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盛雪文集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盛雪

    海峡两岸自一九四九年分裂后,也许并没有人会预料到这种局面会一直延续到下一个世纪。一边在高喊:一定要解放台湾;一边则发誓:反攻大陆。然而事实却是,谁也没能实践自己的誓言。海峡两岸就这样僵持了四十多年,并将以对峙五十一年的历史跨入二十一世纪。但是,冷战后的国际局势已非以往的对峙模式,海峡两岸的关系亦随之起着显著且微妙的变化。因而,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政策及台湾的选择就成为人们共同关注的问题了。

   一、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政策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中共在厦门市召开了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台办主任会。会议总结了台办系统过去一年的工作,同时,经过对台湾政情局势的全面评估,确定了未来一年的对台政策。这个政策可以概括为:确定一个中国,不给台湾以国际政治空间,不承诺不对台湾使用武力三项原则。在这三项原则之下,未来一年中共对台工作的总方针是:在经济上拉住台湾、在军事上压住台湾、在外交上限制台湾,而对统一则不必太急,可以等上三四十年,到时候,大陆经济发达,甚至超过台湾,再谈统一就容易多了。

    中共的这一番对台政策是经过四十多年的演变,逐步发展而来的,而且至今仍在演变发展中:四十年代末,中共军队横扫中国大陆,国民党被迫退据台湾。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倚胜利之威,一再发出“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誓言。一九五零年,国共双方交战于金门,结果中共军队惨败。但是,这并没有动摇中共以武力“解放”台湾的决心。随即朝鲜战争爆发,分散了中共的力量,又有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从此中共徒喊了几十年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在这以后的金门炮战,其政治意义远远胜过军事意义,不过是为了配合“解放台湾”的口号而已。

    进入六十年代之后,中共一方面重申“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一方面又不断提出希望台湾问题能够和平解决的说法。到了七十年代,“解放台湾”的口号尽管还没放弃,但“和平统一”却已逐步成为了主调。七十年代中期,蒋介石、毛泽东相继过世,海峡两岸敌对情绪大为降低,和平统一模式逐渐有了空间。 八十年代,“祖国一定要统一”的说法正式取代了“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两岸民间交往突破四十年的隔离大为加强,尤其是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经贸联系日益频繁,台商资金开始投往大陆。随着中英香港问题的解决,中共抛出了以“一国两制”的类似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建议,并开始通过民间交往带动与台湾官方进行直接谈判。

    然而,此时国民党却发生了许多变化:随着蒋经国的过世,国民党台湾化的色彩日益明显,民进党的势力日渐发展。尽管国民党各有关方面一再强调:国民党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党,而不是台湾的国民党。但是国民党做为台湾的执政实体不得不围绕着台湾的利益而制定政策,首先要对台湾的两千万人民负责。这就在形式上难免有独立倾向之嫌。

    进入九十年代之后,中共的对台政策除基本延续八十年代后期的政策之外,同时还对台独势力的发展予以了特别的关注。除了在舆论方面宣传中华民族大一统的观念之外,中共许多头面人物不止一次地强调:如果台湾一旦独立,中共将不惜任何代价,采取一切手段制止国土分裂的局面,“哪怕流血牺牲也在所不辞”(李瑞环)。加上中共“大老”邓小平年近九旬,来日无多,解决台湾问题的紧迫性愈显突出。尽管中共对台独的恐吓和警告也可以被看做是与国民党互相配合遏止台独势力,然而其扩充军备特别是大力发展海军的做法,确实使台湾海峡重又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

    去年十二月中共台办主任厦门会议确定的新的对台政策,尽管其严厉程度较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时间表上却表现得相当“大度”,提出不急于统一,可以再等上“三、四十年”等等。这表示邓小平等政治老人终于决定放弃有生之年完成统一大业的打算,而把这一任务留给了后人。这对于台湾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因为起码是又争取到了三、四十年的生存空间,留下了回旋运筹的余地。

    从现在开始的三、四十年,刚好是本世纪末、下世纪初的世纪之交时期,因而去年年底中共确定的未来一年的对台政策也可以看做是未来一个时期——世纪之交的对台政策。因而,台湾方面据此将做出何种选择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二、台湾目前的大陆政策

    在大陆与台湾的这一对矛盾中,大陆始终处于主动的位置。它的举动决定着台海两岸关系的走向和发展;而台湾方面相对来讲处在比较被动的位置。在很多时候,其决策在相当程度上要受到中共对台政策的影响和限制。

    台湾方面对大陆的政策,四十多年来也经历了一个曲折、复杂的变化过程。四十年代末期,国民党退守台湾视共产党为匪,提出要剿共戡乱,光复大陆。无奈当时共产党势头正旺,“光复”无门。五十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共与美国公开全面对抗,为国民党带来一线希望,然而,板门店协定的签订又使这一希望落空。但国民党的调子没有变,一面整军备战;一面大量派遣人员遣回大陆发展地下组织,建立武装基地,以此对付中共政权。六十年代初期,中共由于天灾人祸,社会动荡。国民党打出“反攻大陆”的口号,并与中共在台湾海峡展开小规模海战,还加紧了对大陆派遣地下人员的工作。但这一切努力均未能奏效。在以后的十几年里,“反攻大陆”的口号尽管还在喊,却仅仅是停在口头上而已。从七十年代开始,国民党逐步改变了工作重点,把目光从大陆收回到了台湾,并开始注重岛内的经济建设。而对大陆,则除了在宣传上保持彼此对骂的敌对状态之外,实际上基本保持了一种你不打来,我也不打过去的“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

    进入八十年代中后期,国民党终于结束“戡乱”,承认两岸分治的现实,并开始了岛内民主化建设的进程。国民党一党专政局面的结束,使台湾当局的大陆政策也逐步发展为如下的几个方面:

    一、政治外交上:在坚持一个中国的前提下,承认两岸分裂、分治的现实,坚持中国未来统一于民主均富制度之下。同时,面对中共的压力,以务实的精神开展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为台湾争取最广泛的生存空间。在目前阶段与中共官方不谈统一问题,但却保持一般事务性接触,如海基会与海协会的关系,以求两岸关系维持现状,让时间去化解敌意,把统一问题留给后人去解决。

    二、在经济上:加速发展岛内经济。对于台资投往大陆则采取一种即不鼓励也不阻拦的态度,顺其自然。至去年十二月,台商在大陆投资总金额已高达157亿美元。同时,两岸双边贸易不断增加,贸易额不断上升。台湾当局除多次呼吁保护在大陆的台商利益之外,并没有设置其它障碍。在这方面台湾当局基本上是采取了一种推动合作的态度。经济联系的加强,势必加重两岸的相互依赖关系,不但对大陆,而且也对台湾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三、在军事上:在呼吁两岸化解敌意的同时,加强岛内防御体系的建设,大量购买国外先进的防御武器装备以求军事现代化建设的步伐能与经济同步发展。同时全力避免与中共的武装冲突。

    四、在民间交往上:鼓励民间与大陆的交往。到目前为止,在台湾两千多万人口中,已有数百万人在近年里到过大陆,同时台湾也有选择地接待了一些来自大陆的访问者。在交往的同时,台湾方面出于安全的考虑,严守不与大陆实行“三通”的底限,给自己留出余地。

   三、台湾的选择及可行性分析

    在当今的国际外交舞台上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仅有二十余个,而且多数是一些中、小国家。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性组织甚至区域性组织中,也没有台湾席位。然而和二十年前台湾在联合国拥有正式席位时相比,今天的台湾在国际上的地位究竟是提高了呢,还是降低了?从海外看这个问题,也许更客观,也更清楚:台湾的经济蓬勃发展,外汇储备高踞世界前列,台湾的产品遍布世界各地,并被列为当今世界经济高速发展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引起世人瞩目。因而,结论是相当明显的。所以,大使馆的数量多少并不一定能真正代表一个国家实际的国际地位,过去二十多年台湾所走过的道路,对其今后的选择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指导作用。

    面对二十一世纪的即将来临,台湾未来的所有选择都应基于两个出发点:一是确保台湾的民主政治的成熟发展与经济繁荣,这是台湾在国际社会得以立足的基础;二是顺应时代潮流,为整个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作出贡献。在此基础上,台湾的选择似乎应该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不公开宣布台湾独立。其实,海峡两岸分裂、分治四十多年,双方各自相对独立已是既成事实。因此,现在要谈的不是要不要独立,而是要不要统一的问题。从台湾的角度看,目前统一没什么好处也不可行,但宣布独立则正为中共武力犯台提供了借口,等于是死路一条。

    台湾国防部在今年年初送交立法院的《国防白皮书》中指出:在台湾宣告独立的情形下,大陆最有可能对台湾发动攻击。而中共方面对台独势力在台湾的发展也愈来愈关切,尤其中共军方的关切更甚一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威胁次序排列”中,台湾独立已被列在朝鲜半岛、南中国海及印度等地区之前,而且中共军方近来的一系列部署与调动,都同可能发生的一旦台湾宣布独立马上武力攻台有关。因此,台湾不但不能贸然宣布独立,而且作为政府,还应该在保证民主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同时举一个中国的大旗,这样不但可以不去触动中共早已绷紧了的大一统观念那根弦,而且也不至招来海内外华人由于民族情结而产生的抵触及反对情绪。这一点不但执政党要清楚,而且反对党和全体台湾民众也最好心里有数。

    其次,继续努力发展经济。经济发展,国家富强,在国际上才有地位。尽管目前台湾的经济繁荣远远超过大陆,但毕竟属于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列入世界发达国家之列,只有继续发展才能强大。同时,应该积极鼓励台商赴大陆投资。台资在大陆的比重越大,台湾和大陆的联系越千丝万缕,彼此的依赖越多,大陆对台湾的威胁就越小。台湾的经济越发展,大陆也就越无法吃掉台湾。

    第三,进一步加强岛内的民主建设,完善各种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是台湾社会长期稳定和发展的根本保证。社会稳定,不发生内乱,中共也就难找借口和机会武力攻台了。

    第四,在外交方面,积极开展务实外交。所谓务实就是不计虚名,不图虚名,注重实际效果。中共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对台湾发动的咄咄逼人的攻势,对于台湾来说,确实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局面,但实际上这更表现了一个面子的问题,对于台湾与世界各国的实质交往影响并不大。关闭了大使馆,却又开了代表处。官方的不行,改民间的,签证上盖的章是一个作用。相信今天的台湾在世界各地设置的代表处绝不比二十多年前在各地的大使馆少。可见这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好办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