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盛雪文集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亚衣:“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
·盛雪获加拿大少数族裔新闻记者奖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RFA:有人冒名盛雪挑拨海外民运
·表里俱澄澈 肝胆皆冰雪
·海外华人(女记者盛雪女士) 梦回故乡
·《TAXI》首演(图) 六.四悲惨往事呈现舞台
·陈奎德:剑气箫心
·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入港被拒民运人士盛雪 指北京违背奥运精神
·64二十一周年——這是一代人的悲劇
·CBC电视新闻节目评论加拿大总理哈珀中国贸易之旅
·盛雪在UCLA发表「国家恐怖主义」专题演讲
·盛雪应邀参加温哥华国际作家节并做主题演讲
·专家讨论中国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引渡賴昌星的前後
·賴昌星對中國政壇微妙衝擊
·中国的巨变已经到来(图)
·哈伯将带11名中国政治犯名单访问中国
·撰新闻 评时事 屡获奖 盛雪获封流亡作家(图)]
·反对中共渗透加拿大能源领域
·自由跨越宗教 人权高于主权
·六四悲情的现代主义演绎——漫评英文舞台剧《的士》
·加中关系研讨会 中国人权再成焦点
·李竹阳获救彰显加拿大人权大国形象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谈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
·你可以 “借阅” 著名作家盛雪
·成龍遭遇艾未未
·各方帮助 李竹阳申请加拿大庇护获准
·張樸:盛雪印象
·盛雪的香港六天 六四情结萦绕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女侠香港行 情深深 雨蒙蒙--记民阵主席盛雪访港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盛雪

   五、中国政府使国家恐怖主义达到极限

   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够产生效果,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惧心理。怎么样造成恐惧心理,国家恐怖主义比起任何其它恐怖主义都更加有优势。因为它手上有国家权力,它可以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全方位地对社会和个人进行恐怖主义统治。

   中国共产党政府能维持到今天,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惧心理,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结果。这与其它恐怖主义分子所采取的暗杀、绑架、爆炸,在指导思想和性质上都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死于中国式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的民众,已超过一亿。一般的恐怖分子或恐怖组织在进行恐怖行为的组织能力、动用物力、调动人力、组织实施的规模上,以及实施恐怖行为的经验上都比中国共产党政府低档了许多。故东南亚的恐怖分子才要来中国接受培训。

   1、范围上,全方位

   政治权利的剥夺、经济利益的垄断、文化信息的封锁、日常生活的控制。

   政治权利的剥夺:我们知道,中国社会是一个被政治全部控制的社会。早些年,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从上小学开始,你就会在政治上要求进步,要求加入红小兵;到了中学要求加入红卫兵,要求加入共青团;工作以后,更是积极要求入党,就是要主动要求加入共产党,进入这个恐怖组织,主动接受控制。我并不相信所有人都是因为在理念上和共产党有高度认同才这么做的。而是因为每个人潜意识中都明白,中国社会是被共产党牢牢控制的社会,你必须要在政治上有了保障,或者有了一定的地位之后,你在经济、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等其它领域的权力才能够得到保障和提升。

   曾几何时,中国人都积极靠拢党组织,自动接受管制和控制,这样做可以给人带来各种各样的好处,其中最主要的是安全感。而不积极靠拢党组织,不把自己交给党的人,在政治上就完全失去了保障,真是什么遭遇都有可能发生。前一阶段,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表示说,要争取资本家入党,这实际上是要政权和金钱的结合,是让一些人在政治上和经济利益上结合,给他们一种保障,实际上是进行一种更紧密的控制。

   经济利益的垄断:共产党实行国家恐怖主义包括对所有人民实行经济上的控制,主要是通过对经济资源的封锁及对经济机会和经济利益的控制和垄断来实现的。我们可以看一看,在中国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中,是什么样的人先富起来了?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否认的,那就是太子党和整个特权阶层先富起来了。

   今天的中国是不到5%的人,掌握着95%的财富,另外95%人,在拼抢着不到5%的生存资源。而近些年爆发的一个个经济大案,无一不是因为中共政权内部利益分配,或者权利斗争所引发。

   文化信息的封锁: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还包括在舆论、传媒、新闻、文化上的封锁。凡是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对这种封锁都会有非常直接的感受,那就是,在中国国内,整个新闻媒体没多少可看的东西。八十年代以前更不用说了,那时中国的现行反革命案件当中,有多少是因为什么收听敌台、收藏禁书、或者只是看了当局不许看的一篇文章。许多反革命集团案都是一些年轻人处于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在一起看书讨论聚会等等。连中共高官郭沫若的儿子,也因为组织读书会被整肃而跳楼自杀。

   几十年里,所有国内的报纸,头版全是一样的新闻,因为不可以有其它的新闻报导。这样,人民所知道的就是共产党需要人民知道的那些东西,人民无从得知其它的信息。我写作出版了《远华案黑幕》一书之后,因为这本书揭露了远华案许多不为人知的黑幕,中宣部立即下达紧急文件,宣布这本书为有严重政治问题的禁书,在全国收缴。有不少人因此被抓被判。照理说,高科技的信息手段应该给整个社会提供了很多空间和机会。可是中国在高科技信息技术的发展潮流下做了什么呢,中国目前有至少三十万网络警察,专责监视网络内容、阻断信息、封锁真相、关闭网页。《中国新闻周刊》对中国的网警有这样的描述:他们虽为警察,却身着便装;他们时时与犯罪嫌疑人短兵相接,却不用枪支弹药、擒拿格斗;他们没有防暴队员那样矫健的身手,却拥有一个装满尖端科技的大脑,对计算机、对网络,他们了如指掌。 他们就是网络警察,全称:国际互联网安全监察专业警察,中国最年轻的警种。

   中国多次封锁国内一些不同政见的网站,有些根本连政见都没有,只是当局不喜欢。中共还封锁了海外五十万个网站。近来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见解被秘密逮捕,北京师范大学的20岁女学生刘荻,就是因为在网络上乱说话,被监禁了1年多,家里人不许看望,不许请律师,不许和外界接触。中国政府正在继续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机器、国家公权力,去进行恐怖主义统治的新闻和信息封锁。

   日常生活的限制:我想,凡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有感同身受的经历。举例说,中国实行的户口制度,把人牢牢地固定在一个地方;还有,过去几十年一直实行的票证制度,是对中国人生老病死,甚至饮食起居全方位的控制。以前我们过日子每天都必须依赖粮票、油票、肉票、布票、副食卷,那时包括花生、瓜子、火柴、卫生纸都要证。没有这些证券人怎么活呀。

   实际上,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对人进行全方位的严密控制。就是说,当你不肯屈从于给你设定的一种生活方式,或者你的生活状态引起官方不快的时候,官方就可以完全切断你的生存来源窒息你的生存空间。设想一下,你要想脱离那种控制,你可能几天都活不了,因为你什么东西都没有,哪也不能去。所以,这种对社会全方位的控制,应该说是国家恐怖主义统治最完美的一种体现了。

   现在是不是没有了呢,现在国内城市实行暂住证,相当于从石家庄搬到北京居住要办签证。不久前一个叫孙志刚的大学生毕业后,在广州找到一个工作,他到广州去上班,当天傍晚上街忘了带暂住证,结果被强行收容,几天后在收容中心被活活打死。

   2、做法上,不择手段

   监视、监听、胁迫、收买、人质、酷刑、侮辱、公审、连坐、关精神病院。在心灵上进行扭曲、尊严上进行剥夺、思想上进行控制、观念上进行引导、肉体上进行消灭、行为上进行限制。

   共产党在人的心灵上进行长期不间断的暗示,使人常常在自己潜意识中已经接受了一种观念,知道什么能做能说,什么不能做不能说。人心里自己已经有了一把尺子,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去配合这样一种统治方式,从而帮助恐怖主义完成了对个人精神上的控制。 另外,共产党长期在观念上对公众进行误导,在人的思想上进行限制等等。上点年纪的人都应该还记得早请示、晚汇报这些事。那时不管你是在读书,还是在工作,肯定做过思想汇报,跟领导谈心;红卫兵、共青团员、共产党员要每个礼拜过组织生活等等。这些都可以说是国家恐怖主义对个人进行控制的一些很具体的手段。

   也许有人会说:「喔,这些事情发生过,但并不是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好,那么看看今天我们的身边吧。我们今天的中国社会,政府不是仍然鼓励民众之间监视、举报、揭发这样的做法么。仍然可以看到随意监禁、逮捕、甚至绑架这样的现象么。时代变了,但是共产党统治方式的本质没有变。

   包括公审制度,这不是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公审制度公审大会――是一种非常不仁道,非常残暴的一种制度。而它正是对一个社会或者对人的群体进行恐怖、威吓的一种非常直接的手段。这可以说是对人的精神、心灵、人格、尊严等等,彻底击溃进行全方位控制的一种很好的示范。

   公审制度是及其残酷和不人道的,何况,犯人也是人,也有人的基本尊严,他的基本人权也应该得到保护。正是由于中国政府常年实行这样不人道的统治,让中国人习惯了这些残暴的做法。而实际上,政府这样做最主要的效果就是恐吓。

   中国政府动不动就把人送进精神病院,王万星的遭遇就是例子。他92年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平反六四”的字条,因此被关进精神病院至今。共产党经常用人情、亲情和人性作为要挟。

   对人进行肉体消灭这样的事情常年来一直在中国非常普遍。多少年以来,中国判处死刑的数字总是远远高于整个世界,常常是全球的总和。

   “1995年,中国处决的人数达2千1百90人。当年全球187个国家共有2千9百人被处死,其中76%在中国。”(“国际大赦”的报告)“1996年,根据中国官方报纸的报导,有4千3百67人被判处死刑(平均每天约有一打)。全世界几年处死的人数加起来也不如中国一年处死的多。”(《纽约时报》2001年6月19日的报导)。

   2001年,中国一共判处了四千五百人死刑。有时候我在想,难道中国人看待自己的命贱,不把生命当回事? 或者说中国人骨子里面有犯罪基因,总是有这么大范围的人会去坑蒙拐骗、烧杀抢掠、触犯刑法。事实上,最基本的原因是政府要对整个社会进行一种恐吓的控制,用严刑酷吏来管制社会,用杀人这样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对社会进行要胁。这种手段是从建国起就一直延续下来的。这几年中国社会道德丧尽,社会矛盾激化,贫富悬殊加大,恶性事件越来越多,共产党杀人的借口也就更多了。

   3、中国人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秘密逮捕在中国仍然时刻在发生。在前一个阶段,有几位海外学者回国,包括从美国回去的徐泽荣,搞文革史研究的宋永毅,都是在国内做社会调查的时候被秘密逮捕的。在国内,北京安全局2001年3月秘密绑架了北大研究生毕业的杨子立,同时被捕的还有北师大的徐伟,广播学院的张洪海,以及地质大学毕业的靳海科。他们不是民运人士,不是下岗示威抗议的工人,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不是上访闹事的农民,他们也没有很明确的政治诉求,没有任何行为可以被划分为政治异己份子,他们仅仅是关心社会的学者。杨子立回老家奔丧,在回来的路上就失踪了,他太太经过很长时间的打探,才知道他是被国安部秘密逮捕了。这难道不是国家恐怖主义对付人民的手段么。

   我们知道,异议人士长期以来被以各种名目迫害,甚至可能被政府以嫖娼罪逮捕;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被秘密杀害;自由知识分子被监禁或被迫流亡;下岗工人在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被逮捕下狱;包括抗税的农民,被指是非法越级上访。中央甚至还下令要坚决打击非法越级上访。他们随时遭到关押毒打遣返等等。所以,就算你不是以上的任何一种人,就算他们都和你无关,可惜你也不是安全的。在这件事情上,我想到了北京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杨子立被捕后,他太太写的一封信,他妻子说:「在这之前,我从来不关心政治,我也不关心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做好我自己的本职工作,我觉得,那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直到我丈夫被秘密逮捕之后,我才意识到,实际上这样的迫害是随时随处都可能发生的,而且随时都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 所以说,这样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统治,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不管你现在是否感受到或者意识到了,它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 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特务国家、暴力国家、腐败国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