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盛雪文集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盛雪

   

四、中国是国家恐怖主义国家

共产党在暴力恐怖理论指导下,通过暴力恐怖手段,特别是经过暴力恐怖实施的积累,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为血腥恐怖的政权--中国国家恐怖主义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对中国人民实施了长达五十几年的恐怖统治。

   联合国指出,由于国家恐怖主义事实上是政府对其本国民众实施的恐怖主义,所以被称之为:自上而下的恐怖主义。它所造成的对人权的严重践踏远远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联合国委任的研究恐怖主义的特别委员库珐女士,在2002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指出:国家恐怖主义所犯下的暴行,比其它任何恐怖主义所犯下的暴行的总和还要多得多。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符合个人恐怖主义、集团恐怖主义、国家恐怖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所有种类的恐怖主义特征。其中,国家恐怖主义对中国的危害最大。

1、对社会进行全面恐怖主义统治

   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是当代世界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它实施的是彻头彻尾的国家恐怖主义。它依靠国家机器,盗用政府权力,合法使用暴力;运用司法、警察、监狱、特务等权力系统;垄断新闻、宣传、出版、舆论所有信息管道及传媒领域;控制人们生老病死,赖以生存的所有社会资源;钳制人民心灵感受、思想观念、情感表达、行为方式的所有方面。在国家恐怖主义统治之下,人民没有选择的余地。

   由于国家恐怖主义实施的恐怖是全方位的、铺天盖地的,它对人从心灵上进行扭曲,从精神上进行摧残,从尊严上进行羞辱,从思想上进行控制,从肉体上进行消灭。经历过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一打三反、四五、六四、镇压法轮功等无数次血腥恐怖大事件的中国人民,已经在铺天盖地、永无休止的恐怖主义浪潮中吓破了胆,甚至麻木了,甚至渐渐适应和接受了这种恐怖统治。

2、持续不断的制造恐怖暴力事件

   近年,有许多研究和著作显示,在中国共产党五十几年的恐怖统治下,至少造成八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在共产党取得政权的第一年里,就大开杀戒,上千万人在镇反中被处决。

50年代杀人如麻:

   五十年代一系列的镇压行动中,被贴上“坏人”标签的人,几乎没有活路,许多地方甚至集体屠杀这样的人,造成千万人死亡。

   中共党史的正式说法是,从1950年毛泽东发表「双十指示」开始的“镇反”运动,到1953年11月结束,长达三年。这次镇压的对象是所谓五个方面: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俗称「社会上的反革命」。镇压的手段是「杀、关、管」三个字,即处决一批、判刑一批、管制一批。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分两个阶段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份子157万6千1百多人,其中87万3千6百余人被判死刑。

   五十年代中共究竟镇压了多少人?1955年5月17日,毛泽东在十五省市委书记会上就定了个指标:「反革命五年抓一百五十万,每年三十万」。毛泽东在1956年4月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上说「过去杀、关、管二、三百万是非常必要的」。毛泽东在57年2月最高国务会上透露50年至52年杀了七十万反革命份子,之后三年又杀了八万。当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透露过,1949至1955年有四百万人被处死(这当然只是镇反的杀人数)。国外的估计则从数百万到两千万都有。

   毛泽东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下令展开的「三反运动」,即「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在一九五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提出了针对资本家的「五反运动」,即「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经济情报」。

六十年代苍天无泪

   六十年代初,有四千万到六千万人死在共产党所推行的灭绝政策的灾荒中。而“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也是千万人头落地。

   史料记载,文革中死人集中于几个时期,第一个是1966年的“红色恐怖”时期。

   以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正式开场的文革,宗旨就是消灭一切牛鬼蛇神。

   六月间,恐怖暴力的打人之风开始盛行,北京新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传达了毛泽东的「关于发生打死人事件的指示」:毛泽东说“打就打嘛,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好人打坏人,活该;好人打坏人光荣。” 一个月之内,在北京被打死的各类人就数以千计,后来中共官方统计说是北京市被打死一千七百余人,那就是说,至少打死了这么多。

   要是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公安局的配合,十几岁的中学生组成的红卫兵不可能造成如此大范围的恐怖。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在北京市公安局的一次会议上说:「民警要站在红卫兵一边……供给他们情况,把五类份子的情况介绍给他们。」

   由于各省、市公安局的局长们还是有顾虑,他们担心于放手让学生在街上随意打死人,运动过后自己被追究。毛泽东于八月二十二日亲自批转了一个名为《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文件,规定「不准以任何藉口,出动警察干涉、镇压革命学生运动。」「警察一律不得进入学校。」「除了……现行反革命份子,……运动中一律不逮捕人。」于是全国爆发了杀人狂潮。「最高指示」传遍全国,杀戮在全国范围进行,全国在这场文革初期的「红色恐怖」中,被杀者应不下十万。

文革初期自杀者约廿万人

   更多的人自杀了。世界历史上,从不曾有过如此多的人在如此大的范围内、用如此多的方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仅一个陕西省,文革中自杀的就有两千多名。

   作家巴金回忆道:「当时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文革初期自杀的人当在十万至二十万之间。

   文革期间的一年多的武斗,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应在三十万至五十万之间。另外,死于晚期的“清队”运动人数应在五十万人以上。

   遇罗克在66年写的《出身论》里,列举当权者残害“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份子、坏份子、右派份子)及其子女的手段,写过“残酷的‘连根拔’”一句,指的就是发生在66年8月、惨绝人寰的北京郊区大兴县屠杀事件。66年8月26日,大兴县公安系统传达了公安部长谢富治的讲话,从8月27日至9月1日,县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见《“文化大革命”十年史》1986年9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另外,广西省灵山县要建立一个“没有地富阶级(分子)的社会“,文革期间共打死逼死三千二百多人,其中「四类分子」二千一百三十人。该县全家被杀绝的,粗略统计有五百二十多户……杀人还普通伴随著抄家、拆房、没收所有财物,在经济上同时实行「专政」,使幸存者也无以为生。

七十年代变本加厉

   七十年代对反革命的镇压没有丝毫手软,张志新因为对毛泽东提出质疑,被打成反革命,被处决前已经被逼成神经病,临行前被轮奸,被割破喉管。恐怖政权杀害张志新的手段让多少人午夜惊梦。

   1970年的“一打三反”的内容是:打击现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铺张浪费。70年春始的「一打」是对「清队」时未完全解决的文革中对立派的最后的镇压。这场运动的非正常死亡数,也应在十五至二十万之间。

八十年代动用军队公然镇压

   八十年代初的严打,将许多无辜的青年人镇压,有统计数字显示,83年的严打镇压了一百多万人。举世震惊的八九年六.四屠杀事件,是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的一次充分表现,也把它的残暴展示在世人面前。一个政权,以国家的名义,动用大批正规军和坦克兵团,公然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进行杀戮。“六四”屠杀之后,马上就是镇压带来的大批人入狱和立即开始的处决。 恐怖气氛像战争年代的敌占区。

   

九十年代铲除异己镇压法轮功

   九十年代,中共政权对推动中国民主自由的民主人士进行了严厉的镇压,,法轮功的镇压,正在造成新的成千上万冤魂。而对异议人士、宗教人士、反抗人士的镇压从来没有停止过。

蒙、维、藏被杀人数无法统计

   引述纽约人权组织“亚洲观察”(The Asia Watch)的数字,文革中,内蒙古有5万多人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比上述中共官方数字高出三倍多。据清格尔图的研究推算,在中共统治下,有15万多蒙古人被迫害致死。

   达赖喇嘛1991年10月9日在美国耶鲁大学演讲时说:“自1950至1980年,藏人因饥饿、迫害和枪杀,死亡达120万,占全部西藏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34万人死于饥饿,86万人死于迫害、枪杀。”

   据旅居德国慕尼黑的维族学者安瓦尔于1999年在澳门召开的“一国两制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指出,根据中共官方资料:“自1990年到2000年,被中共处决以及迫害死于狱中的维族人等有700多人,被中共关押、收审的人数达56万人次。”

   斯大林曾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是个数字。没有比这句话更能代表共产党对生命和屠杀的看法了。

   那种残酷的共产主义者,永远也不会把任何死亡数字和每一个具体的生命联在一起。8千万,是个多么大的数字!它相当于近4个台湾,11个香港的人口;是整个二次世界大战丧生人数的2倍半还多。虽然这个数字只是一个概况,但它和实际死亡人数相差不会太悬殊。

   持续不断地制造恐怖暴力事件,成为维护恐怖暴力统治的有效方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