多伦多我能够活着,这基本上是万幸。”

   所有的偷渡者都希望,目前正在偷渡途中跋涉的偷渡者们,能够平安抵达目的地。但愿发生在英国58人惨死的悲剧不会再重演。

   黄金梦 有圆有碎

   福建人外出偷渡的动机、目的各不相同,但是,由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虽然,他们在偷渡途中和在加拿大的生活中经历了许多危险和艰难,但是,他们表示他们都是自愿出来偷渡的。

   发财致富、赚大钱,一直是福建偷渡者偷渡海外的主要目的之一,在多伦多一间制衣厂里做杂工的二十岁的阿辉就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社会没有什么钱赚吧,可以说是到这边来赚钱吧。”

   原来在家乡是小学教师的阿珍,自称是办理独立移民到加拿大的。她到了多伦多後只好在制衣厂里打黑工,他说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不会选择出国:“我主要出国的目的就是为我孩子的将来有一个发展。”她介绍说,她的家乡长乐是个著名的偷渡之乡,偷渡在当地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文化,而那些赚了大钱返回家乡的偷渡客又进一步助长了这一风气。“在我们长乐,十户有九户都有人在美国或者在加拿大。这些人怎么出去的?都是偷渡出去的,他们现在是偷渡客,你们这里政府就一直抓他们,但是他们回到家,就风光得很,给政府一点钱,政府就把他们捧得很高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